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中紀委監察委網站發布消息,原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趙正永在安徽、陝西兩省任職期間,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安徽有四十五人、陝西三十二人,趙正永對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現在是他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而遭了惡報。

趙正永,一九五一年三月生,安徽馬鞍山人,曾擔任安徽省黃山市委書記,安徽省公安廳廳長、省委政法委書記。二零零一年六月,他從安徽到陝西後,先後擔任陝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省委常委、副省長,省委副書記、副省長、省長。二零一二年十二月至二零一六年三月,任陝西省委書記。二零一六年三月,趙正永卸任陝西省委書記,任職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趙正永成為二零一九年中共落馬的首名正部級高官。

趙正永緊追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在其任內,操控公、檢、法系統、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辦,全面性迫害。策劃、部署、命令、誘惑、跟蹤、蹲坑、欺騙、威脅、恐嚇、非法判刑、勞教、拘留、抄家、注射毒針、罰款、送洗腦班、體罰、曝曬、械具、拳腳、背銬、約束服、面壁罰站、電棍、灌食、毒打等等迫害。趙正永在陝西省任職期間,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安徽四十五人、陝西三十二人。趙正永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一、安徽、陝西兩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 趙正永罪責難逃

1、安徽合肥法輪功學員李梅被迫害致死

安徽合肥法輪功學員李梅,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零年六月被綁架到肥東看守所,後被押解到合肥女子勞教所。在非法關押期間,李梅受到殘酷迫害,被打致內臟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醫院後被迫害致死。警察編造謊言,通知家屬說李梅於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上午六點跳樓身亡。二月一日下午,李梅的家屬被通知去探視屍體時,不准帶照相機和攝影機。家屬發現屍體還有餘溫,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滿棉花,鼻、口角、耳均隱約可見血跡。法醫只念死亡證書,沒有說明死因。政法委官員堅持屍體一定要火化。火化時,大批警察守住火葬場不許任何人進入,各級政府向家屬施壓不准對外泄露「機密」。

2、多名陝西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吳松崗,男,五十多歲,西安工程師吳松崗於二零一一年八月底失蹤,現在得知,他於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被強制洗腦班(所謂「陝西省(西安市)法制教育基地」)迫害致死。

張金蘭,女,五十多歲,陝西省高陵縣農婦張金蘭,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於二零零二年七月被綁架到西安市洗腦班非法關押,隨後被劫持到精神病醫院注射不明藥物,導致精神失常、並出現生命危險,被家屬抬回。此後,邪黨人員對她繼續監控和騷擾迫害,張金蘭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含冤離世。

高義敏,女,六十三歲,陝西省寶雞大法學員高義敏,於一九九七年得法,身心得到了昇華,堅定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一年高義敏講法輪功真相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三年,在陝西省女子勞教所人間地獄受盡了折磨,身心受到了嚴重的摧殘。二零零二年四、五、六、七月勞教所製造恐怖和殘酷迫害,強制大法學員穿「約束服」,不准睡覺,站立面壁。高義敏被迫害強制「約束服」多日。高義敏從勞教所回來時,雙手不能繫褲帶,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離開了人世。

魏欣蓉,女,四十九歲,陝西省勉縣法輪功學員魏欣蓉,曾兩次被關入西安女子勞教所,遭受毒打、電擊、吊銬等殘酷迫害,被注射毒針、飯內下毒藥致使肺臟慢性潰爛,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一日清晨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高壽海,男,四十八歲,陝西省咸陽市法輪功學員。高壽海在渭南監獄慘遭摧殘近四年後,於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由於目前渭南監獄嚴密封鎖此消息,高壽海被迫害詳情有待進一步揭露。

在陝西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劉菀秋因拒絕放棄信仰法輪大法,曾被銬在鐵床上七天七夜,不讓上廁所,遭包夾犯人辱罵、灌尿,天天遭毒打,臉部和頭部被犯人當成練拳的靶子,被迫害到奄奄一息時,一度被拉到醫院急救。二零一三年底,獄警為了達到「轉化」目的,再次給劉菀秋用刑,把她的右手腕銬在鐵床上凍,很快她的五個手指出現多處凍瘡,接著整個胳膊都腫起來,全身浮腫,腿也腫起來,腳趾頭凍的肉都掉下來一塊,劉菀秋又被抬到醫院,整天輸藥,最後仍然導致她右手五指殘廢,一直伸著,不能握拳,至今仍然不能活動。

