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癌症痊癒 正念正行救世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一、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修煉大法前,五十多歲的我就是久病纏身的藥罐子,曾經患過乙型肝炎、子宮肌瘤、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等多種疾病,多次住院也未能治好,屋漏又偏逢連陰雨,大夫告知我又患上了甲狀腺癌,對於我來說像天塌了一樣。

我母親三十三歲死於肺癌,妹妹四十來歲死於乳腺癌,到我這又患上了甲狀腺癌,我知道肯定是在劫難逃了。家人在一起時從不敢在我面前提此事,也常看到老父親看到我時眼含淚花。單位領導和同事們都為我惋惜。

我內心痛徹,暗自流淚,常問蒼天你們大家都公認我是好人,還說蒼天有眼,為甚麼對我如此的不公,讓我的人生如此不幸,天理何在呀?但我上有老下有小,表面上又裝作泰然自若,有時強作出談笑風生,但心裏真的是好苦啊,背地裏跟老伴交待了後事。

做了第二次大手術後,大夫讓我化療。提起化療我就心有餘悸,因我親自帶妹妹做過化療,她上下像扒了一層皮,又痛苦萬分,也未能保住性命。

在我心灰意冷絕望之際,我的姑姑從外地來看我,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說是寶書。我半信半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一口氣讀完了這本書,說來也真神奇,讀書頓感心清氣爽,精神倍增,心想這不就是我多年要尋找的嗎?真是有一種紅塵夢醒的感覺,從心底裏發出來的一種高興。

第二天師尊就幫我淨化身體,我連拉帶吐了兩天,可身體輕飄飄的,從那時起從未化過療,也不再吃藥,從此以後我就開始了學法修煉,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家人和單位都說這法輪功也太神奇了!

學法煉功幾個月後發生了奇蹟

有一天,在單位上班時,我感覺自己腰也酸肚子也疼,我就回家了,到家後我就把電褥子打開,躺在床上,疼的我翻來覆去的在床上打滾,這時有人來敲門了,我都沒去開,那種疼的滋味,就像生孩子的那種感覺,五分鐘疼一陣,十分鐘疼一陣,疼了一下午。晚間我去衛生間解手,就感覺掉下來一塊東西,我就把它夾出來了。第二次又掉了一塊,我就把這兩塊東西夾起來,到醫大二院,找到我的同學做了化驗。她說:你剛做完甲狀腺癌手術,又做子宮肌瘤手術了?這是子宮肌瘤。我聽完後蹲在地上就哭,從心底裏喊出:「謝謝師尊!謝謝師尊!」我老伴說:「這不是好事嗎,你還哭甚麼?」我說:「這感激之情那是無以言表的,你不修煉你永遠不會理解的。」

此事又一次轟動了我的單位和親朋好友,都說這大法太神奇了,隨之相繼有人走入修煉。

二、放下生死反迫害 正念正行救獄警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我去一位被綁架的同修家裏看一下情況,結果被蹲坑警察綁架,把我帶到了某某分局。隊長楊某某就把我推倒在水泥地上,將我雙手在暖氣上銬成大字形,把我的雙腿劈到極限,又用兩把方椅子的腿按著再劈,疼的我撕心裂肺的,又過來兩個人往我鼻子裏灌水,逼我供出同修。連審了我兩次都是零口供,他們拿我沒辦法。我開始絕食抗議,他們就用很粗的管子野蠻的灌食。我每天要求自己背法煉功,他們就連踢帶打。我根本不配合他們,我不為所動。所裏認為班長管不了我,他們接連換來兩任班長。我不為所動,就是要堅持煉功。再動手打我,我就喊:法輪大法好!由於我一直堅持要煉功,當時最邪惡的獄警韓某某登場了,這是個所有在押人員都怕的獄警。有一天她把我叫出去給我戴手銬腳鐐,我一直不配合,四、五個人也沒給我戴上。又喊來兩、三人把我推倒在地,四、五個人按著我,兩、三個人戴手銬,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有個獄警在旁邊拿起一塊大抹布,就使勁往我嘴裏塞,當時我就腦子一片空白,一種窒息要死的感覺,就是含進一塊大抹布不會用鼻子喘氣缺氧了。我在心裏求師父救我,我用舌頭一頂抹布就出來了,舌頭竟然頂動了抹布,我知道是師父幫了我。我從管教室出來,就在走廊裏喊:「韓某某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一直喊到監舍。以後只要韓某某從我窗前過,我就喊:「韓某某你迫害法輪功會遭報應的,等我出去肯定告你!」嚇的她就再沒敢從我這窗前過。出來後向內找,我知道我當時是爭鬥心,是恨,沒想過她也是受矇蔽等待救度的眾生,這是後話。

