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開心扉 去兌現修煉的誓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從二零零零年二月起成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也是本州唯一的大法修煉者。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講真相方面做的努力和修煉過程中的一些經歷。

在向政府官員講真相方面所做的努力

跟其它州相比,本州是個地廣人稀的州,並且城市分散。顯然,長途奔波去各地講真相對我來說實在不可取,所以我採取了其它的方法來向政府官員講真相。

我一直在給我們州的兩個國會參議員和一個眾議員位於華盛頓DC的辦公室寄送資料,使他們的職員們能及時知道有關法輪功的最新進展。即使大多數職員回應不多,但我依然堅持給他們寄資料,並邀請他們出席大法活動。通過這些職員,我為華盛頓DC的同修們跟這兩位國會參議員們和眾議員預約,跟他們解釋一些決議,從而使他們能及時了解我們的進展。

去年夏天,當我為華盛頓DC的同修與一位國會參議員做預約時,他的一個辦事員不回應我,甚至打電話也不行。於是我決定最好方法是獲得本州人民的支持、用在線請願的形式來獲得這個參議員對當時國會參議院的一項決議表態。

我用電子郵件把國會參議院的決議發給所有的州參議員,並請他們簽署一份請願書,來促請我們州的國會參議員成為該決議的共同提案者。如果找不到他們的電子郵件地址,我就給他們打電話。大多數州參議員都很熱情並表示支持。我還給我們州所有報紙的編輯寫信、投稿向人們解釋這份國會決議,並請求人們支持、在請願書上簽名。

當時正值我們當地的一個節慶集會。像往常一樣,我連續五天擺出一個展位,跟人們一一交談。我認為重要的是讓人們了解法輪大法和大法學員受迫害的情況,讓他們知道請願書的內容後再請他們簽字支持。因為我是當地唯一的大法修煉者,所以做這些很艱難。然而通過我的努力,我從網上徵集了相當多的請願簽名,然後我把這些簽名都發給了那位國會參議員。

讓人驚喜的是,師父安排了這位參議員來當地參加一個活動。我知道我應該親手把國會決議交給他。我提前給他寫好一封信,介紹了法輪大法和那份決議,還附加了一份明慧國際雜誌。那天我如願的走近了參議員,告訴他關於國會參議院的決議,並把信和材料遞交給他。他表示會認真了解的。

之後我給他的辦事員寫信,告訴他我已經親手把決議交給參議員了,請這位職員給個答覆。我馬上就得到了回音,他說謝謝我,還說他保證會看決議,並會儘快跟我聯繫。

通過這件事,我覺的自己克服了很多怕心。我知道是師父安排好了一切,所以才那麼時機湊巧。我覺的我該做甚麼就去做了,甚至沒有時間來為自己開脫。當然了,做這件事也需要很多正念。當一個大法學員意志堅強時,沒甚麼能擋住他的路。

在當地講真相

我一直嘗試著在本地使用一些新的方式去講真相。因為當地只有我一個人,沒辦法開展大規模的活動,所以我就把重點放在我一個人就能做的方式上。比如,我在健康宣傳會和地方集會上就做得很好。大多參展的人都無法相信我就一個人參加,從早到晚連幹五天。這是因為有師父給我力量,我才能完成。我在展會時間很長,總是能遇見許多支持的朋友,每當有人來詢問煉功或給他們回答問題後,我都感覺很好。以前,當人們還不了解我們的時候,他們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然而這麼多年過來了,情況改變了,人們知道了法輪功是個好功法,從而變成支持者。這就是我一直堅持在社區辦展台的回報。

我還發現送大紀元報紙是個講真相的好方法。我在機場工作,可以把報紙通過安檢帶到候機廳。人們在等待登機的時候會放鬆下來,這是個讓他們看大紀元的好機會。我還給我們的市長、市議會和市經理,以及其他地方政府官員們發送大紀元。

