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期胰腺癌患者的新生 【明慧網】

末期胰腺癌患者的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走進法輪功修煉的。那時我正在上班,忽然腰間出現了刺骨般的疼痛,可是去醫院做各項檢查,得到的結果卻是一切「正常」,心中充滿疑惑,為甚麼腰間那麼疼痛難忍,醫院卻查不出病因?

我把這個經過告訴了關心我的同事,同事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吧!法輪功能治病。」我說:「我媽他們也都修煉法輪功。」

第二天,我強忍著腰痛回了娘家。我們家兄妹六人,姐妹四人,兄弟兩人。我的家人不少人和大法有緣,爸爸、媽媽、兩位嫂子都煉法輪功。我和媽媽說了情況,媽媽便拿出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看,說師父能淨化你的身體,我說好。一連聽了九講,果真我的腰至今再也沒疼過。

我從娘家回來,找到煉功點,我就開始學法煉功,天天清晨五點到公園煉功。可一九九九年忽然有一天公園不讓我們煉了,我說:「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了呢?」一打聽才知道是上面的「領導」不讓煉。於是有很多大法弟子去了北京證實大法,我大哥和姐夫帶著我也去了北京。可到了北京城外盤查的很嚴,我們進不去,回來了。當時的我對法的領悟還沒那麼深,心想反正我歲數小,三十出頭,現在不讓煉等以後再煉,就這一念,一放就是十八年。

二零一六年冬,我在飯店打工,就感覺胃疼,疼了幾個小時,我也沒在意。又過了二十多天胃疼的更厲害了,我就把工作辭了,心想回家休息幾天就好了。在家呆了一個多月,在此期間,胃疼了兩次,一次比一次嚴重,體重減了二十斤。最後一次疼了一天一宿,覺的要堅持不住了。正巧我大姐給我打電話,問我幹啥呢?我說我胃疼的受不了了,我姐說:「你不能在家挺著了,趕緊去醫院吧。」我說:「那你和小妹一起過來吧。」我們姐仨去了縣醫院。醫生檢查完只是對我說:「你這病挺嚴重,還是去大醫院看看吧!」

我三妹家在省城,讓她先去醫院掛了門診號,我們姐仨就去了醫院。我女兒和在外地工作的丈夫得知我在醫院的消息後也趕到了。經過了一系列的拍片、化驗,初步懷疑是胰腺癌,醫生趕緊安排按急診住院。住院三天檢查了三天,一項接著一項的查。我心中充滿了懷疑:做了三天檢查,越查我的身體出現的問題越多:不但持續腹痛,臉色變黃,連眼睛都變黃了,噁心、嘔吐,腹瀉甚至黑便,人愈加消瘦、乏力,腹部有包塊,這些都是醫生說的末期胰腺癌的症狀啊!

人們都說胰腺癌是「癌中王」,患者最多活不過三個月。我的手術被安排在第五天。這是一次大手術,說手術時間要超過十個小時,其中的風險不得而知。我二哥、我的姐妹們還有我的丈夫商量決定:這手術得做,我家的錢不夠大家一起湊,先保住命要緊!

「七﹒二零」後,我所有的親人中只有大哥、大嫂還有我媽一直在堅持修煉大法,其他的人像我一樣逐漸都不學了。

這時我大哥把我叫到一邊問:「妳是咋想的?」我說我做完手術和他一起學法。大哥說:「你這麼悟不對,你這個手術不能做,你這個病只有師父能救你,和我回家學法吧!如果你這一關能過去,你會提高一大步。」我聽大哥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師父和大法,我的正念出來了,說:「那我就和你回家學法,不做手術了。一切都交給師父,我要提高上去。」

我倆商量好了,我回到病房對其他家人說:「我不做手術了,我要回家煉功。」

親人們一聽就急了,「不做手術可不行!你知道你這個病有多嚴重嗎?」我女兒說:「你必須得做手術,不做就等於放棄。」他們幾個知道,是我大哥不讓我做手術的,就氣沖沖的警告他:「告訴你,你把她領回去,有個三長兩短你負擔得起嗎!」我大哥不吱聲,我說:「你們別怨大哥,這是我的決定,你們都回家吧,在這兒也幫不上我啥。」我把他們都攆走了。

我告訴大哥今天就去他家。大哥走時告訴我要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們一走我馬上想回家,就把輸的藥拔了下來,往樓梯那走。女兒一看就拼命往回拽我,又急忙給她大姨打電話。他們又都回來了,把我拽回按在床上,我只好說:「你們回去吧,我先不走了。」

醫生又來給我輸藥,我說我先上趟廁所。去廁所的路上我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來輸藥時,輸液管突然破了,裏面的藥哧哧往外噴。我想這一定是告訴我師父在管著我,我更要回家了。可是我要怎麼說服丈夫和女兒呢?我把丈夫叫到一邊對他說:「這個手術我不能做。」丈夫說:「花多少錢也得給你治。」我說:「不是錢的事。你知道這個病是花多少錢也救不了我的命的!可大法師父能救我,我得回家去煉功。」

我丈夫半信半疑,「這能行嗎?」我說:「行,給我兩個月的時間,我還給你一個健康的我。」他看我的意思這麼堅定,說:「這要是能煉好,那真是個奇蹟!」接著我把女兒叫到身邊,我說:「孩子,我在這真的呆不住了,還有五天才做手術,我想回家散散心。」我女兒說:「那我得跟著你,稍有不適就得立刻回來。」我說行。

姪子在省城住,丈夫給他打了電話,讓他開車來送我們回家。上車前我還吐的不行,我女兒手裏拿著塑膠袋,走不遠就問我咋樣?想吐不?從醫院到我哥家一百二十多公里,我一路沒吐。

到大哥家後,嫂子給我們煮的麵條,我吃了半碗也沒吐。

要過年了,我嫂子和一個同修裝了兩袋台曆和對聯,要挨家挨戶去送,我說:「我也和你們一起去。」嫂子說行,給我也裝了一袋台曆。一天走了二十多里路,我卻一點也不感覺累。

在大哥家,我每天早上三點半起來煉功,上午學師父的各地講法,下午出去送台曆,晚上和哥嫂一起學《轉法輪》。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在醫院裏我連飯都吃不下,還腹痛、嘔吐等,現在所有症狀全都不見了,在這修煉的二十多天內,把原本掉下去的體重也找了回來。

現在我姐、姐夫、小妹、二嫂他們又走進了修煉。我在大哥家住了五個多月,大嫂說:「你不能老呆在這兒了,你得走你自己修煉的路,有你的眾生你得救啊!」

回家之後,我想我也找不到學法點咋辦啊?我就天天求師父幫我找到同修。果真,有一天我與劉姐相遇。十八年前我倆在同一個學法點學法。見到劉姐,我向她說明了我的情況,她順利的把我帶進了學法小組。現在我們學法小組四個人都很精進,天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我婆家人看我這個危重病人煉法輪功好了,都認同大法了,並且全「三退」。當然,我丈夫和女兒更支持我修煉。丈夫在外地開車,晚上回來怕影響我煉功,就先在車裏休息,等我煉完了功才進屋。只要有人問他:「你媳婦的病怎麼好的?」他就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法輪功太神奇、太超常了!」他也在證實大法。

一年多過去了,我們全家人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我要珍惜師父給我延續來的修煉時間,精進,再精進,多救人,努力完成下世的使命和責任,不負師恩!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