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同修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今年的三月初,在不到十天的時間裏,我們地區有多位大法弟子相繼被國保綁架。同修們得知消息後積極參與營救,很快的形成了整體,真正的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在師尊的加持下,被綁架的同修在不長的時間內都陸續的被放回了家,其中一位同修已被批捕,也被無條件的放回了家。

在此次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們真切的感悟到了師尊就在我們身邊,時刻看護和點悟著我們,我們對師尊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的理悟;我們也認識到了營救同修的過程就是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也是實修我們自己的過程。在此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的指正。

一、向內找,法理昇華形成整體

三月初正是中共邪黨的兩會期間,邪黨害怕民眾進京上訪,動用大量的警力在市區通往外地的所有路口設卡,每個外出人員必須攜帶本人的身份證,通過關卡時,對身份證用儀器掃描,一旦發現是煉法輪功的就找藉口攔住,再以檢查車輛為由,查找大法資料,一旦找到他們認為的所謂證據就非法抓捕。這幾位被綁架的同修有的是去監獄探望被非法關押的親屬,在車站被國保綁架的;有的是到外市探親在路口被查身份證後,發現身上帶有幾份大法資料被綁架的;也有因去國外探親剛到家後被綁架的,還有掛橫幅被綁架的等表面原因不同。

得知同修被抓,知情的同修在第一時間內,以人傳人及站內信箱的方式趕快把消息傳遞給全市的同修,讓同修正念營救,並及時上明慧網曝光,讓海外同修幫助營救,同時對這幾個被綁架的同修由多名同修具體分工聯繫其家屬,由大法弟子陪同去國保要人,也有同修配合家屬去有關的責任人家中要人。過程中也暴露出了我們需要修去的很多東西,我們始終牢記師尊給予我們向內找的法寶,對出現的問題及時的向內找,很快的歸正出現的不正確狀態,事情也隨著我們認識上的轉變和心性上的提高發生著變化。

短時間內多名同修的被抓捕,開始在不少同修中產生了一些波動,尤其被抓的同修中有兩人是同修們公認的對大法很堅定,這些年講真相救人一直走在前面的很精進的同修,很多同修感到迷惑和不解,此時也都表現出了各種不同狀態。有的埋怨同修不理智不注意安全;有的覺得他們做的那麼好被抓不應該;有怕心較重的同修感到形勢可能更加嚴酷了,怕自己也被抓不敢外出講真相了;有平時願意學人不學法的人因此產生了消沉的情緒;也有的在同修中不修口的傳播一些被抓同修很多真真假假的負面信息等。

面對這些不正確的狀態,我們幾個參與協調此事的同修認識到:在邪惡被大面積的滅盡、相對形勢比較寬鬆的今天,我們地區發生了這麼多同修被抓之事,這決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不僅僅是這幾個同修自己有漏的問題,而是我們整體上有了不符合法的地方,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們每個人都在其中。這也不只是光為了營救被抓的同修,而是需要我們整體上的提高。於是,我們在協調家屬去向有關單位要人的同時,抓緊時間和同修們在法上及時的交流切磋,很快達成了共識:首先我們認識到了同修的被抓捕迫害不是師父安排的,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我們也絕不能認可,從思想上要堅決否定。師父是將計就計來成就大法弟子,讓我們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的過程中建立威德。我們營救被抓捕的同修本身就是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同修有漏有師父管,需要在法中歸正,舊勢力不配安排大法弟子的路。同時針對出現的問題,我們都認真向內找自己。師尊看到了我們真心找自己的心,點悟我們,讓我們很快的找到了對被抓同修普遍存在著崇拜心和依賴心,把做事當成了修煉,而不是用法衡量。也有不少人認為環境寬鬆了,淡漠了安全意識,做事大大咧咧不注意安全等多方面不符合法的行為,我們要歸正這些不正,利用同修被抓的壞事,變成整體昇華上來的好事。

在法上認識提高了,在接下來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同修們都能心往一起想,改變了以往同修出現問題後,傳遞不利於營救同修的負面思維模式,把同修的事當成了自己的事,能發正念的很重視發正念,能講真相的講真相,知道消息的同修基本都動了起來。多年來,我們地區一直未能形成的整體在師尊的慈悲點悟和看護下,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人人向內找的氛圍中自然的形成了,這是我們在這次營救同修中整體的一個新的起點。感恩師尊!

