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病業魔難現象的淺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最近我們地區有多名同修出現嚴重的病業魔難,有的同修能在法上向內找,歸正不足,正念正行破除了魔難,有的在師父加持下,同修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有的同修卻被拖走了人身,還有數名同修在痛苦中煎熬著,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本文描述的是本地出現病業魔難的一些現象和自己在有限的層次中對這些現象的淺析,希望對同修們能有借鑑,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念不正招來的魔難

同修甲去年七十三歲,她的兒媳婦去年得了重病,姪子大年二十九突發心梗死亡,她心裏暗暗的有一念「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是不是該輪到我了」,結果大年三十晚上突然開始胸悶、腰痛無法躺下,難受的一宿未睡,她堅持起來煉功,突然悟到我這不是動了人念,一念不正求來的魔難嗎?否定了不正的念頭,第二天就好了。

甲的丈夫前幾年去世了,家人瞞著她給她也打了墳,她知道後堅決表示不同意,同修也勸她填上給她打好的墳,但是家人不同意。她年齡大了,也不能自己親自去填墳,幾年來她一直對這個事情耿耿於懷,以至於成了她的心病。幾年來她的身體時好時壞,一不舒服她就認為是那個墳的存在導致的。同修跟她交流後,她明白了,不是這個墳的存在給她招來的身體不舒服,而是對這個墳產生的怕心,給她帶來了麻煩,她現在已經放下了對這個墳的執著。

本地有多個女同修,因為丈夫(或婆婆、兒媳)對她不好,經常打罵她或丈夫有了外遇等原因,對丈夫的怨恨心很強且長期不去,思想中經常產生強烈的「不要這個肉身,還不如死了好」等邪念,還以為是自己想的,其實是舊勢力、黑手、爛鬼鑽她思想的空子,向她腦子裏強加的。

這幾個同修都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假相,已經先後有幾個同修被迫害離世了,也有同修能主意識很強的排斥邪念,並努力的去放棄怨恨心,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身體恢復了健康。

不敬師不敬法帶來的干擾和迫害

同修乙一煉功就會出現打哈欠、流鼻涕、淌眼淚的不正確狀態,一直持續了十幾年,直到今年三月份,她在晨煉時,突然一件事情打到了腦子裏,一九九八年,她用錄音機聽師父講法錄音時,思想走神了,錄音機出現異常,將磁帶抹去了一段,她借來另一塊磁帶補錄了這一段,但是補錄的不同步,造成錄音帶中師父的講法前後不一致,她也沒當回事,一直用這個錄音帶聽法,直到不能用為止,她那個煉功時的不正確狀態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她明白了,原來是自己不敬師不敬法招來的干擾,就針對這件事寫了嚴正聲明,在寫的時候就感到身體裏一些氣泡一樣的不好物質刷刷的向下落,第二天,她晨練時感覺身體很奇怪怎麼了,一想原來不流淚、不打哈欠也不流鼻涕了,困擾她十幾年的不正確狀態消失了。

前些天,同修甲突然發燒、全身疼痛、怕冷,嚴重時甚至起不來床,我和同修跟她交流哪裏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她向內找,昨天衛生間的坐便器堵塞了,家裏只有她和小外甥女,想了各種辦法無法疏通,情急之下,她就在心裏求師父疏通,最後還是打電話找來維修工疏通了下水道,隨後她的身體就出現了病業假相,她明白了,這麼髒的地方怎麼能求師父疏通,不敬師不敬法就會招來舊勢力的迫害,現在同修的身體已經好了。

在很多出現病業魔難的同修家裏,我發現一些不敬師不敬法的現象,有的同修把師父法像擺在很髒亂的地方,旁邊擺滿亂七八糟的東西,有的同修躺著或半躺著看大法書,有的同修手很髒,或上過廁所不洗手就看大法書,大法書被弄得很髒,上面有各種污漬甚至是鼻涕,有的同修用亂七八糟的書皮包大法書,這些同修出現病業魔難或許還有其他原因,但是不敬師不敬法卻是招來舊勢力迫害最主要的藉口。在這裏建議同修把師父法像請到乾淨整潔的比較高的地方,避開衛生間、廚房或臥室裏腳對著的地方,看大法書前要洗手,看書時盤腿或跪著學,最起碼要端正坐姿,包書用的書皮選用透明書皮或無字的白紙,敬師敬法是弟子的本份,同時也是信師信法的體現。

