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網絡招巨難 得師尊看護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我是一名幼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可我卻一直都不珍惜,以至一度脫離修煉。從少年時期得到自己的第一部手機、第一台電腦開始,我就一頭紮進去玩的不亦樂乎。

從簡單的小遊戲、各種小說、電影、電視劇、綜藝節目到QQ、微信、微博,到近年興起的眾多的公眾號娛樂文章,看起來津津樂道沒完沒了,感覺自己實在是太「忙」了。每天就在想甚麼東西好吃,甚麼樣的衣服好看,家務幾乎不做,好吃懶做,養出一身肥膘。越胖越想吃好的,吃飽了就想躺著,躺著就要玩手機,日復一日,就這樣惡性循環著。

慈悲的師尊一直沒有放棄我,時時在夢中點悟我。母親(同修)也一直循循善誘甚至急得呵斥我抓緊走回來好好學法,我總是嘴上答應的好好的,也偶爾鼓起勇氣向師尊說我要走回大法,從新開始,不再繼續這樣墮落下去。可幾乎都是嘴上說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甚至發展到會為了不發正念假裝在忙,找藉口逃避煉功學法。修大法這麼多年,師尊的各地講法只看過幾本,發正念走神瞌睡,煉靜功只能單盤而且堅持不到一小時。

就這樣的混日子,我的身心也日益頹敗,雖然因師尊始終看護,法理淺悟也保持著善良的本性,與常人相比也是一個不貪不佔的人,但也常常被翻騰的妒嫉心、爭強好勝追求利益的心時時煎熬考驗。身體也更是出現了嚴重的危機,脊椎疼痛到晚上翻身都會痛醒,經期會痛經非常嚴重,只能靠彎著腰頭抵在床上這種怪異的姿勢緩解疼痛,而且要麼量多到不能上班、血流不止,要麼幾十天不來,一來半個多月都不結束。那時候脫離大法的我升不起絲毫正念,西藥、中藥、偏方吃了很多也不見好轉。

二零一四年,我從外地回到老家,那時因脊椎的疼痛已導致我的右腿出現突然痛到麻木抬不起來的狀況,母親再次鼓勵我走回來,從新走入修煉。我開始隨著母親學法煉功,但因為網癮很重,學法並不是很入心,煉功也「挑三揀四」,比如因為天冷所以喜歡圍著被子煉靜功,但不喜歡煉第二套功法抱輪。就在這樣不精進的狀態下,慈悲的師尊卻讓我的脊椎在不知不覺中好了,不再痛經,而且曾經腫眼泡內雙、嘴角下垂皮膚黝黑的我,在不知不覺中眼睛變成了漂亮的輪廓,雙眼皮也很明顯,嘴唇也變得好看,皮膚白了不止一點,面無表情時候不再是看起來有點兇的感覺。

我當時簡直不敢置信自己的改變,多年不見的同修見到我後都說我變了樣,而這相貌的改變,只是在我走回修煉一個來月的時間,還是在不夠精進的狀態。

當時,我不能悟到師尊的慈悲與苦心,以為這樣的修煉狀態就夠了,還是天天抱著手機不撒手。再後來的日子裏,我甚至重蹈覆轍,只在生活工作中遇到「困境」時,才想起師尊,想起大法,然後不精進的修煉幾天,又玩手機,到連續很多天不學法。就這樣不爭氣的我,師尊卻先後幫我化解差點被戳破眼球的大難,教會我開車,給我增高……為我做了太多太多,多到讓不知感恩的我都當成了「理所當然」,忘記身為大法弟子,我該肩負起的責任。就算師尊已經為弟子安排好一切,弟子只需要往前走就好,我卻還是走進一條布滿誘惑陷阱、黑暗骯髒的彎路。就這樣消磨時間,墮落自己,看似修煉實則脫離了修煉。又因為工作中需要用到微信,需要網絡學習技術,需要網購產品,更冠冕堂皇的玩起手機沒完沒了,變本加厲。

