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賜洪福於我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我是醫生,今年六十七歲,於一九九八年五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後,我及我的家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修煉前,我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的後半生能有這麼一個健康的身體和這麼一個和睦幸福的家庭。這是大法賜予我家的洪福,今天就把我的幸福說出來。

真正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我出生在一個很貧窮的農村,從記事起就有病,經常打針吃藥,在三年大飢荒(人禍災害)中差一點餓死。

中學時代上寄宿學校,一床被褥,睡在四間房的通鋪,四面透風,早晨濕毛巾都成了冰棍,從那時起我就落下了經血不調、乳腺增生、風濕病、頭痛、鼻竇炎等。後來這些病一直纏繞著我。

隨著年齡增長,我又增添了頸椎病、腰椎增生、過敏性鼻炎,還有其它病,身體幾乎沒有一點好地方,還都是些慢性病。特別是風濕病越來越重,以至於全身關節、肌肉、骨頭沒有不痛的地方,四肢沉的像灌了鉛似的,懶的啥也不想幹,也不能幹,只想躺著,可是躺也躺不住,腰背痛的翻不動身,幾乎天天夜間一身冷汗(就是渾身冰涼還出汗),那個滋味是很難受的。

雖然我是個內科醫生,當時西藥、中藥、電療、蜂療甚麼法都用了,都無濟於事。病痛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我常常仰望天空不解,覺的人怎麼這麼苦。

一九九六年,姐姐送我一本大法書《轉法輪》,可是那時我的悟性太差,也不相信氣功能治病,只是很膚淺的看了幾頁書,就這樣一本寶書在那裏放了接近兩年。直到一九九八年五月,是一身的病把我逼的才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的。

大法的法理一下子就解開了我許許多多的迷團:人從哪裏來,又到哪裏去,病是怎麼回事?人生苦的根源,為甚麼煉法輪功很多人病好了,等等。還有許多天機,大法師父都講了,講的那麼明白。原來大法不是普通的氣功,是佛法修煉啊,怪不得那麼多人煉法輪功病都沒了,原來佛法無所不能啊。從那時起,我下定了決心要修煉。

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我通過學法、修心、煉功,身體上的疾病一個接一個的消失了。期中也經過了幾次大的消業,一次我高燒攝氏三十九度多,一口一口的咳膿血痰,我沒有害怕,幾天後就好了。經過幾次大的消病業,師父把我的身體全部淨化了。

這些年我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甚麼活都能幹,走多遠的路也不累,吃的飽,睡的香,越活越健康,越活越年輕。鄰居、同事、朋友都誇我心態好,身體好,還那麼年輕。

瀕臨破碎的家得以和睦幸福

我的丈夫是個心地比較善良的人,他對名、利都看的很淡,就是脾氣不太好。在以前,他對家庭也是很負責任的,也很認同大法。

可是江魔頭和邪黨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後,真、善、忍遭打壓,中國大陸人的道德急速下滑,整個社會真是敗壞到了極其可怕的地步。我丈夫也隨著潮流滑下去了,變了一個人,在單位和女人勾搭,回家脾氣暴的不用點火就著,不是罵人,就是摔東西,罵的那個難聽呀,我簡直都不敢相信人能變成這個樣。再加上「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人三天兩頭來單位騷擾,他更是受不了,對我又罵又摔不說,有時喝點酒還動手打人,有一次打了我整整一夜。

我好像成了他的敵人,他回家見了我的面就罵。那是很長一段時間。他還多次提出離婚。如果我不是個修煉人,我可能很快就會答應,因為我一天都不想見到他,而且我自主生活能力很強,也有較高的工資來源。但是我沒有那樣做,因為我是個修煉人,我是修法輪大法的。

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大法給了我一顆寬容、忍讓、慈善的心,給了我一個大海般的胸懷。我沒有和他計較,我首先想到的是別人:想到不能給孩子造成傷害;想到會不會把另一個家庭拆散(那女的是有夫之婦,也有孩子);更重要的是夫妻一場,那是前世多大的緣份啊,而且他還不明真相,他離開我就可能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機會,他還做了那麼多壞事,他面臨的將是甚麼呢?因為我懂得,人做的一切壞事都得自己償還,在人世間不醒悟,地獄的苦那是無法承受的。所以,為了喚醒丈夫,受多大屈辱,多大痛苦,我也要忍受。

