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任濟南公安局多個分局局長的伊世金落馬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八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年的最後一天,人們都在忙著辭舊迎新。此時傳來一個非同尋常的消息:濟南市公安局天橋區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伊世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被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並透露其已於十一月被免職。

這個消息印證了坊間盛傳的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天橋公安分局局長伊世金在工作單位被帶走的消息,據說他家中僅現金就搜出了一千六百萬。

怎麼說這個消息非同尋常呢?這伊世金又不是甚麼有著豐功偉績的大人物,估計咱濟南普通老百姓沒有多少聽說過的。是的,他沒幹多少好事,可壞事做了不少呢!從已經公開的他的履歷來看,他一路都是踏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鮮血過來的。無論他任天橋、鮑山、槐蔭公安分局局長還是再回到天橋任公安分局局長,他走到哪裏,哪裏都充滿了無辜者的苦難與冤情。

伊世金對其任內迫害的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罪責難逃。如今,他落到了雞飛蛋打的地步,表面是因為貪腐落馬,實質是因為迫害好人遭到報應的開始。善惡有報的宇宙法理是絕對公平的。

伊世金,男,漢族,一九六二年四月生,山東濟南人,曾任濟南市公安局郊區分局民警、天橋區分局洛口派出所副所長、天橋區分局保安公司經理、天橋區分局副局長;二零零一年八月任濟南市公安局鮑山分局局長;二零零七年四月任濟南市公安局槐蔭區分局黨委書記、局長;二零一七年七月任濟南市公安局天橋區分局局長。

伊世金
伊世金

一、伊世金在鮑山分局(原濟鋼公安處改制)任局長時的犯罪事實

1、法輪功學員劉紅祥被迫害致死,伊世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原濟南石油化工二廠職工劉紅祥,二零零零年七月底因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而被抓,非法勞教三年,先後被關在王村勞教所和劉長山勞教所,遭受了暴力洗腦與繁重的奴工迫害。從勞教所出來後,劉紅祥勤勤懇懇的工作。在這段短暫的安穩日子裏,他建立了一個雖不富裕但溫暖的小家。他結婚登記時需要戶籍證明,他的戶籍所在地的濟鋼警察故意不給他辦理,劉紅祥將濟鋼派出所、歷城610告上了歷城區法院。警察這才給開了戶籍證明。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深夜,多個派出所警察統一出動,同時綁架了包括劉紅祥、於亞麗、初忠美、蘇樹征在內的八位法輪功學員。劉紅祥被歷城區610及濟鋼、王舍人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據悉,當晚參與綁架的警察每人都得到賞金。二零零四年七月,於亞麗被非法判刑三年,劉紅祥被非法勞教三年,其他人也大都被非法勞教。

由於反覆遭受迫害,劉紅祥第二次被勞教後,身體出現嚴重的肺結核的症狀,勞教所將瘦骨嶙峋的他推出不管。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清晨,劉紅祥在他租住的小屋內停止了呼吸,家人傷心欲絕。

2、配合濟鋼惡人迫害單位職工

濟鋼七十歲的王美然老太太在起訴江澤民的控告書中說:「二零零三年我丈夫在家與同修看電視時被舉報、並被鮑山分局派出所強制綁架到鮑山分局進行轉化三天兩夜。期間警察對丈夫進行辱罵、恐嚇、挖苦,也造成他很大的精神折磨與痛苦。十幾年來,因為我丈夫王長海堅持信仰法輪功,濟鋼派出所、家委、單位人員經常到家干擾、打電話干擾、對家庭來往人員監控。迫害瘋狂時開汽車在家邊連續二十四小時監視,不斷給我們施加思想折磨與精神迫害,使一直身心健康的丈夫變得虛弱無奈,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三日含冤離世。」

