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淨土般學校就讀中的收穫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兒子今年16歲,兩年前,正趕上美國紐約Middletown中學招生,他有幸入讀這所學校。他的變化讓我在修煉的路上加倍感恩。在此談談我在這期間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亂世中孩子的幸運

兒子從小跟我們一起修煉,3歲開始每年都到明慧學校的夏令營,隨著年齡增長,他受常人社會的影響越來越大。兩年前他準備讀10年級時,他開始納悶了,在常人學校裏,他不明白為甚麼這麼小年紀同學們都交朋友了,好像同性戀還被大家認為很「酷」,交男女朋友很正常,而像他沒有女朋友就被視為不正常。我整天為不知怎麼跟孩子解釋而著急,只能跟他說:「多學法,多學法。」另外一個更讓他困惑的是同學們放學都回家關在房間裏玩遊戲和電腦了,都沒人跟他在外面打球了。更讓我們苦惱的是他小提琴也學到10級了,有段時間他基本只是一個星期上一堂小提琴課,回來就不練了。我們看著著急,但又沒有辦法。萬幸的是,他最後沒放棄。

在我們不知所措時,紐約Middletown中學開始招生,我感覺就像雷鳴貫耳,感動的不行,心裏只想著師父慈悲,佛恩浩蕩!孩子有救了。

(二)走出污泥後的純潔

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的解法中師父說:「這個世界上的甚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

孩子剛到Middletown中學的第一個月,因為學校斷絕了所有的網絡,不能上網,沒有智能手機,兒子天天打電話給我說要回家,他只是跟我說:「這裏太辛苦了,環境又差,我無法適應,早上6點要起床,晚上9點回到宿舍,還有一堆的作業要做。」我總勸他要堅持,因為那裏是修煉環境,很難得。他就變花樣跟我說:「媽媽,你讓我回家修吧,我現在知道甚麼是修煉了,我一定好好學法和煉功的。」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他的難受不是因為環境差和辛苦,而是因為不能上網,那個東西可把孩子們給毒害深了,他們就像戒毒一樣的難受。我後來都害怕他來電話了,我也開始揪心了。我想我肯定有不對的地方,不然孩子不會這麼樣,我找到了我有一顆非常自私的心:我的孩子在那裏可以修煉,我的孩子在那裏有人管,我的孩子在那裏加入神韻的機會大等等,都是「我」為先,我想我的執著也成為他留在那的阻力。我開始清除所有自身不好的東西。接著學校的老師也開始跟兒子溝通了,從不同的層面打開他的心結。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我在學校的教學樓外面站著,看到兒子穿著白襯衣背著書包,向我走來,我心裏在發抖:他可能是來求我帶他回家的。誰知來到我面前的兒子看上去特別的純淨和陽光,他指著教室笑瞇瞇的跟我說:「媽媽我沒時間跟你說話了,我馬上要去上課了。」說完就走了。當時就有一念打到我的腦子裏:他是師父的孩子!我醒來後悟到,大法小弟子都是師父的孩子,我們家長的過分揪心,擔憂,任何的執著都會阻擋孩子的成長,我們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給孩子正的能量場。才能少給師父添麻煩!我一下心裏的焦慮好像就沒了,神奇的是兒子也沒來電話了,過了兩星期,我開始有點守不住了,不會出甚麼事了吧?我就打電話過去,兒子居然說:「甚麼事?我現在很忙。」我趕緊說:「沒事。」就把電話掛了。一個月的時間孩子走出了這個「戒毒」期,成為一個純淨的孩子,不是師父的看護,我們怎麼都做不到。

慢慢孩子在這個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的環境裏變的越來越純淨,他從拾了練琴的勁頭,學校音樂系老師要求學生每個星期寫「一件最讓你感動的事」的交流,兒子有一次寫了跟大家集體發正念時,他明顯感覺到師父給他清理了很多不好的東西,他感到一下就輕鬆了,練琴非常入心和效率高。謝謝師父!

(三)老師們的慈悲感動孩子

今年1月兒子從Middletown中學放春假回家,當時我了解到神韻比較缺拉中提琴的,就問了兒子一句:「你可不可以換拉中提琴。」他當時回答我說:「不願意。」送兒子回Middletown後,我心裏一直掙扎著怎麼跟孩子溝通好,讓他能心甘情願的轉中提琴?到了2月份有事到Middletown,我就去學校跟老師溝通,兒子好像知道我的來意,就一直以忙為藉口三天都不見我。我跟老師溝通後,老師就去鼓勵他轉拉中提琴,老師苦口婆心跟他講了很久,他勉強同意了,但看到我時還是氣鼓鼓的不說話。我知道他心裏是很痛苦的,因為要他放棄學了多年的小提琴。

後來他就跟他的同學交流了,他們的班長和同學們在集體學法交流會上說老師不能勉強任何學生做任何的決定。兒子後來說:「我理解同學們是看我痛苦而不想讓我轉樂器。」

這個問題引起了學校的關注,第二天為了兒子的轉樂器問題,所有音樂系的老師一起跟他開了一個會議,兒子後來交流說:「當時我一聲不吭,我以為所有的老師都會來圍攻我。但令我驚訝的是,這個會議上所有的老師都向內找,沒有一個人責備或者是來說服我。當我體會到大家對我的關心和鼓勵時,我很感動。我一下就輕鬆了,這次我是發自內心的願意轉樂器了。」兒子真正明白了。

