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獄中同修的一些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師父說:「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中,完善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圓滿的路。」[2]

二零一七年同修找到我,說她的丈夫A同修在獄中被迫害的很嚴重,身體狀況很危急。我們立即組織同修驅車前往,路上聽著悅耳的大法歌曲,一種使命感、責任感油然而生。我想︰一定要救度那裏的眾生,兌現史前大願。

××監獄是邪黨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樹立的樣板,多年來他們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達到轉化率,手段極其殘忍。惡警還叫囂:「這是我們的家法,就像廠規一樣。」當車開到監獄,警察告訴我們負責人在辦公大樓。當我們來到辦公室敲門時,沒人應答。B同修就大聲說道:「你們上班時間無人辦公,我再等半個小時,如果沒人我就投訴。」不一會各個房門打開了,我們就到相關部門投訴,要求嚴懲打人警察虐待被監管人員的犯罪行為,同時要求保外就醫。

當我們來到獄政科,說明來意,獄政科長振振有詞的說:「A不吃藥就不能辦保外就醫。」C同修問:你這麼做有甚麼依據?科長拿出相關的文件給我們看。C同修說:「文件上寫的是不配合治療不能辦保外就醫,沒有說不吃藥不能保外。治病的方法有很多種,A患多年的糖尿病,醫治無效,最後修煉法輪功煉好了。吃藥對他來講是一種無效的治療方式,而他在獄中要求煉功是積極的配合治療。」

聽了這番話,獄政科長一時愣在那裏無以應對,有點反應不過來。C同修就反覆解說:「治病方法多種多樣,甚麼中醫治病、草藥治病、氣功治病,難道只有打針、吃藥就算配合了嗎?」A同修的妻子就講了,A同修沒煉法輪功的時候,是糖尿病、兩個腳趾都是爛的,不能走路,到多家醫院醫治都無效。自從煉法輪功煉好了,人也變的和氣善良了。以前喝完酒就耍,家裏的玻璃打得沒有一塊是好的;現在煙酒都戒了,成了鄰里、同事公認的好人。

與此同時,B同修質問獄警,國家明文規定的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為甚麼非法關押?一位在場的年長獄警解釋了好長一大段,C同修就問了一句:你說了半天,為甚麼××××定為邪教,而法輪功沒有?還是因為法輪功不是邪教。你們執行命令,不執行法律就是在犯法。一位年輕獄警說:我們也沒辦法。B同修說:你們有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權利。不要說沒辦法,在你權利的範圍內,絕對有你可選擇的餘地。法輪功的事情一定平反,你們今天怎麼做,就決定著你們的未來。

獄政科長就在那默默的聽著,最後還是建議我們勸一勸A同修配合治療。我就以親屬的名義,見到A同修,他說:「朝聞道,夕可死。我已經放下生死了。」說完轉身就走了。我的心被震撼著,多麼好的同修啊!

A同修二零一六年六月被抓,他就絕食抗議。公檢法沆瀣一氣,違法辦案,誣判A同修四年半,九月份投監。在獄中A同修不背監規、不穿號服、不配合邪惡指使,惡警經常把他弄到倉庫、浴池毒打、電棍電他,一次隊長竟然當著一百多個犯人毒打他,一拳打到太陽穴,當時就昏過去了。醒來後,他還說「我沒罪」。現在A同修血壓一百九十,血糖由原來的二十多,現在已暴表了,最後多少都不知道了。

我們第二次來到監獄時,樓梯、電梯都安上了電子鎖,只能劃卡才能上樓。我們就給各個部門打電話,下來接人,要求保外就醫。因為各種藥對A同修都無效,只有煉功才能好病,各個部門就互相推諉、研究。我們就到當地司法局、檢察院、紀委投訴控告。

一位曾經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也積極配合,向當地的司法局、檢察院、紀委控告,揭露當年在其監獄遭遇的非法迫害經過。同時把控告信發到網上曝光監獄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為。

師父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1]回來後,我們大家分別給相關部門領導寫信、郵真相材料,我在給監獄長寫信時,善意的告訴他:「你不要步前監獄長的後塵,迫害法輪功。『文明監獄』那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證據,是要清算的。同時指出你們警察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動用私刑,並叫囂『這是我們的家法』,難道你們的家法還要凌駕於憲法之上嗎?這不是明擺著對抗現政府以憲治國、以法治國的大政嗎?」同時郵去了《深思明鑑》真相大冊子。

隨後,區監獄長帶著警察買了一百多元錢的東西,去A同修的母親家裏看望他病中的老母親。不管他們是真善,還是利用親情來動搖A同修堅修大法的堅定信念。A同修堅如磐石的信念,證實了大法,真、善、忍理念教化了身邊有緣的人。妻子每次探視回來,都會帶回很多三退名單,A同修說的好,不管身在何處,我都要兌現史前大願,救人!救人!

這次營救同修,我深刻的感受到師父慈悲保護,精心巧妙的安排,其中有三個同修都是剛入門不久的新學員,我們都不認識,在整個營救過程中,扮演的角色那麼完美,恰到好處。我們裏外配合,不正的環境,正過來了。後來A同修可以公開煉功、講真相,所到之處人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幾年來,在營救同修過程中,在和上層人士接觸中,我真切的感受到他們很多都是有良知之人,只是被江澤民謊言欺騙與高壓脅迫而抵觸法輪功。有一次我給一個老幹部講真相,他說我不相信法輪功,我說,你不相信這是正常,因為你們受江澤民謊言的欺騙,分不清正邪、好壞,但是你不能反對法輪功,等天滅中共時你別給它當陪葬。中共政府歷來是今天鎮壓,明天平反,等法輪功真相大顯時,你如何面對你的親人、子孫,所以對法輪功不褒不貶,這才是明智的選擇,他若有所思的點一下頭,並退出了黨組織。

一次,我去公安廳信訪辦,控告派出所警察暴力取證,刑訊逼供的犯罪事實。接待我的是一名老公安,他一邊聽我講,一邊點頭表現出同情,我想怎麼救他啊!屋裏有錄音、攝象頭,突然我看到裝材料的信封,我就問他,你貴姓啊?我姓陳。我就在信封後面寫道:「我給你起個化名,叫陳道明,天滅中共時,你就平安,法輪功是修佛的,記住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平安。」他看後笑著點頭,他徵求我的意見,把我寫的材料轉到市公安局,再轉到派出所,我說:行,只要嚴懲警察違法犯罪行為就行。

我去中級法院遞申訴狀時,窗口一個女的把材料看完後說:「算了,我當了三十多年的法官,你能告成嗎?還惹氣,再呆一年你弟弟就出來了。」我說我知道你是好心,為我好,可是法輪功太冤了,控告江澤民是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有案必立、有訴必理這是現政府以憲治國、以法治國的新舉措。我就和她講起真相,並給她做了三退。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