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北京同修制止電報的推廣和建群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有學員在北京同修中推廣電報軟件,說這個軟件很安全,大家可以放心使用。推廣的方式是:批發很多能夠改串號的手機,由專門的技術學員給做好手機系統和安裝好電報軟件以及翻牆軟件,見同修就拿出手機給介紹推廣,教同修怎麼使用。

當有同修提出異議,推廣人又說已經寫信和明慧溝通這件事情了,言外之意,就是明慧默許他這種行為了。還通過種種暗示,讓同修覺的他和明慧聯繫緊密,這樣做沒有甚麼問題。有些以前抵制這種做法的同修也在他「我們使用電報是為了給常人講真相」、「這樣便於形成整體」等說法的迷惑下,開始使用他給買的做好電報的手機。北京有些以前專門做手機講真相技術的同修也被帶動開始學習使用電報和在同修中推廣電報,甚至不少老年同修也被約到公園集體學習如何使用電報。他們在電報中建群,互相使用電報聯繫,不斷給別的同修推廣電報,頗有蔓延之勢。

以下從幾個方面談談這樣做的危害和不安全因素:

一、電報建群的危害

有的人把建電報群、推廣電報「群組」當作一個重要項目來做,集中資金,成批購進統一的手機,統一安裝手機軟件(包括真相媒體軟件、翻牆軟件、電報軟件等),在學員中推銷、分發。有的一個電報群就有幾十、上百同修,表面看似轟轟烈烈。

這些群裏有不少不懂技術、不怎麼上明慧網的老年同修;也有不敢走出來、平時不怎麼接觸同修、不做講真相救人事情的學員,也輕易得到一部手機,每天在電報群裏看看熱鬧而已,這是在浪費大法資源。

如果電報群裏一個人的手機被邪黨控制了,群裏的對話內容就都在邪惡的監控中,通過所有的聊天記錄,邪惡很容易監控到群內所有成員。過去,同修在明慧文章裏已提醒過,有些軟件甚至會通過賬號尋找到群員的地理位置。這會威脅到一大片學員的安全。

從修煉上看,這樣會使本來就不常上明慧網的學員,更不去找明慧網,依賴瀏覽電報群裏的文章和信息來修煉。向群裏推薦文章的總是個別人或一小部份人,文章帶有他們個人的認識或偏好,不能全面反映明慧網的內容,長此下去,就會障礙了群內成員直接與正法進程真相、與大法弟子整體進行溝通,那些在法上不成熟的學員,就會過多受到群裏發文章人的觀念的影響,甚至偏離了大法還不自知。這不干擾了同修的修煉嗎?

老學員都知道,99年迫害發生以前,師父為我們定下的法會形式,輔導站在法會之前,都是要對發言文章嚴格審稿的,就是為了防止偏離法的因素對學員們干擾或傷害。邪惡迫害發生了,師父定下的修煉形式卻千秋萬代永遠不能被破壞。明慧網於2017年6月14日發表的交流文章《請大陸同修立即退出網上群組》中指出:「在大陸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並沒結束的情況下,將幾十、上百個大法弟子攏在一起,其中的發言沒有在法上的把關,有的似是而非的言論一下子傳播給大量的同修,給同修造成極大的干擾;不正的言論和觀點、煽動情緒性的發言在「群」中很方便的流傳,傳聞、小道消息越傳越走樣,已嚴重的偏離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每個真修弟子都應對此有清醒認識,並以維護大法的修煉形式為己任啊。所以,人人都應鼓勵和幫助同修上明慧網,杜絕在明慧網交流園地之外搞其它多餘的形式。

為甚麼明慧文章再三提醒,有的同修就是捨不得放棄電報群呢?

有的同修覺的,用電腦破網上明慧網、使用站內信箱、單線聯繫,這樣太麻煩,不如用電報群聯繫和通知事方便。靜心想想,這種圖方便、求安逸的想法不是人心嗎?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那麼,我們考慮任何事情的出發點就不應該是對自己方便,而應該是對大法有利。表面上給個人帶來了舒適、方便,卻威脅到同修的安全、整體的安危,這很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使用站內信箱、單線聯繫等,雖然麻煩些,但對證實法有利,再麻煩也樂在其中啊。再說,這點苦跟前些年被迫害相比,又算甚麼呢?平時一點一滴的吃苦、麻煩,也是修煉,不就在建立覺者的威德嗎?