給我戴的手銬腳鐐是連在一起的叫狗連襠,只能像狗似的行走,直不起腰來。雖然不能煉動功,但是靜功照煉不誤,發正念都不耽誤。我才不管甚麼監控不監控呢,想啥時候煉就啥時候煉,其他大法弟子誰也不讓煉,我煉她們不管。我還成了監舍的主心骨,獄警有甚麼事先來問我,就連韓某某有甚麼事也先來問問我,慢慢的我也逐步轉變了對她的態度。

這時我想起師父講的法:「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1]我悟到我能煉功沒人管,是因為我在修,師父在看,當我真的放下了生死,做的在法上時,大法的威力就展現出來,邪惡就不敢動了,因為那時候它們再敢迫害,師父就不客氣了,它們也害怕。

在當年的中秋節那天,看守所的趙所長派人到窗口,喊著我的名字說,趙所長讓我給你送來兩塊好月餅,我說替我謝謝趙所長吧。我在心裏說謝謝師父!

二零零八年七月,我再次遭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到勞教所後,我走哪就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喊到哪,在食堂吃飯的時候,我也不吃,就在裏邊喊,兩個獄警對我不打也不罵,還站那評論:「這老太太穿了一雙好運動鞋,是耐克。」我喊累了,坐那歇會再喊,沒有怕心也沒有人阻止。第三天隊長喊我去她的辦公室,我感覺可能有講真相的機會,一進門先問了句隊長好,她也很客氣的讓我坐下,我問:你找我有甚麼事?她說閒聊。我一聽講真相的機會真來了,就單刀直入的說:冒昧的問一句,我看你挺面善的,怎麼上了惡人榜呢?她愣了一下,我接著就講了邪黨從建黨到現在殺害了八千萬中國人,天要滅它,江澤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以及法輪功是甚麼,我本人多種疾病,尤其是癌症的神奇康復等等。中午吃飯她沒讓我走,第二天又嘮了一上午。最後我問她:聽說你有一個漂亮的寶貝姑娘。一提起她女兒她很高興,我話題一轉問你也快五十了吧,她說來年就五十了,我說我們可是佛家的上乘修煉大法,修成了就是佛,你現在迫害佛弟子是要遭大報應的,而且家族都會跟著遭殃的,大劫難來時你要留不下,你的寶貝女兒怎麼辦?我聽說你身上還有大法弟子的人命。她聽後在那傻愣。我說:隊長你別急,你聽我的還來的及。從現在開始不能再迫害法輪功了,三退保命保平安,你是黨員嗎?她點點頭,我說:你就在心裏退出來吧,她點點頭。回家把你們家的人全救了,寫在錢上三退也可以,坐車投幣花出去就行了。她問我好使嗎?我說:神佛看人心,咱倆現在說話神佛全知道,另外你現在還在職,此事你知我知,我不會跟任何人講的。她說謝謝。第二天她就像變個人似的,只要她當班,就把我們調回自由活動,大家都說她怎麼像變了個人似的。我甚麼也不說。又過了幾天,她把我叫到她辦公室,告訴我她不幹了,要調走了,把她剩下的東西讓我全部拿走。我說我甚麼都有,我啥也不要。她急了,說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我沒辦法只好拿回來了。她走的當天把我們大法弟子叫到車間說:我要走了,跟大家告個別。簡單的說幾句。接著點著我的名說:她說的對,我跟你們遠日無仇,近日無怨,何必呢?我也應該積點德了,不為別人為自己。說完眼含熱淚的走了。我心想又一個生命真正的得救了。

