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蒙陰公丕健、劉乃倫遭警察綁架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蒙陰縣法輪功學員公丕健、劉乃倫於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從蒙陰看守所回到各自家中。

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劉乃倫向打工所在企業請假七天後乘車去北京,應邀給在北京市西城區真武廟二條天客隆店經商的公丕健再次處理賬務。

十月十二日劉乃倫正在倉庫兼住處吃中午飯,賬單也散放在床鋪上,不料想在公丕健剛進門之後卻尾隨而來了五、六個陌生男子,一個年齡大些的人(蒙陰六一零姓孟的,山東平邑人)說:「劉乃倫也在這裏嘛。」劉乃倫不明就裏,想去如廁時,被人按住,方知不對,一人亮出警察證:王啟明。他們不聽劉、公二人解釋,把兩位法輪功學員綁架至北京南站附近的旅店。

這裏匯聚了來自山東蒙陰縣城、鄉鎮單位、企業、公安抽調進京的很多人員,目的是截訪,包括蒙陰縣供銷社政工科長秦承義及數小時後來京的蒙陰糧食局的陳、供銷社的彭等人。

24時左右,蒙陰公安挾裹蒙陰糧食局、供銷社工作人員毫無道理的把兩位法輪功學員戴上手銬綁架回蒙陰茶棚村處的派出所,對兩位法輪功學員實施非法關押、誘供、逼迫提供信息。

兩位法輪功學員向他們講述著真相,並告訴他們警察辦案終身追責制的規定,涉案警察也不是很樂意違心枉法製造冤案,無奈他們的李政委或某領導逼迫他們強行違法捏造罪名製造冤案,再次把兩位曾遭受過十年冤獄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投入蒙陰看守所關押迫害

劉乃倫不肯穿只有罪犯才穿的監獄制式囚服,被迫僅穿著一條看守所的內褲,有個在押人員在監室說了句:「爺們,個性。」進到十號監室,暫以被子裹體。

十三日,在放風場,看守所大隊長對劉乃倫威脅、放狠話:「如果上面通報了我,我讓你好看。」出於慈悲對待被江澤民和中共毒害、逼迫的警察,鑑於曾因絕食反迫害致使平邑看守所的宋潔等警察因誤解而生惡念的教訓,劉乃倫選擇了屈就,向他們要了一套秋衣秋褲,反穿看守所編號馬夾。

被投入十一號監室的公丕健曾以絕食反迫害,後來不再堅持,而是向在押人員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義務教功,教他們背法輪大法師父的《洪吟》中的幾首詩詞。他也理性智慧的向幹警講明著真相。「衝、灌」(法輪功第三套功法中的動作)之聲響亮的從在押人員之口傳響到其它監室,其它監室也多次傳出在押之人的豪語:「法輪大法,天下無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警察唆使在押人員把公丕健雙盤著的腿搬下來,在押人員予以拒絕。有的警察也主動找兩位法輪功學員交談,很多警察明白了中共迫害的邪惡及失敗,有的警察拿中共開涮,有的警察由氣急敗壞轉向關心法輪功學員,有的警察說他不信仰中共而是信仰法律。聊天的時候得知有很多警察與法輪功學員是親友、鄰居、同學的同學。

曾在蒙陰公安六一零的劉姓警察找到劉乃倫,道出了他曾處理(迫害)、爬梯翻越平房抄掠過劉乃倫。二零零二年底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張德珍、劉淑芬的疑兇李民(曾充當蒙陰看守所獄醫的獸醫)、李春曉(當年的蒙陰看守所女監室包號警察)竟然一直在蒙陰看守所上班,而且表現兇惡,真不知將來替張德珍、劉淑芬倆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申冤時,兩個涉案警察如何脫責。

劉乃倫儘量不去觸動警察的負面因素,但不縱容在押人員的錯誤言行,有時竟至話語嚴厲、震耳,招來警察。有次他在放風場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其它幾個監室和聲回應:「好」。警察有時也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兩位法輪功學員在十九天後離開蒙陰看守所時,警察說:「回家好好煉!」

蒙陰看守所在押人員被迫穿服刑人員才能穿的囚服,這是嚴重違法行為!他們被迫長時間勞役,疊一次性手套,他們吃不飽、極度缺衣。

儘管蒙陰看守所不再勞役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但是,看守所對在押人員的虐待行為也需要予以曝光,這是為了截窒看守所對所有公民的迫害,也是減少看守所警察的罪過。

兩位法輪功學員離開看守所時,被逼迫在有侮辱法輪大法的釋放證等方面簽字,因為警察以延遲放人來逼迫。

十八年來,兩位法輪功學員都在精神上、經濟上遭受了嚴重迫害:公丕健長達近十四年的工資及退休工資被蒙陰政府及下轄的單位扣發,近七十歲的公丕健不得不辛苦謀生;劉乃倫的工資、最低生活保障等待遇被蒙陰縣供銷社扣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