二、不依賴常人,無求自得

師父在法中也多次教導我們,哪裏出現了問題就需要我們去講真相。本市國保還在繼續追隨江氏集團抓捕迫害大法弟子,說明參與的人對大法的真相還沒有真正的明白,在無知的害自己,需要給他們講真相。有同修主動的配合家屬去國保要人。在協調家屬去要人的過程中頗費周折,也去掉了我們一些人心。

比如,有一位被抓同修被拉到了異地看守所,有幾名同修多次去她的家中和家屬交流去國保要人,有同修多次電話聯繫在外地的同修親屬,希望她能幫忙要人。但她的家人表現的很抵觸的樣子,不讓大法弟子插手,他們托人拉關係走後門,請客送禮。同修和他講真相也不願意聽。幾天後,他們托的關係不僅沒有起到甚麼作用,反而傳出了要判重刑的消息,這時家人有些失望和無奈,但還是不願讓大法弟子參與,本來同修已聯繫好了一個外地的律師想去看守所向同修了解一些情況,他的家人表面上同意了,但到了和律師見面的那天,同修已經開著車出發了,可是他的家屬卻突然變卦了,來電話說不去了,告訴同修他們已經找好了另外一個律師,同修們只好原路返回。在接下來的幾天裏,幾位同修多次去他家,想給他好好講講真相,打開他的心結,結果每次去都不開門,明明看到人在家中,就是不開門,打電話也不接,和同修們斷絕一切聯繫。

面對出現的僵局,參與的同修沒有氣餒,沒有埋怨同修家人的不近人情的做法,那個打電話的同修自始至終一直和同修的親屬保持電話聯繫,讓對方很是感動。同修們在繼續勸說家屬的同時趕快向內找,認識到了是我們這裏出現問題了,和法擰勁了。我們有依賴常人的心,把家屬當成了主角,光為了要人而要人,忘記了一切都是師尊說了算,忘記了大法弟子是這場大戲的主角,忘記了真正被迫害的是那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國保警察,忘記了師尊讓我們做事情重過程而不追求結果的教誨,家屬能去要人是符合人間的情理,而真正做此事的應該是大法弟子,如果大法弟子心性到位,結果一定會是好的,無求而自得,因為一切都是師尊在做。認識到這些後,我們把急於要回同修的焦急心放下了,不再抓住她的這個家人不放了,去找她另外的親人。通過和她的這個家人進一步的講清了真相,她很痛快的答應去國保要人,很快由幾個正念強的同修陪同她去了一個相關責任人的家中。當此人得知她們去他家的目地時,表現出很害怕的樣子,多次急促的追問是誰告訴他家的住址的?你們是怎麼來的?並推辭說有事明天去辦公室談,但他並沒有惡的表現。結果她們走後不到一個小時,國保就通知家人第二天去領人了。

我們也認識到,無論去單位要人也好,還是去相關負責人的家中要人也好,我們不是去求他,也不能對他們抱有多高的期望,不要有只要那個在單位說了算的人明白真相了,我們地區就不會有迫害事情發生了的想法,我們就是去給一個來源高貴的個體生命講真相,讓他們能得救,大法面前人人平等,沒有特殊的人物。任何人對大法的態度、在善惡面前的選擇都是在擺放自己未來的位置,師尊洪恩給每一個生命選擇得救的機會,而能否得救是生命自己說了算,我們就做我們應該做的,不用再去想其它的。

三、家屬也要明真相得救

有一個被抓捕的同修,因為這些年她多次被抓捕,幾次被勞教、被判刑,家人身心承受巨大,這次,我們去到她的親屬那裏,商量去國保要人時,家裏的人言辭激烈,口氣生硬。不管我們說甚麼,就是抱定了不去要人,不管不問的態度。賭氣似的說:叫她呆在裏面吧,出來還要被抓,不如呆在裏面讓我們省心,她愛怎樣就怎樣吧,我們不能都跟著她了。連過去幾個多次積極去要人的人也轉變了態度,所有的親屬一面倒。

見此情景,我們知道他們對大法的真相也不是太明白,對這場迫害的實質不清楚,把氣和恨對向了自己親人。我們必須把真相和她們講清,讓他們轉變觀念,生命能得救,對營救同修和同修回家後才能有利。

於是,幾位同修連續幾天裏,放下自己手頭的事情,多次往返五、六十里和同修的親人們交流溝通,用一顆體諒他們的心從不同的角度和他們講真相,告訴她們:你們的親人是被無辜抓捕的,她沒有違反任何一條國家的法律,她修煉大法是自己的信仰,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法輪功是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的最正最好的法,中國沒有一條明文的法律規定法輪功是某教,所以法輪功學員採取的所有宣傳法輪功的做法都沒有犯法,而打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才是真正的犯法,他們所幹的一切都是見不得人的,不能聽信他們對你們親人強加的那些莫須有的罪名,我們要相信自己的親人,她沒有做壞事,她救人的那顆心是很珍貴的,我們要理解保護她。在自己的親人無辜被迫害受難時,埋怨指責不管不問都是不應該的,當大法被平反時,那時我們有甚麼臉面面對自己的親人?如果親人被迫害的有個三長兩短,留下的遺憾是無法彌補的。同修用他們能聽的懂,容易理解的道理,深入淺出的不厭其煩的交談,在師尊的加持下他們終於明白了真相,心結打開了,轉變了態度,不再怨恨自己的親人了,也同意去國保要人了。

