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四川遂寧的惡報事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遂寧地處四川盆地中部,涪江中游,南接重慶、內江,北靠綿陽,其城依山傍水,地形南北長而東西窄,狀如鬥,故有「鬥城」之稱。遂寧現轄射洪、蓬溪、大英三縣和船山、安居兩區,總人口近380萬,44個少數民族散居在遂寧各地。

城東有建於隋朝的靈泉寺,西有建於唐代的廣德寺,迄今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生活在這片熱土地上的人們,勤勞、善良、禮敬神佛。每逢黃曆初一、十五,善男信女們都要在之前沐浴更衣,次日再帶著香燭等祭祀物品三五成群去靈泉寺、廣德寺燒香朝廟,人們合十跪拜,虔敬神佛。對神佛虔誠的敬仰,給鬥城人民留下了不少名勝古蹟和經久不衰的神話傳說。淳樸的鬥城人世世代代在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可自從共產邪靈篡政後,大肆宣揚「無神論」、「人定勝天」,用這種極端狂妄自大的變態思想不斷刷洗中國人的大腦;所謂「破四舊」、砸廟宇、毀佛像,徹底斬斷了人與神的溝通渠道,連幼兒園的課本上都附有邪靈的鬼魅影子。

但神佛沒有忘記諾言,要回來拯救他的子民,用他無上的智慧開啟天地之門,救眾生與水火。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師父首次將五套動作優美、舒緩的法輪功無私的廣傳於世,凡是真心修煉此功法的人,都從中受益無窮,道德境界回升。無論是長城內外,還是大江南北,喜得大法的各階層眾生發自肺腑的讚頌著法輪大法的美好。街道巷尾、田間地頭,人們健康的臉上無不洋溢著幸福、快樂和自豪!

然而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硬是嫉恨得咬牙切齒,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在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及其犯罪團伙在中華大地掀起了滔天惡浪,悍然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610」這個犯罪組織也應劫而生,政法委及公檢法司部門直接成為江氏集團的馬前卒,對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關押、毒打、勞教、判刑,恣意妄為。一時間烏雲密布,冤假錯案遍地,中共及其幫兇們對法輪功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遂寧的老百姓也在這場浩劫中承受著無名的苦難!

迫害善良的大法徒,天理難容!神佛在上,洞悉人間的一切。許多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相繼遭到惡報,甚至殃及家人。根據明慧網的報導,筆者搜索了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八年的文章整理成文。據不完全統計,遂寧地區遭惡報的有一百零三人,殃及家人或親友的三十人,詳情見下表。由於中共的信息封鎖,報導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

一、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遭不同形式惡報的分類統計

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遭不同形式惡報根據實際情況分為七類:死亡的52人,殃及家人11人;重病的9人,殃及家人3人;被查處的9人,殃及家人3人;傷殘的8人;判刑入獄的10人,殃及家人2人;其他惡報的4人;非自報的11人,殃及家人11人,總計133人。

圖1: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不同形式惡報的分類統計
圖1: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不同形式惡報的分類統計

表1: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不同形式惡報的分類統計

惡報分類遭惡報人員人數總數
死亡本人52 63
殃及家人 11
重病本人9 11
殃及家人 3
被查處本人9 12
殃及家人 3
傷殘本人8 8
殃及家人 0
判刑入獄本人10 12
殃及家人 2
其他惡報本人4 4
殃及家人 0
非自報本人11 22
殃及家人 11
總計103 30133

遂寧各級610、政法委、綜治辦遭惡報的5人;市、區、縣黨政幹部遭惡報的8人;公、檢、法、司遭惡報的24人;宣傳、教育部門遭惡報的4人;基層幹部遭惡報的34人;企事業單位遭惡報的5人;普通民眾遭惡報的21人;邪悟者2人。

公安系統、基層幹部及普通民眾遭惡報的程度較其它部門嚴重,因為他們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執行者。

圖2: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員按部門統計
圖2: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員按部門統計

