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的「一念」非常重要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坐動車查驗身份證後,我被警察非法抓捕,近幾年來,在大陸大法弟子中這類迫害案例不少,令人痛心。本人遇到過幾次這類情況。從自身經歷中悟到:大法弟子在面對特殊情形時,能不能守住在法上的一念至關重要。

我居住在A市。幾年前,由於家人在三百公里以外的B市定居,我自然需要定期去探望,由此開始了我在A、B兩市之間的穿梭往返。

二零一四年秋天,我第一次去B市。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火車站有查驗身份證的機器,之前也沒有看到過相關的案例報導,所以出門前甚麼顧慮都沒有,還帶了神韻光盤、翻牆軟件小光盤等真相資料,想的是走到哪裏,就把真相帶到哪裏。結果來去順利,過程中沒有任何干擾,包括身份證查驗的時候,都沒有出現任何異樣。

兩個多月後,得知本地一位同修在坐火車查驗身份證時,被非法抓捕,我才知道火車站的機器會讀出大法弟子的身份信息。

在中共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持續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我曾被非法勞教、判刑過,身份證早就被公安做了手腳的,然而第一次去B市過安檢時,並沒有被攔截,我知道是師父保護的結果。當時有點後怕,因為那個時候,迫害造成的心理陰影還比較重,對於全盤否定迫害的認識還不像現在這麼清晰、明確,怕心也就比較大。我不敢想像當時如果被非法攔截,被非法搜出真相資料後,自己會是甚麼反應,能不能正念對待。是師父看我有救人這顆心,幫我把魔難在無形中化解了。感謝師父的保護!

得知同修乘車被抓後,我就多了個顧慮,總在尋思:以後坐動車怎麼辦?會不會被查出來?其實這些念頭已經就不正了,是在求迫害。這樣到了二零一五年再次去B市的時候,心裏就不穩了,不敢再帶真相資料。為了給自己壯膽,還約了幾個同修去火車站送我(完全是常人的想法和做法)。過安檢時,幾個同修都在幫我發正念,然而還是被攔截了。我被工作人員帶到警務處,登記了個人信息才被放行。

到了B市,住了些天,期間一位家人因出差回到A市,就住在我的住處。一天,家人從A市打電話來,說派出所找上門來了,他說我不在家,把兩個警察打發走了。我心裏非常清楚是因為訴江的事情,當時怕心又上來了。

啟程回A市那天一大早,心裏就特別慌,覺的那些怕的敗物把整個身心都籠罩了,怎麼發正念都排除不掉。在去火車站的公交車上,我還在發正念,還是排不掉。最後橫下一條心:甚麼都不想了,一切交給師父!此念一出,心裏馬上穩下來了。接近B市火車站,「某某站」幾個大字映入眼簾的時候,心裏特別踏實,知道不會有事。

進了B市車站,過安檢,把身份證遞過去,甚麼事都沒有,順利通過。

由此可見,大法弟子正的一念是起作用的。

轉眼到了二零一六年,又要去B市了。這次我沒有約同修送我,但還是沒敢帶真相資料。到了A市火車站,又被查出來了,又被帶去警察那裏登記信息才放行。我知道是因為自己心裏沒有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雖然發著正念,但是並不完全相信不會被攔截。

在B市住了些天,該返回A市了,又面對過安檢的問題了。出發前想了很久,總覺的前兩次被迫登記身份信息,是對邪惡的妥協,是無可奈何的承受迫害,不應該配合,應該給警察講真相,指出他們這樣做是違法的。然後又想像如果警察要堅持登記怎麼辦,怎麼抵制等等。轉念又一想,最好是查不出來,不給警察任何犯罪的機會,就這樣,一直坐上去火車站的地鐵,還在想,如果查出來怎麼辦,當然,如果查不出來最好……

