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過執著結束的表現 抓緊修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

一、同修之間不注意修口

去年明慧網「古今天象」一文剛剛發表,我到同修A家學法,A一見面就問:「看網上天象那個了沒有?這是要結束啊。」

二零一五年的神韻節目,江魔頭在天安門廣場被眾神劈滅,當時同修B交流說:「它今年可能也就不行了。」

同修之間不注意修口,無意中使別人生出甚麼心,反倒起不好的作用。

當把自己當修煉人的時候,這些話一出口的時候,就會很敏感的注意到自己頭腦中反映出的思想,及時修心,而不是順著走。

二、特別愛跟常人強調「某某時間邪黨就垮了」

同修C說:「講真相時,告訴常人共產黨××日之前就倒台了」,「××日之前準如何如何」。二零零八年,本地同修D跟家人打賭:「奧運會它開不成!」當現實擺在面前,家人反問:「怎麼開成了?」同修無言以對。還是同修D,二零一一年斷言:「江澤民死了,死了!」全家人信以為真。而後江出現在新聞聯播中,D的家人說:「張嘴就是瞎話!」此後不相信了,期刊也不看了,談起法輪功總是說:「哎呀說的淨假的,沒一個實現的。」

大法弟子跟常人講話走極端,最後沒兌現、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不是一次兩次了,不知造成了多少無法挽回的損失。

師父要的講真相的出發點,是從善與惡的對比中啟發世人的正念。而走極端,執著預言、天象,推測時間等,既不能啟發人心中的善,也起不到講清真相的作用,救不了人。

作為修煉人,當發現自己很熱衷於甚麼的時候,退一步看看自己,是不是又執著上甚麼了,去掉那個東西!

三、執著天象和預言

去年大紀元連載了一個天象方面的文章,要談到二零一八年,有學員帶有明顯的人心、歡喜心、顯示心在上面留言,自己被帶動的飄飄然,還影響別的同修。

有同修佩服該作者的見解,逐漸變為崇拜,像常人追劇似的盼更新,最後把其當作了「先知」一樣,把其解讀的下一步如何如何當成了法,按照天象的時間和日期指導自己,很不清醒。

某書作者說中共必亡於二零一七年,有些同修也執著上了。怎麼沒有實現?是不是因為我們太執著,又變成了對我們的一個考驗?

四、盼常人社會形勢變化 忽視了明慧網

一些同修經常在大紀元、新唐人網站上看邪黨內鬥和國際動態,希望找到要結束的跡象,想從常人社會形勢的變化分析正法的進程,捕風捉影;把明慧網擺到了次要位置。

師父講:「社會形勢,了解社會形勢,看新唐人沒問題。大法弟子的交流,我想,那還是大法弟子修煉交流的這些網站要多看看好。」[1]

常人網是了解常人社會的形勢的,大法弟子「了解形勢」是跟上正法的形勢,應該多看明慧網,多看同修們的修煉交流,就足以掌握了;去常人網上尋找,向外求哪能求的到?假如真有甚麼大的形勢變化,師父一定會在明慧網上告訴大家,師父沒說那就是沒有變化。

另外,邪黨甚麼時候解體與宇宙正法的進程對映著,師父正法沒到那兒人間是顯不出來的,一旦到了那兒往往又出人意料,不是人想像的那樣。你能分析出啥來?比如二零一二年的導火索,事先誰能想的到?九九年「四二五」大事記,在人間不也是前一天情況突變而成的?

