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專業知識的失業者」

李延鈞博士十八年來的遭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西南石油大學副教授李延鈞博士為人善良、教學認真負責,贏得了師生的好評,僅僅因為他堅持信仰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學校以此為由停發了他的工資,並在二零一五年十月開除了他的公職、凍結了社保。現今李延鈞副教授從嘉州監獄(原四川五馬坪監獄)放出來後,成了一個「擁有專業知識的失業者」。

李延鈞博士
李延鈞博士

同事都說:「法輪功真的很了不起」

一九八五年李延鈞從原籍河南南陽市社旗縣考入原位於四川省南充市的西南石油學院地質系(二零零三年遷成都市新都區,現更名西南石油大學地科院),本科畢業時被直接面試攻讀碩士學位,一九九二年留校工作,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參加塔裏木石油會戰,也就是在那時讀了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並為書中做好人返本歸真的道理所吸引,後來他是在一九九六年十月返校後正式開始學法煉功的,從此,他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過去與妻子的緊張關係沒有了,家庭和睦,周邊的同事都說:「從李延鈞煉功後的狀態來看,法輪功真的很了不起、真的好!」

科研教學,碩果累累

即使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以後,他遭到各種非法迫害和不公正的對待,依然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保持良好心態,與人為善,工作勤勤懇懇,不計名利和得失。在那惡劣的環境下,堅持考博深造,並在二零零四年被評為西南石油大學礦產普查與勘探副教授,二零零六年通過博士答辯。在處處被監視、迫害中,他仍然在複雜油氣成藏研究領域和頁岩氣非常規地質評價領域形成自己的專業學術特色,為學校承擔和主研省部級國家級項目五項,主研頁岩氣傑出青年基金項目一項,油田科研項目近三十項,累計科研經費一千多萬元人民幣。公開發表論文近四十篇,其中EI(工程索引,全球核心論文)收錄五篇,SCI(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代表國際認可的最高基礎科學級別論文)收錄二篇,主編國家十一五高校規劃教材《油藏地質學》一部,參編省部級教材《油氣勘探地球化學》一部,培養碩士十九名,協助指導博士四名。

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李延鈞在課堂教學中詼諧生動,思維清晰,認真負責,贏得了師生的好評。但因堅持信仰法輪功受到不公正待遇,在教授職稱評定中受刁難,未能通過。而李延鈞博士的實際學術水平早超過了一般教授,副教授的職稱期間已經成功指導博士四名,已經達到博導水平。

二零一三年九月,學校以「李延鈞堅持修煉,被非法判刑」為由停發了他的工資,並在二零一五年十月開除了他的公職、凍結了社保。現今李延鈞副教授從嘉州監獄(原四川五馬坪監獄)放出來後成了一個「擁有專業知識的失業者」。

下面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李延鈞博士十八年來的迫害紀錄。

(一)一九九九年九月至十月,李延鈞第一次被非法關押於北京宣武區看守所四十五天,在四川當地看守所被關押十三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學校假期,李延鈞回河南老家探望病重的二姐,在七月二十二號下午從電視裏才得知中共對法輪功栽贓陷害、文革式的批判,大有天塌之勢。他心裏明白這些完全是誣陷,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其實,法輪功從來不搞甚麼組織,學習都是自願,願學就學,想走就走,哪來的「組織」啊!於是,他便立即乘火車前往北京,當時中南海、天安門廣場一帶布滿了荷槍實彈的武警,十分恐怖,他也不知道如何做,便乘飛機返回了學校。

九月份開學後,通過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交流,李延鈞認識到向北京當局講清真相是法輪功學員義不容辭的責任。當時,數十位法輪功學員分幾組前往北京。李延鈞與另兩人結伴,一行三人突破重重檢查,順利到達北京,信訪辦一去,就被警察綁架。為抵制迫害,他沒有說出姓名和單位,就被非法關押在宣武門看守所,從九月下旬一直非法關押到十月底,在那裏被非法照相、取指紋、審訊,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因堅持煉功經常被毆打、戴腳鏈。十月二十六、二十七日突然非法關進更多法輪功學員,人滿為患,查明省份或單位的就被送走。李延鈞也被駐京辦非法送回,關押於南充看守所十三天後,才回到單位,受到工資降級、扣發獎金等處罰。

(二)二零零零年七月,他再次進京,被非法判勞教一年、非法遊街示眾公判。當時中共電視每晚新聞聯播開足馬力,不斷變本加厲造謠陷害,誤導民眾,抹黑法輪功及修煉者。

二零零零年七月,西南石油大學幾個法輪功學員再次進京,李延鈞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成功的在天安門廣場打開「法輪大法好!」和「Falun Gong is Good!」(英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當天廣場上此起彼伏,不斷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打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幾乎沒閒著。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帶到廣場公安分局,在那裏都寫上了自己表達的意願:「希望政府實事求是,不要造謠誣陷法輪功,應該懲惡揚善,不要打壓好人。」這是大家寫的最多的內容。李延鈞被駐京辦帶回四川當地關押。當地所謂勞教委非法勞教李延鈞一年、伍開松一年半,劉俊華醫生、任正華副教授等幾個女法輪功學員被勞教一年,所外執行。

十二月底,當地政法委將李延鈞、伍開松兩位大學教師強行五花大綁,與其他吸毒、販毒、搶竊犯一起遊街示眾,在南充市體育館公開非法宣判,學校黨委書記董保真等人還組織幾車學校教師員工前來觀看。

(三)二零零一年一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李延鈞在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加教延長迫害四個月。

