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歸正家庭環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把我和家人同修突破家庭環境的修煉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以證實大法的超常與偉大,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與洪恩浩蕩。

師父慈悲不離不棄,弟子掉隊迷途知返

我的母親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邪惡迫害大法的瘋狂時期,頂著工作單位、家庭和街道多方施加的壓力堅持修煉,並引導我和妹妹走入修煉。在修煉之前,母親脾氣暴躁、工作要強、不讓人說、愛生氣,落下了打嗝的毛病,身上碰一下就連續打嗝,冠心病、淺表性胃炎。那時候中藥、西藥不斷,用粗鐵絲一樣的鋼針針灸過也不見好轉。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走入修煉,師父幫她清理身體,母親便出來的都是像中藥渣子一樣的東西,帶著濃濃的藥味兒,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渾身的病全部消失,無病一身輕。

但是由於母親沒有嚴肅對待修煉,曾有一段時間執著於買彩票、算卦等,犯了不二法門的錯誤,受到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招來了不好的東西。又聽信了邪悟人員的歪理,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情,在二零零七年的時候放棄了大法修煉。這一放就將近十年,她自身業力又返回到身上,再加上另外空間的干擾,脾氣更加暴躁易怒,情緒悲觀,並出現腦血栓、糖尿病的症狀,渾身沒勁,將近十來年沒有出過門。

在這十年中,我們姐妹倆多次勸說母親回到大法中來,她都氣急敗壞的抵觸,還阻止我們修煉,家庭環境很緊張。儘管這樣慈悲偉大的師父並沒有放棄不爭氣的弟子,一直在給她走回來的機會。

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中旬,母親因輕微腦出血住進了醫院,我和妹妹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只有師父能救她。在危難關頭,母親像如夢初醒一樣:原來師父還管我呀!原來大法還管我呀!從此天天堅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每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師父幫她清理了招來的不好的東西,清理了腦出血的病業假相。出院的時候,大夫都說腦出血恢復這麼好,這麼快就出院了,簡直就是奇蹟。

回到家中,母親每天學法煉功,能坐著的時候就盤腿打坐,能站著走動的時候就煉動功,身體一天一個變化,恢復很快。能出屋的時候就每天六樓上下樓練習,這對將近十年沒下過樓的母親來說又是一個奇蹟。

由於我和妹妹在異地工作,父母在老家也需要照顧,母親才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更需要學法煉功的環境,於是決定將父母接到我們工作所在城市一起生活。在二零一七年二月底父母坐將近六個小時的長途客車,跋涉幾百公里,來到我們所在城市。這對於將近十年幾乎未下過樓的母親來說也是個奇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下旬到二零一七年二月底才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期間這每一個奇蹟都無不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與偉大,感恩師父的佛恩浩蕩與恩賜。

修煉是嚴肅的,不能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

由於母親在修煉上的不嚴肅及邪惡強加的迫害,脫離大法,給未修煉的父親造成了不理解和極大的傷害,使他對修大法的家人由理解與支持變的抵觸與反對。尤其在母親脫離大法的那段時間主要是父親照顧母親,每天一日三餐及吃藥,並看管她不讓接觸大法。對於從新回到大法中來的母親來說,遇到的頭一關就是如何面對看管她的丈夫及如何突破「不吃藥」。

在母親住院期間,親戚認識的一位護士負責她所在病房,有一天主動給母親調到一個安靜的房間,其它床位都是上午輸完液就走,下午就母親一個人,這樣就給母親學法創造了一個良好的環境。我抓住這個機會跟母親在法上交流,幫助她回憶以前修煉中的不足並切磋如何在法中歸正。雖然母親回到大法中來,但是在她脫離大法的那段時間中所發生的事情幾乎不記得了,包括一些修煉中的事情、曾經犯過那些錯誤都記不清了。我開始幫她回憶修煉的往事,幫她理順修煉中的不足、曾犯過哪些錯誤、做過哪些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事情,切磋在法中如何歸正。由於母親的右手握不住筆,由我代她寫了嚴正聲明,讓她按上手印。同時也講到了「訴江」大潮,她也按手印參與舉報了江魔頭。那一天明顯感覺到師父對她的加持,本來一天之內上下午各輸一次液,那天下午護士竟忘記過來給她輸液。她也悟到已經不用住院了,應該回家好好修煉。但是沒能突破常人父親這一關,又多住了幾天院才回家。

