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溶入整體中修煉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來到RTC平台打電話已有三、四年的時間了。以前我也利用打電話救度大陸民眾,方式是自己一人在平台下面撥打,大多都是普通民眾的電話。覺的那種打法自由,沒有壓力,缺點是長期停留在孤軍奮戰的狀態,影響修煉提高和救人力度。找自己,主要是名利心太重,認為自己普通話不好,口音重,怕到RTC平台講不好被笑話。

去年六月份,我感覺修煉停滯不前,好像前面有一堵牆擋著我,普通民眾的電話也打不下去了。

一天,我的電腦出現問題,只好換一台電腦。在從新註冊時,協調同修問我:「你還在打電話嗎?怎麼在RTC平台上沒看見你?」我說:「我一個人自己打電話兩、三年了。」她說:「你要上平台一起打電話啊。」我說:「我普通話不好,還是一個人打舒服。」她說:「你要突破啊!」這時我才悟到,原來遇到的那無形阻力是我的修煉狀態造成的,應該有所突破了,哪能老是舒舒服服的?協調同修安排我參加集體撥打的排班。於是我就走上平台和世界各地的同修一起打電話救人了。這讓我領略了不同的風格,溶入強大的能量場中。有一段時間,我感覺到修煉在突飛猛進。

開始參加平台集體打電話時,我還只是領普通民眾的號碼。後來有幾次參加第一直播室值班,看到八號鍵號碼積壓,負責八號鍵的同修希望我也能撥打八號鍵的電話。這對我又是一個考驗。

這期間,我感到師父的點化和鼓勵。一次,一位有經驗的同修貼出一個號碼,說是八號鍵的,說這個眾生不容易溝通,希望別的同修幫忙打一打。我想那我來試試看吧。誰知我把電話打過去,那人爽快的退了黨。我知道是師父鼓勵我能行。

第一次在八號鍵領號撥打,一口氣退了十八個人,其中十一個是黨員。這次幾乎是打一個退一個,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在鼓勵我!

不久,我聽說平台有很多重點案例,來不及撥打。當時的想法是,這些號碼是給有經驗的同修打的,我沒有能力打這些。一天,無意中有個強烈的念頭冒出來:「這麼多號碼沒人打,真的跟你沒有關係嗎?」我渾身一怔,是啊!怎麼能跟自己沒有關係呢?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行。

到了撥打重點案例的日子,我也領了一包號碼,心想試試看。這是中國西南某省的政府機關,案情是當地媒體和社區同時出現誣蔑大法的負面宣傳,顯然,這是上級統一計劃、指使做的。

我領的號碼中有一個是所謂「文明辦」主任,我知道,這個職位實際是省宣傳部門的二把手,這個人就是主要責任人之一。打通電話後,連續兩次接了就掛,第三次打過去他說:「我在喝酒,你來陪我。」說完又掛了。我感到這人很討厭,邪黨的幹部就是這樣噁心,不想再打了。

轉念一想,不對,不能放棄,不跟他講明白,他還會幹壞事。我又打過去,對他說:「羅主任,不是開玩笑啊,有個重要事情跟你說。聽說你們那裏用廣播誣蔑法輪功,有這個事嗎?」他沒吭聲。我說:「主任,這個事可做不得。法輪功在全世界都是合法的,江澤民及其追隨者已經在三十多個國家被告了,人家跟他切割還來不及,你還要跟他走啊?」他說:「你敢到我跟前來,我把你抓了。」我說:「你在說胡話呢,你知道國際上有一個專門追查迫害法輪功的組織嗎?叫『追查國際』,所有參與迫害的人都被記錄在案,將來要承擔責任的。我既然能打這個電話給你,說明我知道這個事情與你有關。你是文明辦主任,對不對?」他聽了很害怕,說:「我快不幹了。」我說:「如果以後在你的範圍再發生類似問題,我就把你的名字交到『追查國際』。」他長嘆一口氣說:「哎!我真的不幹了!」我為這個眾生開始覺醒而高興。

與平台同修分享後,同修給了我很多的鼓勵。

有了這一次的成功經驗後,我悟到我應該多打重點號碼,救度邪黨部門的眾生,因為這部份人是受毒害最深的。此後,師父多次點化,要做功課,要用心打。下面就把自己近來打重點號碼的一些體會與大家分享。

