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隱藏很深的黨文化的「狡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看了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文章《原來我們都被迫害了──淺析黨文化「狡猾」》,對我觸動很大。我感到必須正視自己隱藏很深的那個「狡猾」,不能再讓它滑過去了,否則害人害己。

很多年前的一天,丈夫的朋友Z和L在我家吃飯,期間為高錳酸鉀的分子式中有幾個氧原子而爭論起來,一人說有兩個,一人說有三個。我覺的他們說的都不對,好像是四個,但不能百分之百確定。後來Z一下把眼光投向了我,說我是這裏文憑最高的,叫我裁決。我想:要是說他們都不對,兩人可能都感到沒面子,而且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我的對,要是弄錯了,我以後不是也很沒面子了嗎?而且這等小事至於爭得那麼面紅耳赤影響友情嗎?於是就說:「我沒太注意聽你們說的啥。」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明明聽得很清楚。Z當時就有點生氣的說:「你看她好狡猾!」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聽到有人說我「狡猾」。現在想想那時真的很狡猾。由於當時也沒認為這個狡猾不好,還以為自己聰明,會處事,平息了戰爭,同時保全了三個人的面子,因此而沾沾自喜。

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結合最近一次與親人同修A的交流過程中,我有了新的認識,意識到我和A的交流中隱藏了很深的「狡猾」。

我每次對A說甚麼前,都有點小心翼翼,怕自己修的差,又悟錯了,擔心他不接受或反過來說我一通,只要他表現出不接受,我就不再說了,還用師父的法:「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1]當藉口,認為可能是師父在利用他的嘴告誡我不對,可千萬別頂撞了師父!之所以每次都小心翼翼,是從小形成的觀念,也可以說是舊勢力安排的一對矛盾存在的方式。

我是親人同修A引導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我和A的人生經歷差異很大,甚至相反。A從小就比較聰明,成績突出,能力強,所以比較自信。我從小不怎麼會說話,常常被人說成「傻子」。隨著年齡的增長和社會的污染,我慢慢的形成了強烈的保護自己少受傷害的利器(狡猾):就是用沉默、微笑對待絕大多數事,不輕易表露自己真實的想法,特別是在比我強勢的人面前,說話都要三思而後行,有時還要繞個彎,如遇阻礙,馬上住嘴。A曾經就用「沉默是金,開口是銀」來形容過我。我還覺的少說話也不是甚麼壞事。

就說最近一次與A同修的交流中,頭天晚上我看A還在用微信與親朋好友聯繫,想給他指出來。這時,頭腦裏突然收到一個信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還沒做到呢!」意思是我修的差,沒資格給他指出來。因當時分不清是師父的點化不讓說,還是舊勢力因素的干擾,於是就沒說。

糾結了一晚上,想到A每次都直言不諱的給我指出問題,我從中受益很多,我看到他那麼明顯的問題,如果不告訴他,是不是對他不負責任啊?是不是太自私了?每次他對我的幫助都很大,而我對他卻一點兒幫助都沒有。有些良心不安,怕耽誤了同修。

第二天,交流此事前,我擔心A不接受,怕他生氣,先說了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說,他叫我說。於是我就把昨晚收到的那個信息的事告訴了他,然後再談到微信。沒想到A有點情緒激動,說現在全社會都這樣,沒微信怎麼工作啊?我一看,再說下去他就要抵觸明慧網了,就甚麼也不說了。

其實我的意思還沒表達完,我是想勸他不要用微信與親朋好友聯繫了,微信暫且只保留在工作中用,最好專機專用,畢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由於我那個想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狡猾心理作怪,繞來繞去的,A都沒聽明白。我為甚麼不能直接說:生活中不要用微信了,暫時只保留在工作中用。就這樣一句簡單的話,別人就聽明白了,還不用別人去找藉口。原來是我繞來繞去的,邪惡也利用他還沒放下對微信的執著而繞來繞去的找藉口。

由此我想想自己還有很多事因保持沉默沒說,沒對A起到提醒的作用。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迫害剛開始,紅色恐怖壓下來的時候,A打電話告訴我說:實在承受不住了,要寫甚麼可以把「火」字旁的「煉」寫成「絲」字旁的「練」。我嘴上沒說甚麼,但心裏不接受,我想哪個都不能寫,大不了不要工作了,反正我那個工作也不是甚麼好工作。如果我當時把我的想法說出來,是不是會對A起到一點提醒作用?後來發生的事情是不是與A當初存有的那一絲「僥倖」有關呢?「僥倖」是不是另一種形式的「狡猾」呢?是不是我那個現在才認識到的「狡猾」害了A?這個邪黨文化灌輸的「狡猾」危害太大了,嚴重的影響著修煉的人同化「真」,從而可能毀了修煉的人。但它隱藏的又很深,不認真仔細下決心去查找,還真是很難找到它。