表2: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員按部門分類統計

遭惡報人員所在部門遭惡報人數
各級610、政法委、綜治辦5
市區縣黨政幹部8
公、檢、法、司24
宣傳、教育4
基層幹部34
企事業單位5
普通民眾21
邪悟者2
總計103

遂寧各地參與迫害遭惡報人員,其中610、政法委、綜治辦人員佔總人數的4.9%;黨政幹部佔總人數的7.8%;公檢法司人員佔總人數的23.3%;宣傳、教育部門的人員佔總人數的3.9%;基層幹部佔總人數的33%;企事業單位人員佔總人數的4.9%;普通民眾佔總人數的20.3%;邪悟者佔總人數的1.9%。

表3:遂寧各地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人員百分比情況

各部門遭惡報人數610、政法委、綜治辦(5)黨政幹部(8)公檢法司(24)宣傳教育(4)基層幹部(34)企事業單位(5)普通民眾(21)邪悟者(2)
百分比4.97.823.33.9334.920.31.9

二、遂寧各地惡報案例

1、各級610、政法委、綜治辦人員遭惡報案例5人

◎魏福友,原遂寧市委政法委書記。現年六十左右,在任遂寧市委政法委書記期間,負責安排、調控遂寧「610」(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迫害法輪功學員,作惡殃及兒媳唐瑜,於二零一一年正月初一患禽流感,花掉巨資請專家會診,未能保住兒媳的命。

◎閆昌全,原遂寧市安居區分水鎮綜治辦「610」主任。積極參與迫害,非法抓捕,抄家,毆打法輪功學員,惡毒誹謗大法與大法師父。於二零零六年四月下旬遭惡報,摔下懸崖,脊柱斷成三節,肝臟破裂。

◎鄧正貴,遂寧南強綜治辦「610」頭目,賣力迫害法輪功,綁架、毒打大法弟子。惡行殃及妻子:二零零八年三月,妻子心臟病發作,在換心臟時死於手術台上。

◎劉用軍,遂寧市安居區攔江鎮政法委書記。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共十多萬,二零一零年四月死於胃癌,時年四十多歲。

◎鄧斌,遂寧市蓬溪縣委原書記、原大英縣政法委書記,五十二歲,在被免去蓬溪縣委書記職務不到一個月,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因病醫治無效死亡。鄧斌,在任職的二十年的時間段裏,正是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瘋狂時期,鄧斌全程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鄧斌在任職遂寧市綜合辦副主任時,遂寧市三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蘇瓊華女士,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被市國安大隊、船山派出所警察踢下樓而死。在任職大英縣政法委書記、縣委副書記時,大英縣法輪功學員馬良英、盧映宣、陳建秀、羅瓊英、唐光英、潘玉、郭春芳、胡琴遠、李瓊英、黃元珍、胡延順、小勤、胡延順、陳玉珍、郭廷和等多人遭綁架、關押、判刑迫害。

2、各級黨政幹部遭惡報案例8人

◎王海泉,男,五十歲左右,遂寧市農辦副主任,曾任遂寧市安居區副區長,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擔任安居鎮黨委書記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五年八月下旬一天晚上,王海泉去席家洲農家樂吃酒,酒後回家時,途中掉進臭水河溝,被淹死。

◎楊明光,男,五十歲左右,遂寧市安居區信訪辦副局長,原攔江鎮副鎮長。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作惡殃及妻子患癌症。

◎鄧新民,遂寧市委書記。一九九七年擔任遂寧市委書記,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十分賣力操控,遂寧市公、檢、法、司對法輪功學員行惡,壞事做絕終遭惡報。於二零一一年二月胃癌死亡,時年六十歲。不久妻子患重病死亡。

◎王本華(女),五十多歲,攔江鎮副書記,迫害法輪功學員,現患乳腺癌。

◎何華章,遂寧市市長,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立案調查。

◎冉濤,遂寧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涉嫌嚴重違紀」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帶走調查。

