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我是二零一四年開春走入修煉的大陸大法弟子。感覺自己得法晚,總有一種著急的心。怕趕不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被落下,怕不夠格跟師父回家。

靜心思考知道這是很強的執著心,是要徹底修掉的。但卻沒能抑制住這顆急躁的心,沒能靜下來正視它,有時還錯誤的認為這是精進的表現。

師父賜予的「金剛不壞之體」[1]

每次出門講真相時,同修都會善意的提醒:「遇事要多修心,注意安全,出門多發正念。」因為一直很順利,也就習以為常了。一天和同修去某地貼不乾膠,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A同修騎摩托車載著我趕快離開,可警車在後面緊追。

因為從來沒有經歷過,當時的怕心一擁而上。摸了摸兜裏僅剩下的幾張不乾膠和兩份資料,第一念就是:「扔掉!」但馬上否定了它:同修做這些資料付出多少心血呀!不能丟!隨後緊抱在懷裏。在橫穿馬路時,對面有一輛大貨車直衝過來,同修機智的躲過貨車卻由於車速太快眼睜睜的任由摩托車向路邊的兩根電線桿衝了過去,腦袋瞬間空白……

我本能的從地上爬起來,見摩托車躺在溝裏,兩個輪子還在急速的旋轉著;A同修的遮陽帽已被撞得粉碎!轉身找A,見她穩穩的站在我的身後,手在臉上亂摸,對自己的臉保持完好有點不太相信。看到撞的破爛不堪的摩托車頭和粉碎的遮陽帽,再看到倆人毫髮無損,我倆瞬間淚如雨下……

事後她說:當看到摩托直衝電線桿而去時,我心生一念:「大法弟子是金剛不壞之體!」

師父保護了我們,為我們承受了!叩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去怕心

急躁心帶來了沉重的教訓。因學法少,正念不強,資料被搶。我倆被帶到派出所。在警察的威逼引誘下被騙著驗血查體,配合警察作了筆錄,按了指紋簽了字。當時怕心太重,完全忘記否定舊勢力。只記得自己像洩了氣的氣球,問甚麼答甚麼。當問到怎麼學法煉功,資料從何而來時,我猛然驚醒:「我在做甚麼!?口口聲聲說自己如何如何幸運,得到了大法遇到了師父,怎麼到關鍵時刻還不如一個常人!我是師父的弟子嗎?我這樣還配做大法弟子嗎?」想到此時我心一橫,說:「你們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說的!」那警察愣了一下,沒有再為難我,直接讓我出去了。

看到A在門外站著,我低聲說:「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其它甚麼都不要說。」她點了點頭,走了進去。A走進大法修煉比我稍晚一些,都是沒有經歷過此陣勢的。我感到了自己的責任,即使我們不能全力捍衛大法,也不能讓自己對大法犯罪。

警察把我帶到了一個房間。我坐在椅子上發正念向內找,終於直接正視了那顆急躁的心,猛然驚醒:自己已有很長時間學法不入心了!學法不入心,只看同修交流文章,都說多救人,就急匆匆的跑出來。學法不入心救人就沒有正念,那是幹事心。因為急著多貼點兒,就忽略了安全問題。那時想多貼完全是為救眾生嗎?不,還包含著顯示心、虛榮心,自以為是的心,還有隱藏很深的嫉妒心、色慾心等等,太多的執著心被邪惡鑽空子。

殊不知救人是要正念和慈悲的,而正念來源於法。

記起了B同修講的:「講真相救人要懷著一顆憐憫心,坦坦蕩蕩,正念正行,哪怕是貼一張真相不乾膠,也不要有匆忙的幹事心,那樣貼的再多也起不到救人的效果,充其量也只是常人做了件好事而已。」B同修早看到我的急躁心、做事心,一再幫我糾正,而我卻一意孤行!

因做筆錄時透露了家庭地址,警察要去家裏搜查。我立即發正念,不要讓他們找到資料。我求師父:「師父,那些資料是留給眾生的,不可以讓他們破壞掉啊!那樣他們會因弟子悟性不好、修得不好而造下罪業,又何時才能明真相得救啊!」然後就一遍接一遍的發正念。清除自己的空間場,清除自己的怕心。

我試著突破自我向看守我們的警察講真相,從法中明白,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看到他點頭,明白真相了,而後又幫我們弄來一壺開水,倒在杯子裏又雙手捧給我們。此時心情越加沉重──自己修不好又如何能完成師父賦予我們的使命啊!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未來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負著救眾生的歷史責任。為了完成好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學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時才能做好、完成好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聖的稱號。」[2]

過情關

第二天警察把我們送到了拘留所。A被拘留十天,我被拘留十二天。那裏面的環境還算寬鬆。以前在明慧網上看過大量的迫害案例,此時我深刻感受到這寬鬆的環境是無數同修用慈悲和正念講真相、清除邪惡而正過來的。

