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湖南省祁東縣迫害黑幕 看行惡者的下場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古語雲:「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就是說,迫害修煉人的罪業真的是太大了,甚至是生生世世都償還不清。以史為鑑:後周世宗柴榮親自用大斧子砍毀菩薩像,胸生惡瘡而死,年僅39歲。再如:文革前後,追隨中共賣力砸廟砸佛像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

法輪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對法輪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下面看看湖南省祁東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惡者的下場:

(一)2016年湖南省祁東縣原610頭子肖和平得癌症死亡,終年四十多歲

肖和平具偽善兩面性,見人低頭哈腰,滿臉堆笑,實則皮笑肉不笑,笑裏藏著刀。在他任職期間,緊隨江澤民竭力迫害法輪功學員。2012年10月肖伙同衡陽市610指使本縣國保大隊鄒愛民等四處抓捕法輪功學員,積極籌辦四明山洗腦班,想趁機大發橫財,為了得到巨額獎金,完成指標任務,除了綁架法輪功學員,還抓了好幾個常人冒充法輪功學員,每人發給100元,收買他們寫「三書」,攻擊大法,害人不淺。在洗腦班的所謂開班大會上,肖惡毒謾罵師父、誣蔑大法,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差點逼出人命。

2014年,省裏來縣檢查,看到馬路柱子上貼滿了「法輪大法好」、「全球公審江澤民」等標語,當即心生惡念,肖認為立功的機會到了,盡力討好領導,迎合上級口味,現場拍板,親自指揮,當即綁架了8位法輪功學員,並隨即非法判刑,周桂蘭、劉少華、譚六雲、肖順秀各判3年,李寶珍4年,曹翠雲5年、匡森8年,還有同修判3年不等(如李迎春)。

肖和平作惡多端,惡報臨頭,最終逃不過天懲。

(二)祁東縣原政法委書記鄒愛民全家六人鋃鐺入獄

2017年嚴冬季節,人們手機上信息顯現,大家奔走相告,瘋傳政法委書記鄒愛民全家六人被抓的消息。這是我們不願看到的

鄒愛民,他在任職祁東縣政法委書記期間,緊跟江澤民,台前指揮,幕後操控,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更毒辣,令神人共憤!

2007年,鄒與當時的610頭子鄒建國、國保大隊鄒愛民合謀:要不計一切、想方設法搗毀本地資料點。於是暗中布控、跟蹤蹲坑。6月份的一個夜晚,彭方、周中連等四位法輪功學員外出散發大法資料、張貼真相標語,被一惡人跟蹤,四人都被綁架。鄒親自指揮,威逼法輪功學員供出資料來源,拳打腳踢,周中連當時被打得出現大腦溢血、半邊癱瘓症狀。

接著又指使惡人明察暗訪,四處尋找資料點。那一晚終於查到了資料點的蛛絲馬跡。於是踢開大門,連夜將所有真相資料一筐又一筐搬到了祁東公安局,屋內搶劫一空,損失慘重。第二天又氣勢洶洶全力抓捕法輪功學員,鄧彩雲、黃和秀等10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你再狂,過後都得償。鄒終於得到了應有的下場,更可悲的還殃及了全家的人。

(三)彭劍得陰莖癌在家等死

彭劍50出頭,原是一家學校教書的,心狠手辣,爬到了縣公安局。他不滿足自己的平庸無能,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時充當打手,由普通人員一下提升為祁東縣國保大隊副隊長。自上任以來,他竭力執行江澤民的邪惡路線,每次綁架法輪功學員,他都首當其衝,搶劫法輪功學員錢財無數,迫害法輪功學員不遺餘力。法輪功學員包括正義律師曾多次勸他為人不要過份,為自己留條後路,不要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他往往置之不理,甚至變本加厲。災難終於落到了他的頭上,彭劍生不如死,受盡病痛折磨,在極其痛苦的掙扎中償還自己的罪業。

(四)2016年2月,肖伯仁夫妻雙雙葬身水庫

肖伯仁,祁東縣委一般工作人員,老婆教書。

一位法輪功學員非常喜愛播放大法歌曲,自己聽的同時也讓周圍的鄰居和路人聽聽大法的美好音樂。這事被肖伯仁知道了,他跟院子的人說,我哪天要告這個煉法輪功的去坐牢。事隔不久,他果然舉報了,縣國保大隊聞訊後,由彭劍帶領一幫人開了六輛公安車到法輪功學員家,氣勢洶洶,連掐帶拖,強行將法輪功學員綁架到縣公安局進行關押審訊。

