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珍惜難得的修煉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在大法中修煉了四年的西方人,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對大法內容的理解加深了,越來越感謝師父給我這個機會得法。

剛得法時,我身體不好,但對生命和他的起源充滿好奇。正是這兩個條件使我很快意識到大法就是我所尋找的。

我十幾歲的時候,一次在過馬路時被汽車撞到,兩側肩膀斷了兩根骨頭,暫時失去了意識,因受傷視覺的視角變的很窄。後來我的骨頭雖然接好了,但是運動範圍有所減少。我還發現自己出現了慢性不適症狀,站著、坐著,甚至躺下都總是覺的不舒服,並且我的關節和組織肌肉配合不好,我總是感到緊張。不久,我出現了焦慮症。這些症狀反反復復,最終變的更頻繁、更嚴重。

我嘗試了各種治療、鍛煉計劃,並遵照專家意見去做,但症狀只有短期的改善。所有這些症狀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惡化並持續了十多年。我的症狀已成為我生活的焦點。

我記的當我第一次看到李大師的講座時的感覺。師父清楚直接的向我展示了我一生中所思考問題的答案。我深深知道真相就在我面前。我覺的我對生命的意義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我開始明白,真正的改善來源於去掉執著心,糾正不正確觀念,並努力提高道德品質。

明白了這個道理後,我決定開始修煉。所以三個月後,我戒掉了啤酒和煙,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

去掉隱藏的執著

通過學法,我提高了很多,甚至找到了我原來沒有意識到的隱藏的執著。

當我學習大法時,沒有有求之心。我知道必須這樣做,所以我不讓任何關於治病或有求的想法進入腦海,就只是煉功和學法。四年過去了,直到今天,我沒有出現過任何焦慮,無論站立,坐著或躺下,身體都覺的非常舒服。當我回顧得法前的生活時,我真的能看到我奇蹟般的變化。

然而儘管我的目地似乎是純粹的,但我隱藏很深的執著隨著學法而浮出水面。

師父說:「還有的人在拜佛的時候他就想,他自己心裏頭思想中沒有明確的目地在拜佛燒香。但是他每天這樣做的時候他知道,我這就是敬佛了,我這就是修佛了。佛哎,你看我對佛多虔誠啊。他自己在想啊,我在佛面前多虔誠啊,佛一定看的見。這種思想在佛的面前佛也是接受不了的,他認為這個人太不好。」[1]

神看的是我們的心。雖然我覺的我沒有在現實中追求任何個人利益,但我正像上面提到的人一樣。我認為只要我煉功學法,師父就會管我。

在開始修煉之前,我被診斷出患有巴雷斯特食道症(Barrett's esophagus),就是食道底部有疤痕,它會導致輕微疼痛和類似胃灼熱的不適症狀。當出現這種情況時,我就會忍著痛苦。當很嚴重的時候,我會全身冒汗,我會提醒自己,承受過去,就還了業力。

最近在探望父母後回家的途中,這種痛苦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我幾乎哭出來了。我試圖保持冷靜,並把它當作對我的正念的考驗;看我是否能夠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我知道我們不得不承受一些身體上的痛苦,但是我意識到這實際上是師父在暗示我向內找,並真正的提高。

通過學法,我才意識到我有很多隱藏的執著。通過向內找,我發現我有自私心、嫉妒心和某些慾望。我養成了避免衝突來保護自己的習慣,這樣我就可以保護我的執著不被暴露。我需要放棄這些執著和舊觀念,回到正道。

通過不斷學法,在師父的幫助下,我悟到:需要改變的是我的心,而昇華本性就是修煉。我們需要從根本上轉變思想的根源,使之是善良的,並符合「真善忍」宇宙特性。如果沒有這些根本性改變,那麼改進只能是膚淺的、短期的,而且勢必會反覆。

改變內心是最難的

我在大法中修煉,通過不斷的學法和煉功,我的整個人生都發生了變化。我與家人的關係良好,有個好工作,學習成績經常是班上的佼佼者,同時我能夠面對多重挑戰,並保持清醒和冷靜。

雖然我在社會、家庭和工作生活方面已經有了很多提高,但這些改變似乎是常人也能做到的,只是些微小的改變。

例如,我會經常撿起偶然發現的垃圾,並清理公寓大樓周圍的垃圾。在門口和道路上,我會讓他人先通過。如果他人顯然很匆忙,我會站在服務台旁邊。我言語文明,行為也很得體。在說話或行動之前,我試著去想別人。

這些變化都是通過學法得來的。但是,這只是處於修煉的開始階段。真正需要努力去修的是我的心性。

這是師父經常談到的,但我不是真的理解。隨著道德品質的提高,我逐漸明白大法所蘊含的深刻智慧,以及大法是多麼的莊嚴。

珍惜我們的修煉環境

我們的慾望和執著在修煉環境中,即社會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抑制反映出來的負面想法可能會相當困難,但卻很有效。但是,完全去掉那些慾望和執著才能真正提高。

如果我們超出了這些人的東西、對之沒有興趣,那麼那時這些慾望和執著就不起作用了。

煉功注意「面帶祥和之意」

師父在《大圓滿法》中告訴我們在煉功時應該「面帶祥和之意」 [2]。這一點很容易被遺忘,但我相信這在煉功中就像其他任何姿勢或動作一樣重要。

我記的曾經讀過一篇研究報告,當我們微笑時,身體很難勞累或緊張。不管這是否屬實,我注意到當我有點微笑時的確感受到了變化,感覺身體處於寧靜狀態。每當我恢復到面無表情時,我就會提醒自己要「面帶祥和之意」。

修煉是嚴肅的,而且起源古老。儘管許多人嘗試修煉,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真正的道或學會如何真正修煉。因此,我們應該珍惜這難得的機緣,並付出巨大的努力來修得圓滿。

我想感謝師父的巨大慈悲。

這些是我目前在修煉中的有限理解。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