新華勞教所是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強迫法輪功學員在磚窯廠高溫勞動。李延鈞因抗工、絕食,被非法捆警繩、電擊、暴力欺騙洗腦,至今其右手腕處還可看見幾道被警繩捆過的痕跡。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李延鈞回校,但學校不允許他從事教學,並非法將他的工資降三級、減一年工齡,還將四處派人攔截法輪功學員上訪的差旅費從他的工資裏扣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李延鈞累計經濟損失不低於十萬元。學校還以扣發所在二級單位「所謂治安綜合獎」等株連政策來製造仇恨。

(四)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三年,李延鈞被長期非法監控,包括電話監控、出差監控。特別一到所謂的兩會期間,就有騷擾電話,還脅迫他愛人所在單位的書記來施壓,製造家庭不和。

(五)二零一三年六月,李延鈞在瀘州出差中石油蜀南氣礦,被瀘州市江陽區國保大隊陷害,並被非法誣判四年。整個過程都是非法的、見不得人的暗箱操作,瀘州市國保大隊長恬不知恥的要李延鈞檢舉其他法輪功學員,並以「家破人亡」相威脅,真是地地道道的流氓迫害好人。

江陽區檢察院、法院多次刁難李延鈞聘請的正義律師,學校和當地新都區610對他妻子施壓,要她放棄律師辯護,但在其妻的正義堅持下未能得逞。

瀘州公安得知李延鈞是大學的教授,以為要立大功了,上報四川省610和省公安廳,對李延鈞沒修煉的愛人、岳父、兼職過的學校科技園所屬公司及經理展開徹查,所謂的調查結果是「李延鈞就是個守法的公民」。對李延鈞同事、學生及有關領導的調查結論是:李延鈞敬業、善良、誠信,是個好教師。

因李延鈞不配合迫害,零口供,無法逮捕,瀘州公安聯合省610綁架李延鈞至新津洗腦班迫害。

李延鈞被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個月的時候,警察騙他說是放人回家、監視居住,結果他一出看守所大門,就被等候在那的瀘州公安、學校保衛處的科長江濤(開著學校的車)、還可能有新都610成員,直接綁架到新津洗腦班關押。

新津洗腦班也是一個迫害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那不僅有洗腦班的兩個包夾,還有瀘州李姓公安和資陽一個李姓國保隊長陪同,意圖很明顯,一方面洗腦迫害,一方面套取口供並拖延時間,尋找栽贓陷害的所謂證據。在洗腦班迫害約一個月後,瀘州公安再次將李延鈞綁架回瀘州納溪看守所,並非法逮捕。

江陽區法院非法開庭時,故意將先前通知的開庭時間臨時改動、拖延,導致李延鈞家屬及親朋好友從三百多公里外的成都趕到瀘州,卻無法參加旁聽。李延鈞的弟弟從河南老家趕到瀘州,也空跑一趟。李延鈞愛人的姐姐,在法院與主審法官徐翻翻交涉時,拍了張照片,那女法官大發雷霆,強行從手機中刪除。其姐姐回重慶的途中感覺有兩個可疑的年輕人跟蹤,沒在意,結果回去發現手機不見了。

兩次開庭都秘密在瀘州納溪看守所內進行,只讓李延鈞愛人一人旁聽,外面兩道關卡,上百位想參加旁聽的民眾被非法攔阻,數車武警如臨大敵般在一旁所謂的「警戒」。這些善良的百姓都成了他們的敵人。

李延鈞博士的多張銀行卡、現金被扣留,家屬和律師多次交涉後,江陽區國保大隊才返還,一開始說只有四千元現金,家屬不信,又改口說有六千元。日產奇駿2.5L越野車被強扣,直到一年半後,家屬控告到檢察院,才勉強歸還,結果車被開了一萬多公里,機油烏黑,車身損傷多處,車門多處被強行撬開的痕跡清晰可見。

(六)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七年四月,李延鈞在樂山嘉州監獄遭受迫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底,李延鈞被送往樂山嘉州監獄九監區(入監隊),在這裏遭受了種種歧視和身心迫害。

(1)精神迫害:一入監獄就製造高度緊張氣氛:強行背監規禁令、罰站吃秒飯、內務規範、互監組制度、不得自由活動、定時大小便、強唱改造紅歌、隊列操練等等。法輪功學員還要遭受哄騙、威脅、找茬、暴力迫害、強制寫「三書」等精神迫害。

(2)強迫勞動:號稱有幾百種勞動工種的嘉州監獄,現在雖然沒有重體力勞動,但那些製衣車間、繞線圈車間工作任務量極大,經常是幾百上千的數量,每天都有很多完不成任務的,晚上體罰、跑操、唱歌、喊口號。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以上,有時還要加班趕任務。法輪功學員承受著精神和勞動的雙重壓力,工頭組長受一些惡警暗中指使,對法輪功學員刁難、苛刻、歧視。

(3)包夾監控、言論約束、寫月報週報彙報思想。其核心就是讓你認罪悔罪承認迫害,摧毀意志力,最終強迫修煉人放棄信仰。

(4)製造人倫悲劇,李延鈞在河南的老母親近八十歲了,在一心想見兒子的悲憤中出車禍,在醫院急救三天後醫治無效去世。出事前,他的兩個弟弟因擔心老母親受不了打擊,一開始隱瞞李延鈞的事,但老母親總也接不到兒子的電話、也不見人回來看她,最終還是知道了,老母親計劃二零一六年夏天暑假期間由在高中任教的三兒陪同前往嘉州監獄,然而在五月底就出了車禍,老母親在悲憤傷痛中去世,最終母子也沒能相見,這是迫害者對好人犯下的又一罪證。

李延鈞博士被非法判刑四年,除了工作權利被剝奪以外,在經濟上也遭受巨大損失。按照二零一零年以來年平均四十萬元收入計算,四年下來損失至少一百六十萬元。這就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在這位品學兼優、勤懇敬業、為人善良的高校教師身上實施的結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