我給母親發表嚴正聲明後查詢看有沒有發表,結果過去一個月也沒有發表,我跟母親切磋嚴正聲明必須發表了才算數,你要向內找自己看看還有哪些需要歸正的地方,還有哪些做的不符合大法的標準。她開始向內找,吃藥的心沒有放下,一邊利用常人的辦法治病,一邊學法煉功,這不是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嗎?!同時也找到了對丈夫的情沒有放下,不想跟他在吃藥問題上產生矛盾。然後又從新修改了嚴正聲明,這次母親已經能自己拿筆歪歪扭扭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嚴正聲明很快發表了。

雖然母親不吃藥了,但是做的不夠堂堂正正,怕父親擔心、生氣(父親心臟不好,一衝動就心跳過速,還總胃疼)。一次,父親又讓她吃藥,母親說:我現在已經恢復很好了,不用吃藥了。父親一聽就火了,馬上找來血壓儀和血糖儀給她測量,並連哭帶鬧威脅她:血糖控制不住,導致糖尿病併發症將如何如何,腦出血不用藥控制將如何。看到父親臉都變形了,說不吃藥就一個人回老家,也不照顧母親了。於是我跟母親切磋一定過好這一關,就堅定正念,跟父親攤牌。於是我跟父親說:在吃藥這件事上我們也不想瞞你了,從過完年開始我媽就沒吃過一粒藥,你看她不但沒像你說的那樣,還能下樓了,並且不到三個月時間從老家來到外地,即使吃藥能恢復這麼快嗎?同時母親也正告他:你也不用威脅嚇唬我了,以後這藥就是不吃了。父親一聽就蔫兒了,捂著心臟躺在床上。我們開始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操控父親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清理干擾他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讓這個生命在宇宙正法中擺放一個正確的位置。從這以後父親再也不經管母親吃藥了,也再不提吃藥的事了。

開創家庭環境

父母沒來之前,我和妹妹一起住,我們平時除了工作就是做好三件事。雖然那時父母不支持,但是由於沒在一起居住,儘管家庭環境沒有開創出來,也沒有影響做好三件事。現在來到一起居住,家庭環境發生很大變化。剛開始時,我們把電腦耗材、打印機等鎖在櫃子裏,做資料總是等父親出門的時候把門給反鎖上,心裏膽膽突突的,怕被父親看見。有一次做資料時忘了鎖門了,父親推門就進來了,說我們盡整沒用的事兒,還吵著要回老家。我跟父親說:大法修煉是受法律保護的,《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同時做資料也是合法的,是救人的大好事。再跟他講真相,他就氣急敗壞的出去了。我們坐下來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利用父親干擾我們救人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請師父加持按照正法的要求歸正家庭環境。過一會父親回來了甚麼事也沒有了。

還有一次,我們正在打印資料,父親推門進來要把米拿到窗外曬,看到我們正在做資料,由於不想讓他看到窗戶旁邊的打印機,就讓他到另一個房間的窗台上曬米。父親出去了,在曬米的時候腳下踩滑了,從窗台上摔下來。我猜想他是不是看到我們做資料心裏產生不好的想法,受到現世現報了。於是就對父親說:你剛才曬米的時候有沒有想不該想的事情呀?可不能有對大法不好的念頭啊!他沒說甚麼。

過後向內找自己:在做資料的事情上還是存在怕心,老是怕父親看見,不能夠堂堂正正的在家做證實法的事。同時還是對家人不夠慈悲,是自己修的不好,讓眾生造業。這以後我們做資料再也不避諱父親了,而他也不再說甚麼了,有時看到我們忙就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做飯、做家務。母親也能幫助我們在做資料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家人在一點點的改變,家庭修煉環境也在一點點的在法中歸正。

以上是我和家人的修煉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