◎王俊,五十四歲,前遂寧市安居區區委書記。原在遂寧市紀委工作、後任安居區副書記、區長。二零一六年上半年被立案調查。

◎張學軍,四十九歲,前遂寧市安居區委常委、組織部長。曾任大英縣某領導的秘書、常委委員。二零一五年年底被立案調查。

3、公、檢、法、看守所、洗腦班人員遭惡報案例24人

◎黃英,原遂寧市公安局巡警大隊長。不擇手段、毆打謾罵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帶一年輕女人到宜賓,車禍橫死,時年四十八歲。

◎楊遠中,原遂寧市公安局收教所長。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殘酷毒打法輪功學員,用電棍電,施以各種酷刑。於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突發急病死亡,時年四十歲。

◎蔣清平,遂寧市中區公安分局國安大隊副大隊長。在世時瘋狂抓捕、毆打、殘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三年臘月二十八日突發腦病死亡,時年三十多歲。

◎姚建春,原遂寧市大英縣公安局國安大隊長。長期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本地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底得癌症死亡,時年四十多歲。

◎張歡、前遂寧凱旋路派出所所長、船山區公安分局政委。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張歡與其妻李麗、李麗的女同學,三人開車去成都,在遂寧城南高速公路發生車禍,三人全部身亡,車輛報廢,張歡身首分離,慘不忍睹,時年三十七歲。

◎徐昌輝,遂寧市中級法院副院長。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徐昌輝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二零一六年七月,徐昌輝被審判。

◎徐琦,五十歲,遂寧市安居區法院副院長。二零一五年,因涉嫌嚴重經濟問題,被判刑入獄。

◎方和平,五十多歲,遂寧安居區法院政治處主任。因涉黑涉毒,判刑入獄。近幾年,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該法院非法判刑。

◎胡興貴,原遂寧市城西派出所長。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二零零三年八月胡興貴死於癌症。當地老百姓都說:「那是報應到了,是上天對他的懲罰!」

◎楊星,安居區西眉鎮派出所副所長,參與迫害法輪功,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患腦溢血死亡。時年三十歲左右。

◎伍勝華,原遂寧市船山區老池鄉派出所長,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被撤職。

◎稅朝建,五十多歲,原安居區分水鎮派出所長。因迫害鄭芳軍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而遭報,先後兩次出車禍,手臂摔斷住院,後又被查出貪污等惡行,判刑入獄。

◎薛夢,蓬溪縣某鄉派出所長。十分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對法輪功學員抄家、搶走財物。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唐某,謾罵誹謗大法師父。作惡多端,近日遭惡報:肝癌死亡。時年三十多歲。

◎張文漢,原遂寧市靈泉寺看守所惡警,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給其講真相不聽,還口吐狂言「老子要把你關死」,指使犯人打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七月中旬肝癌死亡。時年六十歲。

◎王安亮,遂寧「610」(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下屬「遂寧法制學校」(即洗腦班)校長。長期以來大肆公開辱罵師父和大法。指使從社會上招集的人渣敗類打罵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五月,王安亮的惡行殃及他父親,重病去世。同年八月王安亮被撤職。

◎席敏,遂寧市南強派出所惡警,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拿著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伙同市內幾個警察開車去旅遊。車到甘孜州的境內時,從山坡上飛來一塊大石頭鑽進車內,正好砸在席敏的頭上,當場死亡。頭被砸爛,腦漿四溢、慘不忍睹。時年三十歲左右。

◎胡雙清,遂寧城西派出所惡警,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十月外出旅遊遇車禍身亡。

◎李偉,安居區攔江鎮派出所惡警,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開車查找、企圖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七日晚十二點,從家窗口掉到樓下水溝裏,差點死去。

◎楊波,遂寧市惡警。多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收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罰款很積極,為邪黨賣命,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皇曆臘月二十六)車禍癱瘓至今。

◎任紅瓊(女),四十多歲,安居區東禪派出所惡警,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得病,只得花錢調動工作。

◎王延文,遂寧市公安局副局長。賣力指使、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絕症死亡。時年五十多歲。

