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總誇新學員 要引導他們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我是二零零九年才走進大法修煉中的,那年我剛三十歲。

煉功前,我吃喝嫖賭抽,在社會大染缸中和其他人一樣隨波逐流。那時,我父母和哥哥住在一起,他們都是很早得法的老學員,我和媳婦經常去吃晚飯,吃完飯就被家人帶動著學學法。我心裏知道大法好,但總好像隔著一層膜,走不進來。

有一次,單位裏沒事,我覺的無聊,就打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一看見師父我就開始掉眼淚,一邊看一邊哭,師父是那麼和藹可親,像慈父一樣給大家講道理,我那天就像迷路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

回到家,我跟媳婦說我決心修大法,她一腳把我從床上踹了下去,大喊:「絕對不能煉法輪功!」我沒理她,到另外一間臥室去打坐,她就用一根木棍狠狠的敲我的腿,把我的腿打出血來了。一看我沒感覺,還繼續打坐,她嚇的跑到臥室插上門,生怕我追上去報復她。呆了一會兒,聽著外面沒動靜,她就出來了,說了一句:「真修呀?!」

其實我那時不算是真修,法是想起來就學,忙起來就忘了,也不會向內找。後來,我去外省工作,和媳婦長期分居,放假回來倆口子總吵架。當年年底,也沒和父母商量,就偷偷的把婚離了。

二零一一年秋天,我去看望前妻一家人,誤以為她能和我復婚,沒想到她態度很堅決。因為我的全部存款都在她的銀行卡裏,大約有上百萬吧。既然她不復婚,我就按照法院的離婚協議內容,讓她把屬於我的那一部份錢還給我,她耍賴,跟所有的人撒謊說錢早就給我了。

母親知道了真相,傷心的說:「你工作十多年,現在連個棉襖都沒有了。」我以前有房有車有存款,現在突然落魄到這種程度,傷心欲絕,對前妻的憎恨達到了極點。

那段時間我放假,在父母租的房子裏,足不出戶,天天學法,有時看著看著書就流淚了。經過這段時間的集中學法,我才明白了修煉是怎麼回事,漸漸的,我放下了對前妻的怨恨,也放下了對錢財的執著,內心非常的輕鬆,充實。

過年後,神韻晚會光盤來了,我看了很多遍。其中有一首歌「悔無濟」對我震撼很大,我一聽就流淚了,「生生把神等 錯過悔無濟」[1]。

後來,我也學著老學員的樣子,面對面給陌生人送真相光盤,我由開始的一兩張,到後來的幾十張,再到後來,我一次出去能送幾百張。

當地有個協調人,很多學員都崇拜他,他經常讓我開著車拉他去辦事,在車上他經常誇我,我信以為真,那時的我,對法認識不深,以為做事就是修煉,因為他總誇我,我還真以為自己不錯呢!

現在回想一下,那時,我雖然天天學法,卻不知道實修,有很強的爭鬥心,瞧不起別人的心,色慾心,急於求成的心,幹事心。

後來,我前妻回來了,她也跟著學大法,由於那時我學法不深,不知道修煉的嚴肅性,還沒辦理復婚手續,就和前妻同居並要了孩子。

後來,我在面對面發光盤時,發到便衣警察手裏,被綁架,被判刑。在監獄裏,我一直堅持講真相,不寫所謂「保證書」。

從黑窩裏出來後,我大量學法,漸漸懂得了實修,也明白了自己被迫害的原因。

現在我才知道,講真相做好的同時要實修,做事和實修是溶合在一起的。學法要靜下心來,不抱著有求之心。同時呢,還要平衡好家庭,幹好工作。

回首我一波三折的修煉路,我也提醒一下老學員,不要隨便誇新學員,要提醒他們實修,不要總是領著他們幹事。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悔無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