去年我在病業假相干擾中,曾想過這樣一個問題:既然是假相,為甚麼破不了它呢?這個「假」的剋星是甚麼呢?是「真」,難道是在修「真」上出了問題?找了一陣子,沒找著,就放一邊去了。

今年在一次夢中,夢見洗完頭、洗完澡,梳頭時,頭髮大量的掉,最後只剩很少的頭髮了,就不敢梳了,怕掉完成禿子了。這時妯娌出現了,對我說:「那頭髮不是你的。」我很納悶:明明是從我頭上掉下來的,怎麼不是我的頭髮呢?我頭上也確實沒有多少頭髮了。醒後沒悟明白,過後也就沒在意這個夢。

最近突然想起這個夢,並對這個夢有了一點領悟:頭髮→頭法→頭腦中的法。為甚麼妯娌說掉下來的頭髮不是我的頭髮呢?因為在梳理(向內找)過程中掉下來的是舊宇宙中成住壞滅的法形成的各種觀念。怕成禿子(甚麼都沒有了)而不敢再梳頭,是抱著舊宇宙中最後最本質的那點東西不敢放,不願完全同化大法。現實中,明明白白時好像又不是這樣:不對呀?我真的想做好,真的想完全同化大法呀,那為甚麼遇到事情時就守不住心性,又用人理來衡量了呢?今天悟到:就是那個執著自我保護背後的人心在作怪,那個人心就是狡猾。而那個舊宇宙中最後最本質的那點東西就是「不真」(那舊勢力不就是上層欺騙、利用著下一層去幹壞事,最後還要消滅下一層嗎?)它需要用狡猾來保護。體現在人中就是容易陷入負面思維,吸取負面教訓。

之所以有這樣的認識,主要來源於妯娌的為人。我想:夢中為甚麼是妯娌來提醒我那頭髮不是我的呢?可以放心把它全部梳掉。妯娌是一個沒有讀過多少書,而為人很坦蕩的一個人,有甚麼說甚麼,對事不對人,沒有她不敢說的人,但她絕不會無中生有,搬弄是非。她這種性格連強勢的婆婆都受不了了,經常被堵得無言以對,其他的人也受不了了。但我很喜歡她這種率真的性格,與她還合的來,她也喜歡與我說話。她曾說她丈夫勸她學我,說:「你看你幹了那麼多事,就因為你愛說,結果誰都不喜歡你,費力不討好。你學某某(指我),人家甚麼都不說,多好?」妯娌說:「人家是有文化的人,我沒文化,學不來。」當時我還沾沾自喜,也認為自己有文化,不跟婆家那些人一般見識。今天想想,自己哪有甚麼真正的文化啊?有的只是黨文化──狡猾!極力保護自己不受傷害而不敢直言。而妯娌雖然沒讀過多少書,身上卻保留了很多傳統文化的影子,人家才算真正有文化。

在變異觀念的影響下,很多人,包括同修可能都沒意識到這個狡猾不好,還以為自己聰明呢!我想到了明慧網的一篇文章《破殼新生》,可能對自我保護意識很強的同修會有所幫助。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還在猶豫:該不該寫這篇文章曝光那隱藏很深的被邪黨灌輸的黨文化──狡猾?該不該把沒與A同修交流完的內容告訴他?該不該提醒他不要再看網絡電影、電視了,那是在開門往自己空間場裏放魔?該不該提醒他把《轉法輪》中關於「妒嫉心」那一節背下來,然後再多找一些關於修去妒嫉心方面的文章看看別人是如何找到並修去妒嫉心的,也不枉師父多次對他的慈悲點悟?該不該提醒他不要再過多的關注新唐人的某個節目了,那是因為他自己從小成績好,吃過班主任老師的小灶,才有那個情結的?

於是我去求師父指點,第一次打開《轉法輪》,看到:「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第二次打開《轉法輪》,還是看到同樣的一句法;第三次打開《轉法輪》,看到:「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

為甚麼我要翻三次呢?還是那個「我修的差,我不配說」在隱隱作怪。這時我想起了《西遊記》中的一段情景:當孫悟空被一群小妖怪用噪音攻擊而戰敗苦惱時,豬八戒沒有因為孫悟空平時老說他「呆子」而保持沉默,而是立即獻計:「這還不簡單?把耳朵堵上就行了。」孫悟空也沒有因為豬八戒平時無能就不聽他的建議,而是說:「這個辦法真好。」然後一起去打敗了妖怪。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曾幾何時,我們被邪黨文化變異得連普通修煉人都不如了呢?我決定寫出此文。如果A同修意識到了更好,還沒意識到,就當作一點點的提醒吧!

個人的一點體會,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