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平台救人 修好自己 兌現使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給大家彙報一下自己在營救平台打電話的修煉體會:

一、初上平台

以前我是打三退電話的,也沒有在RCT平台打,就是自己打,覺的這樣時間靈活,自由自在。打的時間長了,也就打的比較輕鬆了。可是每當在明慧網上看到大陸同修被迫害的報導,心中總是有一種隱隱的不安。

幾月前參加營救平台組織的一個現場撥打的示範,我被深深的感動,毫不猶豫的決定加入營救平台,幫助難中的同修,救度被邪惡控制的警察。我相信這是師父的安排,也是我的夙願。

一開始就有兩個考驗:一個是時間緊張。

三退電話已經打熟了,每天只要有一點時間就行;現在要學習新的東西,要熟悉新的資料、要參與培訓、要多聽交流,要花很多的時間打電話。我知道這是考驗,怕吃苦不是師父的弟子,吃苦吧。

第二,就是要把自己當成學生,當成一個新手,虛心向同修學習。

以前做常人時習慣了被讚揚,在大陸黨文化的薰陶中,養成了很強的虛榮心、顯示心、求名的心,自以為是。在修煉中,也會表現出執著自我,證實自我。來美國也十幾年了,參加了一些證實法的項目,也是老手了,現在一下子把自己放在新手的位子上。好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特別是近幾年這方面的心修去了不少,我悟到這是師父為我安排的徹底修去各種人心的。

二、在平台撥打營救電話的體會

在平台上能感受到大法弟子整體配合反迫害的力量。同修在打電話中展現出來善良和慈悲、許許多多的同修默默的、頑強的付出,無不時時在激勵、促進自己更加精進。這是一個正念的場。

在平台上打電話提高的快。來平台短短幾個月中,很多同修真誠無私的幫助,打完電話後的交流,都使我受益很多,在打反迫害電話方面有很大的突破和提高。

前不久打一個派出所副所長的電話,打了多次才接的,剛說了幾句話,對方就說忙,要掛電話,我忙說,只是希望你好,就2-3分鐘嘛。對方不掛了,我在腦子裏快速整理一下,根據他的情況,選擇緊要的說了2-3分鐘,對方沒有掛,我還有重要的想和他說,就又接著說。主要的說的差不多了,心想不要時間太長,不要讓對方反感,就告訴他舉報電話號碼和翻牆網址,和他說怎麼做是真正的對自己好。他那邊一直默默的不說話,這個電話講了8分多鐘。最後和他告別時,他突然真誠的說:非常感謝你!我很感動,為他高興,在心裏感謝師父。

打電話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常常感受到師父的加持。這次打某個縣的「專案」,在打民眾號碼時,有不少人聽了一半就掛了。我想改進一下,把主要的事實概括成一兩句話先說了,如果對方沒有掛電話,再進一步說;如果對方掛電話了,他也知道是甚麼事情了。恰好同修交流時講到她打這個縣民眾電話是如何開頭的,很自然,就記住了。

我領來一包民眾號碼撥打。其中一個號碼接電話的是個男士,我說,這位朋友,您是××縣的嗎?他說對。我說有事請您幫忙。他說你說。我問您認識××(該縣)監獄的人嗎?見那邊沒有及時反應,我又說了一遍:您認識××監獄的人嗎?他沉默片刻說:你甚麼事吧?感覺他是那種希望對方說話直截了當的人。

我說,在海外看到××監獄被曝光啦,把好幾個人被整的要死了還不放人,哈爾濱的大學生AAA被××監獄迫害的奄奄一息,幾個月不能進食,監獄說人明天死了,也不允許辦保外就醫,父母沒轍啦,向海外求救,希望他幫忙告訴監獄的人不要再幹壞事。

