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闖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這些年來,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和呵護,我一直走在助師正法的修煉大道上。下面我把自己的修煉歷程和體悟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

大法給了我和睦的家

我是在中共邪黨的無神論文化浸泡中長大的,不知道人為甚麼活著,完全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借酒解愁,嗜酒如命,不喝夠不算完,喝醉後不理智,吵架打仗,為這事搞的家庭不和。

一九九八年,法輪大法洪傳我村,妻子走上了修煉路,事事按照大法的準則「真、善、忍」要求自己,真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一次,妻子晚上到煉功點學法,我不想她去,她還要去,我氣恨的說:「你去我就關上大門,不讓你回家。」她坦然的笑著走了。我越想越氣,藉著酒勁,真把大門關了。可是兩個女兒哭著要給媽媽開門,我嚇唬她們說:「我就是不讓你媽媽回家。」兩個女兒傷心的哭著睡著了。我想睡會兒就開門,沒想到醒來天已是大亮。那是秋後,夜晚已很涼。我也醒酒了,很內疚,心想這可惹大事了,準備吵架吧。

開門後,看到妻子在門外,她不僅沒罵我,還很溫和的對我說:「對不起,你昨晚睡的好嗎?」頓時我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理虧的深深的低下了頭。然後她用柔和的語氣跟我說:「過幾天煉功點放師父在濟南講法錄像,你也去看看吧,了解了解怎麼樣做好人,把煙酒戒掉。」

就這樣,我也走進了煉功點學法,看完師父的講法,知道了怎麼樣去做好人,很快戒掉了煙酒,了悟了人生真諦,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路,時時以「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找自己的錯,從此夫妻和睦,家庭幸福。

解體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因小人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利用報紙、電台、電視台等中共喉舌媒體誹謗大法,毒害著眾生。為使眾生明白真相,我發送真相資料,掛真相條幅、貼真相,有時掛一夜,天亮才回家,不知不覺中把這當成了工作,起了幹事心,學法少了,偏離了大法,被邪惡鑽了空子。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們夫妻二人被綁架到洗腦班,白天我被銬在大樹上,晚上被銬在暖氣上或在床頭上。當時家裏還有一批真相資料還沒發出去,我就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不能讓警察找到救人的資料,結果警察抄了兩次家都沒找到。我們倆人被綁架後,家裏還有個十歲的兒子在家,十天後,親戚找關係把妻子放回家。我在看守所靜下心來找找自己,同時在心裏請師父加持,全盤否定迫害。一個月後我也回家了。

回家後,我多學法,向內找,歸正心態,繼續投入到講真相救眾生的洪流中。

闖過病業關

二零零三年秋,我開始腹痛、便血,一連三天便的是淡紅色血,第四天便黑血,我心中有些恐懼,胡思亂想:這是怎麼了?怎麼這樣了?又一想: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結果一天後就好了。

二零零四年冬天,我看到《明慧週刊》裏的文章,有一同修過病業關時悟到用神念的理,看後感覺啟發很大。沒想到半小時後,我感覺肚子開始疼,越來越疼,豆大的汗珠從臉上向下滴,頭也脹大了,覺的天旋地轉,不到十分鐘時間,疼的我快堅持不住了。正好有一個親戚同修在我家,她看到我這個樣子,勸我說:「咱學法少,又不太精進,要不就去看看吧?」我沒反應,她以為我沒聽懂,就又說了一遍。在疼痛稍輕時,我對她說:「不要緊的,不用去,我能挺過去。」女兒知道情況後,趕快跑來,也勸說我去醫院看看,我推脫說:「已是下午了,不去了。」女兒不放心就住下了,等明天看看是甚麼情況。

那天晚上,夢裏我清晰的看到有兩條路,顯現出一條是寬闊大路直向前方,路面是一步高起一步的陡長坡,到頂就沒有路了,下面是一片漆黑,甚麼也看不見;另一條是彎曲通明的光明路,一直延伸著,直到看不見為止。醒來後,我明白是師父在點化我,我悟到這是我要過的關,面前的兩條路看怎麼走,走常人走的路,路的盡頭在那擺著,就是生老病死,我要走那條曲折的光明路。師父說:「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1]師父還說:「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2] 我對女兒說不用去看醫生了。

在劇烈的疼痛下,我夜裏睡覺頭暈的不敢動。連續疼了三天後,漸漸減輕了,七天後恢復正常。

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深深感受到師父時時處處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在遇到魔難和過關時,只要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向內心去找,實修自己,一切魔難都會迎刃而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心自明〉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