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又劫持了會計師劉乃倫?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八年中秋節前,走出中共冤獄不久的山東蒙陰縣原生產資料公司職工劉乃倫,又突然失聯。家人在法律人士的提議下,最終在蘭陵縣(原蒼山縣)看守所找到了他,但獄警不叫見人,只是叫給打錢,拒不告訴家人是哪個執法機關把劉乃倫投進看守所的。近五個月來,也沒有任何一家所謂執法機關送達手續或出面回應。到底是誰又劫持了劉乃倫?難道是黑社會?

劉乃倫,五十歲左右,蒙陰縣界牌鎮西界牌村民,原蒙陰縣生產資料公司職工,助理會計師,一名正義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遭迫害後,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的殘酷迫害;兩次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勞教,多次被綁架,導致家庭離散,被單位無理開除,父母冤逝。

迫害初期,劉乃倫先後兩次進京上訪討公道,受到蒙陰縣生產資料公司經理宋增元伙同保衛科科長褚樹剛、閆慶彬囚禁毒打,惡人們把劉乃倫當成練拳腳的靶子。後來劉乃倫遭到縣政法委邪黨書記李枝葉、縣「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頭目類延成、邢獻英、房思民、胡昌紅、孫克海等惡徒們的多種酷刑折磨,包括被野蠻鼻飼、手銬腳鐐鎖銬在「死人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劉乃倫被「610」非法勞教三年,妻子被迫離開了他。從勞教所出來後,家已非家,身無分文,為了謀生,劉乃倫到臨沂河東區打工,在生活比較艱難的情況下,他仍然堅持向民眾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劉乃倫與同伴楊麗芬、褚延其、孫慶紅、宋佑芬到河東區鳳凰嶺鄉潘家湖村發放真相材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告發,他們五人被鳳凰嶺鄉派出所劫持。五人被用三副手銬銬在一類似錨的長形粗鐵管子上。二十四日深夜被綁架至臨沂看守所,遭到獄警和犯人的歹毒折磨。

後來,臨沂河東區檢察院徐尚勤曾卑鄙的提起公訴,捏造的筆錄被劉乃倫撕碎。在零口供的情況下劉乃倫被非法判刑四年。被臨沂市警察投進泰安監獄五監區進行迫害。受到被監區長劉欣榮、教導員高令山利用的包夾朱寶森、宋振華、程鳳璽、馬新年、楊勇等八名罪犯輪班毒打。熬過漫長的四年時間,好不容易走出了冤獄。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劉乃倫在平邑縣散發真相資料時,遭平邑縣鄭城派出所所長赤成田等綁架,後被劫持到平邑縣鵝莊看守所非法關押。平邑縣「610」操控公檢法,偽造證據,誣判他三年半刑期。這樣劉乃倫又二次被投進了泰安監獄摧殘。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出獄時間不長的劉乃倫,由外地打工回家時,在臨沂車站被一個出租車司機惡告,遭到車站公安綁架,轉交蒙陰公安610,警察用背銬等刑具將劉乃倫非法關押於界牌派出所,後轉至蒙陰看守所非法關押共計三十三天。期間,警察企圖劫掠劉乃倫的家人未果,但抄走了劉乃倫女兒的房子裏的諸多物品:一台價值三千元的筆記本電腦、幾百元錢、二十餘本書籍、台曆、手機一部、收音機一部。她家中的一把钁頭和一把鐵锨等物品也不知所蹤。那年,多次受到中共驚嚇的老父親,突然病逝。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劉乃倫去北京給做生意的蒙陰縣法輪功學員公丕建處理賬務時,被截訪的蒙陰縣610人員孟某、警察王啟明等五、六人綁架至北京南站附近的某地,後再由蒙陰公安局、糧食局、供銷社等人員綁架回蒙陰,非法拘留關押於蒙陰看守所迫害十九天。兩人於十月三十一日走出看守所回家。劉乃倫的手機被警察非法開機、窺伺、刪除信息。那年,長期受到惡徒騷擾威脅驚嚇的老母親出現病危,劉乃倫與哥哥姐姐開始輪流在醫院照顧老人家,不幸的是在二零一八年夏天,老人家帶著許多遺憾含冤離世。

劉乃倫忍著悲痛處理完了他母親的後事,準備再去臨沂打工,臨走時,他與姐姐定好在中秋節前回家給老人上墳,但中秋節快到時,卻不見他的影子,突然失聯,家人感到事情不妙,趕到臨沂,發現劉乃倫的租屋被翻得狼藉一片,他個人的電腦等私人財物都被劫掠一空。到處打聽也不知蹤影,最後家人在法律人士的幫助提議下,最終在蘭陵縣(原蒼山縣)看守所找到了他,但獄警不叫見人,只是叫給打錢,拒不告訴家人是哪個執法機關把劉乃倫投進看守所的,更奇怪的是,近五個月來,沒有任何一家所謂執法機關送達手續或出面回應家人,這不僅讓人發問:到底是誰再次劫持了劉乃倫?如果真是所謂執法機關,敢去抓人,就應該敢出來面對,敢出來回應說明劉乃倫犯了甚麼罪?偷偷摸摸的躲在背後,那不是害人的黑社會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