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修心性 講真相也快樂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七歲,得法前我是一個不幸的人,我家住農村,五歲時母親就去世了,父親常年在外工作,又給我找了個繼母,我十二歲時發現身體有病,患有殘疾。到省城看病,好心的表姐收留了我,從此我給表姐帶孩子,就不上學了。長大結婚,婆家就我丈夫一個兒子,三個妹妹,丈夫也是身有殘疾的,婚後我生了兩個女兒,又沒婆家人幫忙,我帶著兩個女兒上班,成天生氣,得了一身病(支氣管哮喘、頭痛、婦科病),單位照顧我到收發室上班。後來領導把工廠賣了,我也就不上班了,藥費也報不了,身體不行了,說話接不上氣,體重只有七十多斤。

幸運的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得大法了。我每天學《轉法輪》,每天早晨到公園裏煉功,中午做一大家子十幾口人的飯,照顧公婆,下午和晚上參加集體學法,從不耽擱。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我變的無病一身輕,整天樂呵呵的幹活,全家人都感到了驚奇和高興,這人怎麼變的這麼快呀!家庭矛盾也化解了。

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了歡樂。一九九九年七月在江魔頭的操控下,鋪天蓋地的造謠,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開始了。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不寫,我婆婆舉雙手說:誰不贊成法輪功,我都贊成。

一、向內找,師父就幫我

一天上午我到一家超市門口發光盤,給了一個女士,她說是同修,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光盤發了,以前給她光盤的同修搬家了。這個同修家離這個超市很遠,我說你怎麼到這裏來了?她說:在家學法學不進去,心情也不好,出來轉轉。當時我想一定是師尊安排的,我說我給你做五十盤吧,明天上午十點你來這裏拿可以嗎?她說一定來。

當時的環境還很邪惡。剛分手,我的怕心就返出來了:她是不是真同修呀?明天她帶便衣來怎麼辦呢?又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呢!回來後我找了小區的一名老年同修,我和他商量,明天我在遠處看著,讓老年同修給送過去,馬上離開,因為他們不認識,說好九點五十在小區門口等。可第二天我等到十點鐘同修也沒來,我又不敢到他家找,因為他兒媳婦不讓他和其他同修聯繫。我騎車在小區裏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他,就開始埋怨同修,你害怕不去怎麼也不給我說一聲呢?這個念頭一出來,馬上就警覺了。師父叫我們遇事向內找,修自己。這是你自己有怕心呀!而我卻把危險推給了同修,多麼自私骯髒的一顆心啊。再說同修也可能給忘了呢。這樣一想,感覺師父就在身邊,立刻我正念足了,怕心也沒有了,馬上騎車過去了。昨天碰到的那位同修已經在那裏等候了。

我感到師父講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內涵太深了。其實師父甚麼都給安排好了,只是利用這些去掉弟子的人心與執著。

有時等公交車,車啟動前我已經跑到車的後門了,司機也不給開前門,開車就走。我剛想生氣,馬上就想這是讓我修去急躁心、抱怨心,不到一分鐘就又開來一輛同方向的車。我上車後因前方堵車,我坐的車還超過了前面的那輛車。向內找後,這神奇的事情太多了!

二、講真相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有一天出去講真相我碰到一位六十多歲的男士,他在馬路邊一隻腳跨在車子上,我走過去和他搭話,「先生,您看過真相資料嗎?」他說:我是政府剛退休的幹部,黨員,每月開八千多元,我能看你的東西嗎?你參與搞政治。並說還有兩個兒子,一個在美國,一個在國內上班也是事業單位,日子過的很好。

我說:我今天告訴你,一、我沒讓你參與甚麼;二、我沒要你一分錢,也沒讓你幫我們做甚麼,我只是告訴你: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江澤民腐敗治國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上天要懲罰中共,不管你信與不信,天要變誰都擋不住。你知道我們法輪功是冤枉的,我們師父是清白的。把你入黨時舉胳膊發誓把一生獻給它的毒誓廢掉,給自己留條後路,這怎麼是搞政治呢?再說你兒子在美國有別墅、有汽車,那是他自己的付出換來的,用得著感謝民主黨、共和黨、川普總統嗎?他說不用。「那我們是搞政治嗎?」他說不是。我說你看資料嗎?他說要;我說那你把黨退了吧,他說行。

我也覺的奇怪,怎麼跟換了個人似的,說甚麼他都行。我感覺過程中師父就在我身邊給我智慧。一切都是師父在做,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而師父卻把這威德都給了弟子們。

現在講真相已經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過程中雖然甚麼人都能遇到,但是基本上也能做到不動心了。在師父用巨大付出延續來的時間裏,弟子會一如既往,更加精進,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