根本執著和怨恨心長期未去

同修丙突然肚子脹得很大,同修們和她交流後,發現出現問題前因為家庭矛盾,她對兒媳婦和丈夫動了怨恨心,特別是一直對丈夫的怨恨心很重。聽丙說從結婚以來丈夫總是對她連打帶罵,就是因為尋求安慰和心理寄託她才走進大法的。丙經常產生輕生的念頭,看到有常人死了,就說:「想活的死了,不想活的(指自己)死不了。」我說這不就是你的根本執著未去嗎,為了尋求安慰和心理寄託才修煉的根本執著和怨恨心長期不去是被舊勢力抓住藉口迫害你的根本原因。她明白了,開始努力地放下根本執著,從法理上知道,自己的修煉是為了證實法、救度眾生,說一定要走到最後,跟師父回家,不早走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

但是舊勢力的安排太邪惡了,丙的兒媳婦嫌她給自己丟面子,把她趕回老家,病業假相越來越嚴重,同修找到她丈夫,把她接回城裏租房子住。她的丈夫在同修們在的時候表現得還可以,說的話也很好聽,同修們走後就變成另一個人,對她很冷漠,不斷用言語打擊她的信心。丙的性格比較內向,生氣愛憋在心裏,只要一動怨恨心,一生氣,肚子就脹大。同修陪她學法、發正念、向內找,剛有好轉,她丈夫說她幾句,馬上又不行了。她的全身浮腫,從肚子、腿、胳膊、一直腫到了肩膀。

丙對大法非常堅定,三件事也一直在做,剛剛被邪惡迫害走了,失去了寶貴的人身,直到臨死前半昏迷狀態,還聽到她在和舊勢力抗爭,她的丈夫在她耳邊說話,她卻把頭擺到另一邊,至死也沒放下怨恨心。

病業魔難面前人神一念,帶著人的認識、人的觀念無法破除魔難

有一次,我出車禍,左腳大腳趾的肉被擠成了兩半,我去醫院縫住了傷口。回家後,我聽從醫生和家人的話,為了避免出汗傷口感染,每天把腳抬高用風扇對著吹,很小心的不讓腳沾上生水,並且注意飲食,不吃韭菜等食物。幾天後我去醫院拆線,拆開紗布後,發現我的傷口上的肉幾乎全爛了,發出難聞的惡臭,醫生告訴我:「你這樣下去很可能會截肢,甚至會危及生命。」

回去後,我每天在大量學法的同時向內找,想起了師父的講法:「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 [1]

我明白了,人的理不就是「餓了就要吃飯,睏了就要睡覺,有病了就要吃藥打針」嗎?我雖然沒有打針,但是「傷口見生水、出汗就要感染」這不也是人的理嗎?我決心放下這些人的觀念,扔掉包著的紗布,該怎麼走路就怎麼走路,該怎麼洗澡就怎麼洗澡,這樣慢慢的腳上的爛肉掉了,又長出了新肉。

有幾個同修出現糖尿病的假相,也在學法煉功,沒有上醫院,卻要吃些甚麼蓖麻炒雞蛋等食療,不敢吃糖分高的食物和水果,骨子裏還是把它當作了病,有的同修一難受了就想緩解緩解,出現感冒假相,就蓋上被子捂捂汗,再多喝點水,他們沒去醫院、沒吃藥,但是那蓖麻炒雞蛋就是藥,喝的水就是藥,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放不下人的觀念,長期在病業魔難中煎熬。