一、針對機關部門眾生的特點,啟發善念,打開心結

我分析,「六一零」、政法委部門的工作人員,他們在邪黨機關中,雖然能夠直接下達迫害指令,卻在經濟上或許撈不到多少油水,可能沒有多少人願意在這裏幹,他們心中有不平衡的心結。所以,我就從關心、理解的角度對他們勸善,往往效果比較好。

不久前撥打某省的重點案例。有個省「六一零」負責人開始不敢聽,接了就掛、接了就掛,我再次打過去,說:「主任,您不用害怕,我是真心為你好,知道在這個位置不容易,在單位沒有甚麼實權,盡做惱人的事,只不過是為了飯碗,才呆在這裏。其實,您在這個位置上,可以做壞事,也可以做好事的,而且啊,您能做的好事是別人做不了的。不是有句話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嗎?」他靜靜地聽。我接著講大法洪傳的形勢、迫害的違法性、後果的嚴重性,特別告訴他《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已經實施及該法的主要內容,追查國際已經將收集到的迫害法輪功的人員名單交到相關執法部門了。他一直靜靜地聽,我感覺到他已經明白了,問他願意「三退」嗎?他不敢說話,也不掛機,我就給了他翻牆的方法,希望他早日「三退」,選擇美好未來。這通電話,對方聽了九分多鐘。

二、用輕鬆的語言表達嚴肅的話題

重點號碼的眾生,我想大體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直接迫害部門:如公檢法司、派出所、居委會等。對這部份眾生,我是這樣說:「打來電話有個善意提醒,千萬要看清形勢,保護好自己,不要再做迫害好人的傻事了,迫害好人你知道後果有多麼嚴重嗎?」這樣講會讓他覺的自己不是故意幹的,是傻乎乎的幹的,少了對立情緒,然後切入其它真相就容易一些。

第二類是宣傳部門和教育部門:宣傳部門和媒體工作人員,如、記者、編輯等,對這類眾生,我是這樣說:「朋友,我們宣傳部門(記者等)是受人尊敬的職業,有句話說『記者是無冕之王』嘛,咱們千萬不要做假新聞欺騙老百姓,一旦揭穿會讓人看笑話哦。你知道中國曾經出過一個最大的假新聞是甚麼嗎?」接著就講所謂「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告訴對方製造假新聞也要負法律責任的!再講其它真相,勸「三退」,儘量在比較輕鬆的話語完成真相的傳遞。

第三類是經濟管理部門:這些大部份不是迫害單位,有一種與己無關的心態,對這部份眾生,我是這樣開頭:「朋友,接通電話很高興,您在這麼好的單位工作,是前世修來的福份,咱們要守住福份,千萬要守住一條底線,迫害法輪功的事不要做,誣蔑法輪功的謊話不要聽。因為啊,法輪功不是普通氣功,他是佛法。」接著切入大法好和其它真相、勸「三退」。

三、善用一些語文技巧

這方面有經驗的同修有很好的分享,我補充一些自己的體會。

(一)敲鼓心:記得上中學時,語文老師舉過一個例子,寫作就好比敲鼓,在鼓邊上敲十下,不如在鼓心敲一下,咚的一下,很有力量,能打動人,所以,我在打重點電話往往是單刀直入,挑最有力的先說,這樣,即使聽的時間短,也能聽一些進去。

(二)用數字:演講技巧一書上介紹善於運用數字者,最能抓住聽眾。還有一個叫尾數效應的說法,就是把數字用到個位,最有說服力。在打真相電話中,我也試圖運用一些數字,發現效果不錯。例如:迫害發生之前,全國人大喬石委員長組織的對法輪功的調查結果有一組數字;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三千多項褒獎及支持信函;《轉法輪》一書翻譯成三十九種語言文字;每年的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江澤民在十八個國家及地區被海外法輪功學員刑事及民事控告;江澤民集團犯有三大重罪以及某某省有多少迫害者被追查,還可以利用一些經濟方面的數字,這些數字,都是很有力的素材。

(三)對比法:如講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馬上話鋒一轉,唯有在中國是被迫害打壓的;給教育部門講法輪功時可舉例說法輪功在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分校是優秀生的「榮譽課程」,和正常課程一樣是有學分的,在中國,卻把誹謗法輪功的東西塞進教材,毒害孩子。還有一些經濟方面的對比,都可以提高講真相的效果。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會。我深知,在打好真相電話方面,我有許多用心不夠的地方,離師父的要求很遠,還有安逸心,浮躁心,我要加倍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