直到今年八月下旬的一天,恰逢生理期的我在工作時,突然聽到水聲落地的聲音,以為是一次性水杯倒了,所以只有水聲沒有重物落地聲,結果低頭一看,地上一灘鮮血,左腳鞋殼裏也灌了血!去衛生間清理,發現褲子就在血裏泡著一樣!從那天開始血量多的驚人,如果是一個普通人這樣流血,身體一定吃不消的,我卻幾乎沒有甚麼感覺。

在這樣的第三天,一位同修阿姨在師尊的安排下來到我家住下。從阿姨到我家的當天下午開始,差不多不到一小時,我就要去清理一下,這時開始伴著黑色或暗紅色的塊狀東西排出。開始我以為是生理期子宮的正常新陳代謝脫落的薄膜,也沒有在意,可這東西掉的越來越多,大的有雞蛋大,但比雞蛋扁,幾乎每次清理都有,並且看起來也不像是薄膜,讓同修阿姨與母親同修看,發現是爛肉一樣的東西。每天伴著大量的髒血脫落很多,其中我發現有像雞蛋形狀,連在爛肉上的類似瘤子的東西。每天就這樣大量的往外排這種髒東西,我卻精神氣色都很好,幾乎沒有感覺。當肚子裏有不舒服的感覺時會緊跟著瞌睡就睡過去了,同修說我睡得很快很沉,可上一秒還在打呼,下一秒就一下子坐起來,精神抖擻,一點也不像剛睡醒的人。我悟到這是師尊讓我在睡眠狀態下繼續給我調整身體,讓我感受不到疼痛。

隨著這些髒東西的排出,我那胖的很大很臃腫的大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每天變小,在寫下此文時,還在持續的變小。

在清理身體的這三天,因為母親要上班不能一直在家,如果不是師尊安排同修阿姨來和我一起學法、交流,一直陪伴我,我想我一定不能這麼穩的走過來,在這樣的情況下估計還會玩手機吧。說來也神奇,這三天我絲毫不想玩手機了,思想中偶爾有常人的東西勾著我要我去看手機,也能正念排斥掉。

可後來因為我工作需要的部份設備需要網購,工作內容需要微信宣傳,又不自覺的多玩了一些時間的手機。師尊點悟我,我發現這是因為我執著利益,想大力宣傳工作招攬顧客,所以就會絞盡腦汁在微信上發一些吸引人的東西,想省錢網購甚麼都會貨比很多家,還執著美食就會去看與吃的有關的東西。可是我想,做人有千百般的藉口,千萬種的理由去泡在網絡裏,但作為修煉人,作為大法弟子,只要真正的信師信法,就沒有任何藉口沉溺網絡,就必須戒掉網絡。

我們的一切是師尊給的,我們的一切師尊已經做了最好的安排,為甚麼還要人為的去給自己「安排」甚麼呢?我想哪怕大陸的大法弟子需要用到微信等社交軟件去工作,對真修大法弟子而言,常人那口中難以抵抗的網絡誘惑,對我們而言只是一個小小的魔障,如果我們正念足,那些都微不足道。我悟到,想保持正念,加強正念,就要多學法,學好法,發正念。

我曾多次在夢中夢到自己面對面講真相、張貼真相資料,面對惡警,我讓同修先離開,自己從容不迫坦坦蕩蕩的講真相。在夢中的那個我,讓醒來後的我羞愧難當、又羨慕不已。曾經荒廢的時光不再,曾經荒誕的日子隨著師尊又一次為我巨大的承受、洗滌了我而結束,此時此刻的我重獲新生,只想去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與我曾經一般沉迷網絡的同修們啊,警醒吧,不要因為師尊的慈悲保護而以為自己過的順遂,就不重視這個魔網帶來的危機四伏,被魔障所迷,如何去走神的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