也有的同修在魔難面前沒有動人念,正念正行否定了魔難,比如同修丁有一次出車禍,膝蓋骨碎了,左小腿的骨頭斷成了三段,她沒有動任何人心人念,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執著心,決心放下這些執著心,然後忍著疼痛堅持盤腿近一個小時,當她把腿拿下來時,發現膝蓋和小腿都奇蹟般的平復了,她慢慢的站了起來,就能挪動著走了,幾天後,丁就能和同修來到三四里外的公園,爬上幾百層的台階去講真相救人了。

有一年冬天,丁突然發高燒,蓋著被子都凍得渾身發抖,她想不是讓我冷嗎,我讓你冷,我凍死你,只穿著秋衣秋褲在院子裏站了十幾分鐘,回到屋子裏時,不冷了,身體也不抖了,完全好了。

前些天,我突然拉肚子,五頓沒吃飯,體重迅速變輕,我趕快歸正自己的不足,同時想,你不是讓我肚子裏涼、拉肚子嗎?我涼你,叫妻子給我拿冰糕,連續吃了兩隻冰糕後,拉肚子的現象消失了,我又開始吃飯了。

同修戊修煉二十年了,修煉前有哮喘、氣管炎等病,修煉後都好了。有一天,她突然出現嚴重的哮喘、氣管炎症狀,我跟她交流,發現她雖然嘴上說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是有很多觀念卻在承認迫害。比如剛出現病業假相時她認為自己以前就有這方面的業力,現在是在消業,跟同修交流後明白了不能消極承受,這都是假相,但是病業症狀一直未好,又產生了「我發正念就會好一些,今天症狀厲害了是因為忙沒顧上發正念」等觀念,不知不覺中還是承認了迫害,我給她指出後她明白了,從一思一念中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很快她的身體出現的哮喘、氣管炎假相就消失了。

我曾經連續多年每年都出現一次感冒的假相,幾乎每次發生的時間點都一樣,而且每次症狀的表現過程都一樣,先是怕冷,再全身酸痛,再打噴嚏,再流鼻涕,再嗓子痛,最後咳上一些很黑的痰,就開始好了,每次三天,一天不差,我還感覺還好,這是在給我淨化身體,你看常人感冒打針吃藥一個星期還不好,我三天就好了,形成了觀念,默認了這種現象,但是二零一三年這個過程突然拉長,到二零一四年,持續了十幾天還不好,一個辦公室裏,我先開始,同事們陸續開始感冒,最後同事們都好了,我還沒好,以至同事們都說是我傳染了他們,這時我才感到不對頭,承認了假相,形成了觀念,就中了舊勢力的圈套,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明白了,馬上開始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這種不正確狀態就消失了。

其它情況

還有些導致同修出現病業魔難,甚至被奪走人身的原因,有幾個同修是因為色慾心很重,犯過大錯,還不歸正甚至掩蓋,有些同修長期學法不入心,不會向內找,總是從感性上認識大法,導致不能百分百信師信法,修煉的境界不能昇華上來,一遇到問題就想用人的辦法解決,吃藥或上醫院。

在同修或自己遇到病業魔難時,我的體會是:首先要信師信法、堅定從思想深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按師父安排的路走,靜下心來大量學法,重點學師父關於病業和堅定正念等方面的講法,正念正行,發正念鏟除迫害自己的一切邪惡,我悟到遇到魔難時不能用人心而是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對待,人神一念,正念越強好的越快。

在幫助過病業關的同修時,我是這樣做的,首先問一下他有沒有背棄大法的言行,讓他發表嚴正聲明並真心認識到錯誤;有沒有根本執著,把它挖出來;引導他向內找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地方,重點向內找魔難發生前自己做錯甚麼事或表現突出的執著心,這往往是癥結所在,用法來歸正;有沒有被人的觀念、人的理所迷惑,不能用大法中悟出的正法理看問題,幫助他從法理上悟上來。為了鼓勵同修不要掩蓋,敞開心扉,我經常舉自身的一些例子,說這個問題我也曾經存在,我是怎麼走過來的,魔難中的同修往往正念不足,最好不要強迫他幹這幹那,多鼓勵和引導同修在法理上歸正;在幫助同修時不帶負面思維,不指責同修,不放棄形成整體,面對假相和干擾不動心,幫助同修的過程也是自己修煉的過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