下了地鐵,朝火車站走,一拐彎,看到扶梯旁邊一個大型廣告牌,甚麼產品我忘了,只記得廣告牌上幾個醒目的大字:「信念正專注」!我一下子開竅了,這是師父在點化吶!像我這樣,一會兒想,身份證查出來怎麼辦,一會兒想最好查不出來,這是專注嗎?專注就應該是只想一件事情啊!那麼,現在我應該只想哪一件事情呢?那就是不讓它機器查出來,從這個空間的源頭上斷絕利用身份證信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給警察及安檢人員任何犯罪的機會!這就是正專注,正確的專注,正念十足的專注!想明白這些後,我就把思想定在「不讓查出來」這一念上。

我順順利利過了安檢。

最近一次的A、B市往返,就發生在本月(二零一九年一月)。這次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樣。去B市前,自己經歷了幾個大關,是跌跌撞撞的走過來的。這幾次過關,魔難中對心性的衝擊、對身體的衝擊都很大,雖然勉強走了過來,但是感覺自己還沒調整到最佳狀態,成天頭昏昏沉沉的,正念也不是很足,感覺這種狀態不適合出行。但是母親需要去B市大醫院檢查身體,因她身體狀況太差,我必須陪同。

出發前,我反反復復回憶以往每次過安檢的經歷,再次明確了自己一念的重要。於是,我跟火車站的機器溝通:你們的生命也是為法而來的,不要配合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應該保護大法弟子。然後求師父加持,求正神加持。感覺正念比較足了。

可是進了火車站,一靠近安檢處,就莫名其妙的緊張,心跳加快,呼吸急促,頭頂上像扣了一口鍋,很沉。當時心裏很明確,這是假相,不管它,不去體會這些假相。腦子裏又出現被迫害的畫面,比如攔截、登記,甚至被翻包,一出現這些畫面就否定它,不順著它想,不允許這些想法在大腦中存在。

看著別人,包括母親,一個個的遞上身份證過去了,我還站在那裏不動。本來想等身體的假相消失了再過去,轉念一想,反正都是假相,它消失不消失有甚麼影響呢?就這樣,在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中,我把身份證遞給工作人員,過了。

由於要回來上班,把母親送到後,第二天我就返回A市了。回來的時候也一樣,看到安檢人員就莫名緊張,那種令人窒息的感覺又來了。我就去了洗手間,對著鏡子裏的自己,我反覆說,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不要舊勢力的任何考驗和幫助!出了洗手間,又慢慢的走,反覆的在心裏重複以上的話,漸漸的心裏踏實了,順利通過了安檢。

在這四次往返,八次過安檢的經歷中,有兩次身份證被查出。同樣的身份證,同樣的機器,有時候能查出,有時候查不出,為甚麼?查出的時候,都是自己心態不穩,怕心佔了上風,沒有堅定的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沒有查出的時候,要麼是自己不知情,完全沒有迫害的概念,要麼是站在法上,守住了正念。可見大法弟子正的一念多麼的重要,守住正信的一念,師父就會用無邊的法力將一切迫害化解於無形。

這些年,因使用身份證出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不少,使得一些同修對於出門坐動車產生了顧慮。從另外一個角度上想,那些查驗身份證的機器,它不是人這一層次的物質做的嗎?它們是分子構成的,而構成大法弟子的功能及神通的粒子,不知道比分子微觀多少倍,細膩多少倍。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的功能及神通還制約不了分子這一層的物質嗎?肯定能制約的,一定能!真要堅定的相信這一點,那些邪惡想利用身份證搞事迫害,它也是搞不成的。只是修煉人在正念不足,法理不清的時候,往往把人這個空間的物體看的太實在了,自己的功能及神通被觀念抑制著發揮不了作用。

建議同修們都背一背《甚麼是功能》這篇經文,以及其他有關師父開示正念作用的經文。願我們大法弟子都能破除人的觀念,在法中修出堅定的純淨的正念,在任何情況下,都能用正念對待,都能堂堂正正的走過來。

一點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