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闖過消業大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我是新學員,今年五十五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一、得法機緣

修煉前,我全身骨頭關節都疼痛的不行,翻身都困難,起床需要人拉起來,而且雙手麻木,僵直,不能自主伸屈,雙手無力,連杯子都拿不住。

住院十幾天,也沒有好轉的跡象,做遍了醫院裏所有的檢測項目,也沒查出甚麼病來,只是對手部做肌腱圖時,得出一個結論:末梢神經炎,這種病美國醫生診斷為主婦手。出院時,醫生連藥都開不出來,說無藥可開,就這樣,稀裏糊塗的出院了。

正好這時,嫂子來我家看我,嫂子的姐姐和姐夫也來了。姐夫是位大法弟子,七十多歲的人,滿頭黑髮,很精神,他受到邪黨的多年迫害,但堅定的修煉至今,大家都很敬重他。

姐夫對我說:你就煉法輪功吧!我當時甚麼也沒想,就說:好,我煉法輪功。因為在前幾年也聽說過法輪功,還有一個煉法輪功的同事姐姐也跟我說過法輪功很神奇,所以我就想試試。第二天,我就去姐夫家要煉功的碟子,姐夫還給了我一本《轉法輪》,並囑咐一定要好好看這本書!

我是個頭腦很簡單的人,雖然以前聽說過法輪功,在法輪功遭迫害前,也看到過在公園裏打坐的煉功人,就以為煉法輪功就像我爸練太極拳一樣, 只要對著教功碟子練動作就行了,壓根不知道煉法輪功還要學法修心性,拿回《轉法輪》後,只是隨手翻了一下,也沒再看書了。

也許我跟大法確實有緣,這時師父安排那位修法輪功的姐姐來我家了,這位姐姐耐心細緻的教我煉功,陪我學法,給我聽修煉故事的錄音和大法音樂,我才慢慢的開始認真的學習《轉法輪》,才開始慢慢的懂得修煉法輪功是怎麼回事!

修煉前幾個月,我一直在咳嗽,檢查結果說我肺葉上有結節,隨著慢慢的學法煉功,咳嗽消失的無影無蹤,結節也不翼而飛。以前我還有胃痛的毛病也隨之而消了。最讓我欣喜的是,我住院十幾天查不出病因的渾身關節疼痛也消失了,翻身時,明顯的感到背部有很大的法輪在呼呼的轉著,那是法輪在給我調整身體啊!僵直的雙手也能伸屈自如了,只剩一點麻麻的感覺。我真正的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我們全家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煉大法!

三、跨過消業大關

二零一六年四月,也就是在我真正的進入修煉狀態時,我兩腿腳踝以上、膝關節以下,出現了一些散布的紅疹子,慢慢的蔓延到大腿,最後到腰部以下全部長滿了紅疹子,而且密度越來越大,奇癢無比,用手一抓一地皮屑,抓的流血還是癢的鑽心,真是難受啊,我快守不住心性了,真想上醫院去治療。

這時同修姐姐與我切磋學法體會,告訴我說,這是師父在幫你猛烈的清理身體呢,是大好事。我也恨自己悟性太差,老是冒出這種不正的念頭。後來同修姐姐要求我每天必須學一講《轉法輪》,每天堅持煉功,那時夜裏癢的無法睡眠,白天還要帶小外孫女,真是苦不堪言。

每當我心情煩躁發脾氣時,師父就借我丈夫的嘴說:修煉人要靜下心來修煉。當我又冒出想去醫院的念頭時,女兒說:媽媽,這是師父在往外給排毒呢,您這皮膚的症狀要是反映在任何一個內臟器官上,就是甚麼甚麼癌,醫院能治得好嗎?!您還是忍一忍吧。師父還借兩歲的小外孫女的嘴說:家家(方言就是外婆的意思),您身上全是蟲子。我再問她,她就甚麼也不說了。

家人的鼓勵也給了我一點安慰。此時的我學法煉功一點不敢放鬆,但皮膚的症狀還在繼續加重,最後整個人的下半身就像穿了一條緊身的大紅皮褲子,一點正常的皮膚都看不到了,還發展到兩臂的陰面也全布滿了紅疹子,別說旁人,就連我自己都不敢看我自己,一洗完澡,小外孫女就趕快遞衣服過來,叫我趕快穿上,說她不敢看家家。

就在我艱難的過這個病業大關中,慈悲的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每當我抱輪無法堅持時,我的雙腿就會出現麻麻酥酥的狀態,感覺法輪在雙腿旋轉,能讓我輕鬆許多;背部在肺的部位有兩個像錢幣那麼大的圓環在均勻的轉圈,同修告訴我說,那是師父在加持你,法輪在給你調理身體呢;每當我思想出現不好的念頭時,師父就會用各種方式點化我,例如有天早晨煉靜功時,我思想又開始胡思亂想時,煉功音樂從「變掌」一下跳到「信師信法」的修煉交流節目上去了,當時我還以為是播放器壞了,第二天就沒出現這個情況了,這不是師父在時刻看護著我嗎?過關雖苦,但能親身體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經常使我流下感恩的淚。

我就這麼一直堅持到二零一七年七月初,症狀也發展到最頂峰,紅疹還在不斷的往外出,這條「紅皮褲」有加厚的感覺,使人感到刺癢難挨啊。這段時間,同修姐姐要我參加小組學法,大家也幫我發正念,與我在法上交流、切磋。師父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這時師父又借小外孫女的嘴把這個法理點化給我,她說:「你已經好了,沒有細菌。」我也時刻牢記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就繼續咬牙堅持著。

不久,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人叫我去打開一間屋子,夢中我感覺那是一個陌生的屋子,一打開房門,我們家族一大家人在裏面坐著,可是地上滿是各種各樣的蟲子,還有兩寸來長的蠍子 ,都是活的,但他們好像誰也沒看見一樣。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師父說:「現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舊勢力不敢直接幹,那些個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幹。現在幹的都是甚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3]怪不得小外孫女在我一開始出現狀況就說過:你身上都是蟲子。我後悔我悟性太差,沒在夢中把這些蟲子清理掉!

師父還講:「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滅成片成片的就滅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這個東西,而且宇宙的層次很多,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不要覺的發完正念了,感覺好一陣,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訴你,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大家要注意這些事。」[3]

加之我是新學員,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是結合在一起的,除了堅持不斷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外,這個消業的過程我還得承受,否則算甚麼煉功人呢。最後的承受過程依然很痛苦,我小外孫女看到我難受忍不住時,此時已經三歲的她馬上要我:「打坐打坐。」並對著我的雙腿念正法口訣。又過了不長時間,師父又借她的嘴說:你二十天就會好的。隨之,還伸出兩個小手指頭晃動著,我信心大增。

真的,二十天後,我下半身紅的像塊板式的皮膚慢慢的開始變色,整板的皮膚開始變成散開的點狀,紅疹子開始變成淺褐色,破皮的地方開始結痂,也不癢了。身上大面積的皮膚恢復了正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