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勢力是修煉的巨大障礙(2)

學習師父《清醒》經文的感想與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編註﹕關於「舊勢力」,師父已經講了許多,但作為在迷中修的大法弟子,因為眾多歷史的和現實的原因,我們中很多人還沒能理悟到師父希望我們能理悟到的,能理悟到的也往往非常有限。加之多年來,邪悟的人魚目混珠,一直不停的散布蠱惑人心的東西;用心不正的、認識問題走極端的等等不同狀態的學員,往往被干擾到得出與法直接對立的謬論還不自知;一些學員總是希望用真假、是非、黑白這種簡單的兩極公式套用在所有的人和事上,等等,使得我們大法弟子在理性認識舊勢力和突破其干擾問題上,遲遲沒有更好的達到師父的要求。

比如有人用「舊勢力安排了一些人在關鍵的位置」這個前提,得出「明慧網和佛學會的通知都不要聽」這種謬論,我們自己的第一念是否能知道這是與法相違背的?還是被其迷惑住了、從而給其市場?當有人鼓吹自己如何高度漸悟、鼓吹舊勢力已經不存在了,我們自己是否清晰的知道師父是怎麼講的、心如止水不被帶動?當我們在干擾和考驗中舉步維艱的時候,我們如何分清哪些念頭來自於自己的真念、哪些是舊勢力強加的外來干擾、哪些是自己今生或前世人心和觀念的桎梏?如何用法來指導自己突破圍困?對我們真修弟子來說,數不清的真真假假、錯綜複雜的安排和干擾,其實也就是考驗每個修煉人的實戰、提升每個修煉人的機會了,結果在每個人自己。真金不怕火煉,百煉成純金。願所有大法弟子相互幫助,共同在法中精進。】


(接上文

二、舊勢力在國外大法弟子中的邪惡表現

舊勢力對正法犯罪的罪惡之一就是針對大法弟子安排了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如果沒有這場迫害,宇宙中的所有生命都能得到善解,這是師父的安排,師父嚴肅的說:「這場迫害實在是太邪惡了,舊勢力安排的東西實在是太邪惡了,我兩億年奠定的東西全被它們毀了,被它們搞成這個樣子。」[1]

這場迫害的主場在中國大陸,大陸大法弟子經受了這個星球上最殘酷的迫害,這已經是有目共睹的了。然而舊勢力對國外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沒有放鬆,因為背後操縱迫害的因素是一樣的,但是表現跟國內完全不同,這就迷惑了很多人。

國外的大環境主要是自由社會,這裏雖然沒有通過外部環境進行迫害的條件,舊勢力仍然在大法弟子的修煉中做了很周密的安排,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心,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傾盡所能的幹著壞事。下面僅就筆者觀察到的事實略舉一二。

1、舊勢力直接干擾學員的個人修煉。

因為舊勢力為每個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它們不明白師父正法救人的意義,極端的利用學員個人修煉中的漏洞,即使毀滅眾生也要給學員製造魔難。它們採用了十分卑鄙、險惡的手段,其主要表現是:利用學員的人心,放大它、拖住它,然後往死裏整。

為了達到目地,它們讓有的學員長期在病業關中走不出來,甚至最後將其弄走,這樣的學員差不多各地都有;蓄意安排通過製造車禍等方式結束學員生命,以給其他學員製造所謂的「考驗」;對有色心的學員有意給其提供條件,讓其犯戒;有貪心的學員就為其提供市場,創造條件讓其騙錢;有顯示心的有意將他的功能打開,讓其看到虛假景象,讓他誤以為自己修了多高多高,然後再操縱他干擾學員。

這樣的事例太多了,以上僅舉了一些比較典型的形式。它們這樣做會起到三個作用:一是在學員中造成消極影響,動搖一部份不堅定修煉的學員的意志;二是破壞修煉環境,將它們認為不合格的學員淘汰出去;三是在混亂中強化它們的控制力,為混事、搗亂的人提供市場。

在中國大陸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通過「610」、政法委、警察等鎮壓工具實現的,而在國外的迫害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完成的。它們用變異的觀念認為國外的環境安逸,在安逸的條件下要想修的高,就要在複雜的環境中走出來它們才覺的平衡,所以,越是真修的弟子它們施加的干擾和迫害就越嚴重,不是真修的、帶修不修的它們反而不管。

師父說:「除了新學員外,師父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2]師父說:「目前消業也好,邪惡的因素干擾也好,都是舊勢力幹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3]有的學員長時間走不出來、關過不去,也意識不到這是舊勢力所為,因此而離世了,那不更說明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

這其中最大的難度是在修好自己的同時才能有正念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不修好自己,就說明有人心在,舊勢力就要緊緊抓住人心不放。不修好自己也不可能有正念,得不到師父的加持,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是空談。如果對舊勢力從根本上沒有認識,舊勢力就更不會撒手,從而把你拖垮,讓你修不成。

