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南充陳碧慧遭成都女子監獄迫害十九個月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七年四月,被非法關押了十個月的四川南充法輪功學員陳碧慧,被二審維持原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同年五月,非法關押到成都女子監獄。之後,陳碧慧在成都女子監獄遭受十九個月的酷刑洗腦迫害,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回到家中。

成都女子監獄酷刑洗腦

二零一七年五月,陳碧慧被送往成都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陳碧慧天天被用謊言高壓洗腦,例如,獄警強制陳碧慧站到離電視一米,看誹謗誣蔑法輪功的造假電視新聞,她只要閉一下眼睛都不行。

獄警說陳碧慧有高血壓,強制她吃藥,陳碧慧說:「我沒高血壓,不吃,」惡警楊泳洪拿來「約束衣」強制給陳碧慧穿上,然後,叫來四個犯人,把陳碧慧抬到衛生院。陳碧慧高喊「真、善、忍好!」警察和犯人就拿擦地的毛巾堵她的嘴。

陳碧慧被單獨關在一間屋裏,每天被強制站十幾個小時,有時站到下半夜二、三點鐘,陳碧慧的雙腳站腫,走路都困難。一天,她上廁所,摔倒了,腳摔出血。陳碧慧要求坐一下,獄警、犯人都不准。只有吃飯時,陳碧慧才可以坐一會,而且只准把報紙鋪在地上,坐在報紙上(下面墊了書)。

獄警不准陳碧慧買日用品,她只有上廁所時,用沖廁所的水洗身子,也不准許她隨意洗衣服,只能用沖廁所的水洗一下,又穿上。

獄警不讓陳碧慧睡床上,讓她睡地鋪,有時陳碧慧只能睡三個小時左右。

警察指使犯人天天逼陳碧慧寫「五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她不寫,遭惡人罵。惡警指使刑事犯楊開芳抱了幾十本新雜誌,把書捲成筒來戳陳碧慧的胸口,把陳碧慧的胸口肉戳爛,變腫、發烏。

獄警還強迫陳碧慧做奴工,每天十個小時。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被非法關押整整三十個月後,陳碧慧回到家。

姐妹一起遭綁架、非法批捕

四川南充法輪功學員陳秀蓮和陳碧慧倆姐妹,姐姐陳秀蓮,六十多歲,妹妹陳碧慧,五十多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因告知百姓法輪功真相,在順慶區平城街建材市場處,一起被跟蹤,遭綁架。南充市順慶區公安和國保大隊人員將陳秀蓮和陳碧慧倆姐妹非法關押到南充市華鳳看守所。

當時警察沒有通知家人,直到第二天,家人見姐妹倆沒回家,托人四處打聽,知道她們被綁架後,非法關押在華鳳看守所,聽聞她們在看守所曾經絕食反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陳秀蓮和陳碧慧姐妹被非法逮捕。

律師被看守所無理阻擋

陳碧慧的家人為她請來一位北京律師郭海躍,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下午,郭海躍律師去南充市華鳳看守所,辦好相關手續後,就去見陳碧慧,當值班警察把陳碧慧帶到接見室,值班警察看到是北京律師郭海躍,就找理由,說:你不能見陳碧慧,就立即把陳碧慧帶走了。

當時郭海躍律師就提出抗議。後來,郭海躍律師證實,警察看守所的警察無理編藉口,不讓他見法輪功學員陳碧慧,國家沒有這方面的法律規定。

第二天,八月三日上午,重慶律師唐天昊受陳碧慧的家人之托,接見到了陳碧慧。然而,當唐天昊律師去見另一位當事人法輪功學員張秀珍,卻被看守所警察無理拒絕了。

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 二審維持原非法判決

二零一七年元月二十日上午,順慶區法院對陳秀蓮和陳碧慧姐妹非法開庭,姐妹倆遭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

她們上訴後,二零一七年四月中旬,南充市順慶區中院二審沒有開庭,維持原判。

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陳秀蓮和陳碧慧姐妹被非法關押到監獄。

陳碧慧曾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陳碧慧在其父親家中,與七位法輪功學員讀法輪功書籍時,被南充市順慶區警察、聯防人員非法抓捕,並抄家。在晚上十點多鐘,才將其中七十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放回家,陳碧慧和姐姐陳平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順慶區看守所。後來這些法輪功學員被構陷,高志君、岳文華等被冤判;陳秀蓮、何學華等遭洗腦迫害;陳碧慧等遭非法勞教。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至十月二十六日,南充市、區「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指使,順慶區、高坪區、嘉陵區各個派出所警察與分局國保警察及社區人員,對當地多名參與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上門盤查、打電話騷擾、抄家或藉口「登記暫住人口/常住人口信息」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陳碧慧也被騷擾,其他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蘇國秀、劉俊華、殷宗秀、張光英、段淑珍、劉成瓊、岳文華、曹慧瓊、楊秀煊、張雪梅、梁昇平、崔碧蓮、劉桂華、曹雲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