肖伯仁因為自己的惡行遭了報應。2016年5月,由一常人開車承載肖夫妻二人去岳母娘家過節,路過楊家台水庫,不料車子直向水庫開進,過路人報警吊上車子後,奇怪的是,司機無大礙,肖夫妻2人當場喪命。30多歲就命送黃泉,還殃及家人。

(五)祁東縣年輕副所長周偉慘死橋頭

法輪功學員鄧彩雲、陳秀去在外講真相救世人,被惡人舉報送到蔣家橋派出所。周偉聞訊赤膊上陣,懷著對大法的仇恨,強按兩同修跪倒在地,逼迫他們謾罵師父,踩師父的法像,不按照他們說的做便使勁毆打,猛搧耳光。

神目如電,人在做天在看。2002年的一天,祁東縣蔣家橋派出所副所長周偉帶領司機共三人喝酒聊天,不亦樂乎,酒後隨即開車到祁東賓館打牌。一路上興致勃勃,車子路過官家嘴一座小橋頭時,碰到了一個橋石凳子,因車速太快,慣力太大,車子突然飛向天空,隨著一聲巨響,車子猛砸在地。司機兩人安然無恙,坐在副駕駛室的周偉倒在了血泊中,當場慘死,目不忍睹。

(六)原祁東縣國保大隊隊長賀崢榮,像似從人間蒸發,杳無音訊。

祁東縣原國保大隊負責人賀崢榮,自九九年中共全面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賀崇拜和嚮往江澤民毒如蛇蠍的豺狼本性,踴躍投入並站在血雨腥風迫害法輪功最前列,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殘忍之極,觸目驚心。

2002年10月,祁東大街小巷到處貼著,以5000元的酬資懸賞緝拿法輪功學員蔣平連的告示。賀崢榮指揮一幫惡人全力搜捕,在得知蔣平連兒子在深圳工作,便迅速竄到深圳,找蔣平連兒子逼問娘的下落,得不到著落便一頓猛打,將她兒打倒在地昏厥多時,差點喪命。後在廣東一家出租房內抓到了蔣平連,狠心的警察對蔣平連又一陣拳打腳踢。第二天將蔣平連送押祁東縣公安局。在公安局,惡警將蔣平連日夜牢拷,將她雙手前拷、後拷、左拷、右拷、反銬、吊銬(腳尖點地),妄圖摧毀她的意志。四天後,因未得滿意的結果,賀崢榮又想出了更毒的一招,送蔣平連到遠離家鄉、無人知曉、了無人煙的偏僻山區,關進了一間不到幾平米,只讓一個小孔進空氣的黑屋。這還不夠,惡警還用浸泡了十多斤鹽的一大桶鹽水從蔣平連頭頂灌至腳底,10月的山村已進入寒凍,蔣平連的承受力似乎已到了極限,惡警們還不放過,在蔣平連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時,毫無人性的一幫惡人竟將蔣平連拖至門外,扒光她身上的衣服,懸吊在門外的一棵大樹上。可憐的蔣平連已意識不清,惡警們怕她死去,難當其責,這才罷了休。

賀崢榮還不甘心,返回縣城5次抄蔣平連的家,一無所獲後,便兇相畢露抓了蔣平連的家人,6個成年的抓了5個,連80歲的老大爺都未放過。

在拘留所裏,賀崢榮指使獄警周道生、周友中(賀崢榮的岳父)、政保故幹部李偉、周文康等對法輪功學員猛下毒手。他們用杉樹棒猛打其中一個法輪功學員達200多下,直打得不省人事,方才停止毒打,該學員昏死多時,屎尿全解在身上,全身無一處好地方,兩個多月不能動彈,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親友們輪流照顧,背著走、耐心幫助下,幾個月後才能慢慢移動。

劉須要是個女學員,賀崢榮逼她頭上頂碗,雙膝跪地,接著用木板打、用腳踩,用一條長長的鋒利竹片剁她的屁股,屁股剁成了醬色,屁股上連皮帶肉鮮血染紅了衣褲,染紅了下肢,連禽獸不如的惡人周道生還將臭不可聞的大小便倒在她身上。

賀崢榮、周道生等一幫人渣之邪之惡竟到這種程度,罄南山之竹都很難描述其滔天罪惡!江澤民邪惡至極,培訓了一大批貪腐墮落、暴虐成性的人間敗類。天理召召、善惡必報,且看他們的可恥下場,一個個都遭到了應有的惡報!賀崢榮妄想迫害法輪功學員往上爬,結果事與願違,現已調離公安戰線,像似從人間蒸發,杳無音訊。

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經參與和正在參與迫害的人,從省、市到基層,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都將面臨正義的審判。善惡必報,現在沒有遭報,是老天爺想給其中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其實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