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擺脫懶惰之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之前姥姥的鄰居家就是一個煉功點,我舅媽就是一個大法的修煉者。有一次,舅媽帶我去了鄰家煉功點。那時候我大概六七歲,對煉功點的具體情況已經全忘了,但只有一點我到現在也記憶猶新:那就是當時煉功點正在放師父的講法錄像,電視裏那個以藍色為背景講法的師父的形像我永遠都記得。那是我今生今世第一次見師父。

當時我沒有成為大法小弟子,真的很遺憾。我也時常在想,如果從那時候就修煉該多好呀,就不會有這麼多在常人中養成的壞習慣了。不過還好,在中學二年級的時候(二零零八年)自己有幸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得法最初的那種心情真的是無上殊榮啊,感覺那個時候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我勇猛精進。得法之初甚麼都不知道,就知道看《轉法輪》。後來看到書裏師父說的五套功法,我想我不會呀,於是就放學之後直接坐上去姥姥家的公交車,去找那個煉功點的輔導員同修。記得當時約好第二天教我煉功。結果第二天我上午早早就急切的去了,可同修去兒子家還沒回來。我一點都沒有失望,就抱著師父的那本教煉功的書在同修家門口等。那是一個秋天,秋雨綿綿的下了起來,我站在同修家大門口那窄窄的門簷下,看著風雨中被吹落的葉子,仰頭看著天空,不知不覺竟幸福的笑了起來。那種殊勝而美好的感覺讓我永遠難忘。後來在那個上午,我對照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學會了五套功法。之後也慢慢知道了作為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是甚麼。

雖然那時候剛剛得法,可我卻甚麼也不怕,一心就想要修煉,就想著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一週就盼著週末能去同修家去學法交流。甚至自己還手寫了一篇給世人的真相信,拜託同修往明慧網站投稿。那時候真的是甚麼都阻擋不了我的勁頭。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慢慢的墮落了下來。當初得法時那種興奮的感覺不知甚麼時候慢慢消失了。以各種理由不煉功,不學法,也不講真相。有時候鼓起勇氣向自己的同學講真相,也總因為自己沒有堅持學法,正念不足,而不能使對方順利三退而苦惱,然後就說自己不適合講真相,等有時間了好好學法再講真相吧。

但自己似乎總沒時間,即使週末有時間了也總是找各種理由不學法不煉功。然後又推說明天再看再煉,結果明天還是被一個一個「待會兒」給耽擱過去了。就這樣惡性循環,不看書不煉功,正念不強,講真相效果也不好。

另外,法沒學好,當然常人中的事情也不可能做的好。在小學時我就是尖子生,一直感覺學習很輕鬆也很快樂。到中學時,尤其是初二得法後,成績更是上了一層樓,初三分班時以班級第三名的成績分到了新的班級裏,並成為班長。高中入學時也因為成績優秀而免試,被保送到了市裏最好的高中實驗班。但從高中開始,自己就開始懶惰起來,對修煉不上心,一拖再拖。以前自己有不會的地方就及時問老師解決,有作業就儘量儘快完成,而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形成了懶惰拖拉的習慣,有不會的地方了也不主動去問,有作業了也不抓緊時間做,真正該學習的時候又磨磨蹭蹭就是不去學習。總是給自己制定一些看似宏偉的計劃,可一次也沒有完成或堅持下去。因此學習成績直線下降,甚至好幾次考試都考了班裏倒數五名內。即使這樣自己也不悟,考試的時候還老想利用師父,老想著師父會幫我取得好成績的。而每次成績下來之後自己不反思,依舊按原樣子拖拉懶惰不改。成績也永遠沒有起色。

