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福益社會(十)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

這是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第一講>說的第一句話。李先生是這樣講的,也是這樣做的,在法輪大法洪傳的每一片土地,都正在使每一位修煉者,無論貧、富、貴、賤,都身心受益,並因此帶來了人心的真正向善以及家庭的和睦和社會的穩固。

法輪大法的恩德數不完

馬清海先生,五十二歲,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新惠鎮下井村村民。

年輕時的馬清海和妻子活的很難、很累。他們的獨子小時候得了肺炎,後來發展為肺門結核,每天都要吃利福平和異煙肼等抗結核藥,還有消炎藥、抗感冒藥等,有時每頓飯吃的藥都有二十幾粒。那時因為連年乾旱,加上苛捐雜稅多,家裏非常困難,微薄的收入還不夠給兒子買藥。只有過年時才能買隻雞、兩三條魚,卻不是給自家人吃,而是要留給醫生,因為兒子常常大年三十還在輸液。小諾黴素不管用就換青黴素,青黴素不管用就用白黴素,白黴素不管用就換紅黴素,紅黴素刺激胃,兒子吃甚麼吐甚麼,連喝點杏仁露都吐出來。臀部上、手上、腳上全都是輸液紮的針眼。一次大夫輸液,怎麼也紮不上。孩子很懂事,雖然疼的直哭卻一動不動。大夫急的一身汗,兒子疼的一身汗,妻子心疼得一身汗。而馬清海又是怎樣的心情呢?作為男人,表面上他儘量平靜,而內心卻在滴血。常言道:兒女是父母的連心肉,他太愛兒子了,而兒子又太弱小了,他想盡一切的辦法為孩子醫治。

那時候,他們家吃的片劑、打的針劑、中成藥、注射器、體溫計……擺滿了一個櫃櫥,像藥鋪一樣。馬清海自己也成了「半個大夫」。有一天晚上,他和妻子在外面幹活,聽到屋裏兒子咳了幾聲,覺得不對勁,沖到屋裏一看,只見兒子呼吸困難,急忙找人騎摩托車趕到醫院,經檢查,孩子得了急性喉炎,嗓子起了一個疙瘩,打針已經來不及了,醫生用注射器直接往嗓子噴藥。大夫說這種病能把人憋死,再晚來一會就有生命危險了……馬清海和妻子就這樣每天都在對兒子的擔驚受怕中度過。因為孩子身體虛弱,只要天氣有點變化或有甚麼流感之類的,兒子從來躲不過。用遍了各種醫療方法,也只能維持病情,卻不能徹底痊癒。看著可憐的孩子長期被病痛折磨,夫妻倆卻無能為力,他們真的有些絕望了,那時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

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他們迎來了新的生機。那年的秋天,馬清海全家有幸結緣法輪大法,大法的法理解開了他們人生中所有的困惑,他們如獲至寶,從此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不知不覺中,兒子所有的病症竟不翼而飛了!兒子的徹底康復,使馬清海夫婦的心情無比輕鬆,他們再也不用為孩子的身體擔驚受怕了!

馬清海自己多年的腰疼也奇蹟般的康復了。那是一九九八年冬天的一個早晨,馬清海幫鄰居家抬石槽,由於用力過猛,只覺得腰部「咯吱」一聲,扭了。他堅持把石槽抬到位置後回家了。那時他剛剛買了一群羊,吃完飯他上山去放羊,當天雪特別大,腰疼得他已經趕不上羊群了。鄰居家的老父親看到這種情況非常擔心,以為這下他家惹下大禍了:馬清海如果放不了羊了,那麼多的羊,餵甚麼?可馬清海並沒有找鄰居家的麻煩,而是在困難時想起大法師父的教導,不給任何人找麻煩,堅信大法的神奇與超常。結果晚上回家他就能煉靜功了,第二天他就能煉動功了,第三天就神奇的好了,而且以前天天腰疼的那種症狀不見了。當時他激動的真想上大街上去喊。至今二十年過去了,他的腰疼再也沒犯過。