見此,參與去協調的同修心裏也輕鬆了許多。從中也認識到了,同修被抓捕,不光去相關單位講真相重要,向其家屬講清真相也是很重要的一步,因為他們與大法弟子有緣成為一家人也是很高貴的生命,如果因同修被迫害不明真相而對大法產生不好的思想,那同樣不會有個好的未來的。所以這部份眾生我們一定不能忽視,不能光為了叫他們去要人,如果他們真正明白了大法的真相,不但他們的生命能夠得救,他們也能在要人中發揮一定的作用,給自己擺放一個好位置。

四、大法慈悲威嚴同在

在這次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們一直把握著救人的這條主線,不論在甚麼環境下,都把大法的慈悲展現給眾生,也同樣把大法的威嚴展現出來了,因為大法慈悲和威嚴是同在的。

其中有一名同修在晚上掛條幅時被綁架,當天就被拉往異地非法關押,當同修知道消息後已經過去兩天了。經過多次和親屬做工作,親屬去國保要人,被告知半月後就放人,到日子後不見人影,又去要人時,被告知三個月後放人,結果三十五天後,家人接到國保的電話說已被批捕,材料已上報了市檢察院。同修們配合家人去國保要人,門衛請示國保的負責人只允許一人進去,去後告知已被批捕。家人又直接去了市檢察院,檢察院說國保只是電話告知批捕,卷宗還沒有移交,給一個半月的調查取證期,有甚麼異議你們去國保詢問。幾位家人下午又返回到了公安局,在大門口(國保在此樓上)門衛打電話請示後,連一個人也不讓進了,打有關責任人的電話也不接。在這種情況下,陪同的同修經過和家人商量決定,直接打12389 投訴平台,把事情的經過及國保的一次次欺騙違法行為如實的反映了上去,對方態度比較熱情和認真。打完投訴後,又抓緊時間用匿名向中紀委發出了舉報信,在這之前,我們又在明慧網上曝光異地看守所對同修的迫害行為。

在做這些事的過程中,我們的心是平靜的,沒有常人那種打擊報復的心理,我們是在用人間法律反迫害,目地也是為了制止迫害。我們是在善用這些方式,但是我們不是依賴這些方式,我們知道人間的一切都是為了大法而存在的,法律也同樣如此,但我們不能把心用在這上面,因為大法弟子做的事不是常人的事,是利用常人的形式,但根本的問題都在師尊的掌握之中,到甚麼時候,做任何事情都要堅信師尊和大法,不能生出依賴常人的心,也不能依賴常人的任何東西,我們要的是大法弟子的正念,要的是法理的昇華和心性的不斷提高。當我們對法理有了比較清晰的認識時,堂堂正正的做完了這些事情後,一天後,同修的家人就接到了國保的通知叫去拉人。事情有些出乎人的意料,其實也不是甚麼驚奇的事,大法弟子沒有犯法,本來就不應該被抓被關。

事情能這樣順利,其實都是師尊做的,師尊看到了我們整體在這件事情上心性到位了給我們做了,這其中,被關押的同修念也很正,不配合看守所任何邪惡的要求,正念反迫害,不停的講真相救人(她出來後,我們及時聯繫上了她)。

從這次營救被抓捕同修的過程中,我地區的同修們,尤其協調配合家屬要人的多名同修感觸很大。認識到這是一個法理昇華和實踐的良好機緣。開始遇到的一些感覺比較棘手的問題,我們也一度產生了畏難發愁的想法,當我們真正抓住向內找,抓住救人的這個關鍵的事情,發現事情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其實師尊把路已經為我們鋪好,只等我們正念去做了。通過營救同修一事,看起來是在幫同修,其實是在幫自己,是師尊將計就計給予我們地區同修的一次整體提高的機會。被抓的多位同修在師尊的呵護下都安全的回家了,外面的同修也都有了不同成度的提高,真的是把壞事變成了好事。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

在整個營救過程中,我們也存在很多的不足,尤其是對公檢法等相關部門講真相的力度還遠遠不夠。能夠去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數量不多,多數還存在怕心,有保護自己的私心,不敢去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實修與法的要求還有一定的差距,今後我們會努力做好的。

我們感恩師尊對弟子的慈悲救度和呵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