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真相資料裏偏重習講話的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目前,我看了一些當地資料,有些同修對於習近平的一些講話太執著了,甚至好像就以這個為主了,別的都可以不講,這個不講就不行似的。現在這個趨勢不光是我們這裏,不少地方都很執著習講話。

人是會變的,尤其我們依賴他時,舊勢力就可能鑽空子破壞。我們已經把那個總理弄壞了,把一些律師和某名人弄壞了,還要把習弄壞嗎?依賴常人是毀常人吧。他本身還是需要救度的對像呢,所有世人都等待著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怎麼能反過來去依賴他呢?依賴常人社會形式變化的教訓,師父都一再講了。

褒揚和肯定現政權,也是有些肯定邪黨和依賴邪黨的意味吧,如果我們大法弟子把現政權擺那麼高,那怎麼讓世人認清邪黨本質,退出邪黨組織呢?!

當我們有較強的依賴常人的心時,是把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了吧,把結束迫害當成根本目地去做了,而不是想到是神在人中,利用各種方式和條件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才是大法弟子的根本目地。

而且,真相資料涉及的面比較大,應以明慧網為準吧,明慧資料中都沒有習講話,我想這是完全符合師父說的對現政權不褒不貶。

有些同修就看眼前效果,可能覺的師父說了對現政權不褒不貶,但我們還是要根據實際情況,或者覺的按照師父說的做是對,但我們可以做的更好,結果又改變了師父的要求。

我想到師父讓同修向主流媒體推廣神韻時,有些同修就覺的難,還是堅持按照自己的經驗和觀念去做,但最後結果是做不通。

師父講了甚麼,那是做了很多鋪墊的,無條件按照師父說的做,才是最正的,將來也是有最好效果的。

個人認識,如有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關於講真相及依賴常人的問題,師父都講的很多了,下面敬錄一些師父講法:

「但是關鍵是大法弟子怎樣看問題。一個人這樣想,倆個人這樣想,不是問題。如果大法弟子都這樣想就是問題。你們記不記的在一九九九年的「四۰二五」以前,中國那個總理不是曾經肯定過大法嗎?「四۰二五」學員上訪的時候,他也接見了大法弟子,而且說的很好。這場破壞開始以後我們有一些學員因此就產生了許多常人心,就想:中國大陸的那個邪惡之首趕快讓它死吧,讓它倒了,好換上那個總理,換上總理我們不就平反了嗎?你們想過沒有,這是宇宙的法,人說打就打?人說平反就平反?人不配!怎麼能把希望寄託於一個常人身上呢?你們是大法弟子啊!」[1]

「再說一個問題。人心是不穩定的,不要以為常人會有正念。有一些常人認同大法的法理,他們卻沒有在法上實修,也在媒體上為大法弟子說過話、反對迫害,從而有一些學員就覺的這個人了不起了,甚至與大法弟子同樣對待、不分裏外。更有糊塗者,把其說的話當成了法一樣對待。人心在更多人的吹捧下就會飄飄然,不知自己是誰了,從而甚麼人心都來了,甚麼都敢說、甚麼都敢做了,甚至干擾大法弟子的正常修煉與證實法。其實這種情況不能全怨常人。學員一些人正念不足、不理性,不在法上做事,從而把這些同情大法的人搞壞了。」[2]

「現在講的是,告訴人邪惡為了迫害法輪功編造的謊言真相;中共邪黨到底是一個甚麼東西,這個真相;為甚麼迫害法輪功,這個真相;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大家也在講,這個真相人很難認識。不管怎麼樣,將來還有許許多多,人不知道的、想要知道的,或者是人認為是對的、其實都是錯的,許多真相全都要顯現出來,人不相信的也會給人看;從古到今,人真的要經歷一次刻骨銘心的、轟轟烈烈的大的變化。」[3]

「我們就是揭露它為甚麼迫害大法弟子,同時告訴世人它是甚麼東西。」[4]

「那好,大法弟子就把你這個邪黨揭露出來,叫大家看看邪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邪黨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大法弟子一直在講,那麼你們也講一講邪黨是甚麼。」[5]

「法輪功的高深法理常人理解不了,也不能講高了,要想正面介紹大法真相的資料,就是講最淺白的道理,法輪功是甚麼,最淺白的講法輪功的做人道理與功效。不管你們講多少年真相,這都是最根本、永遠都要講的。」[6]

「弟子:弟子理解,現在已經到了正法的最後,法正人間在即,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現在講真相重點有變化嗎?是否要更直白的告訴世人?

師父:沒有變化,原來怎麼做的還怎麼做,沒有任何變化;如果有變化,我就會在明慧網上告訴你們。講真相要想救人不能講高,講高了反而起負作用,這一點已經有很多教訓了。」[7]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理〉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