正在內心感歎時,又有一位老年同修被關了進來。千言萬語不能表達我當時的心情,我想,是偉大慈悲的恩師沒有嫌棄我們笨,知道我們有些關會過不好,就安排一位老年同修來幫助我們。老年同修教我們怎樣否定舊勢力,告訴我們該做甚麼,教我們背《洪吟》、背師父的《論語》,帶出我們的正念。我們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原本以為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們都做到了──我們敢於向警察說「不」;敢於光明正大的說自己是大法弟子;敢於拒絕去看邪黨電視;敢於當著他們的面脫掉犯人穿的馬甲;敢於在那裏煉大法的五套功法,我和A還相互配合著向監舍裏的人講真相,告訴她們法輪大法是甚麼,邪黨為甚麼迫害,大法弟子為甚麼冒著生命安全出去講真相,幫她們做「三退」。

師父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3] 試著放下所有名利、面子、自我保護的私心,坦蕩真誠善意的講真相時,A同修和一個小姑娘同時看到我頭上有個光環,我真的震撼了!大法的神跡在我身上顯現。這是偉大慈悲的師尊對我們的鼓勵啊!

這天我們因拒絕穿馬甲、拒絕去看邪黨電視而被鎖在屋裏。一警察找我們談話,我就趁機給他講真相。門衛大聲喊著我和A同修的名字說有家屬來看望我們。可那警察說:見面得穿馬甲。這一關來的突然:哦,那是看你情真的放下了嗎?關能不能過去。我想起師父講法: 「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

我倆選擇不穿馬甲,就冷靜的想:這個關一定要過去。拒絕穿馬甲後就開始發正念。一會兒他又走到我們窗前說:「孩子們都來了,哭著喊著要找媽媽,你們就穿上馬甲出來見孩子一面吧!」聽老年同修說過對待馬甲的嚴肅性,再說我們根本沒有錯,也不能讓孩子看到媽媽穿馬甲啊,那樣會給他們造成錯誤看法,於是就再次拒絕見面。那警察無奈的走了。

我們繼續發正念,去掉親情這顆執著心。他繞了一圈又回來問:「你們倆誰的婆婆有高血壓,血壓高癱坐在椅子上起不來了,剛吃了降壓藥,非要見了你們再走,你們又何必呢?去見一面吧,看看老人真不容易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就是不走。不就是穿個馬甲嗎?回來脫了就是了。」A同修說:「要不我們去見一面吧?」我看了她一眼說:「我們不見。」

「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想到師父的法,我趕緊告訴同修向內找,發正念清除干擾自己的思想及不好的外來因素。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那警察來說:「走啦,走啦,都走啦!」看著他茫然遺憾的表情,我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下午又來人傳話說:「你哥哥來看你了,你見不見?」我堅定的點了點頭。這次是B同修來看我們。這說明同修都在關心我們,我向B同修說,我們很好,讓同修們不要擔心、為我們加油吧,我們能正念走出魔窟的。

走好自己的路

到了第十天,老年同修和A同修都要走了。臨走老年同修語重心長的對我說:切記發正念,實在過不去就求師父,你所做的一切眾神都看在眼裏。靜下心來,師父告訴我們:「一個不動就制萬動!」[4]我牢牢記住了老年同修的慈悲叮囑。

真正自己擔當時,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無助與恐懼,心裏明白是師父給我機會讓我修掉急躁心、怕心、依賴心等執著,走好自己的路,我不能辜負了師父的一片苦心。我堅定正念,一定闖出魔難。每次因怕心快撐不下去時,馬上就背法,就會感覺師父就在身邊,師父就在拉我一把。

兩天後我回家了。到家我立即去找放資料的箱子,打開一看所有的資料安然無恙!不知道該用甚麼樣的話表達當時的心情,任憑淚水流淌,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叩謝師恩。我立即發了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學好法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

因我的失誤,也給B同修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家人把所有的怨氣都發洩到了B同修身上。B同修在家人抱怨、冷漠對待的情況下,依然無怨無悔的開車拉他們去解決我們的事。同修之間的無私無我努力付出不是用人間的情可以描述的。

周邊的同修知道我們出來後遇到了家庭關,怕我們邪悟,就在雨夜從縣城趕來,為我們解決困難,給我們鼓勵與支持。修煉的路上不會是一帆風順的,經歷這些坎坷才能讓我們不斷的反思成長,去掉一層層的執著心的同時,也深刻感受到了師父的辛苦、對弟子的慈悲苦度。

我出生在中土,喜得大法又與偉大的師尊同在,這是我永生的榮耀!還有甚麼可急躁的,還有甚麼可遺憾的呢!今後要努力學好法,修好自己的同時完成好師父賦予我們的使命,做個真修弟子。

向師尊叩首!
向同修合十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日本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