馬清海的老父親是多年的肺結核,五十多歲時就幹不了活了。聽別人說內蒙古紮魯特旗水土好,養人,為了活命他就和老伴搬到了千里之外的紮魯特旗,可是身體並沒有好轉。後來看到兒子全家的變化,他們又從紮魯特旗搬了回來,並加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很快,六十多歲的老父親十多年的肺結核好了。

親身體會到大法的超常,全家人更認識到大法的珍貴,他們時時刻刻用「真善忍」的標準指導自己的行為,成為家鄉公認的好人。那些年全國每年春、夏、秋三次大搞治山治水、植樹造林運動,每次上級檢查,鄉、村、組三級政府都公開說馬清海家的是「免檢產品」,不但數量夠,而且質量合格,是普通人很難做到的。無論上級政府布置甚麼任務,他都帶頭完成。那些年他在當地算個富裕戶,自己養了一群山羊,每一年的登山稅、絨毛稅他都一隻不落的如數上繳(羔羊免費,但很容易混淆大小),其他村民卻到處藏羊,隱瞞數字,以此來偷稅漏稅,村民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人家是煉法輪功的!」過去鄰里、家人之間經常發生矛盾、衝突,修煉後,每發生矛盾他都按師父說的先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處處與人為善。撿到鄰居的錢主動送上門,直到十幾年後,失主還在說著感激的話。

是法輪大法,給了他們全家身體的健康,並淨化了他們的心靈,讓他們懂得人生的真正意義,他們全家發自內心的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度之恩。

踐行真善忍 數次險救人

吳俊德,五十九歲,遼寧省瀋陽市新民市人,原錦州鐵路供電段新民電力工區職工。

吳俊德是一九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那時他得了敗血症,失去造血功能,血小板極少,發現時已經是晚期,錦州鐵路醫院、大虎山醫院、瀋陽光輝醫院等多家醫院判了他「死刑」。才三十多歲的他,不甘心死神的安排,轉而把希望寄託於氣功。他嘗試了許多功法,但收效甚微。

一天,同事的父親告訴他:你修煉法輪功吧!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吳俊德欣然接受。第一天煉完功,他感覺身體非常舒服,是以前練別的氣功從來沒有過的感受。從此他天天看《轉法輪》並輔以煉功。他逐漸明白了人為甚麼有病及怎樣消除病業;懂得了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守德修心性的道理;他還看到、體驗到許多神奇的現象。一週後,他的敗血症症狀消失了,身體徹底康復。周圍人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無不發自內心的稱讚法輪大法。

身心的奇蹟變化使吳俊德認識到法輪大法的珍貴,他更加堅定的修煉法輪功。他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在各種環境中盡力做個好人。在單位裏,他服從領導,任勞任怨,髒活、累活、危險性高的活搶著幹,在個人利益上從不與人計較。修煉前單位的螺絲他經常往家拿,修煉後他不僅不拿了,還把自己以前拿的都送回了班組。

修煉前,受社會不良因素影響,吳俊德常常為衣食鋌而走險,打打鬥鬥,成為當地一霸。那時他脾氣不好,人很橫,誰也不敢指使他。修煉後,他脾氣變好了,無論在哪裏,無論誰有困難,他都主動幫助,特別在別人遇到危險時,他總能挺身相救,從不去考慮個人安危。

有幾年他住在瀋陽三台子鐵道邊,當時三台子學生上下學都要橫穿鐵路。鐵路上經常停著長長的貨車,半天也不開走。學生中午著急回家吃飯就得從火車底下鑽過去。一天,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推自行車剛剛鑽到車下,火車開動了,孩子嚇得大哭。他見狀毫不猶豫的鑽到車下,對孩子說自行車不要了!拉著孩子順著慢慢啟動的火車往前走,當離車輪遠一些時,一把拽出了孩子。那時他每天路過這裏都仔細觀察,曾幾次幫助孩子脫離險境。

還有一次,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太太和女兒晨練回來,走到鐵道邊,老太太上了鐵道。這時一輛火車疾駛而來,老人以為這是進站車馬上會停的,誰知這是通過車,進站後沒有減速。站台上的人們見此情景驚慌地衝老人喊,老人一下傻了,想往站台上爬,但由於著急爬不上去。這時吳俊德急忙撲過去,拽著老人的衣服,往上使勁一拎,把老人拎出了鐵道,就在這一瞬間,火車飛馳而過,好險哪!過了好一會兒,老人明白過來了,問:「拽我那個人哪去了?」當時吳俊德就站在老人身邊,但他沒有言語。