◎遂寧市原城東派出所警察周永碌遭惡報。

◎兩個無名氏警察摔傷遭惡報。

4.宣傳、教育部門4人

◎陳陽榮昔日的《遂寧日報》總編,夫妻雙雙遭惡報。在一九九九年任遂寧市中區宣傳部長,負責全區誹謗法輪功的宣傳,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陳陽榮和妻子患上癌症,一個月內夫妻雙雙癌症死亡,時年四十歲左右。

◎宋明林,安居區攔江鎮中學教師。二零零五年「七一」前,在攔江糧站壩子裏排演罵大法、罵大法師父的快板。當晚回家整夜不眠,二零零六年,慘死於癌症。時年五十歲。

◎謝咸亨,安居區攔江中學退休教師。仇視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學員,殃及妻子患急病死亡。

◎段國瓊(女),遂寧教師,聽信電視謊言宣傳,大肆攻擊、誹謗法輪功,破口大罵大法師父及大法。不久,全身疼痛難忍,被醫院確診為骨癌。在二零零四年五月骨癌死亡。

5.基層幹部34人

◎唐志平、安居區橫山鎮黃角八村書記。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剋扣法輪功學員多人的退休金、獨生子女費、低保費。二零零八年六月,淹死在堰塘內,時年五十歲。

◎王定羅,安居區攔江馬河六村書記。誣告,跟蹤和監視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騎摩托車在攔江鎮東平街鑽到大卡車肚子裏撞死。時年五十多歲。

◎羅志國,安居區攔江鎮十村書記。聽從惡人陸少華的指使,看管跟蹤法輪功學員羅均蘭。二零零六年,死於肝癌。時年五十多歲。

◎羅景平,攔江鎮二村書記。二零零零年,撿到一封真相信,拿去領賞,惡官說抓到人才算數,以後,經常監視法輪功學員。當時邪黨官員說,抓到一個法輪功獎五千。可是一個法輪功學員也沒抓到,不久得暴病死亡。時年五十多歲。

◎鄒志軍,原安居區攔江鎮黨委委員。追隨邪惡人員對法輪功學員抄家、綁架,殃及其二十二歲的獨生女兒患白血病死亡。

◎文勝和,原安居區分水鎮油草溝村書記。到處寫誹謗大法的標語,監視、恐嚇法輪功學員、罰款。作惡殃及家人:二零零三年臘月二十八日,妻子上吊死於豬棚內。眾叛親離。

◎袁仕富,船山區老池鄉副鄉長,經常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現因貪污罪被撤職。

◎宴鴻,船山區老池鄉鄉長,經常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因貪污罪被撤職。

◎周寧(女),船山區老池鄉辦公室主任,四十多歲,賣力迫害大法弟子,因貪污罪監外勞教。

◎盧本余,船山區老池鄉幹部。盧的妻子撕毀大法標語,不久遭惡報:腳被摔斷。

◎黃成芝,船山區老池鄉九村七社長。二零零零年他怨恨大法和大法弟子。第二年春天因修房子與鄰居爭鬥遭一場人命案。

◎姚成龍,船山區老池鄉三村二社長,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連他親朋好友都不放過。此人二零零三年八月死於食道癌,當官不成反欠別人現金一萬元。時年四十八歲。

◎鐘文福,安居區攔江鎮武裝部長。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鐘文福等五六個惡人,把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關了五天,不准睡覺,強迫罵師父罵大法。強迫每人每天交五十元生活費,還敲詐勒索每人五千元。總計:七萬元。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鐘文福在安居區玉豐鎮出車禍,當場撞死。時年四十一歲。

◎唐運英(女),安居區攔江鎮婦女主任。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二零一二年正月初七暴死。時年五十六歲。