後來我跟音樂系的系主任說:「真對不起,我這次來給你們學校帶來這麼多麻煩。」她說:「沒問題,都是好事,也讓我們的老師真正意識到如何面對培養人才的問題,老師們通過向內找,明白了真正的目地是助師正法和救人,孩子是能感受到的。」

之後我就跟兒子說:「孩子你們真有福啊,能在大法弟子辦的學校裏讀書,能有這麼好的老師教你們和帶你們,如果在常人學校,哪有老師會這麼用心去管一個孩子呢?!我們真得珍惜啊!大家都是為你好啊!」為了讓他得到一個滿意的琴,老師還不遠千里讓同修從德國帶琴來給他試,最後他試到了一個最滿意的中提琴。

孩子後來在給學校的交流中寫道:「我雖然剛開始練中提琴,以後的路一定要更努力和刻苦。師父曾點悟我要多吃苦。我會記住師父的教導,在修煉的路上要肯吃苦,才能修上去。」相信孩子從這次轉樂器中在修煉上也提高了一大節。謝謝師父!

(四)孩子變的真誠和互愛

轉眼孩子在這個學校快兩年了,每次放假接他回家都能發現他的變化,第一次放完假回校前,我說你要買點甚麼吃的回去嗎?他說他自己沒甚麼好買的,但他要買一包加拿大特產的小吃給他的一個室友;到了第二次,他要買五包給他所有的室友,他說他知道他們喜歡吃甚麼。再後來他要我去看他時不要帶東西給他了,要帶就給所有的同學吃。我發現他關心的人越來越多了。

有一次我到他們宿舍接他出去吃飯,他問我是否同宿舍的同學都可以去?我說可以。我把他們帶到一家西餐館,他們中兩位加拿大的,一位德國的,一位是澳洲的,他們坐下後,打開菜單,我不知道他們在嘀咕甚麼,然後一位孩子說:「阿姨,其實我們剛剛才吃了不久,一點都不餓,我們就兩個人點一份。」他們就你咬一口,我咬一口的吃起來了。吃完後還問我是否可以帶一份給同宿舍沒來的一位同學,因為他要做功課沒來。我當時眼淚都流出來了,他們真的是比親兄弟還親,他們還想著為我省錢, 修大法的孩子就是不一樣。

(五)家長配合學校給孩子正確的世界觀

師父在《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可是我告訴大家,其實人類一切不好的根源就是因為人的道德敗壞了。要不從這上著手人類甚麼問題都解決不了;要從這個問題上著手人類甚麼問題都能解決。」紐約Middletown中學是以品德教育為主而創辦的學校,學校規定男女學生不能交朋友,但有些學生不遵守規定犯規,學校就按規定做相應的處罰。

一次我兒子在電話裏說他那幾天練琴不入心,他說有些問題令他想不通,他說有個他認識的同學因為在手機上跟女同學有聯繫,老師發現後對他的態度就跟以往有些不同。他覺的修煉人不是應該寬容嗎?我就跟他交流說,學校的規則一定要遵守,我們不能用常人的規則來做事,如果要進這個學校就要按這個學校的規則走。現在的社會道德已經滑落的很厲害,就是為了回升道德品德,我們才送你們來這個學校。現在你的同學是犯了校規,還有機會改。慢慢的,孩子就明白甚麼是對甚麼是錯了。

現在的社會亂象對孩子的影響很大,Middletown中學的老師們每天都在苦口婆心的教育著孩子們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甚麼可以做,甚麼不可以做。一位老師感慨的說:「我們現在好像在跟全人類的道德下滑在抗爭啊!」

兒子有一次問我說:「我們是修煉人,可以做到『吃苦當成樂』[1],但以後要招常人學生,他們怎麼適應呢?」我回答他說:「你們是首屆生,你們做好的榜樣,常人進來了,你們都能把他們帶動好,這也是你們救人的一種方式。」

我也跟他說:「當然現在學校的設施和條件還不是很好,但你不覺的現在跟你們剛來的時候好很多了嗎?」兒子點頭贊同說:「那是很大的變化。」我說:「甚麼項目開創時都有困難,只要我們有決心辦好學校,學生、家長、老師一起努力就一定能成功。所以你們表現好了就是起到很好的作用。」

結語:感恩

有一位目前在這個學校就讀的女生,學校剛創辦時就期待著能來,但因為爸爸不修煉,不同意,她們母女倆就一直爭取,去年終於可以上這個學校。今年的母親節,這位孩子給她媽媽手寫了一首詩來感激母親的培育。

讀著詩,媽媽流著淚說:「孩子在這個修煉環境中懂得了甚麼是修煉,懂得了感恩!謝謝老師們!謝謝師父!」不修煉的爸爸也對女兒說:「爸爸為你感到驕傲!我的女兒真懂事了!」

謝謝所有為這個學校付出的師生、員工、義工,因為有了你們的辛勤付出和無私奉獻,孩子們才能在這個修煉環境裏成長。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讓孩子們在道德敗壞的亂世中找到了一塊淨土!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

(2018年華盛頓DC法會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