他先問AAA人還有氣息嗎?見我沒有聽清楚,又換了個詞問AAA人還在(就是還活著嗎)嗎?我說人還在。我說AAA是信仰真善忍的被冤判的。法輪功現在洪傳全世界,這些警察不一定是壞人,卻被共產黨要求幹壞事,迫害修佛的人會遭天懲的,他們許多人已經在國際上被追查起訴,他們的家人出國也要受牽連的。

他打斷我,要我聽他說,他問AAA是法輪功弟子嗎?我說是,他說他明天上班去局裏查一下,查一下AAA的檔案,又問了一遍AAA的名字。我說,朋友您是一個善良的人,你既然認識××監獄的人……他又一次打斷我,說你聽我說,你聽我說,我是咱們××縣公安局的,明天上班去局裏查AAA的檔案,看看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查查這幾個人的檔案。我給他網址,他說不需要網址,只要名字,感謝我告訴他名字。感覺到他要結束通話,我趕快說了一句善良人得好報。通話4分11秒。

這個電話和上一個電話不一樣的是,通話前我腦子基本是空的,我不知道對方是誰,也沒有多少準備。我只是想到說話要簡潔,選擇主要的說。我只是有想打好電話的願望,是師父在加持,師父在做。

師父說:「這場迫害,用舊勢力的話講就是對大法弟子火與血的考驗、洗禮,也是一場真金的熔煉。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人來講,你們承擔的責任確實很大。救度眾生。你們自身沒有甚麼業力,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可是呢,大家知道,在人類社會裏,芸芸眾生都不簡單,甚至動物都不簡單。很多生命都是高層來的。我們要救度他們。他們代表的生命都是舊宇宙中將淘汰的生命,要救度他們。那麼我們救度他們,那他們代表的生命也將得救。看上去挽救很多生命是件很好的事情,可是那業力呢?巨大的業力。而且在常人社會中,在滾滾洪流中,大家想想,那個業力也是很大。這就造成了救度他們的困難、救度他們的麻煩、救度他們的艱難和這場迫害。」[1]

打電話中遇到更多的是艱難和挫折,這是必然的,如何對待這些是對我們的考驗、熔煉,也是我們修煉的路。我覺的打營救電話也像雲遊,就像師父說的那樣:「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2]

不接電話更是一個考驗。好像時間在浪費,沒有效果,當在修煉中放下對自我的執著時,就不這樣看了。試想在黑暗中,在極端邪惡的迫害中,沒有反迫害電話,會是甚麼樣?鈴聲四起,是對邪惡的震懾,是對良知的呼喚,是慈悲的救度。

更多的時候,效果不好時,也是向內找提高自己的時候。只要不斷的提高自己,救人的力度就會越來越大。

三、修好自己 共同精進

前幾天,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打電話,打一個派出所的電話。幾個號碼都不接,反覆打,終於有一個接了,我當時心態很好,儘管他態度不好,我慈悲的和他說話,只說了1分鐘,他掛了。當時我的直覺告訴我他還會接電話,可是我又打了十幾次,並沒有接。

過後我們交流時,得知另外兩個同修都接通了電話,都講了好幾分鐘。其中有一個同修接通的就是我剛才打電話的那個人,原來他後來不接我的電話,是同修在和他說話。我心想,還好我對他慈悲,他後來能接電話就好。

我們都上平台時間不長,我悟到這是同修正念強,也是師父的安排,師父希望每一個弟子都打好電話。只是覺的自己沒打好,隱隱約約有一點遺憾。馬上悟到這是執著自己,有求名的心,要去掉。

四、結語

在寫這篇稿子時,想到這件事,又有新的體會,以前在讀《洪吟》中的<容法>這首詩時,對其中的「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3],總是沒有甚麼感受。現在悟到,如果只執著自己打好電話,即使有救人的心,打了幾個效果好的電話,心性也沒有真正提高上去。相互鼓勵,相互支持,更多的同修都打好電話,修煉上去,才是師父要的。

感謝長期以來一直在營救平台上堅守的同修,感謝你們為我們創造了條件。祝願我們所有的同修「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3]。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容法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