◎劉祚學,安居區攔江鎮幹部。辱罵大法、燒掉送他的大法資料、光碟,有人勸他不要燒,他偏要燒。不久劉的眼睛瞎了。不長時間,他得急病死了。時年五十歲。

◎羅順舉,安居區攔江鎮二村長。二零一零年臘月,羅順舉伙同四個惡人,由羅順舉、楊先貴帶頭到遂寧城區找羅均蘭的妹妹羅素秀,強迫羅素秀要把羅均蘭交出來,連續多次帶惡人找羅素秀帶領到處找羅均蘭。惡行殃及兒子二零一一年三月份,被車撞死。

◎王保全,安居區攔江鎮治安員。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每次抄家、綁架法輪功學員都有他。才六十歲左右,患病兩腿行動不便,靠拄拐棍艱難站立。

◎楊乃武,安居區寶石鎮幹部。綁架、暴打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九月,車禍死亡。死時肚皮被刮掉皮將臉蓋住。慘不忍睹。時年五十歲。

◎楊明華,遂寧市龍鳳鎮村幹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貪污私賣土地,被判刑入獄。

◎楊永全,遂寧市龍鳳鎮村幹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貪污私賣土地,被判刑入獄。

◎王守良,安居區橫山鄉四村一社長,相信邪黨謊言,仇視大法,經常對大法學員騷擾、謾罵,威脅。二零零九年五月,肝癌死亡。時年五十五歲。

◎吳德志,安居區橫山鎮黃角一村長。二零零九四月,帶派出所、鎮綜治辦惡人抄法輪功學員的家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吳得腦瘤死亡,時年五十歲。

◎彭文木,遂寧八角亭村七社長,多次誣告法輪功學員,經常到處摘除法輪功學員掛的條幅[摘一條得一塊錢],撕毀真相標語,仇視大法,二零零四年七月腦溢血死亡。

◎唐玉清,安居攔江街道組長,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癌症死亡,死時舌頭咬斷。

◎羅雲芳(女),時年六十多歲,遂寧市罐頭廠居委會小組長。經常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又上遂寧市電視台第二套節目中大肆誣蔑法輪功,二零一一年遭報應:肺癌死亡。

◎古家桂(女),遂寧市新民街居委會主任。賣力參與監視、騷擾法輪功學員,壞事幹多了,不久被解雇。殃及她丈夫跟著她遭殃,得急病死了。

◎陳孝有,遂寧明月居委會,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早晚去學員家偷聽學法煉功情況,並向邪黨人員誣告,現遭惡報,得癌症死亡。

◎金偉,遂寧八角亭社區工作人員。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九月三十日與一名司機,朋友、女友四人駕車旅遊,發生車禍,除司機重傷外,其他三人均死亡。

◎鄧祖良,安居區保石鎮二村書記。在保石鎮政府當迫害幫兇,毒打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鄧祖良遭惡報,患癌症死亡,時年五十三歲。

◎陳萬雲,遂寧市龍鳳鎮一村書記。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因貪污被判刑十七年,現在旺蒼監獄服刑。

◎王澤富,男,五十多歲。當法輪大法遭迫害時,他是鎮長,表面上看看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就走了,背地裏唆使另外人大打出手。王澤付作惡太多,不但害了自己,還害了家人。二零零九年,學校放假時,他兒子開車送他和他孫子去遂寧學英語,途中撞車。當場王澤付和他孫子撞死,兒子被送進醫院搶救,留了一條殘廢了的命。

◎王守良,男,五十五歲,四川遂寧市安居區橫山鄉四大隊生產隊長,相信邪黨謊言,仇視大法。鄰居大法學員煉功時,他就去騷擾、謾罵,威脅要舉報。二零零九年五月,王守良得肝癌死亡。

◎張林,安居區寶石鎮黨委書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癌症死亡,時年三十多歲。

◎楊先貴,男,五十八歲,遂寧市安居區攔江二大隊秘書,仇恨法輪功,現遭報得重病。

6.企事業單位5人

◎張志春,男,50多歲,家住遂寧罐頭廠宿舍。遂寧美寧罐頭廠車間主任,自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他也緊隨其後。2003年,張志春與廠領導合謀將本廠職工、法輪功學員張成珍開除公職,六月份停發工資。人在做、天在看,他做的惡事不久就殃及家人,他老婆夏代瓊才50歲死於癌症。