有一天在車站西道口,三台醫院的一名女醫生騎摩托車不慎摔在一淺溝旁邊,人被摩托車壓在底下,昏迷不醒。吳俊德路過看到此景,便上前搭救,一旁看熱鬧的人有認識的就勸他:「你別動她,她家最好訛人,別給你訛上。」在當今的中國大陸,救人反被人訛上的事情經常發生,這也是為甚麼人們遇到這種事情時,本能的反應就是「寧遠離,勿近前」。可吳俊德甚麼也沒想,上前把女醫生托起,又截了一輛客車,把人抱到車上。正巧車主認識這位醫生,就把她拉到瀋陽去治療。後來女醫生的家人多方打聽,找到吳俊德的單位,對他表示感謝。

還有一次,在三台車站站台,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突然抽搐,周圍人都只圍著看熱鬧,沒人上前。吳俊德見狀又是立即上前,拉起那男子的一隻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另一隻手摟著他的腰,叫來一個趕毛驢車的人,把這男子送到光輝醫院救治。後來得知這人是馬三家的,來三台打工,不幸犯病。男子病癒後要酬謝吳俊德,吳俊德誠懇地對他說:「你打工挺不容易的,還得養家糊口,我和妻子兩人都上班,條件比你好,不用酬謝。」這人感動不已,以後每見到吳俊德就喊:「恩人」。

二零零零年夏的一天下午兩點多,吳俊德開著小手扶拖拉機順鐵道邊走,發現橋底下好幾十人圍觀。下去一看,原來一個耍猴的人被火車撞到橋下泥潭裏,頭被撞破流血,大胯骨也被撞壞了,骨頭、黃油都露出來了。聽人說是早上九點多撞的,五個多小時過去了也沒人救。吳俊德便用大衣把他快掉下來的大腿和身體裹在一起抱到自己車上,送到附近光輝農場醫院做簡單包紮,醫院讓送到大醫院救治。吳俊德又找火車站出車送到大虎山鐵路醫院(火車站出錢),截肢後住院半年多才好。

二零零四年秋的一天下午,吳俊德正走在朱爾屯橋附近,一個三輪摩托車疾駛而來,在急拐彎上橋時,突然三輪車直衝入橋下兩米深的溝裏,車轂轤朝上,開車人頭朝下,窩在車裏動彈不了,當即休克了。周圍有許多人看熱鬧,可是沒人管。吳俊德立即來到橋下,用衣服袖子把玻璃碎片撣開,他見車門打不開,便從車窗處把人拽出來,當時他的手也劃破了。他把人平放到溝邊,只見這人滿臉是血,噴出一股酒氣。吳俊德又爬到溝坡上,一隻腳鉤住身邊的一個大石頭,把身子探進溝裏……這時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子過來幫忙按住吳俊德的腿,吳俊德使勁兒抓住那人的雙肩衣服處,把那人拽到坡上來。五六分鐘後,那人清醒過來,他自稱是『老萬』,讓吳俊德給他家人打電話。他家人來了,把他送進醫院,臨走時老萬向吳俊德要名片,吳俊德說:「你趕緊上醫院吧,我是煉法輪功的,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就這樣老萬得救了。而此時吳俊德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江澤民集團迫害,正在居無定所、漂泊之中,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生活很拮据,但他救人仍不圖任何回報,一心為別人好。

像這樣的事例還有很多很多。這一切都源於法輪大法師父的偉大教導,才使吳俊德這樣一個過去誰都不敢惹的人,轉變成一個不顧個人安危,捨己救人、一心向善的好人。

* * * * * *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中國大陸據官方統計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而在中共全面迫害後的近二十年中,法輪功不僅沒有被中共打倒,相反,傳遍了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種語言文字在全世界公開發行。今天,在世界所有的主要國家和地區,都有法輪功的煉功點,也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洪揚法輪功的美好畫面。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