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輪大法中獲新生 【明慧網】

在法輪大法中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一九九七年初,我坐月子期間腰很疼,因為餵母乳,不能吃別的藥,就只能吃止痛藥;同年七月份我的身體明顯變歪了,體重只剩七、八十斤,去醫院檢查出腰椎骨結核。直到孩子滿十個月後,我去醫院做腰椎手術時,醫院又檢查出還有雙腎結核,而且左腎徹底壞死,右腎已感染,還有胸椎骨刺。醫院讓我手術半年後複查,再摘除左腎。可是我沒有錢啊!當時做腰椎手術還是把我住的好房子換成破房子換來的錢才能做手術。家裏經濟很緊張,我也不能再繼續做手術,就只能在病痛中煎熬著。

做完腰椎手術後,我是個廢人,炕上吃,炕上拉,生活不能自理。回家養病不到一個月時,一天我和丈夫吵架,結果那天我媽來看我,丈夫手指著我媽說不要我了,因我是廢人了。就這樣,丈夫找鄰居家的吉普車,我媽哭著把我拉回了家。當時我心想,死了都恨他和他家人。

在大法中獲新生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在娘家養病期間,我嫂子的弟弟來我娘家讓我學法輪功,我問:「啥是法輪功啊?」他說是佛家的,我問:「我現在這樣也不能磕頭燒香的,我咋信呢?」他說:「這個法可好了,不用燒香、磕頭,你按照書裏說的去做就行。」我說:「那你把書拿來我看看吧!」

過了幾天,他把書拿來了。我一看書皮上面的顏色,眼前一亮,感覺心也明亮了起來!一個月左右,他來我家問我:「想學嗎?」我說:「我想學呀,挺好的。」

我一直想著等我病養好了就和丈夫離婚,通過學法,我悟到不應該離婚。就這樣,一九九八年十月丈夫來接我回家了。不久,一個偶然的機會聯繫到了當地的同修,我就到小組聽法。剛開始聽,我腰疼坐不住。聽法三天後,晚上我煉靜功,明顯感到自己身體內一個密度極大的東西,從脖頸開始往腰部走,走到腰部份開,從兩腿走到腳底,從腳底下排出。排出後,上身可輕快了!

從那時起我的腰就不疼了。直到現在二十年了,我一粒藥沒吃,體重一百一十多斤了。剛回家的時候我甚麼活也不幹;後來學法知道我要用真善忍衡量,我得去幹活呀。我家住平房,水井在倉房,需要往屋裏拎水,從倉房到屋裏十多米遠。我剛開始怕腰疼,只拎了半桶水,後來想:我學大法了,有師在,我都學大法了,怕甚麼呀!我一下就拎了一桶水,腰一點都不疼。後來我和丈夫上山打柴、拾柴禾。

村裏人都知道我學法輪功身體好了,可能幹了。因我村有一個男的腰椎骨結核養了三年才能趕車,我幾個月就能幹活了。我學法前因為一直記恨婆婆對我的刻薄,很多年不叫她「媽」,學法後我也改口叫「媽」了。丈夫很開心,再加上我身體好,也能幹活了,所以婆家人可支持我學大法了。

兒子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五年的十二月末,冬天東北燒爐子,我兒子修大車給人打工,屋裏燒爐子。到下午的時候,爐子不怎麼著,他同事往爐子裏倒了點火油。結果我兒子拿爐鉤子低頭捅爐子的時候,一下子竄出一個大火苗,瞬間把他的整個臉都給燒了,眉毛、眼毛全燒沒了,頭髮前面也燒了一小圈。

孩子被燒後在店裏挺了半個小時,實在太疼就到藥店抹了一層燒傷藥膏。回店裏給我打電話讓我把風扇拿出來,我說:「拿風扇幹啥呀?」我以為冬天店裏沒有活,孩子在店裏睡覺睡毛愣了,說胡話,我也沒當回事。不一會兒孩子回來,我一看臉,當時心裏「咯登」一下,我說:「咋的了?」他說:「燒的,捅爐子燒的。」 給他疼的直打門,我也不敢多問了,趕緊把風扇拿屋裏給他吹風。

當時有三個同修在我家學法,一同修當時看到孩子的臉燒成那樣也嚇一跳,因為整個臉全燒了,滿臉是水泡,大的像大拇指肚那麼大,小的像高粱米粒一樣,太嚇人了。那年兒子剛好二十歲,當時我心想:這要落疤可怎麼辦呢?轉念又一想,我有師父呢,師父會管他的。馬上心就穩住了。兒子進屋趴在炕上,用風扇吹臉。我突然想到師父說:「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1]我就對趴在炕上的兒子說:「兒子,媽給你念書聽行嗎?」兒子說:「那你小點聲。」我說:「行。」

