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那顆一直逍遙法外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修煉這麼多年,不斷的向內找,找執著心,也不斷的修去執著心,可是,有一顆心一直逍遙法外,大搖大擺的晃來晃去,甚至一直主宰著思維,竟然一直沒覺察到它,都形成自然了,比那個習慣成自然的妒嫉心還難辨別,就是它──狂妄之心,自認為了不起的心,高於別人的心。

在這顆心的主宰下,種種表現如下:

- 自視清高,認為常人都庸俗不堪或者愚蠢;

- 對誰也不服,專看別人的缺點,看不到別人的優點;

- 別人不能惹自己,誰要是惹自己,那就是最壞不過了,要懲罰,要教訓對方,幾乎要置對方於死地。內心深處是想:我這麼正確,這麼優秀,小小的你竟敢找我的碴,得教訓教訓,讓你承擔後果。

- 在家庭中,夫妻之間,也表現強烈:那就是你得聽從我的,我厲害,你無能,處處看對方不順眼,做事不合自己的價值觀念,沒能耐,啥也幹不好。自己比對方強多了。

- 在社會工作中,那就是看領導都不順眼,沒領導能力,肯定是溜鬚拍馬爬上去的,不服氣。有同事工作幹的好,那是運氣好而已。沒啥了不起。

- 自己如果是領導,也覺的自己領導能力不錯,更增加了優越感,即使沒領導好,員工不聽話,那是因為員工素質太差,太自私自利,光想偷懶少幹活,還要多拿錢。反正自己沒錯,都是別人不好。

- 做一切事情,都是在自我了不起的心的支配下做,講真相的時候:看我多有口才,「博古通今」的大講一通,對方如果不接受,那是對方迷的太深,中毒太深,不可救要了。修煉的時候:看我多麼會修,一顆心一顆心的都能找出來,多麼會向內找,看看別的同修,真是不會修,不會找執著心,悟性真差。

- 自己修煉懶惰的時候,就給自己找藉口了:誰也會有打盹不精進的時候啊。

- 不能吃虧。自己這麼了不起,怎麼能讓那麼差勁的別人佔便宜呢?不行,他佔了便宜不能讓他白佔。記恨在心。自己佔到便宜,則沾沾自喜,看我多了不起,還是我有本事,我就是比別人強啊,我的根基好,德多,福多。

- 遇到矛盾,別人衝撞到自己心裏過不去的時候,哎呀,是我有利益之心啊,我有求名的心啊,我有情啊,我有爭鬥心啊,就是想不到自己那顆高人一等的心,有優越感的心。

- 做救人的事情,遇到挫折,就很不情願做了:人這麼差勁,為他們好,不知感恩,反而恩將仇報、說難聽的話、態度惡劣、更有甚者還舉報。他們應該感恩戴德的對待自己才對。他們應該對我們五體投地,我們救他們,是多麼了不起的行為啊。他們不懂感恩,看不到我們的偉大,實在是太糊塗,迷的太深了,還是自己能認識到大法好,多麼聰明智慧啊。他們遠遠的趕不上我們。

可是,作為修煉人,如此經常的向外看,真是忘了自己是來幹啥的。我們是來享受別人吹捧自己的嗎?是來讓別人低眉順眼的服從自己的嗎?

別人仰視自己就高興的了不得,更加狂妄;別人沒高看自己,甚至「欺負」自己,就不高興了。

假如別人都真的不惹你,個個都賊尖溜滑的不給你製造矛盾,自己還能修上去嗎?那些執著心能暴露出來嗎?

本應該為執著心被觸及到而高興,卻偏偏用常人的觀念看待,去怨恨觸及自己執著心的人。這是修煉人還是常人?單單從個人修煉的角度看,自己都不應該怨恨「欺負」自己的人。沒有他們,自己的執著心一直被掩蓋著呀,修不成啊。

也可以說,一直沒擺正自己和眾生、和同修之間的關係。一副以自我為中心、高高在上、要管別人、滿足那種優越感、支配感的姿態。這個狂妄之心,對無禮霸道的人極端憤慨,為甚麼?因為是直接挑戰了自己的「權威」、「地位」,但往往在找執著心的時候,都只是找到了自己的利益心,求名的心。沒去想那個狂妄之心。

表面看來,衝突源於利益,或者言語不和,是觸及了名、利。但為甚麼特別生氣?為了那點利益,那點名,也不至於生那麼大的氣呀?是因為對方不懂事,不懂禮貌而生氣?對方不會做人,於己也沒多大關係啊,也不至於生那麼大的氣呀。

還有,在家庭中,小輩不聽話,尤其無禮貌的頂撞,更受不了。

在自己的家裏,至於為了面子大發雷霆嗎?為了利益更不至於了,其實是狂妄之心被打擊,這個心一點都不讓碰。

還有的人喜歡鬥,為甚麼那麼喜歡鬥呀?僅僅為了利益?為了名聲?也不盡然。中共黨魁鬥起來沒完沒了,都到了拼命的地步,他們不至於愚蠢到為了名利而不要命吧?其實是為了權力、地位,本質是狂妄之心的作用──我多麼偉大、光榮、正確,我要高高在上,別人都得俯首稱臣。

舊勢力、共產邪靈,不就是狂妄至極嗎?這顆心不去還會自心生魔。好在現在認識到了,認識到了,那就必須徹底去掉它,否則於人於己都不好。

個人淺悟,謹與同修交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