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修大法 救人中精進 【明慧網】

有幸修大法 救人中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七日開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當時老伴患有嚴重的慢性肝炎已二十多年了,久治不癒。有一次我看到有許多人在外邊煉功,聽說煉的是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我就想讓老伴去學,回家後我對老伴說:「你也去煉法輪功吧,有很多人都在那兒煉呢,聽說法輪功有非常好的健身功效」。他說:「我不去,你先去看看吧」。

第二天晚上,我就去了法輪功的煉功點,一走進煉功場我就感覺心裏非常的舒服,我就跟著一起學煉起來了,看著別人怎麼煉我就怎麼煉,我還請回了《轉法輪》和其它的幾本大法書籍。

回家後老伴問我怎麼樣,我說這個功法真好!這時,忽然看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我正聚精會神的看著,老伴就拽我:「你說呀,你快說呀!」我回過頭來說:「別拽別拽,師父來了!」說完我回過頭來就看不見了。我埋怨老伴:「都是你的事,師父來了,我還沒和師父說話呢,你一拽,師父就走了。」

晚上睡覺我又見到了師父,師父問我,「晚上你去煉功時,有甚麼感受啊?」我說:「太好了」,師父又問:「你有甚麼不舒服的地方嗎」?我說:「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就是以前腰疼過(我是個潑辣人,也不在乎這個),聽大夫說我的腰部第三、五節都突出來了」,師父說:「沒突出,你的腰沒事,是你腰下面的褥子角硌著你了」,我不自覺的坐了起來,一摸褥子角確實捲起來了。這時老伴也醒了,問我怎麼坐起來了,我說:「師父說我的腰沒事,是褥子角捲起了」。老伴說:「是啊,你的褥子角怎麼咕嘟捲起來了?」我說:我也不知道。其實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從此我的腰疼就徹底好了。

早晨,我又看到紅彤彤的大法輪在我家轉起來了,我就跟老伴說了。老伴說你昨天看到師父,今天又看見法輪,你就那麼巧?我也去學。晚上他就跟著去了煉功點,他也開始學大法了。他學法不長時間,患有多種疾病的身體,肝炎、關節炎、類風濕等病症都消失了。

修煉大法後,我和丈夫堅持每天早、晚兩次煉功,利用各種空餘時間學法,孩子也跟著到煉功點去煉功。我們有空餘時間就出去洪法,給人們講述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奇效,在家庭中和社會上一切也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在心性的考驗面前,都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守住心性,提高心性,在修煉中得到了很大提高,身心都得到了淨化,生活其樂融融。

講真相救眾生

中共迫害大法後,我曾與同修到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回家後,我就在家裏組織起了學法小組,我們七、八個人每天堅持上午三人一組,兩人一夥,出去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下午就一起集體學法,堅持至今,一直沒有間斷過,也沒有受到任何干擾。

為了做真相資料,自己花錢購買了七千多元的機器,我和老伴一起白天在家做資料。晚上老伴在家帶孩子,我就出去貼資料,每晚上要貼一百多張。有時貼到夜裏一點多。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也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呵護,每做一些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師父就會鼓勵我。剛從北京回來,我就看到師父把一個紅汽車落在了我家,很漂亮、很漂亮的,前面還掛著一個大蘋果呢。

老伴由於嚴重的病業過世之後。資料點所有的事情全落在了我的身上,以前做資料我都是依靠老伴,現在所有的一切只能從零學起,慢慢的摸索,在師父的加持下,和同修的幫助下,逐漸的學會各種資料的製作方法。老伴過世後,我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沒有受到大的影響。

有一次,我去菜市場講真相,一個賣菜的,我給他講真相,他說要舉報我,我沒有一絲的怕心,繼續給他講真相,最後他明白了真相後,不打電話了,就讓我走了。

我和我們學法小組的三個老年女同修出去講真相,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警車後邊緊追不捨,我們四個人扛著自行車從七、八米深的大溝裏趟水就過去了。當時我們感覺沒有甚麼,過後,我們感到心裏有些後怕,那麼深的溝,裏邊還有很深的水和淤泥,搬著那麼重的大金鹿自行車,我們都不知道是怎麼扛過來的。感謝師父慈悲呵護,我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我老家的嫂子去世了,我弟弟找車拉著我,我們一起回老家奔喪。我帶了一些真相資料,在嫂子出殯的時候,我就出去發資料,從村西頭一直發到東頭,邊發資料邊講真相。我把資料全部發完回去後,葬禮也快開始了。每次回老家都帶回去很多資料,一回去就大聲喊:鄉親們都出來吧,我給你們送寶來了。我們只要正念足,就不會有甚麼難的。

有一次同修開車帶著我去海港講真相,有人喀喀給我照相,前後左右都照了。同修在那叫我快走,我沒有管他,剛勸退了十來個人,我正在給他們起名字,給他們都辦理好了三退後,對那個給我照相的人說,你不聽不要緊,給你本書看看你就明白了。我對同修說,我們救人,做的是最正的事,師父講:「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2]給我照相又能怎麼樣?後來我去講真相的時候,又碰到了那個給我照相的人,他變了,見到我他有些不好意思,他還讓我給他退了黨、團、隊。

我們每天出去講真相,都能三退二十多個人。我們勸三退的時候,都是先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的不好的因素,而且我們都有堅定的信心,我就是來救你的,我一定能救了你,然後我們再講三退,這樣三退的就比較容易。只要站在法上去做,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有一次,我又碰上曾經講過真相的一個建築隊的老闆,他握著我的手說:嫂子我真得感謝你啊!前段時間,你不知道我犯病了,一下暈倒在地上不能動了,我忽然想起你告訴我的念「法輪大法好」,就能遇難呈祥,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哎,可真神,喊了一會兒,我真的好了!你趕快給我們這些職工講講,我真受法輪大法的益了!我說你感謝我們師父吧,是李大師救了你呀。

我講過真相的另一個老闆,給我講他被撞車的經過:「別人的車都被撞了一個大坑,我的車一點兒沒事。」他說:「嫂子我真相信『法輪大法好』了。但是我不敢跟別人說,我在這個村不當官了,我給你看著門,你進去講吧。」

在鹽場講真相的時候,我還碰到一個小伙子,他掏出錢來給我。我問他為甚麼,他說:阿姨,給你錢吧,你把俺給救了。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碰到好多像這樣明真相的人,還有給水喝的,給飯吃的也很多。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