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得法 精進實修 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七日】我一直在找尋一條修煉的道路。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姐姐送了我一本《轉法輪》。她不修煉,但是當時她住在紐約,拿到了一份傳單,她覺得我一定會喜歡《轉法輪》這本書,就買來送我。

從讀第一頁開始,我就覺的這本書是我想要的。從二零零一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五月,我不停的看這本書,並放棄了所有我以前看過的有關佛家和道家的書。

那時,我應邀參加一次當地的活動。當時我的社會活動很豐富,但對我來說有點開始乏味。不知為何,那天我有預感,這次會與以往不同,會有不同尋常的事情發生。的確,活動期間,我在自己的座位上發現一份傳單,每桌都有一張,通知下週日將有一天法輪大法介紹日,這將改變一切。

期待已久的日子終於到來,由於我不知道在我身邊、在我地區就有同修,初次與他們見面,我就開始精進的修煉。我找到了我期待的、義無反顧要走到底的信師信法的路,因為師父告訴我們:「真正修煉要專一。」[1]那是二零零三年五月,我認識了在我們瓜德羅魯普(Guadeloupe)地區的同修。

用心修煉

師父開示:「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自己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1]。通過我的個人學法及與同修的交流,我馬上就意識到了這點。我將要明白如何在法中錘煉,直到成為一個無漏的弟子、大法的一份子,而這在我的精進上表現了出來。從我修煉開始,我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身心狀態:我看到一個渾身骯髒的自己,非常缺少善心,這完全不同於我在常人時對自己的認識。

我很快溶入到了同修的學法小組裏,我上了九講班,學會了發正念,參加講真相。早在修煉之前,我就一直跟蹤有關中國大陸的信息,但現在我發現了中共當局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之殘暴。

在我們地區,我們的學法小組同修非常精進,他們不僅向民眾講真相,還有向政界人士和民選官員講真相。有每天的在各重要地點的講真相點,還有每週集體學法和定期大量學法,向公眾放映真相電影,也又功法展示活動等等。

我的修煉很快讓我對法有了越來越深入的理解:一切似乎都很清楚,我彷彿置身於一個大法的能量保護之中。主要是在真相點上,我能意識到我對法理的一些認識存在著不足,因為如果我沒有正念,很快,聽我講真相的人就會通過他的回答讓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個人修煉方面,是我的親人們讓我意識到身體上的變化,我感受到了師父在《轉法輪》書中描述的消業過程,這些身體上的變化讓我身形變的更苗條,我臉上的緊張消失了,因為之前我已經開始出現輕微的面部麻痺,我的言語變的更加流暢和動聽;以前有時會磕巴。但最顯著的是我的步伐輕盈了。我的身體似乎再沒有緊張感,我從未體驗過這種自由和內心平靜的感覺。

另一個變化,我繼續保持非常活躍的社交生活,含酒精飲料當然從此不再出現在我的杯中,但有個問題是在菜餚中,我吃不下任何含酒精的菜餚。幸運的是,任何情況下,總會有一盤烤魚,否則我只吃蔬菜,並沒有讓任何人感到奇怪,因為我覺的我的舉止非常圓容,所以其他人也能感受到。無論如何,我對一切食而無味,吃的東西並不重要,只要裏面不含酒精。

藉此,我省出了大量的精力投入我的社交生活,處理家庭和工作上的事,同時積極的參加講真相,幫助管理煉功點,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

在精神方面,我不斷對真、善、忍幾個字的內涵有不同深入的理解,他們似乎滲透進我的每一個眼神和舉手投足之間。在我的修煉之路上,我意識到了在日常生活中真正實踐這些理念的重要性:通過不斷修自己,他們將溶入我生命中的每一刻,並在我內心深深的紮根。

講清真相 救眾生

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 我們通過真相點,發放傳單等來實現這一目標。我的路途也讓我明白,就好像我們每次「呼吸」時,我們都在講真相。的確,很簡單,在與家人、同事、社會接觸中,我們向身邊所有的人們講清真相。

在我開始修煉時,我的家人就全部聽過真相了:有些人煉了功,但沒有堅持,不過他們明白了大法好,擺正了自己的位置,在我的修煉道路上陪伴著我。我向他們講了真相,最重要的是,他們看到了,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在實踐真、善、忍的理念。

同樣,我的社交生活讓我能夠在聚會、公共活動或我的各種出差旅行中遇到的人們講真相,例如在飛機上,這種講真相方式不同,是一種「客廳」式的講真相,也就是說,在談話過程中,我藉機會能夠談到中共當局的做法。但我在表達方式中一直保持著善意的態度,開放和真誠的心態。

自由火炬在我們地區經過時,我看到一些在「晚餐」碰到的人響應並參加了這一活動。在工作上,在我的不同的調職期間,能給大量的同事和合作者講真相,但不幸的是有些人沒有聽到真相,我能看出,聽過和沒聽過的人之間的區別。我的目標是儘量達到給更多的人講清真相。

在真相點上,碰到的人聽到真相後,都非常感動,甚至震驚,他們同意在徵簽表上簽名,還問我如何面對這一情況。向議員們講真相不是每次都有具體的結果,但每次對方都認真的聽著我講,所以也種下了真相的種子。

講真相也使我有機會參加幾個電台節目來介紹法輪大法的功法,並在短波上講真相。向我們地區的中國人發大紀元報紙也是一個令我感觸頗深的講真相的方式。我有時不受歡迎,一些華人甚至不明白我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大法,但是沒有一次言語激烈,有些人還拿了報紙。我記得有一個開餐館的中國女子,她每次都很高興得到報紙,從不問問題,只是表示很喜歡看報紙上的新聞。

另一個成功講真相的活動就是真、善、忍美展。展覽期間,人們對中國政權的殘暴表示不可思議,他們問了很多問題,並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我記得有一次展覽,一個中國青年在一幅畫前看了好久,憂傷的看著我,好像充滿歉意。他沒有說話,但是臨走前向我道了謝。

我在大紀元的工作也是一個講真相的好機會。作為記者,我接觸到了不同的人群,向他們解釋在中國發生的事經常導致我們建立長久的聯繫,甚至很親近。

在所有這些時刻,在整個活動或講真相期間,保持正念的重要性是必不可少的。 這是真正講清真相、創造講真相機會並打動對方的唯一途徑。良好的修煉狀態和持續的正念讓我在講真相的道路上克服了許多困難,但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善意的、開放的、符合真善忍的態度。

聽過真相的人自發地支持大法,或者通過簽署請願書,或者參加煉功點的教功活動,或者向他們周圍的人們講解和談話。

我與親人的關係是修煉的一個重要的方面。我發現,在家或在工作單位如果發生不順的事情,往往都與我的修煉狀態有關。同樣,我的家人對我的言行往往是個很好的衡量尺度。

我們只能在使我們的親人放心的情況下,才能完成好我們救度眾生的使命。修煉這麼多年,我有過不太精進的時候,馬上就能在我周圍看到影響。

我離開我們地區已經好幾年了,而我繼續在所居住的地區履行大法弟子的使命。師父說:「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個層次,全看你自己了」[1]。

我有幸看到了在另外空間我走過的路。我看到了每一步腳下都有一隻毒蛇,只有堅信大法,我才能夠無視這些毒蛇,踏步前走。這條路帶我走到了一座廟前,我以為到達了目地地,但那裏的人們讓我繼續往前走。我還有很多眾生要救度,我感謝師尊用巨大的慈悲幫助我在修煉大法的路上完成我的大法弟子的使命。

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