濟鋼退休職工范奎芳,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多次受到邪黨人員的迫害。零三年九月三十日,她在家中被濟鋼公安處劉斌等警察綁架到洗腦班,隨後在洗腦班沒經任何法律程序被邪黨人員綁架到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也稱濟南漿水泉女子勞教,位於濟南歷下區漿水泉路20號)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濟鋼惡人通知已退休的濟鋼總公司設備製造公司機動科科長兼技術工程師劉嗣堂(法輪功學員)去「保鮮」。劉嗣堂說:「我都退黨了,還保甚麼鮮?」這一句話就成了惡人迫害他的「理由」。惡黨書記寇性恭、保衛科長姜錫安帶領鮑山分局六、七個警察騙開劉嗣堂的家門強行非法抄家,連來串門的幾位老人也被他們綁架了。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濟鋼新村法輪功學員王金萍、秦顯基、謝愛英被濟南市鮑山分局、濟鋼派出所和濟鋼公安處等部門二十餘人強行越入學員家中非法抓捕。期間惡人對學員家進行翻查法輪功資料、真相揭示材料,並將家中電腦、打印機等強行沒收。當家屬以人權、自由信仰等保護學員時,被惡警以「妨礙執行公務」與「拘留」要挾。

後來劉嗣堂、李洪英、秦賢基、王金屏和謝愛英被歷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緩刑四年。

濟南濟鋼鮑山分局惡警不惜花錢從附近農村雇佣無業人員,專門盯梢法輪功學員,伺機迫害,藉機發黑心財。

二、伊世金在槐蔭公安分局任局長時的犯罪事實

1、對依法起訴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打擊報復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濟南市法輪功學員依法向高檢、高法實名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截止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濟南市有一千四百三十九人向最高法院、檢察院郵寄了實名控告書並收到回執。

然而,高法、高檢違反《最高檢察院關於保護公民舉報權利的規定》,把實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個人信息和「訴江」狀及副本一併給了法輪功學員所在省,省裏又下達給了市,市裏又逐級給了法輪功學員所在地的派出所。濟南市「610」、政法委系統、濟南市公安局給各轄區公安分局、當地派出所施加壓力,並且給各個區下達了迫害「指標」,部份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他們的家人也遭騷擾、非法抄家等。

據不完全統計,在這期間,家住槐蔭區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三十一位遭到了騷擾、綁架。他們是:劉淑娟;路玉英;張思蘭;李永貞;李繼紅;王金萍;路玉珍;王延林;王光彩;林豔珍;張玉清;朱桂英;張功華;劉玉珍;柳穎;高少華;於九紅;王玉霞;馬玉靜;李樹紅;金秀蓮;孔祥芳;董梅;劉淑珍;張文玲;李明慶;商某;劉彥;陳東濤;曹鎮海;張俊才。

2、殘酷迫害殘疾人李建美

李建美,女,現年六十歲,腿有先天性殘疾,帶著生活無法自理的女兒住在營市街濟南軍區木材廠宿舍的母親家中。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李建美多次被非法抄家、非法抓捕、並分別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零零三年七月、二零零七年十月被非法勞教三次、共四年九個月。

李健美的殘疾證明
李健美的殘疾證明

在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李建美遭到「五馬分屍」的酷刑折磨;被兩根大電棍電擊手、頭、臉和後腦,當場昏死;被捆在死人床上五十二天,期間還經常被打罵,被浸尿的毛巾塞嘴;並被警察牛學蓮等多次野蠻灌食,長期的精神與肉體的迫害導致她的身體極度虛弱,連續九天大口吐血。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下午,李建美和母親開著電動三輪車剛回家,圍堵在家周圍的二十多個警察砸碎車玻璃,把李建美拉出來非法抓走。李建美八十五歲的母親,親眼目睹女兒被非法抓捕的過程,受到強烈刺激,從那以後意識更不清楚,無法坐起。李建美的女兒患強直性脊椎炎,說幾句話就虛汗頻頻,這位可憐的女孩從小就數次經歷母親被綁架、生活無著的遭遇。左鄰右舍都同情的說,這一家老小太可憐了!人家煉功強身健體,做好人犯甚麼法?把人家搞的這麼慘?!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濟南市槐蔭區法院非法庭審李建美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華潤城市交通設施有限公司工程主管部經理王斌。李建美被人架進法庭,她當庭陳述自己在濟南市看守所受到「死人床」酷刑,導致無法行走,被審判長朱振菊打斷。王斌也說出自己在看守所被刑訊逼供,警察還威脅他不准說出去。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第二次非法庭審,李建美被一個年輕獄警背出放在被告席上。

