在做賀卡過程中實修

|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最近幾年來,在重大傳統節日,通過製作和向明慧網發送賀卡,表達對師尊的問候。過程中,也修去了不少的人心執著,從中也有一些體悟。

在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剛開始的幾年,每當中國的幾個傳統節日,慈悲的師尊都會通過明慧網向中國大陸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問候,每次看到師尊問候的話,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總是沉甸甸的。

我曾不止一次的捫心自問:師尊為了成就我們,為了救度宇宙眾生,真是耗盡了心血,我們用人的思維是無法想像師尊的佛恩浩蕩的。那麼,我們做弟子的能為師尊做點甚麼?尊敬師父是做弟子的本份,在常人的層面上講,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今天,在傳統節日向師尊問好,是我們敬師敬法的一個方面,對一個大法修煉人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我也要給師尊做賀卡

於是,每到幾個傳統節日時,我就叫上小學的孫女認真畫幅小兒畫,給師尊問好,表達一下我們對師尊的敬意,雖然畫的不太規範和標準,能上網的同修還是很負責的發給了明慧網。明慧網都發表了,我知道後很高興。

後來我也學會上明慧網了。當我親眼目睹「世界法輪大法日」和中國的幾個傳統節日,明慧網上發表的同修們向師尊問好的一個個精美的賀卡、一條條感動人心的賀詞時,我的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動,也有了做賀卡向師尊問好的願望。

我出生於五十年代,只有小學文化,上學期間,正是邪黨人為製造出的所謂大飢荒時期,家裏兄弟姊妹五人,我是長女,常常忙家務,根本沒有條件安心學習,連拼音也識不了幾個,對做賀卡的知識更是一無所知。

起初,我天真的以為只要把圖片寫上字就行了,於是就根據自己的想像動手做了起來,但反覆做了幾次,都不成功。我不放棄,就向同修請教,同修對我說:做賀卡得有做圖的軟件才可以,但要想學會,那也是很費時的。看到同修做證實大法的工作確實很忙,我也不便打擾同修,但我要學做賀卡的心沒有動搖。

女兒從外地回家來了。女兒明白大法真相,支持我們修煉,她曾幫我做過給師尊拜年的賀卡。我滿心歡喜的對女兒說:「你快教我做賀卡吧。」女兒聽到我的話,看著我很認真的說:「媽,不是我瞧不起你,也不是我不幫你,我在校三年才學會的技術,你這麼大歲數了,你說學就能學會了?事情不像你想的那麼容易。」聽到女兒的這番話,我雖然無言以對,但我學做賀卡的願望仍然沒有改變。

師尊已為我鋪墊好

經過幾次波折,我冷靜下來認真的向內找,找到了這段時間表現出來的很多人心:急躁心、歡喜心、顯示心、依賴別人的心等。師父開示:「看過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網上法會文章,感覺每篇文章中都不再是帶有常人心寫出來的了,沒有了完成任務式的黨八股不實的虛假程序與內容,沒有了報功式的「不說誰知道」的人心,基本上沒有了黨文化的思維邏輯。再一個感覺就是修煉中的成熟。」[1]「大法弟子的修煉形式就是在常人中修煉,在常人中證實法、救度眾生、反迫害。在這樣一條前無古人留下修煉形式參照的情況下,完全靠修煉者自己走出一條路來,而且又要求每個人自己證悟自己的路,不樹立榜樣。自己走的路只能給後人做榜樣,沒有替代,誰修誰得。」[1]

師尊的法點醒了我: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有偉大的師尊呢!師尊無所不能、大法無所不能啊!我怎麼能去依賴別人呢?師尊看到了我的正念和信心就幫了我。一天,孫女突然告訴我,她在網上發現了可以做賀卡的軟件,我再一次體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的一層內涵。我也堅信師尊為我做賀卡已經鋪墊好了,就等我正念正行的去做了。

