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 「大面積協調」 和「總協調人」的反思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看了明慧交流文章《請停止任何形式的大面積協調》,我覺得受到了很大震動,因為我們地區和文章中提到的用站內信箱大面積協調的情況很相似,前段時間本地剛好搞了一個整個地區的統一接力發正念的通知單,針對本地被綁架的同修等「重大事件」發正念。發正念的內容較多,由各點同修打印出來傳下去……

師父說:「大法弟子,發正念哪,整點發正念,能做到;平時自己遇到干擾了,能發正念去清理自己的干擾,就可以了。真的你碰到明顯的干擾,你可以發正念去清理它,不要經常或大面積的去做這件事。因為大法弟子都在救人、講真相,去做其它的事情那這不是干擾嗎?標新立異也不行,把這些事情搞成了另外的一種形式,那當然大法弟子要反對。其實就理智的對待這些事情,一定要清醒。」[1]

我回憶起,以前本地在搞大面積發正念方面,很頻繁,隔三岔五的發通知在信箱中,由各資料點同修打印傳遞下去,據說有同修把這些通知單收集在一起已有一摞。在二零一五年看了師父這段講法後,我們一段時間就停止了這種做法。但時間一長又忘了,又搞起了這種大面積協調的形式,所以看了同修的《請停止任何形式的大面積協調》,真象被當頭棒喝了一次。

事實上,我本人並不是本地同修公認或默認的那種「協調人」,不像同修文章中提到的那位做「總協調」的同修那種狀態,自己也覺得比較低調,沒有到處跑,但今天看了同修文章後,才明白那種做法也是一種大面積協調的行為。震撼之餘,向內找,找到了自己一顆隱藏得很深的想「大面積協調」的心,只不過這顆心是通過站內信箱來體現的。我回憶在做這些事時,覺得自己這樣做是在促進本地區或更大面積的同修「形成整體」,心裏有一種體現了自己「價值」,「發揮了作用」的沾沾自喜。

再找下去,發現做這些事時有一種高高在上、指揮了一支部隊似的滿足感,有處處想按自己的願望、經驗和認識改變別的同修的心,有「自封協調人」的心,再深挖下去,我發現實際上那就是一種自大、自我、在同修之上的心,只不過這顆心掩藏的很深,自己都意識不到了。

在看同修文章時,開始思想中還曾冒出一個念頭:如果不這樣做了(在信箱內大面積協調),那麼很多事還怎麼能做的成呢?那麼怎麼去帶動同修「形成整體」呢?

順著這種念頭想了一會,但後來突然想到,不能「大面積協調」是師父在法中要求的啊,我的認識難道比師父的都高明嗎?師父只會為我們好,我怎能站在自己的角度,用極有限的經驗、認識去衡量師父的法呢?!法中是師父對我們的慈悲、珍惜和愛護呀,我一下清醒了,最後向內找,於是找到了很多原來沒察覺到的人心,那種抵觸感一下就消失了。我現在認識到,那些抵觸的東西原來就是自大、自我等人心,及後面的邪惡呀。就是它們在固守那些長期形成的觀念和認識。所以我這邊才覺得「放不下」。

和一位同修就這個問題交流,我們發現,十多年來,我們所知道的不同地區的「總協調人」,不管是明確的被大家公認為是「總協調人」的,還是在心裏把自己當成不同區域的「總協調人」的同修基本上都先後遭受了很大的魔難,有些至今還在被迫害中,而每當這些「總協調人」被迫害時,都給涉及到的地區帶來了極大的波動和壓力,有些甚至牽連迫害了大量同修。

我們看到,這些同修主觀上最初都有想要大家形成整體的願望,也有願意為同修和整體付出的熱心,他們自己也認為自己這樣做,是無私的,是在為大法、為同修付出,是在為別人著想,要更多地方形成有力的整體……出事前,這些同修掌握了不少地區的同修的大量信息,頻繁的、疲憊的往來奔波於各地之間,各資料點之間,或頻繁的郵件聯繫,為各地區的各種事「操心」,因為需要他(她)去解決的事情、問題、麻煩,太多太多了……而相應的安全隱患也就大了,那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這些同修出事時,和他們接觸的其它地方很多同修都很困惑,難以相信。因為這些同修本身能力較強,在某方面表現也很突出,對自己的要求也比較嚴格,特別是他們表現出來的「無私」和「熱心」也讓很多同修信任。總聽到這樣的話:他怎麼會出事?他那樣為整體、其他同修付出?

前段時間,和本地一位才從冤獄回來的協調同修交流,邪惡在迫害這位同修時,把其說成是幾個省的「總協調」,並以此加重迫害,使同修承受到了極限。當然所謂幾個省的「總協調」那是子虛烏有的事,表面是惡人想把事情「搞大」並以此向上頭邀功請賞,但後面的邪惡鑽了空子,鑽了同修人心的空子。

交流時,我們問同修,你內心是否真有這樣一顆想當幾省「總協調」的心呢?同修聽後沉默了。後來聽另外的同修說,這位協調同修找到了自己多年來處於被嚴重迫害的原因:以前把自己看大了,忘了師父……我們覺得同修真的清醒了,理智了。

其實類似的認識,這些年來,聽好幾位從黑窩回來的原協調同修說過:「原來以為當地或很大區域離了自己就不行了,結果被迫害多少年後回來,看到各地甚麼都沒落下,才發現自己的認識錯了,大法弟子的整體中有師在有法在,離開了誰都行……」同修通過慘痛的教訓認識到:一旦有誰忘了師父和大法,把自己看高了,把自己擺在了同修之上,覺得這個地區和很多地區離不開自己的時候,那是非常危險的。

自己放不下,很「操心」,不相信每位同修,或其它地方的同修都有師父在管,總想管別人,修別人,那實質上不就是把自己擺在師父和大法之上了嗎。協調同修們已認識到,被邪惡鑽空子的一個很大原因,正是這個強烈的自我,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在證實大法。貪天之功;把自己的作用看大,忘了其實一切是師父在做。

當初聽一位「總協調人」說過:要幹大事、想做得轟轟烈烈……好大喜功,總想「幹大事」正是一個強烈的自我。其實大法弟子真的做到無私、無執、無漏,邪惡是不敢迫害的。

在大陸這樣嚴酷、複雜的迫害環境中,一個人牽扯的地方和同修太多,那是不符合「遍地開花」的原則的,隱患太大,因為一個人的承受能力、精力、智慧都是有限的,「總協調人」這樣一個不符合安全原則的很有形的東西極易被邪惡鑽空子攻擊。

我認識到,大陸的「總協調人」的出現是不在法上的,是我們眾多同修的依賴心、崇拜心、看榜樣的心,以及當事同修的自我混合後出現的一個產物,也許它根本就是舊勢力在久遠歷史前安排的,為在最後干擾正法,給大法弟子本人和整體造成大面積破壞而出現的。

師父告訴我們:「明慧網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對外也是一個窗口。有甚麼事情可以通過明慧網說說大家的想法,大面積協調現在不要做,想問題千萬注意安全。」[2]

有甚麼好的經驗,心得、方法,我們就通過明慧網交流,相互促進,共同提高,或者小範圍的在自己的學法組裏交流,我們就不會走偏,就會在各自做好三件事中,在無形中形成有力的整體。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