二、趙正永利用職權迫害法輪功

趙正永在擔任安徽省、陝西省政法委書記期間,曾帶頭編撰反法輪功書籍;藉著全省「非典」(薩斯病)的會議,要求迫害法輪功;主持同法輪功所謂「鬥爭」、「表彰大會」等等,發起有組織性的輿論迫害。

趙正永(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參加由省委宣傳部、省文明辦、省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新華社陝西分社、省反邪教協會等單位主辦的誣蔑法輪功的大型圖片展;

二零零三年十月九日,趙正永作出重要「批示」堅決阻止和打擊法輪功的一切活動;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於全省防治非典法制宣傳電視電話會議上,要求鎮壓法輪功。

《陝西日報》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一版刊登了一則誹謗法輪大法的內容。此報導主要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邪惡之徒在西安召開《全省反××工作「先進個人」、「先進集體」表彰大會》。此次會議是惡黨陝西省委副書記董雷做主要講話,由惡黨陝西省常務副省長趙正永主持,惡黨陝西省委宣傳部長馬中平、惡黨陝西省委政法委書記宋洪武均參與此次邪惡會議。

另悉,陝西省女子監獄和其它兩個監獄、一個監獄醫院,遷建到陝西西安市長安區引鎮南留村,興建數幢監獄,外觀看都是仿古式的,非常的豪華。東臨雁引路,北距南留村莊約一百米,由陝西省監獄管理局投資建設。新監獄更名為西安監獄,用地一千三百畝,規劃總面積五十萬平方米估算總投資一百多億元。還不算每畝地四萬元的征地費,每戶農民一個養老保險費用。西安監獄新址建成後將成為全國一流具備對外開放條件的監獄。陝西省女子監獄監管單位,哪有這麼多錢去搞遷建工程,還不是迫害法輪功的江氏集團給大量撥款。

陝西省女子監獄的搬遷,是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由趙正永在省政府會議決定的。是經司法部、中央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審批的重點工程。

三、「人權惡棍」趙正永在海外被控告

趙正永也是繼廣東省長黃華華之後,第二個到台灣受到法輪功學員控告的中共省(部)級官員,也是全球法輪功學員人權訴訟中的第三十一名被告,是繼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中共廣東省政法委書記陳紹基之後,第三個被海外法輪功學員控告的中共政法委官員。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時任中共陝西省代省長趙正永抵達台灣訪問前七小時,台灣法輪功學員向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正式提告趙正永。到九月十八日趙正永被迫提前離開台灣前,台灣法輪功學員先後七次向趙正永本人遞交控告狀。有法輪功學員曾當面正告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趙正永「善惡有報是天理」,當時,趙正永可能不以為然。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台灣法輪功學員向台灣高等法院提告趙正永'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台灣法輪功學員向台灣高等法院提告趙正永

自古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欠甚麼,還甚麼,欠多少,還多少,欠下血債更是罪責難逃。

中共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欺上騙下,踐踏人權,利用公、檢、法、司破壞法律實施的二十年,冤假錯案遍中華。而江氏流氓集團選人用人的一個重要標準是,看這個人是否緊跟他迫害法輪功。只要緊跟他迫害法輪功,怎麼腐敗都沒關係,甚至越腐敗越提拔重用,是謂「以貪腐治國」。其結果是,貪官們前腐後繼,向著貪腐的末路狂奔。

趙正永就是背負迫害法輪功的血債躥升至正部級高位、向著貪腐的末路狂奔的貪官之一,同時被中共利用完了用家法教規進行了政治清洗。

現如今,趙正永這個迫害法輪功的「人權惡棍」被中共毫不留情拋棄的事實充份證明:物極必反,邪不勝正,是人間永恆的規律。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