我儘快把軟件安裝到電腦上,隨之我發出一念:一切交給師尊,敬請師尊加持弟子!我一定要用一顆敬師敬法的純淨、虔誠的心,做出向偉大的師尊問好的賀卡。接著,我就和孫女試了幾個步驟,我感到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自己在甚麼時候用過似的,覺的很奇怪,又說不清楚。我知道一定是師尊在加持和鼓勵我。

開始只是給我們學法小組和周圍同修以及家族中明真相得福報的世人發賀卡,做的數量不多。賀卡雖然做的不專業,明慧網都發表了,我知道是師尊對我的鼓勵。

鼓勵更多同修來參與

因為明慧網面對的是世界範圍的眾多讀者,除了大法弟子外,不同層面的世人也有不少人登陸明慧網的,中國大陸的各級政府工作人員及公檢法司人員也有很多人閱讀明慧文章的。讓他們親眼目睹國內外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那發自肺腑的對師父的真摯感恩,啟迪他們心靈深處的那份良知和善念,從而轉變觀念,對大法有了正念,生命就能得救。所以做賀卡這件事情,我認為意義重大。

我悟到:這不僅僅只是向師尊問好,也是清除邪惡、證實大法救人的事。就單單向師父問好而言,這是每個做弟子應盡的本份。除了我自己認真做好,還及時的把這個軟件技術分享給多位同修,讓更多的同修都能參與。我又和協調同修提出這個問題,通過在法上交流,我們達成了共識,在這幾年裏,我地區很多同修,都能自己做賀卡、寫賀詞,向師尊問好,並且用心做好。

一次,在一個鄉村的同修家裏交流,在場的幾個同修都有些激動的說:幾年來,我們真想給師父做賀卡,但做了幾回都不成功,我們很焦急,你們能不能幫我們做賀卡問候師父?我聽後很感動,滿口答應,並讓他們當時就把他們的心願寫下來,有以小組的、家庭的、個人形式寫好後,她們再次真誠委託我們,一定要把她們對師父的真誠問候傳送到明慧網。

就這樣,我和幾個同修自動形成了一個小整體,在和各片同修交流時,我們都重視把這件事情告訴各個學法小組,讓每個同修都有機會向師尊表達自己的心願。現在越來越多的同修都能發自內心的感恩偉大慈悲的師父,在敬師敬法方面使同修們都有了一定的昇華。

在做賀卡中實修

在做賀卡的過程中,方方面面都有我修煉、心性提高的因素,例如:在圖片選擇方面,從法中我們都知道:大法開創了一切,萬事萬物都是大法造就的,也都等待大法的救度,如果能被選上給師父做賀卡,這個生命簡直太幸運了!它們也不知為此等了多長時間了。因此,我很珍惜這些生命。每次對選好的所有圖片,我都會發自內心的叮囑它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做圖時,我一般都會根據同修寫的賀詞內容再選擇適合的圖片,或者讓同修自己挑選。在做賀卡中,我也體會到,不能只為了做卡而做卡,如果不注意向內找,忽視了學法和自身的修煉,就會受到人心的干擾,留下一些遺憾,也會給明慧同修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例如,有一次,因我不懂甚麼格式,以前發的和後來發的格式明慧網有變動,我就不會了。雖然明慧網提示應該用哪幾種格式,可我就是看不明白,師父看到了我真心想做,就點化我,十幾張賀卡很快發給了明慧網。但稍後經檢查發現:有的賀卡忘了寫標題,有的沒發上內容,有的沒發上賀卡。當時我心裏的那份沮喪和自責真是無法言表。為此事,我難過了好幾天,只能在心裏默默的求師父幫忙糾正。後來賀卡都發表了,讓我沒想到是,我做的那些丟失短缺的地方,都被明慧同修補充完整了。我當時很是感動,發自內心的感謝師尊,感謝明慧同修的無私付出。

因為做賀卡是有時效性的,一年四個節日,而且其中有兩個節日正好和明慧網徵稿時間趕在了一起。現在精進的同修都在爭分奪秒的做著三件事,不少同修每天忙著外出救人,上班族的同修更加繁忙。所以歷年來,大部份賀詞都集中在節日快到的時間段。