師父告訴我們:「明天圓滿,今天你還不知道」[2];「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3]放下對常人社會形勢的執著吧,不能在常人網上浪費大量時間,白費勁,分析不出啥來的。

五、過於看重現政權

邪黨十九大後,某領導人帶著一幫人舉著拳頭對邪黨宣誓,有人嘴裏不說但潛意識中有些失望;有同修說其人那麼執迷,是不是我們有甚麼心,將來怎麼擺放其位置等。我想,權當一個考驗吧,修好自己,不值得大法弟子為此動心。

六、埋怨時間長

有同修在痛苦中、被迫害中常想「怎麼還不結束啊」,「甚麼時候能結束啊」,因為不願吃苦,覺的時間長了;實際上正好相反,我們今天修煉是最快、最短的。

過去人修煉要償命,經過幾生漫長的吃苦、還業;辟穀的一個人呆在山洞裏,在寂寞中苦熬著,修不成渴死、餓死;達摩面壁九年,很多僧人一坐幾十年;基督徒被迫害了三百年;深山裏也有許多苦修了幾百年、上千年的,長出一點功來。他們可沒有埋怨時間長。

師父正法在最高處把時間推快了,現在的一年相當於過去的一分、一秒。無論今天大法弟子經歷了多少苦難,將來回過頭來看就是一瞬間,與圓滿回歸後至高無上的、永永遠遠的榮耀真的不成比例。

七、悠閒的等著迫害結束

有大陸同修覺的自己以前做了許多證實法的事,有老本,不會把我怎麼樣,由於環境寬鬆了,被安逸心造成悠閒的等著迫害結束,講真相救人不積極了。眼下多少大陸大法弟子正在受難,師父被謠言攻擊詆毀,世人在被迫害中,這是對大法、對眾生極不負責。

記住師父說的:「講真相這件事情只能力度越來越大,不能夠放鬆,決不能放鬆。如果人類真的出現了預言所說的那樣的事情,將來後悔也來不及。不能對不起眾生,對不起自己在史前立下的誓願。」[4]

八、以為正法結束遙遙無期 消極 邪悟

有人困惑:十幾年前師父就說到最後了,到今天還沒結束。消極的以為正法結束無望,甚至有時懷疑師父,這是站在人的角度衡量法,心不正造成的。

據說迫害之初,一個被關押的學員看了師父的新經文,很受鼓舞,自認為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會結束,時間過去之後卻沒有任何變化,十分失望就向邪惡妥協了。

本地一個九九年之前的老學員,二零一二年邪黨沒解體,對《北美巡迴講法》中師父講的「不會再有十年了」不理解,最後邪悟了,說師父講法全是假的,迷信假經文的胡言亂語,三件事也不做了。

大浪淘沙,在舊勢力安排的嚴酷的迫害形勢下,在看不到希望的迷茫中,從九九年到今天,不同時期都存在經不住時間消磨,消沉不修了或誤入歧途的。堅定的走到最後的才是真金。

師父從沒有對結束時間下過定論,是學員自己放不下,總是抱著人心和觀念猜測,二零一二、二零一七、春天秋天的,不在法上認識。大法的無限內涵不是人的想法能認識了的。對大法正悟和堅定,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堅信師父。

總結與體悟

執著結束的原因可分為兩方面:一是有求之心,即私心,在有限的時間裏不是考慮如何完成史前洪願、救度處於險境的眾生、配合整體、圓容師父大法所要的,只想自己如何如何;二是不能在法上認識法,人心重又不知總結教訓,成熟不起來,不知珍惜與師父同在的、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轉瞬即逝的機緣。

執著下一步的事有甚麼用?只會白白浪費時間、給未來留下遺憾。

對老學員來說,到正法結束前還沒做好的將無法圓滿,真相一顯坐地上哭都來不及啊。目前盼結束的人修到圓滿的成度了嗎?《轉法輪》背熟了嗎?四十多本大法書看懂、要點都記住了嗎?人心去乾淨了嗎?修成無私無我了嗎?在常人中吃苦、心性魔煉紮實了沒有?你的威德配不配當眾神之主?

不要用人心對待結束了,同修對未來各種各樣的猜測傳到誰那兒,就從誰那兒停住;二零一八年不要再被預言和表面形勢提上來扯下去,把心放平靜;踏踏實實修自己,兌現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