至於明慧編輯部再三勸說都聽不進去,非要把推廣電報群做成大項目的個別人,嘴上說是為了形成整體、救人,這可以迷惑一部份學法不深的學員,但清醒的同修看的很清楚,他掩蓋了一顆標新立異、另搞一套,在學員中擴大自我影響力的心。說嚴重一點,這是利用大法來滿足自我的很骯髒的心理。正法已到了最後的階段,希望這樣的同修儘快走出執著自我的誤區。如果不警醒、歸正,早晚會招來各種各樣的麻煩,也不會有安全的保障。

師尊早已為我們開示了這樣的法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以前我一直在講,我說大法弟子有這麼大的歷史使命,要承擔救度眾生的責任,肯定是有你們自己能走通的路。這條路必須是一條能達到標準的路,這樣宇宙眾生才佩服,才能干擾不了,你在這條路上才會沒有麻煩,才會走的很順暢。否則的話,帶著各種執著、人心,那麼在這條路上就會遇到許許多多的麻煩,麻煩擋著自己過不去。」[1]

二、使用電報的手機硬件和軟件都不安全

在同修中推廣使用電報的手機,無論是在北京推廣的還是在東北不少地區已經普及的,幾乎都是國產的可以改串號的安卓系統手機,其中以聯想為主。國產品牌的安卓手機系統安全嗎?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刊登的一位大陸IT行業大法弟子的文章《我所了解的手機信息監控》有這樣一段:「裝過電腦系統的人知道乾淨操作系統的重要性,國內手機出廠預裝軟件,從購買者拿到新手機起就不乾淨了,有些造手機的公司號稱是互聯網公司,可見一斑。國產智能手機恢復出廠設置也解決不了上述問題,因為出廠就是預裝了流氓軟件。比如一個購物軟件或者一個地圖就足夠了,甚至一個照亮的手電筒APP軟件就可以竊取以上信息,這是能夠在手機上顯示圖標的,如果沒有圖標的呢?硬件芯片級別的竊聽預置安裝更是防不勝防。」

另一篇明慧網七月十一日發表的《從技術角度談手機安全問題》的作者,曾經長時間從事與通信有關的工作,常年與移動、電信這些運營商打交道。該作者在文章中這樣說:「安卓手機強烈建議不要用,安卓操作系統可以定製,很難排除在手機系統中就裝了後門。」「如果你的技術不精通,那就記住一點:手機就是一個竊聽器、跟蹤器,隨時都在監聽你。所以在做任何與修煉、證實法相關的事情的時候,一定不要帶手機。」

從硬件上來看,國內手機內置不明根證書,或二進制代碼,可以從底層繞開軟件的加密。而手機上網也就相當於電腦上網,電腦不建議買國內品牌,國內品牌更容易受邪黨的左右而在安全性上存在問題。如聯想電腦有多次被人發現有後門:

2013年,為了防止中國產IT設備洩露美國政府機密,美國政府通過法案,禁止政府部門採購中國IT設備,其中包括聯想。2013年,大紀元報導聯想電腦有「後門」和存在芯片漏洞,被澳大利亞、美國、英國、加拿大、新西蘭等5個國家的情報機構禁止使用。2015年1月,聯想電腦被發現預裝間諜軟件「超級魚」監控用戶活動,美國用戶對聯想公司展開集體訴訟。

因此國產手機上裝電報軟件,尤其是使用聯想手機,硬件存在重大安全隱患。

從軟件來看,不管是國產的電腦或手機,都存在系統安全問題。電腦系統即使是純淨系統,每月都需要進行安全更新,修補系統漏洞。而手機刷機的系統,也是國產手機的定製系統,其系統安全無法保證。

從前年開始,律師群體都普遍知道電報已經很不安全。有些依舊在使用電報的律師也知道私密的事情不能在電報裏說,只能見面談,甚至有時候律師還提醒我們學員電報不安全。

三、執著不去,造成在學員中的干擾

從修煉角度上看,常人使用電報包括正義律師群體最初使用時,那它基本是安全的,因為使用群體小,是常人的標準在制約。大法弟子當初為了和律師聯繫,少部份參與營救的同修使用電報也沒有太大問題。當大法弟子群體中開始大範圍推廣電報,為圖一個同修間的聯繫方便,發展到像東北某地區那樣每個同修人手一部聯想手機,同修間全部用電報聯繫,甚至不上明慧網,全看轉發的文章,學法也全在電報上進行,交流和做大法項目的事情也全部在電報群裏面講,甚至明慧網一再發文提醒也都置之不理,發展到抵觸明慧網。那麼的依賴電報軟件,那麼強大的執著,而且是大範圍的,那麼電報也就不安全了。這是我們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把電報給變壞了。

從另一個角度看,可能電報比微信對同修的安全危害更甚,因為誰都知道微信不安全,連常人都知道,所以大家在使用的時候還是比較注意的,還有個防範心理;而在推廣電報的時候就告訴同修這個是安全的,同修也因為認為它安全才用的,所以才在電報裏甚麼都說,所以也就成了最不安全的。