我就開始念《轉法輪》。不一會兒他就睡著了,等孩子睡到晚上起來時臉就不怎麼疼了,還對我笑,我一看孩子的臉有點乾巴了,嘴只能張一點,眼睛也燒的瞇成了一條縫。

第二天,我姨婆婆的兒子和兒媳婦來我家玩,我們嘮嗑,提起兒子的臉被燒的事,他倆到小屋一看我兒子的臉,把他倆嚇了一跳,小叔子問我:「嫂子,你找他老闆了嗎?領孩子上醫院看了嗎?」我說:「沒有,不用了。」他說:「孩子臉燒成這樣,不找老闆,也不領孩子上醫院,那不瞎扯嗎?」我說:「沒事。」小叔子又說:「那你不去,我領他去。」我說:「不用。」他非要領著孩子去,但最後我沒有同意。晚上我問兒子,說:「媽學大法了,不訛人,不領你到老闆家,也不帶你去醫院看,你有想法嗎?」兒子說:「沒有想法。」

孩子一直很相信大法,也很懂事,就這樣我們娘倆就沒去老闆那兒,我說:「這兩天你在家養,和媽媽一起看書學法吧!」兒子說:「行。」就這樣每天和我們看半個小時書。孩子燒傷第三天的時候,用手機發過朋友圈照片。

到燒傷的第四天,兒子臉上的幹皮全掉了,只有一個地方他用手摳過,留下了一個小疤,現在也沒有了。整個臉一點疤都沒有,我家親戚都服了。燒傷一星期後,外甥女給我打電話,問我說:「咋的了,大姨,我都要嚇哭了。」我就說:「是燒的。」她說:「上醫院了嗎?」我說「沒有,你小哥就抹了一次藥膏,吃了六片止疼藥,就再也沒吃藥,現在一點疤都沒有,比原來還帥了呢!」她說:「是嗎?」我說:「大姨是幹啥的你知道吧?」她說:「知道!」「你小哥就跟我在家看了幾天書,就這麼好了。」她說:「太神奇了!」我說:「是呀!沒事你多念一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好!」

後來我跟兒子說:「兒子快謝謝師父吧!要不然不知道啥樣了。」兒子說:「媽,我謝了!」我問他:「你咋謝的?」孩子雙手合十,純真的表情洋溢在臉上。我看著他,真心的感謝師父,謝謝師父慈悲!

尋找失主,歸還錢包

有一年冬天,我中午上班。那天中午我去的比每天早一點,騎自行車到郵局對面,不經意往郵局那兒一看,看見郵局前面的垃圾箱旁邊有一個像黑色的小筆記本,就下車走過去撿起來一看,是個錢包。哎呀,裏面有好幾張一百元的鈔票,我把錢包放入車筐趕緊把車子停到郵局對面。一看錢包裏有兩張銀行卡和一張身份證,一張電話費繳費單,繳費單上的人和身份證上的人不是一個人,我就想:這失主得多著急啊!我就趕緊給同修大姐打電話告訴她我撿到錢包了,她在電話裏說:「給人家呀!」我說:「知道。你過來一下吧。」我就告訴她地點,她說:「好。」

我倆見面一商量,決定約失主到醫院一樓。我就拿起電話打繳費單上的電話號,對方一接電話就說:「你撿著我錢了?」聽對方的口氣很驚訝也很著急,我說:「是呀。」他說:「我一分都不要了,你把身份證和銀行卡給我就行。」我說:「你別著急,我全都給你,你到醫院一樓找我。」他說:「好。」大概十分鐘左右,開門進來兩個男的,我一看其中一個就是身份證上的人,我就招手讓他倆過來。他倆過來後,我說:「你看看有沒有少啥?」他連看都沒看,立即從錢包裏拿出了二百元錢給我,我說:「我不要!」接著同修大姐說:「你知道她為啥不要嗎?」他倆不知道怎麼回答,同修接著說:「她是學法輪功的。」他倆聽後先是一愣,然後一個勁的點頭,表示謝謝。

同修接著給他們講三退,他倆都用真名退了,並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他倆說:「好!謝謝!」講完後,他倆站在那不好意思走,我說:「你倆走吧!」他倆這才走了。

謝謝偉大的師父慈悲救度,風風雨雨中走過的這些路,一直都在師父看護下,弟子才有今天,拜謝師父!謝謝平日裏曾經幫助過我的同修們,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