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學員:修煉大法一年半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我自二零一六年冬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雖然在大法中修煉時間不長,我希望將我過去一年半中對法的理解和認識與大家交流。

大法給我清醒的頭腦

最初,我抱著好奇心,閱讀了《轉法輪》和師父的其他講法。書中展現了宇宙的真理,闡述了天體的結構與生命的龐雜,揭示了人類歷史之謎。這些關於世界的奧秘,誰會不想了解呢?

我從表面上理解到,師父告訴大法弟子要學法:「你只要認真學法,甚麼解不開的心裏的這個心結,過不去的東西,你都能夠在法中找到答案,都能夠解開它。」[1]當我第一次到辦公大樓發神韻資料時,初期對大法的好奇,昇華為更深層的敬意。那場經歷讓我見證了學法的力量。

我加入了這個小組。記得有一天,做得非常不順利。我沮喪的回到家中,四肢無力,灰心喪氣,腦袋像針扎一樣疼。我靜靜打坐學法,儘管讀到的內容與我的狀況並無直接關係,但我與大法相連。捧著書時,我感到撫慰人心的溫暖包裹著雙手,輕柔、像脈搏一樣有力跳動的能量在身體裏流動。學法的最後,我的頭疼消失了,思想如水晶般透明。我又有了前行的動力,感到為第二天早晨做好了準備,我可以再走出去,把神韻告訴給人們。

從那時起,只要我大腦不清醒,或執著心放不下,我就會學法。當集中精神時,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雙手變暖、變麻,強大的能量解體了不正確狀態。如今,我不再為好奇而讀法,也不會刻意想要從中得到甚麼,學法成為我人生中的一部份,我的人生是為了修煉。這個過程真是奇妙。

煉功是消除疲勞的最好方法

修煉人在人生的方方面面都應成為表率。要平衡好生活,排好優先順序,是件很困難的事。在大學裏,我努力成為研究生課堂表現良好的學生,教授認真負責的研究助理,法輪大法俱樂部積極活躍的學生領袖。工作中,我努力做一個負責任的軟件工程師。在家裏,我盡力做一個負責任的室友,承擔我應做的家務。我不想忽略人生中的任何一部份。

當然,修煉減少了我的睡眠時間。儘管是一名新學員,我並沒有放鬆固定時間的晨煉。牢記師父講的「其實,你們怕休息不好。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1]。我記得,曾有很長一段時間,即使睡懶覺也不能消除我的疲憊,但煉功卻做到了。只要我做完四套動功,或打完坐,所有的疲憊都會一掃而空,大腦敏銳而靈活。從那時起,我改成通過煉功消除疲勞。

通過金錢關 證實大法

修煉半年後,我從學生公寓大樓搬到居民區。這時,我遇到了金錢方面的考驗。公寓大樓犯了個錯誤,將我該交的一筆錢寄給了我,他們給了我一張1638美元的支票。起先,我喜出望外,心裏想著:哇,無求而自得,太棒了!我馬上跳上自行車,奔向自動提款機存支票。

一路上,腦海中不停浮現出師父講述的那個孩子摸獎中獎後,他的修煉大法的家長的問話:「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2]最終,我調轉方向,去了公寓大樓,知道我必須做正確的事情。在那兒,我把支票交給他們,等待答覆。他們叫我過去,告訴我是他們的失誤,他們很抱歉,也很感謝我。他們也說我做了正確的事,很多人都不會做正確的事。他們告訴我,我幫他們發現了系統裏的錯誤,現在他們也已經改正了這個錯誤。

我說,法輪大法學員遵循真、善、忍,他們都會去做正確的事情。我從書包上摘下兩朵掛了很久的美麗蓮花,交給他們。幾位女士被深深打動了,告訴我,我是唯一一個把錢還給他們的人,而且還給她們禮物!我離開時心滿意足,因為她們明白法輪大法好了。

我在努力趕上

師父對老學員說:「多帶著他們,讓他們跟上,漸漸的他們就明白了。」[3]師父還叮嚀:「一定要多帶著他們。」[3]我想說,當地學員在這方面真是做的非常好。我很幸運,被安排了很多與老學員互動的機會。只要我願意放棄常人的習慣、改變思維方式、學習按法衡量哪些事重要,應該先做,我就能夠平衡好這些事情。我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中,觀察有經驗的學員怎樣講真相或做項目。

