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悟「真正的本質」 【明慧網】

淺悟「真正的本質」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利用孩子放暑假的時間,我們幾個同修決定系統的學一下師父在國外的講法。

一天,我學到師父講:「你只要得大法,你的病能好,但是卻不是為了治病。他不想按照我們大法的要求去修煉,不想做一個修煉的人,他只想要祛病,可是這麼嚴肅的大法傳給他,能是為了治病的嗎?不是。那麼他也明白了:噢,我只要不說治病,不找老師治病,到時候老師一定能給我治好。你看看,他嘴裏不說了他甚至跟誰也不說病了,可是過了很長時間他心裏還在想著,我只要煉功,到時候老師一定給我治好!他還在想著。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是根本上的不同;就差那麼一點點,那就是他真正的本質,他還在想著治好他的病呢。」[1]

我才發現,這個問題在當時的大法弟子修煉中普遍存在。那麼我們今天在這個問題上修好了嗎?我開始審視自己的修煉,我驚訝的發現,我在很多問題上都是這樣的想法,根本不是自己的本質。

因為中共的迫害,單位無理解除了我的公職,失去了工作。我就與妻子(同修)開了一個小賣部,目地是解決自己的生活。可是當時,我們經常開車到農村去救人,小賣部的開設好像影響了救人。同修當時交流,救人是非常急的,只要我們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救人擺在第一位,師父會給我們安排好的,小賣部一定會盈利的。在這種認識的驅使下,我們每天都利用半天時間去農村救人,半天開店。常人看到我們這樣做買賣,都不理解。那時我心裏總在想:「我們都把大法擺在第一位了,師父一定會讓我們用最短時間,掙更多的錢,騰出來時間去多救人。」

可是,一段時間後,我們的小賣店無法再營業下去了,我們在無奈的情況下,只好兌出去了。我當時對此事很困惑,但是我知道自己一定在哪裏不符合法了。今天學了師父的這段法,我明白了。我開小賣店的目地是解決自己的生活,可是我還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但是整個過程中,我一直放不下的是自己的生活問題,表面上好像是把大法擺在第一位了,但是心裏頭根本沒有放下自己的生活問題,以為我只要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我的生活師父就會管。我不還在想我的生活嗎?我與那個師父講的有病的學員的想法有甚麼區別呢?我表面光滑了,心裏並沒有改變。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是我的本質。我做不到根本不想自己,一切交給師父。當然我這裏還存在符合常人狀態方面的問題,走了極端。

在很多問題上,都能體現出這樣的問題來。比如說學法,有的同修看到別的同修學法能悟到法理,非常著急。同修就跟他交流,你學法是不能抱著想悟到法理的有求之心去學才能看到法理,因為師父講了:「記住,要無所求而自得」[2],他明白了,我不能求,我不求了,我就甚麼也不想了,該我看到的時候,師父一定會讓我看到法理的。可是很長時間了,他甚麼也沒看到。有的同修就困惑了,甚至有的開始懷疑了。我們看看,他那個求看到法理的有求之心根本就沒去,而且隱藏的更深了,怎麼能看到法理呢?就差那麼一點點就是本質了。可他沒有走過去。

在病業問題上,也體現出這個問題。作為病業同修本人都知道向內找自己,因為師父講過:「了卻人心惡自敗」[3]。他就想:「我必須向內找,我找到自己的人心,師父就會把這一切歸正。」他找了很多心,他可能想:「我已經向內找了,找到這些心了,師父一定會管我的。」可是過一段時間,發現並沒有好轉,那時他就開始動搖了,甚至懷疑大法了,這時病的表現就越來越重。不管他怎麼說,他叫師父給他治病的心去沒去呢?根本沒去,說到底,他還沒有放下他的病業問題。他的向內找,「修」自己的目地是要師父給他解決病業問題,他不是真正修煉,師父怎麼能管呢?那麼帶著這種心理的「向內找」能是大法修煉中的向內找嗎?能觸及執著心嗎?根本不能。真正的向內找是法的展現。

還有,在幫助病業中的同修時,我們多數都有改變別人的心與解決病業同修的病業問題的想法來幫助他們。我經常看到,那些同修在病業同修面前經常說:你要向內找,與同修在法理上交流,目地是甚麼?是讓病業同修儘快擺脫病業魔難。說到根本是要解決同修的病業問題。都想改變病業同修,不想改變自己。都是帶著一顆改變別人的心。

但是,隨著同修對病業問題的交流體會越來越多,越來越深刻。似乎明白了,病業同修的表現是給我們修的,我們都找自己,病業同修才能好,我們不能改變病業同修,只要我們都找自己,都修好了,同修的病業也就好了。我們看看,我們找自己,修自己的目地是甚麼,不還是讓同修的病業好嗎?不還是想改變同修嗎?想想,我們那時的向內找,修自己不都是假修嗎?沒有真正做到純純淨淨改變自己的修煉嗎?我們不是還差那麼一點點就是我們的本質嗎!

我認為,我們幫助病業同修的基點不應該放在解決病業問題上,應該放在同修整體提高上,整體在大法中昇華,當然包括病業同修在內。我們是來修煉的,來同化大法來的,不是來解決甚麼修煉中的問題來的,如果我們都抱著這樣純淨的心態修自己,整體在法上提高,根本不去考慮病業不病業的,它存在也好,不存在也好,我們根本就不去考慮它,你想那不正的狀態還會有嗎?

正法修煉已經接近尾聲了,都修煉這麼長時間了,執著圓滿的心也應該修去了。但是我在實際中發現,還有一些同修在執著圓滿。但是這種執著並不是很明顯。我們同修每天都非常忙,都在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因為我們從師父的法中知道,只有做好三件事,我們才能圓滿,做不好,就無法圓滿。有的同修就想了,我就做好三件事,我甚麼都不想,到時候我一定圓滿。他就全力以赴的做三件事,每天時間安排的很緊。當他聽到別到同修談到圓滿的問題時,他就說:還擔心這些有甚麼用,你三件事都做到了,師父能不叫你圓滿嗎?他執著圓滿的心去沒去呢?根本沒去,他做三件事的目地不還是為了自己的圓滿嗎?換句話說,不就是執著圓滿的心在支配他做三件事嗎?這不是修煉,更不是師父要的三件事。師父講:「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4]

那麼甚麼是我們的本質呢?就我目前的修煉境界談一下自己的認識。我們都知道師父說:「所以法輪他會內旋度己,外旋度人。」[5]體現在我們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中,我認為就是向內修好自己,同化大法;向外善意幫助別人,救度眾生。我們的本質就是這樣的生命。我們做一切都本著這個本質去做,不管病業也好,綁架迫害也好,同修之間的矛盾分歧也好,我們就把住這個內在的主線不被帶動,不管你外部發生各種各樣的變化,我們都不離開這個主線,甚麼不正的一切都會歸正,那時我們就在正一切不正的,那才是大法的展現,是一個大法粒子的展現,才是我們真正的自己。真正的本質。

可能有些語言有些過激,因為我看到有些同修,包括我本人嚴重存在這樣的修煉問題,這也是我們能否真正同化大法,完成好使命的一個很大的障礙。因為心裏有些急,可能語言有些不當之處,請同修諒解。我這只是寫出一點,拋磚引玉,希望同修能拿出更好認識,整體提高,完成好師父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

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