二零一六年八月中旬,李建美被非法判刑九年,王斌非法判刑七年。

三、伊世金任天橋區公安分局局長再次迫害劉嗣堂

二零一七年七月,伊世金調任天橋區公安分局局長,這是他仕途的最後一站。距離他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審查,儘管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可他仍不思悔改的替中共賣命,最終親手斷送了自己的未來。

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法輪功學員劉嗣堂、石傑、史賓、劉金華、謝兆莉、張慧清等,在濟南市天橋區桑梓店集市上向世人勸善、講真相,被桑梓店派出所警察綁架。中午,史賓、劉金華、謝兆莉三位被綁架至天橋區公安局,晚上十一點多六七個警察對三位學員非法抄了家,搶走私人財產。劉嗣堂當天因年齡大放回家,張慧清被非法拘留,派出所警察先說拘留十天,後又改成十五天。

但在張慧清被非法拘留第十三天時(九月十八日),劉嗣堂在家中又被綁架,並與張慧清一起被劫持到濟南看守所非法關押。張慧清於十月二十五日放回家(取保候審)。但天橋區檢察院以劉嗣堂有所謂的「前科」(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半),非法批捕。

張慧清多次到派出所、法制大隊、國保大隊和檢察院找相關辦案人員,善意地說明信仰自由,迫害違法、不會長久,希望他們秉公執法,放人回家。但是,在610惡人的操控下,他們還是執意走所謂「司法程序」迫害好人。

十二月十五日上午張慧清被天橋區檢察院公訴科檢察官張雪霞告知:構陷劉嗣堂和張慧清夫妻的「案卷」已被天橋區公安報到公訴科,並要張慧清在認罪書上簽字可以從寬處理。張慧清說,這個字我不能簽,我信仰自由受憲法保護,沒有罪。

這已經是伊世金第二次在迫害劉嗣堂的案卷上簽字了。如果說二零零五年時,伊世金還不能分清是非,但經過了十幾年法輪功學員孜孜不倦的講真相,對比國內外對法輪功截然不同的態度,結合中共惡黨四面楚歌的形勢,但凡有正常理智的人都能得出正確的結論。如果這次他能棄惡從善,不再繼續對劉嗣堂等人的迫害,他就是在為自己謀求福祉,說不定他能有幸逃脫厄運。但遺憾的是,他不思悔改的為中共賣命,甘心做中共的替罪羊,真是一條道走到黑了。

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犯下了如天重罪,是真正在害自己。迫害佛法修煉者的罪行不僅僅是侷限在人間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報應的嚴懲。現在那些落馬的「老虎」和被拍死的「蒼蠅」,大都是對法輪佛法和對善良的人犯罪的人。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真正償還的過程。

迫害法輪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是完全違法的,那麼各級執行者,特別是直接執行者,所有跟隨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從一開始就被中共和江澤民集團出賣了,麻木的跟隨他們迫害法輪功,就是在自掘墳墓!

現在伊世金被以貪腐的名義被中共卸磨殺驢,是他咎由自取。對所有仍在麻木的繼續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公檢法司人員來說,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貪圖眼前的利益而為中共效力,就是助紂為虐的幫兇,將來一定要承擔責任,這是難逃法網的。這樣的人,當中共的罪惡被清算時,他們將會因為是罪惡的一分子而受到牽連。因此,遠離邪惡中共才是最明智正確的選擇;棄暗投明,也是在維護良知、扶持人間的正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