我是個急性子的人,每次都焦急的催同修們早點寫賀詞,我好早點做賀卡發往明慧。但多數同修還是快過節時才送來。我心裏就有點嫌晚。師尊講:「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 我抓住不舒服的心理趕快向內找。很快就找出了還沒有修去的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分別心、妒嫉心、不讓人說的心等多種人心,還有從小被邪黨灌輸的根深蒂固的黨文化毒素。這裏僅舉幾個例子。

顯示心和歡喜心具體表現在:表面上讓同修知道向師尊問好的重要性,讓同修看我這個沒有多少文化的人能做出這麼好看的賀卡,以此來證實自己;同修的誇獎和讚揚,我又生出歡喜心,沾沾自喜,忘記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一切智慧來自於法。

妒嫉心具體表現在:我們地區有的同修賀卡被明慧網選在重要位置上,我見後,心裏有點不平衡:這還是我教的呢!甚至在個別同修跟前說話不修口。而當我知道她們做的賀卡沒在明慧網發表時,不是主動幫同修查找原因,糾正不足,以後做好,反而有點高興(我知道這不是真我)。因此失去了多次師尊給我安排的珍貴的提高機緣。

分別心表現在:我喜歡和走的近的同修接觸,她們可以隨便自己選圖片,我也能靜心聽她們的建議。我不願和那些做事拖拉、沒有緊迫感的同修接觸。二零一七新年的晚上,將近八點鐘的時候,當我把最後一批向師父問好的新年賀卡、賀詞發往明慧後,剛關閉了電腦,心想這下可以放鬆一下了。這時聽到了敲門聲,我一看,只見甲同修拿著給師父問好的賀詞來了,我一見心裏就有些不高興了,帶著指責埋怨的口氣對她說:你怎麼才拿來?都甚麼時候了,這麼晚了,明慧網還能發表嗎?聽了我一通不善的言語,同修說:「我昨晚一夜都沒有睡著,我知道我修的不好,盡讓師父操心,但我還是覺的作為弟子,師父給我的太多太多,我應該向師父問好。我不會寫文章,費了好大勁,寫了一天,才寫到這樣,麻煩你一定給我發上。」聽到同修的肺腑之言,我真是後悔莫及,後悔我黨文化毒素太多,自我太強,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同修呢?我有甚麼資格這樣對待師父的弟子呢?我極力控制自己,不讓自責後悔的淚水流出。當我把她送到門口時,她又很認真的囑咐「一定給我發上」,我忙回答:「放心吧。」

甲同修剛離開我家,接著又來了一位上班的年輕同修。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因上班太忙,時間比較緊張,今天下班後,我才趕寫了賀詞,是不是太晚了?」我忙說:「不晚,可以發。」送走同修後,我趕快打開電腦,這看起來很普通的兩份賀詞,但我看的出她們都是用心寫的。特別是甲同修,九九年以前,我們就在一起學法,她沒有甚麼文化,丈夫早年與她離了婚,就憑著對師對法的堅信,才走到今天。她花了一天的時間,只不過寫了不到五十字,但我看到了她那顆金子般的敬師敬法、信師信法的珍貴的心。我快速找出兩張盛開的美麗荷花圖片,用心做好後發往了明慧,第二天查看,明慧網給發表了。

從這兩份晚到同修的賀詞中,我認識到:所有發生在身邊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要修煉的因素。

這些年,我還從明真相的世人的一些感恩師父的賀詞中,深受感動,在心裏真誠的祝福這些覺醒的生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也代表這些得救的生命真誠的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結語

這幾年做賀卡,在師尊的一路保護下,我從不會做到會做,再到不斷的完善,這是我的偏得,也是我正法修煉中的使命。過程中,慈悲的師尊啟悟我不斷的明悟法理,使我的心性也在不斷的昇華,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師尊慈悲的選擇了我,沒有理由做不好。我會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放下自我,用大法給予我的智慧和能力,給師尊獻上弟子的一顆真修向善的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成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1/18427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