有些人之所以能在北京同修中大範圍推廣電報,除了同修學法不紮實,不夠成熟外,還有三個原因:一個是他推廣電報打的名義是利用電報給常人講真相,很多人一聽是講真相,那當然配合啦,就被鑽了空子。確實是有同修使用電報在給常人講真相,但是很少。使用電報的常人,尤其是大陸的人那麼少,這樣做其實沒有太大意義,實際上主要還是用在同修間互相聯繫上。另一個原因是他打著明慧的旗號在推,其人在天津、河北、東北等地區推廣電報,明慧網陸續出文章提醒不讓同修使用電報後,他仍然一意孤行,繼續跑到北京在同修中推。還用各種藉口欺騙同修說明慧是同意他的做法的。其實明慧網從來就沒有認可過大範圍使用電報、建群等等。第三個原因就是其人打著形成整體的名義來推廣電報,這種說法也迷惑了不少同修。

整體配合不是表面的轟轟烈烈,不是搞形式。恰恰相反,在今天大陸仍在迫害的環境下,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是一條大道無形、遍地開花的路,要求我們每個人利用各自的所長證實法,每個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師父說:「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2]

據了解,在北京推廣電報的人長期把自己處於流離失所狀態,怕心很重,自己沒有收入來源常年靠同修給租房住,總喜歡在同修中搞一些「策劃」,好大喜功,追求轟轟烈烈的表面形式,表面上在做大法的事情實質很大程度上在證實自己,在大法中求名。當年就是他把剛出牢獄的李旭鵬叫到北京來要李做所謂的「大陸總協調人」。其人總以協調人自居,喜歡做跨地區協調。在同修中推廣電報是其想在北京同修中展開跨地區協調的一個手段,借推廣電報之機,建立和很多北京同修的聯繫,來做他想要做的事情。之前在天津、河北、東北都這樣推廣過電報,目地就是為了跨地區以自己為中心來做所謂的協調。

關於大面積協調的事情,師父講法中已經講的很清楚了:

「弟子:現階段如何把握大陸的大面積協調問題?一個地級市由「總協調人」把所轄地區的縣都管起來,是否合適?也有的認為沒有管起來就是沒有形成整體。

師父:不能夠,不管你甚麼心,我告訴大家,不能這樣做!我非常清楚的知道,人的身體呀,在迫害中他的肉身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你的思想承受到極限時、甚至於理智不清的情況下還在痛苦的折磨你的時候,你就可能把不該說的講出來,你就可能妥協。但是在修煉中哪,那不一定是你最後結果,知道是你承受到極限、甚至是不行的時候沒做好,因為修煉沒結束你可能還有機會。但是哪,一旦做錯了這些事情,那就不是個簡單的事了。因此而使一些大法弟子失去生命,那就更不簡單了。所以我就告訴大家呀,別做這些事。

明慧網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對外也是一個窗口。有甚麼事情可以通過明慧網說說大家的想法,大面積協調現在不要做,想問題千萬注意安全。」[3]

「弟子:大陸的協調人一批一批的被迫害。許多協調人從邪惡的黑窩正念闖出,卻以病業離世,致使許多地區的協調工作沒有連續性,不能夠真正的形成整體。弟子認為以各個項目的形式形成一種協調機制,……。

師父:我想,大法弟子想的辦法出發點是好的吧,在那種邪惡的情況下如果你去聯繫,那就是極其不安全的,而且會給那些地區的學員帶來危險。你們得從這上考慮。其實有法在,那些大法弟子,無論他和大家聯繫和不聯繫,只要他能知道大法的形勢、能夠上網、突破網絡封鎖,他都能夠跟上形勢,因為有神在管。

當然啦,你們協調起來,做事那更好,但是一定要考慮安全。最起碼現在不能夠大面積的去做,不能夠大面積去掌握不同地區學員的名單!誰做了,誰在幹壞事。」 [4]

「弟子:現在大陸的協調人和國外的佛學會還不一樣,一些時候明明同修那種做法不對,有些直接涉及到大家安全的問題,可是怎麼交流也不改,只好用正念保護同修的安全。如何是好呢?

師:是啊,有這樣不管不顧的,會被邪惡鑽空子,才會帶來那些麻煩。自己不精進、也不管別人的安全。如果大家都很能理性的看問題、用正念做事,形勢會又一樣。」 [5]

大面積、跨地區協調是不行的,師父多次講法中都否定了這樣的做法。修煉這麼多年,不少同修不能在法理上認清好和壞,總是被表面現象所迷惑,主要是人心人情太重,不能夠昇華到理性上認識大法和這場迫害,那又怎麼能夠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排除各種干擾呢?又怎能做好講真相救人的事情呢?

奉勸在同修中大範圍推廣電報的人:請立即停止這種害人害己的行為,把自己擺在一個普通學員的位置上好好修修自己,放下自己,放下那種在法中求名求利的心,抓緊時間儘量彌補這麼多年來因為自己所為給大法和同修造成的損失。

在此也提醒北京同修:不要再受其人的迷惑,不要再被干擾,不要再給其提供市場,每個人都應該正念抵制和制止這種內部禍亂行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對學員文章評語〉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