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蔽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一位同修一直處於病業假相已經幾年了。我一直想幫助他走出魔難。我總認為,他的魔難是他在迫害初期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他一直隱瞞不說,被舊勢力鑽空子造成的。我還發現,他現在對自己當初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還不能真正在法上認識,還像當年他在「文革」中對付邪黨各種運動的一種認識。

今天我們幾個同修又在一起交流他的病業問題,我發現他都是用師父的話或者同修交流文章中的話來辯解,維護他出現病業問題的根本原因,就像在「文革」中應付運動一樣在保護自己不被傷害。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他出現問題的原因。

他是一個有一定知識的老人,出身於一個資本家的家庭。就是這樣,他在邪黨的「文革」中竟然一次都沒被批鬥過,甚至還進了邪黨的革委會。他經常總結自己當時的經驗,說邪黨都被他給耍弄了。因為他在心裏非常恨邪黨,他家的萬貫家財就是被邪黨搶去的。

通過學法和看《九評》、《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後,我才明白,不是他把邪黨耍弄了,而是邪黨用這種非常隱蔽的方式把他給耍弄了。邪黨不是用那種強制的方式對你進行「專政」迫害你,而是讓你在這種躲避迫害中不知不覺的變成邪黨所要的這種陰險、狡猾、奸詐的生命。這種非常隱蔽的對生命的摧殘迫害是更邪惡的,邪惡的是讓你在自我欣賞中主動接受這種迫害,主動變異成邪黨所要的這種變異生命。因為你的肉體沒有被折磨,甚至你還會對邪黨有那麼一絲絲好感。

正是在運動中形成邪黨的這種喊口號、表現積極與狡猾、奸詐、陰險的這種黨文化因素阻擋他對修煉的認識,對大法的認識。在迫害前,在學法與洪法上的表現是學法要查遍數,追求表面形式。洪法追求轟轟烈烈,不會向內找。迫害後,面對迫害,用那種狡猾、奸詐的做法過關,把正法修煉中遇到的迫害看成了政治運動,用自己當初「文革」中對付運動的做法來過修煉中的關難。這怎麼能是修煉呢?

看到同修這些問題,我開始反過來看自己。以前我一直認為,我這個年齡沒有經過邪黨的「文革」,不會有這種狡猾的心理。當我真正查找自己過去的所謂過的關難時,我驚訝的發現,我以前的一些所謂的過關,都是用這種狡猾方式「過去的」,其實根本沒有過去,一直在自欺欺人。

記得我在非法勞教期間,一次,我聽說邪惡又要開始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那天家屬接見我時,我好像在演戲一樣。我表現出對自己生命已經沒有甚麼值得留戀的了,只是不放心孩子,我當時的唯一希望就是看一下孩子。而且當時真的表現出很難過,流下眼淚,如同生離死別一樣。其實我自己心裏非常清楚,「我根本就沒有想到要自殺。」接見完之後,家屬把我表現出來的「情況」,彙報給勞教所領導。這時警察就專門派犯人看護我,來安慰我,怕我出現意外。那次惡警沒有迫害我。我自己心裏覺的躲過迫害,自己已經過關了。

我現在才明白這就是邪黨的那種狡猾的思維支配了當時的自己,雖然沒有被迫害,其實自己已經被迫害了,在這一關上自己已經用邪黨這種變異狡猾的心理對待了,已經不夠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了,已經掉下來了。其實邪惡直接迫害你的目地就是讓你掉下來。它雖然沒有直接迫害你,可是邪惡卻用這種更隱蔽的更邪惡的手段,同樣達到了它們的目地,同時還讓你感覺不到,還讓你自認為已經過關了。還有比這更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嗎!

我一直認為自己這個年齡的,沒有經過「文革」和各次邪黨的運動。不應該有這種邪黨文化中狡猾、奸詐的思維方式。其實不然。只要你在邪黨社會中生存。你都在被邪黨的這種黨文化不知不覺中,沒有感覺的變異著。因為邪黨文化就在起著這種邪惡的作用,把一個正常人變異成一個崇尚暴力,狡猾、奸詐、陰險的變異生命。而這種變異的黨文化思維一直在我們的修煉中起著壞作用,我們還可能一直意識不到。現在重新審視自己的修煉,審視自己所做三件事的基點,多數時候並不是發自內心,都是為了完成任務,或者維護自己的修煉。用這種極其自私狡猾的心理對待嚴肅的修煉與神聖的救度眾生,這不是內心還在固守著這個邪惡的東西不放嗎?這不是假修嗎?想到這裏,我感到震驚!

現在回想自己遇到問題,也知道向內找,也能找到一些執著心。但是就是感到不痛不癢,沒有觸及心靈那種剜心透骨的感受。多數時候,就認為自己的關過去了,我也沒有與對方爭執,也能做到不動氣了,也找自己了。今天我才認識到,這是自欺欺人,用一種狡猾的心理對待向內找。就像你犯了一個錯誤,當別人指出你的錯誤的時候,你表面馬上說:對不起,我錯了。可是心裏卻不以為然。這不是掩蓋嗎?我的這種向內找與這種掩蓋的做法有甚麼區別呢!還認為自己會修煉了。這不是叫你自己破壞你自己修煉的路嗎?這是一種多麼邪惡隱蔽的迫害手段。這就是舊勢力邪惡的另外一種更邪惡的表現。

我們都知道,任何物質都是有生命的。我們的執著心也是一樣,當你真正向內找到它時,要修去它時,它就害怕了,就要垂死掙扎,你就會感到剜心透骨的難受,那種難受是因為它的垂死掙扎與剝離它時給你帶來的痛苦感受。如果你沒有真正認識到它或沒有要修去它,也就是沒有觸及到它,它就不會在乎你。就像師父講的:「你這個常人之手觸及不到它,你在那兒亂劃拉,它也不管你,它背後還樂你呢,亂抓一通,很可笑的;你要真能觸及到它,它立即就把你的手給傷了,那是真傷啊!」[1]

我知道修煉就是要成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生命。一切執著的根本都來源於私我。只有去掉私我,才能達到標準。但這只是一種概念上的知道,並不是在法中修到此一境界的認識。因為我連掩蓋這個私我的這種變異的黨文化思維都沒有認識到,沒有修去它。怎麼能夠說要修去私我呢,那只是一種口號,或是笑談。因為你根本就觸及不到私我。

只有在大法中實修自己,一顆心一顆心的修,修去掩蓋私我的所有人心,那個私我的真面目才能顯現出來,你才能真正認識到它,才能分清它,才能修去它。沒有平時實修的基礎,就想修去私我,走捷徑,那根本就不可能,就是自欺欺人。

修煉就得一層一層的去執著,毫無保留的從內心改變自己,才是真正提高,千萬不要好高騖遠。

個人的一點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