◎張雲禮,遂寧市明星電力公司紀委書記,曾在大會上辱罵大法,積極配合邪惡,非法勞教該公司兩名法輪功學員。張雲禮於二零零五年五月突然死亡,時年六十九歲。

◎周秀華(女),遂寧市明星電力公司總經理。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回單位後,她開除大法學員公職。周遭報,因貪污判刑十五年,丈夫突發疾病死亡,兒子從國外遣送回國。

◎諶國雲,遂寧美寧罐頭廠車間書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腎癌死亡。

◎劉應強,遂寧原川中油氣礦研究所黨支部書記,在世時惡毒攻擊法輪大法,成套成套的誣陷,說法輪功要搞甚麼搞甚麼。並派人監視大法弟子。2006年2月在成都軍區總醫院遭惡報死亡,時年59歲。

7.普通民眾21人

◎潘加福,安居攔江東平街組長。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走路摔死。

◎李興傑,遂寧老池鄉一村七社。二零零零年罵大法弟子,想把一位大法弟子弄去勞改兩年,結果他自己犯罪被勞改兩年。

◎夏蘭芳,遂寧老池鄉一村七社。誣告大法弟子,腳被摔成骨折。

◎羅順凱,安居區攔江鎮玉泉村。積極參與監視、誣告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五月初,突發腦溢血,成了植物人,住進醫院、醫生在他脖子上打了個洞,每天從洞裏灌食。

◎ 劉素容(女),安居區攔江鎮居民。仇視大法、反對母親煉功、肝癌死亡。時年四十多歲。

◎唐烈強,安居攔江鎮十一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聽,還謾罵法輪功,威脅要報警。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他修攪拌機時,當場被電燒死了。時年五十二歲。

◎王長能,安居保石鎮人。二零零七年,誣告法輪功學員譚萬碧,譚萬碧被非法勞教一年。王遭報,二零零九年六月至二零一一年一月,夫妻相繼急病死去,時年六十多歲。

◎陸志洪,六十五歲,家住遂寧市天宮廟社區九組。被「遂寧市法制學校」(即洗腦班)招集當了打手,配合邪惡、隨意打罵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初變成啞巴、全身癱瘓。

◎苟全林,蓬溪何葉鄉八村三社,仇視法輪功,在涪江開沙船,淹死在河裏。

◎賴月英(女),家住遂寧市新民街。她和兒子都仇視大法,經常跟蹤、監視大法弟子。不久,兒子患腦膜炎,死於手術台上。

◎王有成,遂寧市新民街的地痞無賴,仇恨大法、監視、誣告、帶人抄法輪功學員的家。壞事做絕,殃及老婆被車撞死。不久、王有成暴病而亡,街坊鄰居都說他罪有應得。

◎胡松濤,遂寧市永興鎮市場管理員,經常參與綁架大法學員、撕毀大法標語等。二零一五年一月,癌症死亡。

◎聶兆南,男,76歲;王桂英,女,70歲。家住遂寧南強金梅村五社。夫妻二人聽信邪黨謊言,仇視法輪大法,辱罵法輪功學員。2012年臘月,40多歲的兒媳左英突發怪病子宮瘤。在醫院作了切除手術,用了伍千元治療費。時隔不久,兒子在建築工地幹活,從樓上摔下來,跌斷兩根肋骨。

◎夏勝芳,女,60多歲,家住遂寧南強金梅村五社,仇視佛法,看到本村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不但在一邊幸災樂禍,還惡毒攻擊大法。2009年4月出門時滑倒在地,摔傷了腰,在床上躺了兩個多月才有所好轉。

◎龐庭惠,女,70多歲,家住遂寧南強鎮金梅村五社,經常用惡毒語言辱罵法輪功學員。2013年3月,她子宮流血不能行走,在遂寧中心醫院住院治療一個多月才出院。

◎夏洪仁,男,60多歲,遂寧罐頭廠退休職工。受廠居委會小組長羅雲芳指使,跟蹤監視本廠法輪功學員。2007年突發腦溢血,腿不能走路,但他拄著拐杖還跟蹤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慈悲給他講真相,他不聽還破口大罵,不久便淒慘去世。

