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 徒兒真的走回來了 謝謝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九日】也許是本能的,內心最深最深的渴望,一次寒假我回到家,我和母親說:「媽媽,你那裏有師父的講法錄音嗎?您給我個內存卡,我帶上,去學校我自己買個小播放器。」

母親對我這一要求很是震驚,但是立馬反應過來:「有,我給你拿!」回到學校後,我買了個小播放器,當我打開播放器,聽到師尊說的第一句話,我的淚水再也忍不住,聽到師尊的聲音,像是最熟悉的、從亙古久遠傳來的聲音,層層穿透我的身體,直到我內心的最深處。

這以後,我每天必須聽一點師父的講法,就是想聽師父的聲音,聽得到師父的聲音我心裏才踏實。

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女弟子,今年二十三歲,出生在大法弟子家,從小,「法輪大法好」在我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我母親一九九七年得法,那時我還很小(天目可能是開著的),便對母親說:「媽媽,你快好好修吧,李洪志師父給你那麼多好東西哪!」母親聽了我這話,更加相信這就是真的佛法,和很多同修到鎮裏大集上洪法,幾十名大法弟子站在大集上煉功,其中包括小小的我,走過、路過的大人都說,看這小孩,還出來煉功呢!當時的我心裏靜靜的,甚麼都沒有。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我很快到了上學的年紀,上了小學,寄宿學校,開始校園生活,不在母親身邊,好像也是從這開始,我開始陷入常人的大染缸!隨之而來的初中、高中,我也有了常人眼中所謂的「叛逆期」,作為學生,不以學業為重,和一些所謂的「好朋友」一起陷入青春期的苦惱,做事極端,這種變異人類的感情,充斥在整個校園,我就在這大染缸中苦苦的泡著。而這期間,母親則是恨鐵不成鋼,卻沒有用法理來糾正我。

轉眼上了大學。現在大學裏更是充斥著常人的這種變異的情感,還有室友之間的各種摩擦,我曾經陷入一段所謂常人的感情,最後還是不了了之,這使我很傷心,整夜失眠,加之父母對我的關懷不是太多,我整個人陷入了非常不好的狀態,覺的天是灰濛濛的。當時變異的這種感情佔據了我人生的全部,我開始苦惱,我活著為了啥?我這一生為了啥?我好像經歷了人生的全部,整個人非常疲憊,我找不到希望,我覺的人生也就這些了。

那次寒假回校後,我開始聽師尊的講法,聽到師尊的聲音,像是最熟悉的、從亙古久遠傳來的聲音,層層穿透我的身體,直到我內心的最深處。冥冥中,像是我心靈最深處,竭力的吶喊得到回應一樣,我淚如雨下。

從那時起,好像我以前所有煩惱的事,都忘記了一樣,我整個人精神起來了,臉色都變好了,開始消業狀態──便血,當時我也沒害怕,知道這是消業,和舍友的關係也好了起來,覺的吃點虧沒啥,多謙讓就好了,師父講做好人,對個人利益要看淡,生活變的輕快很多。

到二零一五年的暑假,回到家裏,母親說要寫訴江書,問我寫不寫,我說寫,並且用了真名實姓,成功的郵走了。到了九月份,家裏打來電話,派出所找我,說讓我回去。當時不法人員威脅我父母說:你們孩子寫了這個,對你們孩子前途有影響,我們通知你們孩子學校那邊的派出所,直接去她學校開警車抓她,等等。出於本能對孩子的愛護,父母嚇得不行了,讓我回去。在這期間,有兩個同修,一直陪在我左右,並且用法理來和我交流,第一:咱們寫訴江沒有錯,邪惡說讓你回去,你就回去?那你不是承認它了嗎?第二:你學了法,你以後的路就是師父安排的,甚麼工作學習的,那不是他們說了算的,否定他們,一切聽師父安排!我便對母親說:我沒做錯甚麼,我為甚麼要回去?

警察多次到我家騷擾,致使父母受不了,驅車來校園找我,冥冥中自有安排,我這天和一個同修約好了,中午下了課就去她家,前後不到三十分鐘,我坐上公交車沒走幾站,父母便到了我的學校,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到學校,我說:您回去吧,我是不會和您走的,我做的沒錯,打完電話,我關了機,卸下電池。父母見我鐵了心不回去,於是和教導員要人,這期間,我的同學,老師到處找我,同學以為我出了甚麼事情,我打開手機,和教導員,班長簡單說了一下,告訴他們,我很安全,沒有發生他們想像中不好的事,再一次關掉了手機。父母無奈,便回家去了,以斷絕血緣關係相逼。我問同修,我做錯了嗎?我的父母為甚麼這樣對我?同修很善意的和我說:「你父母也是被邪惡利用,所以,和你說出那些話的不是你的父母,你不要往心裏去。這是邪惡最想看到的,讓大法弟子家破人亡!」聽了同修這話,我便反應過來,發信息給父親,告訴他:信仰自由,我沒有錯,我做好人您還不高興嗎?是中共要迫害法輪功,這麼多年,學法輪功的人您也接觸過,他們很善良,您也知道,我知道他們總是去家裏騷擾,您就說您不知道我在哪裏,不管怎麼樣,怎麼說,您都是我爸爸,我都得孝敬您到老!我對母親說:您是修煉人,您不能聽信邪惡的偽善,您叫我回去,單單是我一個人的事嗎?您等於是對我背後無量無計的眾生犯罪,您想想,您犯這錯誤,您用甚麼彌補?母親明白了我的話,便告訴我,不要回來了,發生甚麼也不要回來!

真的在這時候,我認識到,人世間甚麼都靠不住,情是最不可靠的東西。在我甚麼都沒有的時候,到最後還要我的,只有我的師父。一部《轉法輪》和同修的鼓勵,讓我走過了這段最艱難的時候。

大學畢了業,我很順利的找到了工作,比其他同學找的都早,在我工作的環境裏,我接觸到了很多同修,同修待我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我們一起學法,互相切磋。在這其中,我也有磕磕絆絆,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是同修相互扶持,我心中早已定下了,不管到了哪裏怎麼樣,這個法我再也不會放下了。

兜兜轉轉這麼多年,我終於回來了,但是也白白耽誤了這許多年。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泡了這麼多年,最後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終於走了回來,謝謝師尊,徒兒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在此,我也想告訴同修,家裏有孩子的同修,出生在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都是來得法的,不要因為常人中的愛孩子,而任其隨意發展,一個常人背後都有龐大的天體,何況大法弟子家的孩子,如果還有孩子現在還沒有學法的,還沒溶入進來的,請抓緊。法這麼大,溶一個人很容易。

在此,也激勵青年同修,勇猛精進,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在沒結束前,就是機會,師尊在等著我們,趕快回來吧!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