我看到老學員在大學請願活動中的付出,我也效仿他們。我們站在太陽底下,在旅遊景點講真相。我提醒自己,學員們用自己的週末時間,想的是怎樣救度眾生。我也參與了大遊行,我感到了很多大法弟子在一起時的力量與慈悲。他們邀請我去參加美國最大的健康展,我了解到他們的非營利組織如何同主流的醫藥與公共衛生機構互動,以揭露中共強摘器官。

他們在推廣神韻的各種活動中都帶著我,我看到了他們不被常人的消極語言所帶動,而是繼續努力工作,心裏不動搖,同時又保持善良。他們教會我耐心、細緻地支持神韻演出製作。懂高科技的學員教會我用郵件列表通知媒體,向我介紹神韻的電視和網絡推廣。他們帶我去州府,與政治家交談。我見證了學員們如何真正建立關係,表面上是請求幫助,實際上是在激勵、喚醒眾生作出正確的選擇。他們還與我交流經驗,如何將選美平台變成為中國人權發聲、講真相的國際平台。我說的這些只是我從老學員身上學到的一部份。

去年是我最忙碌的一年。師父淨化了我的身體,提升了我的思想。我們都知道,沒有語言可以表達對師父的感激。對我來說,讀法時,我的眼中會充滿淚水,慢慢認識到師父為我們做了甚麼。我也非常感謝所有的同修,本地的與外地的同修。他們一直帶著我,通過純正的行動與努力的工作,引導和激勵著我。

希望我們都能保持精進,互相支持,兌現助師正法的誓約。

修煉是嚴肅的:要求很高,對新學員也是如此

參加了如此之多的證實大法的項目與活動後,我逐漸覺的自己很有本事。我並沒有看懂一切,包括我的能力都是師父給的,讓我完成使命的。在講真相活動中,我開始摻雜越來越多的證實自己的因素,而不是證實大法。當我開始有了證實自己的因素,後果是甚麼呢?師父在講「自心生魔」[2]這個問題時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我能學了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我能學的這麼好,我比別人都強,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2]針對這個,師父講:「這個思想已經就不對頭了。」[2]我在大學組織一場電影放映會時,證實自我的心凸顯出來了。

那是我的最後一個學期,我希望舉辦更大的活動來講真相。我發現一個不必靠本地學員資助,就可以拿到活動資金的方式。還利用了推廣神韻時獲得的知識。由於很早就開始籌備,我在校園做了非常全面的廣告,包括橫幅、海報、傳單以及電視廣告。所有食堂的紙巾盒上都夾上了介紹我們活動的卡片。我找教職員工講真相,得到了他們的支持,去他們的課堂上介紹電影。我還聯繫了所有亞洲學生組織的領袖,邀請他們和社團來參加活動。當最後那天來臨,我期待著學生們湧進來,了解真相。然而,只來了八個學生,我覺的自己被狠狠打擊到了。

回想起來,組織活動的過程中有很多漏洞。最大的一個是與學校同修的配合不到位。我熱心與其他學生組織聯繫,沒有充份考慮社會背景。我抓著常人的執著與情不放,這些奪走了我的注意力。並且,我有很多證實自己的因素,動機不純。我摔了跟頭。我向自己承諾,要在同修面前把這些講出來。從現在起,我會更努力,更專業,更好的把握社會環境,而且要最大程度的關注並改正任何證實自我的想法。

走好這條路

師父說:「宇宙正法到了今天這一步,真的是走到最後了,而且已經向法正人間過渡了」[4]「我在歷史上說過的話都在兌現。我沒有講預言,但是我講了宇宙整個正法形勢一步一步到最後。你們看吧,都在兌現。」[4]

我在這個過渡時期得法,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算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但我珍惜每一次證實大法與講真相的機會,希望我可以為老學員帶來一點微光,讓他們體會到修煉之初的那顆心。

我敬佩師父與大法弟子創造的文化!希望我們都能走好自己的路!

不當之處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