◎陳方圓,家住遂寧桂花南埡,因一點小事未滿足心願,對丈母娘心生怨恨,對自己的妻子說:「叫你媽幫我帶娃娃她不幹,我要告她(指舉報她修煉法輪功)。」他妻子說:「你告我媽,你肯定會遭報應的。」他不聽,還是跑到遂寧法院去告自己的丈母娘。一次,這陳方圓在去安居辦事途中,被一輛黑色轎車把他的額頭撞破一個大口子,當時血流不止。

◎吳學軍,男,遂寧市北固鄉三村十一組人,為了想當官,惡黨領導叫他把本村貼的大法真相標語全部撕掉了,大法弟子多次給他講真相,「不要去撕,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坐牢,甚至被迫害失去生命,都是為了救人救你們,做事一定要講良心。」他說:「你那良心值幾個錢?他為了想當官發財,長期去做壞事。結果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死於心肌梗塞,死時才四十八歲。

◎老池鄉一村七社村支書唐人華迫害大法弟子,嘴歪了很久。

◎老池鄉幹部盧本余的妻子撕毀大法標語腳被摔斷。

8.邪悟者2人

◎王繼芳,女,60多歲,家住遂寧廣德社區。她背離大法、助紂為虐。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所勞教期間,不但自己邪悟,被惡黨利用賣力「轉化」法輪功學員,手段極其殘忍,用多把牙刷捆在一起,毛子朝外,捅入堅定的女學員下身不停的旋轉,致使學員下身流血不止,痛苦不堪,身心受到嚴重傷害。2005年12月10日出獄返家途中,她與丈夫坐市公安局警車,行至遂寧成渝岔路口,與裝水泥的大貨車相撞,王繼芳當場死亡,臉上的皮被揭下來。兩個警察,一個牙腮骨摔斷,一個腿摔壞。

◎李瓊英,女,家住遂寧大英城汽車五十七隊宿舍。2009年被劫持到龍泉監獄,進去幾天就「轉化」,提前出獄後被遂寧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機構)直接送洗腦班當猶大,配合邪黨迫害大法弟子。2012年的一天在家做飯時,被突然竄出的火苗燒傷了她的臉和上身,住院幾個月才有所好轉,真是吃盡了苦頭。

結語

法輪大法是真正教人向善、讓人返本歸真的高德佛家大法,喜聞大法的人們宛若久旱逢甘霖,心中的那份喜悅與感激!每年的「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中秋節、元旦及中國新年,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以及明真相的世人都將精心製作的賀卡、賀詞,突破中共封鎖寄遞明慧網,更有各國政要發來各種賀信,表達心中對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對世人作出的傑出貢獻的感恩與讚頌!這是對「真善忍」大法的崇尚和讚禮!

生活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民眾,卻天天在有意或被動的接受邪靈灌輸的荒謬邪說,蛻變為「紅龍崽子」(中共在底層空間是紅色惡龍)而渾然不覺!這不可悲、可憐、可怕嗎?!但神佛絕不會容忍邪黨肆無忌憚的迫害他的子民和修煉人。神佛是慈悲的,不願讓世人被共產惡魔拖入萬劫不復的黑暗深淵而被毀滅。網開一面,讓他的眾弟子用各種形式揭露中共對善良人的暴行,充份給予人們了解真相的機遇,這是神慈悲的召喚!

以上所述的惡報實例,足以讓人們從中驚醒與徹悟。常言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洗心革面,改惡從善,為時未晚。奉勸遂寧地區至今還在挖空心思、絞盡腦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趕快從升官發財夢中猛醒了!看清中共「卸磨殺驢」的魔鬼本質,趕緊退出曾經加入的黨、團、隊組織!善惡必報,現在沒有遭報,是老天爺想給其中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