還有一大隊長也很邪惡,只要她一到車間,空氣就像凝固了似的。有一天她去車間,我正在閉目發正念呢,她喊我的名字問為甚麼不幹活?我回答身體不適不想幹。她說你出來,我就到她跟前去了,雙眼直視她。她隔著桌子跟我大喊:你知道這是啥地方?我也沒客氣也跟她喊起來了:啥地方我不管,我就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學法輪功無罪,我就不幹活,立即釋放我!我兩眼直視她,她的兇勁就沒了,說:「還從來沒有人敢跟我拍桌子的呢。」我馬上接過來說:「這叫一正壓百邪。」她猛的一下站起來說:「你給我過來。」我就跟她到了辦公室,她磨蹭了一會,問我:你今年多大歲數了?我說過年就六十歲了。她說:我要能活到你這個歲數就行了。我說:能不能別開玩笑,我們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我們都是佛的弟子,你迫害佛法和他的弟子是要遭大報應的。我就開始給她講起真相來,最後告訴她:以後你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否則不但你留不下,兒孫都會跟著遭殃的。我告訴你一個保命的方法,我替你退黨保你命你同意嗎?她點點頭。我說我給你保密,不會跟人講的你放心,她又點點頭。我就出來了,她也跟著出來了,我想大法弟子能屈能伸,給她個面子,好讓她下台階。我就當著大家的面,大聲的說:「大隊長,我剛才讓你生氣了,對不起,請你諒解。」她就笑了。回來後同修問我,剛才還是暴風驟雨,怎麼回來就喜笑顏開了呢。我說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大法弟子要能屈能伸。從那以後,大隊長的兇神惡煞的勁沒了。對大法弟子不打不罵不找麻煩了,大家說她像變了個人似的。第二天早上在監舍門口喊我的名字說每天讓我到她辦公室給她澆澆花,擦擦桌子,我說可以。我在心裏說謝謝師父給我機會可以給其他人講真相。由此給所長和其他的副隊長和辦公室人員都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三、堂堂正正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

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人們明白的那一面都急盼著大法弟子的救度。我從零七年開始上街面對面的講真相,講真相的過程中我在不斷的學法、不斷的向內找,放下自己,破除一切障礙。師尊在七二零前就給我們推到位了,早就具備神的狀態了,無所不能。我唯一的心願就是多救人。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只要是我能把他救了,他到哪個天國世界都可以。反正每天只要是出去,少則十幾人,多則四、五十人。

我是這樣做的,要求自己心生慈悲,面帶微笑,謙和禮貌的先問一聲您好,歲數大的叫大姐、大哥,小點的叫姐妹、老弟、孩子等等,先搭上話拉近了距離,再切入主題。

給派出所長講真相

邪黨十九大開會前兩天,派出所的人給我兒子打電話說找我有事。我當即回了電話,問找我甚麼事,他說想來我家裏見我一面。我說:可以呀,但你們的口碑不太好,我家老太太說了,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如果你能扛得住我家老太太對你們的態度,我歡迎你來。他改口說他非常忙,讓我上他那一趟吧。我說可以啊。

當時我就想:找你們講真相還沒機會呢,現在機會來了,他肯定是個所長。我帶上真相資料就去了派出所,進門就先自我介紹,然後就問他:你是所長嗎?他說是。我開門見山的就講法輪功真相,他當時就不讓我說:「這事你我都說了不算,你不要講了。」我說:「我就是為你來的,等我都講完了你再發表言論。」

我就又從天安門自焚偽案、藏字石、劉伯溫預言講到當前形勢,講到天滅中共、三退人數。他問:「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就把真相材料拿出來給他看,他收下說回頭慢慢看。

我說:你肯定是個黨員吧。他說是。我說:那你就退出來吧,神佛看人心。他點頭同意。我告訴他:法輪功是佛法,迫害佛法將來自己和家裏人都會遭殃的,善惡有報是毫釐不差的,對你而言不是退了黨、知道法輪功好就完事了,還要立功贖罪的,他點頭。並要我幫他的兒子兒媳三退。

我才問他找我甚麼事,他說:「要開十九大,你可別去北京啊,如有的話,從省長到地方一擼到底呀。」我就笑了,說:「我哪有時間上北京啊,我們現在比你都忙,整天在外邊講真相,發真相材料救人,甚麼十九大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但我希望你在街上碰見我們發真相材料,就睜一眼閉一眼。有不明真相舉報的或讓你們給抓了的,你趕快給放了,給自己留條後路,善待法輪功就是善待你自己。回家多救救你的兄弟姐妹親朋好友,你會有美好的未來的。」

派出所長笑著從樓上把我送到大門,最後說了一句:「你今天能到這來,謝謝你對我們的信任。」我說:「我們走的正做的正,又不違法,到哪都堂堂正正,希望與你們多聯繫。」他說好哇。

師父講:「做好你們要做的,機緣難得啊!珍惜這一切吧,不會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會使你在半途被毀掉!甚麼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執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應該做的,美好的、最偉大的、最輝煌的一切就在等著你們!」[2]

我時刻牢記師父的教誨,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正法修煉機緣,珍惜走過的正法修煉的歷程,在今後的修煉路上,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多講真相,多救眾生,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無限的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真誠的感謝同修的幫助和支持。

謝謝師尊!

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