2、舊勢力利用人心重的學員起破壞作用。

有的學員人心不去,追求常人中的名、利,最容易被舊勢力利用來迫害我們的修煉和證實大法的環境,如有的人很強勢,有很強的權利慾,喜好爭權奪利;喜歡建立自己的小圈子,總想左右別人,搞自己的勢力範圍;也有的善於在背後挑撥離間、撥弄是非,而且這種人特別善於偽裝。他們的最大弱點就是不會向內找,不僅不會向內找,還會把「向內找」作為工具攻擊別人。觀其行就能分辨出來,因為他們嘴上說的和實際行為是完全脫節的,沒人注意的時候完全是常人,甚至連常人都不如。

師父說:「能夠起到壞作用的,只有內部人。是凡幹這樣事的人都不是大法弟子,你就不要把他當作大法弟子對待,不管他修了多長時間。」[4]

舊勢力利用了學員中有「跟人」的人心,加重對某方面做的好的同修的干擾,藉口是給其他崇拜他的人一個教訓。師父指出:「修煉的人不能學人,要以法為師啊!」[5]

大法中除了師父,我們所有弟子都是修煉人。真修弟子都是以法為師的,這是非常明確的。

3、舊勢力挖空心思利用人心引導弟子偏離修煉。

師父反覆強調學法的重要性,大法弟子也都知道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舊勢力看到從正面干擾不起作用了,就順著這條路插進了另外的安排。對真修弟子來說,學法非常重要,這是毫無異議的,而舊勢力利用了學員的攀比心、走捷徑和不想吃苦的心,順著學員的執著心悄悄的帶偏學員,讓學員只在家裏學法而不出去做講真相救人的事情,這樣的用心是險惡的,這樣學法也不會有任何作用。

師父強調學法,是因為法學的好才能指導修煉,學法的目地就是指導修煉,在正確的修煉狀態下才能達到同化法的目地。同時大法弟子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學好法修煉好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人,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如果只學法就可以代替修煉,那師父為甚麼還要我們做三件事,豈不是做一件事就夠了?師父在講法中多次強調:「修煉是根本,救人是我們的責任,這兩者都得做好。」[6]

學法好的弟子都知道,法是宇宙萬事萬物之根本,符合哪一層法的標準就自然同化到那一境界。師父說:「有時修煉中過不去的關,找不到執著,是因為有一些很小的問題不當回事。其實再小的事,達不到標準也不行。」[4]「要清醒的認識到修煉是最最嚴肅的。」[5]

如果滿腦子都是舊宇宙的東西,都是人心,包括舊宇宙的思維、觀念,還有業力,這些東西會被舊勢力緊緊抓住不放。如果你同化法了,它們就要被銷毀,所以只要有這些東西在,它們就不會讓你輕輕鬆鬆的去同化法,一定會竭盡全力的阻止你,想方設法的干擾你。如果對它們沒有足夠的認識,說「看書」了就同化法了,那是很幼稚的想法。任何把大法修煉簡單化的想法、做法都是別有用心的。

4、講真相中有人心也被利用

講真相本來是一件神聖的事情,救人舊勢力不敢正面反對,所以它們就片面的利用學員的人心,設置關難,而無視對救人項目和救人效果的破壞。有的學員知道講真相的重要,可是帶著強烈的執著心,一定要完成多少指標,刻意追求數字;有的為了強制對方接受,在爭鬥心的指使下和對方爭執,致使對方反感;有成績了又生出顯示心,沾沾自喜;有的還生出攀比心,互相不服氣;還有的甚至虛報數字,弄虛作假;或者急於求成,不考慮常人的接受能力。

師父說:「任何人在講清真相中談高了都是不理智的在起破壞作用。如果不聽勸阻、太執著了,那可能幹的壞事就會大,就會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說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來。」[7]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不斷用法對照自己,以免自己想當然的按照個人的人情、觀念和各種人心做三件事。

5、打著師父的幌子騙錢、搞非法集資

利用弟子對師父的敬仰和感恩幹壞事也是舊勢力的慣用手段。有的人為了拉攏、籠絡學員就說:「我見到師父了,師父讓這樣做的」;「師父跟我說甚麼甚麼了,這是師父要的」等等,其中最突出的是打著師父的幌子在學員中搞非法集資,說甚麼「這是師父的項目,將來是要交給師父的」等等,以此騙大陸學員的錢,這種事情已經出現多次了。

