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有無精神病史的爭執」 看人心的危害性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八日】近期我連續看到明慧網刊登的同修交流文章:《從有無精神病史的爭執 看不向內修的危害性》《隱蔽的迫害》以及對大陸各地區存在的總協調人問題的法理交流文章,這些文章都在不同角度對我有不同的觸動與啟發。

因為我就是上述第一篇文章中提到的當事人同修,曾經的「總協調」的經歷人。連日來,我反覆學師尊的《二零一八年美國華盛頓DC講法》,不斷的向內找,在師尊的啟悟下,我終於走出了近年來修煉中最迷茫的困惑。我把自己在現有層次悟到的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想從修煉中的人心的危害性及用人心認識修煉中的問題給自己與整體帶來的危害與損失談談個人的一點認識。意在讓自己與同修認識到人心,在法上認識法,在法中歸正,走好餘下的路,跟師尊回家。

一、「爭執」是叫停總協調 暴露人心的導火線

從師尊在《二零一八年美國華盛頓DC講法》中對大陸總協調問題的開示,和近期明慧網發表的同修對大陸各地區總協調問題的交流文章,我結合自己充當本地所謂自然形成的總協調人十多年的經歷體悟,以及「爭執」出現後的負面影響,給整體帶來的修煉中的損失,在反思自己向內找的同時,也看到了「爭執」問題的實質。

我現在悟到,這所謂的「總協調」在迫害初期,有同修站出來,牽個頭,協調一些對證實法有利的事,那是在當時惡劣的環境下敢擔當的正念,對整體提高是有利的。但是正法修煉在師尊有序的安排下,是有進程的。就像九九年迫害開始,同修們都走上天安門證實法。走過了那個階段,即開始全面向世人講清真相,傳《九評》等,過程中同修都在法中成熟了,各自都在走自己的路。

師尊講:「特別是近一個時期,有很多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呢,我基本上都不參與,也很少說話,因為做甚麼你們都知道應該怎麼做了。」[1]

那麼所謂的「總協調人」的我看到師尊在二零零五年的上述講法後,就應該悟到「要放手」,而我卻沒有悟到,仍然在「總協調」的角色中奔忙著、安排著、包攬著,在執著自我的所謂能力中,阻礙著師尊給同修們安排好的修煉的路而不自知,還不時在辛苦中覺的自己多麼的付出,多麼的無私,無形中用「貪天之功」的人心把自己看重。無意中造成同修對自己的依賴、潛意識中崇拜而在證實自己,完全沒有擺正自己與大法與師尊的關係,簡直就是「自心生魔」的危險至極。所以「爭執」問題的出現,叫停「總協調」也是必然。是我與同修的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給整體修煉環境造成干擾。

那麼換一個角度看,是不是師尊慈悲,將計就計,讓我們看到自己的人心,讓我們在法中提高而出現的呢?用正念看問題就會走出「爭執」的漩渦,走出爭執。我應該感恩師尊,感謝同修的付出才對。

師尊早已在法中開示過我們:「但是我在想,一旦出現這些問題的時候,就不想自己的修煉情況了,只想這個人有多麼不好、他是個甚麼人,可是那個時候就沒有想一想,為甚麼在大法弟子中會有這樣的人、會發生這種事情呢?他是不是針對某些人來的呢?針對某些人心來的呢?一定是的。修煉中沒有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在我們這裏出現的不正確的狀態和不好的人的行為的時候,那就是針對人心來的。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做好就會被鑽空子,也許在這方面需要這樣去針對,才出現的。」[2]

二、修煉中人心的危害

由於自己修煉前的幾十年工作、生活的環境,被黨文化污染的嚴重。修煉中,求名心、強勢的自以為是的人心、黨文化經常多於正念,在與同修的配合中暴露的淋漓盡致。矛盾中的第一念總是爭個誰對誰錯,總想改變別人,不向內找修自己,用做事多掩蓋著諸多為私為我的人心、執著。雖然也嚴格要求自己的言行,要謙卑,別張揚顯示,不要有在同修之上的心。而內心深處卻滿足於事無巨細的包攬造成同修的讚揚、同修的依賴。

當有協調同修提醒:做事多不等於修的好,向內修心才是關鍵,提醒我黨文化的做派像常人中的官。自己當時卻聽不進去,辯解、掩蓋。自信自己法學的好,基礎打得好,三件事也不含糊。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早已經風雨、見世面不會出問題。我的強勢致使同修無可奈何的忍著,最終引發出有無精神病史的「爭執」出現。

開始自己也能理性上知道這是針對我的求名心來的,自己有要修的執著。但卻看不到問題的實質,而強烈的人心卻時時壓不住的翻騰,都是人心、人理,向內找表面而不碰實質。如果當時自己能正念對待,能用師尊的法對照自己,也就不會致使問題複雜化,致使「爭執」持續時間之長,同修間隔加大,致使整體修煉受到干擾。師尊講:「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3]

三、不在法上認識法及隱蔽的迫害

師尊講:「其實世人也有一個自己的範圍,只是很小的一個場而已,不包括別人,人自己的情緒也會導致一些事情的結果。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4]由於我的人心也影響到我周圍的環境,使很多同修也暴露出不在法上認識法的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同修爭對錯、該不該、指責、常人式的打抱不平等人心、人情都出來了。師尊講:「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5]

舊勢力沒有用綁架、判刑等強制的迫害手段分裂開我們修煉整體,可是卻用這種隱蔽的邪惡手段利用我們的人心,利用我們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的不足,同樣達到分裂我們整體的邪惡目地,進而企圖毀掉我們!這種迫害手段更邪惡!這是我們很多同修還沒有意識到與認清的。

因為隨著正法進程的發展,本地的邪惡從表面看有所收斂。抄家、綁架、判刑等表面迫害相對很少。即使在大量同修「訴江」後也受干擾很小。可是這種非常隱蔽的迫害卻悄然蔓延。邪惡不斷加大同修的人心與各種執著,製造間隔,造成我們形不成整體。同修中病業假相多了,離世的同修多了,還有些同修出現嚴重偏離法狀態,給證實法,講真相帶來負面影響。

法是萬能的。相反,教訓是會使我們更成熟,在法中得到昇華提高的同時,把壞事變好事。多學法,多向內修。在正法修煉的三件事中錘煉自己,無私無我,放下自我,多溝通,協調一致,相扶相依的互相提醒,配合好,共同精進走好餘下不多的修煉路。珍惜這萬古機緣,帶著我們的眾生,跟師尊回家。

相信我們的環境會很快變好。師尊說:「出現一些常人心,這也不足為怪,因為修煉,在提高過程中,在你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走向最後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是坎坷的,明白後走好未來的每步,才是關鍵。」[6]

個人現階段一點認識,供同修參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