怎麼辦呢?我遵照大法向內找自己,因為「向內找」是師父賜予修煉人的法寶。我找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瞧不起人的心、清高心、妒嫉心、愛面子心,對丈夫關心不夠等等,並及時修掉這些不好的東西,嚴格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始終做到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他摔了東西我就打掃,他打我,我也不吱聲。我就是要做一個真正修煉的人,我只看他的好處,他在外面雖然有女人,但他還能回家吃飯,晚上回家睡覺,說明他心裏還有這個家。看在這一點上,雖然他幾個月幾個月的不理我,我還是一樣做好我該做的一切,為他洗衣、做飯、料理家務。

人不管怎樣,總還有佛性的一面,可能他看到了我的忍讓、善良,不知不覺中也變了,罵聲逐漸少了,脾氣也幾乎不發了。在這期間,我經常的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因為我知道丈夫的本性是善良的,他之所以那樣,那是邪黨文化及邪靈造成的。同時在他心情稍有平靜時,我就潛移默化的給他講大法的美好,講善惡有報的道理,慢慢的他明白了大法是怎麼回事,也懺悔了自己的錯誤,不但從思想上退出了邪黨組織,還從組織上也退出了,並在明慧網上作了鄭重聲明。

這些年丈夫又變了,脾氣一點都不發了,也不會罵人了,對家裏十分關心,買這買那,家裏的活也是啥都幹,他現在還返聘上班,休班時,有時飯都不用我做,他搶著做,對我整天笑呵呵的。家庭和睦了,啥也順了,幸福指數節節上升。丈夫身體也很健康,有時有點小毛病,只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好了。我們倆退休前雙雙晉上了正高級職稱,在當地工資也是高的。

兒子看到我倆精神很好,身體也很好,十分高興。兒子是博士生,在省事業單位工作。兒媳是省城公務員。都說婆媳關係不好處理,我兒子結婚十多年了,我和兒媳從沒紅過臉,親家也從沒說我一個不是,小倆口也沒見吵過嘴。孩子對兩頭老人都很孝順,每年過年都給我們買衣服,老早囑咐不讓買,最後還是變著花樣的買。整個家庭真是暖融融的。

因為兒媳的老家相隔幾千里,過年無法回她老家,而且親家母常年在那裏看孩子,親家公有時也在那裏。這幾年,兒子都要開著車,把兒媳、孫子、親家母,有時還有親家公,從幾百里之外拉到我家來過年,每年都是來我家過年。鄰居誇我真行,說:你們那老遠的親家,還來這裏過年,你不煩嗎?我說:煩啥?多熱鬧,不就忙活點,多了幾口飯嗎?兒子的同學羨慕兒子說:你們家真和睦,親家之間都相處的那麼好,婆媳關係也那麼好,自己家兩家親家都不說話。

親家倆口、兒媳,還有孫子也都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退出了邪黨組織。小孫子一回到我家,就不離開我,叫我給他講大法的事,講神話故事,我還教他背大法師父的詩詞。他還告訴我,他每天上學、放學的路上都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在小孫子的腦海裏已經深深紮下了根。有一次孫子打電話告訴我他姥姥頭暈,孫子就叫姥姥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孫子也很聰明,學習也很好,也很健康,很少感冒。

再說我丈夫。他雖然沒有修煉,可是他在大法中受益無窮,兩次遇到車禍,都是車毀的很重,人安然無恙。有一次,丈夫自己開車由西向東,在最右邊的車道上,快到十字路口處,對面一輛轎車橫衝直撞,直接撞在丈夫車的左前頭,車的左前頭撞的粉碎,那人整個車前頭全撞毀了。經交警處理,是那人開車迷糊過去了,他負全責。丈夫回家告訴我說,今天好險啊,車撞壞了不說,如果那人的車再往後一尺多,就撞到駕駛室的位置了,那我今天就沒有命了。我的車也救了他的命。我的車不擋,那人就會開到深溝裏去,右邊是一條很深的溝,那後果不堪設想。

那天,丈夫衣兜裏裝著大法真相護身符。我說:你真是好險啊,你知道誰保護你了嗎?你相信大法好,今天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你,也保護了那個人。那人肯定與大法有緣。丈夫點點頭,心裏還在後怕。要不是師父保護,真的就沒有命了。

還有一次車禍,也是對方的責任,也是車損,人安然無恙。在丈夫身上還出現一些奇事,臉上一塊老年斑,不知甚麼時候自己脫落了;頭髮也比以前白的輕了。

師父說:「天體、宇宙、生命、萬事萬物是宇宙大法開創的,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2]

這些年,大法賜予我家這麼多的福份。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也沒有丈夫的今天,更沒有我這個和睦、幸福、美滿的家。謝謝師父!謝謝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