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我今年八十六歲,一生命運坎坷,疾病纏身,幾乎是在病痛和心緒憂愁中度過的。為了好病,我練過氣功,供過佛、神、仙,信過基督教,只要有人說甚麼辦法能治好病,我就去嘗試,結果病沒治好,反而更糟了。

一九九七年我還是抱著試試的想法開始學煉法輪功,一試覺的不同於其它功法,法理明,功法動作簡單易學,效果出乎我的想像:煉功不到兩個月,所有的疾病全好了。我高興啊!心想,大半輩子運不通,老來得福運亨通。

由於我人心太重,以前知道雜七雜八的東西又多,修煉起來干擾也大,可謂是左一跤右一跤,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師尊沒有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我生命即將結束的那一刻,慈悲的將我從死神那搶了回來。

那是二零一三年正月十二早晨,我去廁所,大小便都排不出來,肚子也不舒服,上下不通氣。從那天開始,我連續幾天沒吃過東西。痛苦中忘記自己是修煉人,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也沒告訴兒女。正月十四晚上,小腹脹得疼痛難忍,小腸換氣又十分嚴重。三女兒來家裏發現我的情況,急忙給我大兒子打電話。

正月十五天還沒亮,大兒子與大孫子雇車拉我去醫院,去了市級兩家醫院,醫生檢查後,基本是一樣的:「腸梗阻壞死,小腸換氣,急需手術,但治癒率很小。我們當地醫院的設備不如省城的好,臨床經驗也沒省城的豐富,去省城醫院看看吧。」兩家醫院都不收。大兒子與家裏聯繫,籌了兩萬元現金,急忙帶我去省城醫大一院。

醫大一院120救護車到火車站接站,晚八點到達醫大一院,專家、教授、醫師已在醫院等我,檢查後與市級醫院的說法一樣,讓先交三十萬元抵押金再手術,治癒率百分之十至二十,也有下不來手術台的可能。

兒子、孫子聽後全哭了,給我二兒子打電話,二兒子聽後讓我接電話說:「爸啊!三家醫院都不留你,都救不了你,最後還有一線希望,那就是求大法師父救你!你心裏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然後二兒子跟他大哥說,讓連夜把我送到他家。大兒子也懵了,只有照他二弟說的做了。

經二兒子這麼一說,我才驚醒,懊悔這些天忘記自己是個修煉人,在危難之時,只想著難受,怎麼把大法忘了呢?想到了大法,我有了信心:我有師父!

兩個小時的路程,我心裏不停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當車開到離二兒子家還有五十里路程時,我身體感覺到有了生機,氣也夠用了,肚子也不脹痛了,也有勁了。於是我坐了起來。

到了二兒子家,我的身體舒服極了,好像那幾天所發生的一切就是一場夢,醒來一切正常。沒有兩分鐘,我就去了衛生間,正常的排泄了大小便。回到床上身體更加舒服得勁,肚子咕嚕咕嚕叫個不停。

我已經四天沒吃東西沒喝水了,迫不及待的喝了兩小碗米粥,吃了兩個元宵,再想吃,孩子們不給我吃了,怕我撐著。於是,我就坐在床上學《轉法輪》,學了不到一講,我就覺的睏了,躺下睡的又香又甜。

大兒子看在眼裏,滿臉的疑惑,他雖然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但這也太神奇了吧?醫生的話還在耳畔迴響:「你父親剩下的生命時間是用小時來計算的,別白花錢了,抓緊回家準備後事吧。」眼前老爸好的也太快了,是不是過去老人說的迴光返照啊!

大兒子觀察了兩天,看我確實好了,一切正常,這才露出笑容。回到家裏沒等把門關上,就大聲的喊:「從現在開始,咱們全家都煉法輪功!法輪功太好了!」

這是我的親身經歷,我把它講出來,一是謝師恩,二是勸告世人別被江氏集團謊言欺騙。相信法輪大法好!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