師父說:「幾年來一直有人在中國大陸私自集資,以幫助國外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報紙和一些學員辦的其它媒體為藉口向學員集資。這是不能做的。」[8]「我對集資是完全杜絕的,不准向學員去徵收資金,也不允許像其它宗教那樣去向社會去徵集資金,這些事情咱們都不做的。」[9]「飛天大學的那個建設,我已經嚴肅的跟他們講了,不允許在學員中集資!我們有些學員哪,以給大法項目集資的名義收學員的錢、向學員要錢,也沒有財務的管理,使用很隨便。有的人在詐騙,有的人呢,開始的心態很好,看到錢多了,就自己藏起來了,也有的人自己收下了一部份,把另外一點拿出來給了學員,給了大法項目。這些問題呀,我看你們將來怎麼辦?」[10]

師父還說:「還有些人在我們大法弟子中不斷的騙取錢財,以各種名目集資,以各種名目騙大法弟子錢財。」[10]「你贊助給他、你資助給他,你一定要知道他幹甚麼,非常清楚,否則你不能夠這樣做。你雖然給了他錢了,你等於是支持他這樣幹,你也是錯,所以,舊勢力不會拿你當作是上當受騙看,它認為你是一夥的,你支持他,所以大家千萬注意這些事情。」[6]「有的人就是先天給他定下來就那麼幹。他嘴裏在說好,他幹的結果是反的,很多人先天定下就是這麼表現的。」[6]

師父對非法集資問題有過多次講法,在此提醒學員,遇到此類問題一定要多學法。

6、舊勢力對影響大的學員特別「眷顧」。

舊勢力非常喜歡利用影響大的學員的執著,因為容易給更多學員製造關難。我這裏說的「眷顧」,其意思就是對這些人更加「關注」。當它們發現這樣的人有了人心、私心的時候,甚至會欣喜若狂,絕對不會放過的。

我曾看到有的同修互相之間大動干戈,甚至拍桌子爭吵,在做事上互不相讓;也有人搞拉幫結派,喜歡的人就用,不喜歡的就排擠;也有的帶著私心做事,做大法弟子的事,卻不站在大法的立場;有的不「以法為師」,只聽個別人的;還有的把工作當作一種權力、「官位」,想過「官癮」。其實無論是負責人還是協調人,都是一名普通的修煉人,在那樣的位置上對修去執著的要求更高,意識不到就一定會被舊勢力利用。

對此,師父也有明確的講法,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個人修的好壞沒有關係,這些重大的事情,大法弟子的事情,你要不做好,這個賬,舊勢力將來它可跟你大算的。你們可千萬注意。你不要覺的我在這個位置上,這回我說了算了。責任也大,做不好問題也大。用心差一點都不行啊。」[4]

師父說:「一到具體事情的時候人心就返上來!你說大法這哪是開玩笑的事情?真的不能夠正確對待的時候,真的就出問題。那還不只是小問題,你的生命和你的生命的永遠都會被舊勢力結束。」[1]

師父明示:「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2]

7、放大弟子的顯示心引導弟子放鬆修煉,甚至邪悟

常聽到有的學員津津樂道的說自己的前世是誰誰,都是歷史上的名人、英雄,也有人熱心傳這些小道消息,其實就是因為有嚴重的顯示心、好奇心、獵奇的心。有的學員因為這個被追捧,搞得暈暈乎乎,以為自己的來源高、層次高,越是這樣,舊勢力就不斷通過各種信息促使其放大這個執著心,有的因此而邪悟走向反面。

師父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11]

無論在常人中曾經是多大的名人、多麼了不起的英雄,都已經是歷史的過去,最多就是跟師父一起創造傳統文化的時候有那麼一筆,都是在人中舞台上的出演的角色,對於修煉的人來說根本就沒有甚麼可值得留戀的,更不能代表現在修煉的層次。

再以師父用的「住店」比喻來說,也許你住過五星級酒店,也許你住過無星級酒店,在歷史輪迴中也許你當過乞丐、流浪街頭,可是五星級酒店你喜歡拿出來炫耀,流浪街頭的時候就忘記了,這不是執著心嗎?危險的是被舊勢力利用了而意識不到。更何況這其中有許多虛假信息,是舊勢力有目地誤導造成的,讓你走不出來。從而使好事、神聖的事情大打折扣,甚至走向反面。

舊勢力對大法弟子幹了很多壞事,每個真修弟子都可以思考一下,在我們修煉的每一段路上都能找到它們的痕跡。我這裏舉出一些事例,只是為了引起大家重視。這些事情雖然不帶有普遍性,但是在有些地區、有的地方確實發生了。坦率的說由於個人接觸到的範圍有限,了解到的信息也非常有限,更嚴重的事情也許還有,只能靠修煉人自己去認識了。

我這裏沒有指向任何個人,更沒有冒犯任何人的意思,我就是要揭露舊勢力的真實面目,讓真修弟子認清它們。如果有人一定要對號入座,那也是被舊勢力控制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關於集資的問題〉
[9]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1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待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