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提升對煉功的認識體悟信師信法

兼談如何破除舊勢力病業安排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最近一段時間,有時候會聽到有同修長期處於病業,最後不幸走了。但是在同修離世之前,周圍同修也是一起發正念、學法啊等等,同修本身也在努力「扛」,似乎最後也還是沒有成功。類似的也有項目長期處於魔難,總發正念、使勁學法,卻沒有根本上的起色。

碰到這些事情,反過來想想自己,我在出現病業的時候,大多也都是好像和別的同修一樣,不管它,忍過去就好了,但是也會產生一些以前沒出現過的身體症狀,我也會去想,只要多煉功就會好、信師信法。其實每次這種時候,內心深處還是難免會想:是不是好點了?或者說我要否定舊勢力,好好學法、煉功、發正念就會過去了。但內心深處我發現還是有一種「治病」的心理,不知不覺把學法、煉功、發正念變成了治「病」的辦法,或者硬強迫自己「信師信法」。其實我發現潛意識中還是有「會不會出問題啊」的想法。有的項目可能在魔難中也有類似心理,把學法、煉功、發正念當成了解決具體事情的手法了,而沒有從心性上找原因。

師父說過:「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1],師父也講過:「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1]

那麼我就應該首先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煉功人到底應該怎麼想問題呢?首先向內找。我發現上面說的同修的情況,和自己的情況,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嘴裏所說的求師父幫助我們,似乎是在用人心期待「神跡」的出現,因為自己實在沒智慧而感到無奈。大家一起「使勁」──只要信師信法肯定能怎樣怎樣,不要承認舊勢力如何如何。這些話,我感覺如果沒有法理的支撐,就只是空話而已,實際是「硬扛」。有時候過關就是在沒有足夠智慧的情況下在硬扛。

那反思自己煉功,也是本身克服惰性很難,理由是不煉功不舒服,不得不煉。我就一直在思索,怎樣改變這種潛在的治病心理和更主動的去煉功?

有一次學法,我突然想到,很多大法書都看過,但似乎最早的、最基本的書好像沒有好好看過,對煉功的功理要好好看看,我就看了《法輪大法 大圓滿法》。這一看我發現我有了新的認識,我意識到有時候我們求師父幫助的時候卻忽略了自己需要提高對法理的認識。師父教我們的是大法修煉,如果我真的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那麼法理中講的內容本身,師父就已經是在幫助我們修煉了。

病業和其它各種魔難是另外空間這裏有靈體造成的,身體的脈到這裏用中醫看就是不通的,那麼你是否相信煉功會有師父強大的威力打通層層身體脈絡呢?如果相信,並照著去做,我認為這就是「信師信法」的表現。我們通過修心煉功,最後打通了不通的脈絡,表面病業狀態自然就不存在了,這也是真正在證實法。那麼另外空間造成病業的靈體,不管它是舊勢力安排的魔、還是討債的債主、還是甚麼副元神,這樣看來都沒有關係。心中只要有法,我們都不用去想這是誰造成的,我通過修煉就足以打通這裏的脈絡,靠的是師父的智慧和加持。脈絡通了,這邊身體自然就好。而且我的理解是你修煉層次上去了,也會有相應的功能出現,能夠解決這些問題,這樣發正念才真的有作用。

但是如果不明瞭這個道理的時候,我發現就容易用人心表現,過不去的時候「可憐巴巴」的求師父幫忙,或者煉功的時候就想,我再堅持一下,是不是就好起來了?無法擺脫治病的心理。

所以我認為信師信法的根本在於學懂法理並相信法理在自己身體內會出現的作用,而且之後在修煉、證實法中的確起到了作用,這個過程會越發的讓自己更相信大法與得到內心的平靜踏實。我認為那時候不是求師父了,只要我們做事在法上,不用你想了,法理的機制、師父法身自然會幫你解決這些問題。我想到了師父說過:「當然還不只是法輪,我們要給你身體下上許許多多的機能、機制,都連帶著法輪是自動運轉、自動演化的。所以這個功完全都是自動在演化人,這樣就形成了一種「功煉人」,也叫「法煉人」。」[1]

所以悟到這個理的時候,我發現我就忘記治病這回事了,我再煉功的時候,想的就不是「病」的問題。我就想到師父在一直說:「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1]。那麼真正來學功的人到底應該在修煉中想的是甚麼,怎麼樣可以不在身體舒服與不舒服方面徘徊,我這次學法有了答案。

所以當我們說舊勢力怎麼來勢洶洶的干擾、項目魔難如何大並長期過不去的時候,這時候我們應該要回到一切的初衷,要看看為甚麼修煉、大法是甚麼、煉功是在煉甚麼。往往是我們自己忘記了大法是甚麼,忘記了自己為甚麼修煉而積攢的魔難。

在常人中有句話叫「拳不離手、曲不離口」,再了不起的樂器演奏家、雕塑家、美術家,幾乎天天還是要練習「枯燥」的基本功作為基礎。那麼我們如果基本功不紮實,當然後面各種問題都解決不了,反而還可能造成常人不理解、無法完成使命。師父開示:「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2]我們的各種問題在創世主的智慧面前都不是問題,就看我們要不要選擇大法還是自己的觀念。

這一整個體會讓我了解到,破除人心的執著不可能用人的方式去壓制,必須要有一個更高境界的法理去替代那個人心的認識。我理解到面對各種情況,法中其實都有不同層次相應的理由和答案,你學到了、悟到了,才能破除相應的人心執著。我有時候會通過打坐靜下心來,各種負面想法太多的時候,我就把它們當成亂七八糟的麻繩,告訴自己從中退出來,不被糾纏在其中。

再有,比如去掉妒嫉心,想改變別人的心等。也是因為明白了師父講的:「大夥都一樣。其實怎麼能一樣?」[1]真正能讓我克制並逐漸放下妒嫉心和想讓別人聽我的話的心,是真正明白了,本來宇宙造就不同人的時候就是不一樣的。做項目時,要想怎麼樣把每個人的原本特點、各自不同的閃光點協調起來,這樣就會大大減少矛盾的產生,自己也輕鬆很多,因為我不再去想如何控制別人了,更容易看到別人身上的閃光點。

所以我體悟到「信師信法」不是碰到困難了無奈的求師父,而是在平時好好學法、學明白法理並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師父也講過:「你要想修煉使你的身體改變、使你修出佛法神通的一切、使你的層次不斷提高,包括你圓滿以後所得到的一切,我都熔在這個法裏了。」[3]

是我們自己有時候不求甚解、不願動腦子思維──不愛動腦子、不願先他後我、不認真學懂法理,等等,應該對照師父講法去一去自己的安逸心等執著心了。如能做到,其實不用求師父,師父自會相助,法理的機制也會這麼做。長期過不去,一定是法理不清,做事不合法理、甚至不合常理,那師父真的無法幫助,那時候只能「硬扛」了,但那個苦吃的也並不等於能提高。

以上是我的個人所在層次認識,如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