漸漸的,自己對於學習對於知識也沒有自信了,不敢挑戰新知識,不敢參加任何比賽,但自己之前一直是尖子生的傲氣一點沒變。漸漸的,自己變的敏感多疑,又自負又自卑,羨慕嫉妒付出努力而成績優秀的學生,內心卻是瞧不起他們,認為自己比他們還優秀,只是沒有顯露出來而已。另外,高中三年三件事也不做。就這樣,還是不悟,還找理由說高中太忙了(其實自己整天甚麼也沒幹),上了大學就有自由的時間了,到大學自己一定會精進的。

可後來考入了一所二本院校,在大學自由時間多了,也加入了社團,也做過家教等等,這些都是師父給我創造的講真相的好機會,可我還是一再的推說這次狀態不好下次再講,顧忌這顧忌那,就是不講真相,錯過好多機會。大學兩年時間甚麼也沒做。

可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大三時我參加了學校的交流項目來到海外留學。在海外,聯繫到了本地同修。我就是屬於師父說的這種:「從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不是批評你們,多數是在國內沒做好的,在國外也沒太做好。」[1]當然海外也有海外同修的顧慮之處,畢竟我剛從大陸出來,所以不太通知我參加本地的活動。但有的同修知道我早上起不來煉功,很著急,叮囑我要必須每天煉功。而我卻不以為然。依舊拖拉,碌碌無為。有時候清醒了一點,感覺挺懊悔的,但就是依然拖拉。

可見舊勢力為了迫害真的為我量身定製了一套嚴密的阻礙系統。我只要稍微一鑽進它們的圈套就很難出來。師父說:「我告訴你,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大家要注意這些事。」[2]真的是,反正它們是要下地獄的,所以死也要耗著我。

有一天突然有同修通過網上聯繫我,叫醒我,和我約定一起背書,每天都背,並且相互提醒,一天都不准落。長期處於混沌狀態的我,礙於面子,不想落在同修後面,所以每天再懶也要去背幾段法。漸漸的背著背著,開始入心,開始在法上從新歸正自己,慢慢的趕了上來。真的,一切都在法中。

現在的我,雖然沒法和那些一直修煉如初的精進同修相比,但也都在儘量往上趕。每天學法背書,早上早起煉五套功法。舊勢力看見這情形就讓我早上聽到鬧鈴馬上關了再睡,但後來我慢慢的還是能堅持起來。舊勢力一見這情況就把我的鬧鈴弄得沒聲音了,即使到時間了也不響,不過我並沒有因此而著急,而是求師父加持,現在鬧鈴又響了。

因為體會過那種早上不起來煉功、一整天整個人都沒精神的痛苦,所以我最近選擇的是在晚上根本就不睡覺,就算是睡覺也是趴在桌子上睡一會,到點就起來煉功。當然這樣的話,白天可能就要抽出時間來去睡幾個小時。不知道這樣持續對不對,可為了煉功還是不敢睡覺,而且有師父的加持晚上不睡覺也不是特別睏。晚上可以看明慧網文章、看真相資料。

現在,三件事我也儘量認真的去做,把我落下的都補回來。我寫出來這篇文章的目地,是想給同修們提個醒,千萬要多學法、多看書,這樣才能保證自己一直都在法上,不會走偏。像我最初走偏就是因為不好好學法,而一不學法,馬上就會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耽誤自己,耽誤眾生,辜負師父。這個過程看著沒有甚麼大波大浪,不像有的同修被抓被打那麼驚心動魄,但這個「溫水煮青蛙」的過程也是要最終毀掉我。因為我心裏知道該幹甚麼,卻實際行動就是跟不上,清醒時懊悔而又不由自主。最後是通過背法學法才好歹回來了,可我知道有些東西我丟失了,卻是永遠回不來的。

不管怎麼說,最後我回來了,意識到了,現在在努力做好三件事。對於舊勢力的迫害,我沒有恨。師父根本都不承認的東西,我幹嘛還要和它們斤斤計較。我只是懊悔當初自己為甚麼不多學法背法修好自己。所以同修們請以我為鑑,要時時刻刻在法上,走師父安排的路,跟著咱們師父,帶著我們的眾生,一起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