我時常給我們州的聯邦議員們發郵件,告訴他們關於法輪大法的進展,並收到一些很支持性的回應。給我們州的各種報紙的編輯寫信,也是個講真相的好方法。每年我會寫兩三次這樣的信。每當一些大報紙打電話來確定是我投的稿時,我就知道他們會發表的。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每當我去鎮上時,我會贈送一些手工蓮花。人們告訴我在他們工作的地方、還有車裏,看到了我給的蓮花。在我分發蓮花時,人們給了我數不清的擁抱,有的含著淚說,「太感謝了。」有時候我會猶豫要不要也給男士們蓮花,結果是大多數男士也同樣喜歡這些蓮花。我在蓮花綴牌的前面寫有「世界需要真善忍」的字旁邊加上我們的網址,在背面寫上一個關於純潔蓮花的小故事。人們會帶著神聖的表情小心翼翼的接過去。

這些年來,我每週在煉功點跟人們分享著怎麼煉功和打坐。有人走了又有新人來,可惜的是人們只是奔著煉功來,而對學《轉法輪》還沒有興趣。但是我相信:即使他們成不了大法弟子,他們也獲得了了解法輪大法的機緣。

我的修煉經歷

背法

我從來不善於記憶,因此我也從沒想過我能夠背下來《轉法輪》。我的自我評價也從來沒有高到認為我能背得了《轉法輪》。當我看過一些關於同修如何通過背法而提高的報導後,我也很想背法。我最終悟到了一點,那就是當我下定決心後,就沒有甚麼能阻擋我。因此在一年前,我開始背法。

開始時,如果我一次能記住一段就算不錯了。然後不管多難我都堅持背法。我發現背法真能使我集中精力。我會把每一句反覆讀好,再讀下一句。這使我對大法理解得更深。漸漸的我變的能背兩段了。有時候背法很容易,有時候就不容易,但是我堅持下來了。

我認為訣竅就在於決心。或難或易都沒關係,關鍵在於別放棄。我現在每天能在四十五分鐘內背熟一頁,然後我再學法至少十五分鐘,有時間就學更長。背法時我確保我完全理解了一句再背下一句。我覺的我對句子的深入理解有助於我的精進。我每週還參加了三個在線學法小組,從而確保能跟一個學法小組保持聯繫。我每天都煉功、打坐和學法,從沒間斷。要不然我就會覺的不對勁兒。

在國外的一次生死關險境

我丈夫和我最近去了趟不丹和印度,因為他一直渴望去這些地方來慶祝他七十五歲的生日。不料,我丈夫在印度生了重病。他被送到醫院並診斷為病毒感染。儘管被告誡應該住院治療,我丈夫還是決定回旅館,因為我們那個旅遊團第二天就要出發去另一個城市。當我們回到旅館房間時,我丈夫已經筋疲力盡,甚至抬不起頭、說不了話。我開始緊張起來。顯然到早上他是不能隨團出發了。我開始發正念,但是我知道還得做點別的甚麼。我求師父給我指示。那時候我丈夫的病情很糟糕,以至於我都擔心他會挺不過去。

突然,我想到我該幹甚麼了。但是,我又猶豫起來。我丈夫支持大法,但是我不知道當我告訴他我的想法後,他會是甚麼反應。我擔心他會認為我過分狂熱,甚至會使他對大法生出不好的念頭。然而,我又意識到我別無選擇。我想如果我是個信師信法的精進弟子,我就該這樣做。於是,我不再猶豫。我跪在床邊跟他輕輕地說:「有一個辦法能使你好起來。如果你能誠心的從你的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能會改變一切。你必須真心相信而不只是說說而已。」

我問他能不能重複那些字,他說他能。然後我就讓他自己去默念。過了一會兒,我問他是否還在默念,他說是的。過了大約兩小時他覺的好起來了。我感謝師父並繼續發正念。我丈夫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不再虛弱,能自己穿上衣服,收拾好行李,然後我們去用早餐。他十分肯定自己恢復得足以能隨團出發去另一個城市了。

遠離祖國,在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生病真是令人焦慮萬分的事。我不知道如果我沒求師父幫助的話會發生甚麼。我認識到這次是對我能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的一次重大考驗。我常常說師父一直在我身邊,我沒甚麼好擔心的。這使我能保持心態平衡而沒有負面的想法。

語言難以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激。我也確實體會到只要我們能相信大法,並用大法衡量、對待我們遇到的每一件事,那麼就會有最好的結果發生。我學會了面對魔難時要完全信法。

我曾經擔心忙碌的旅行會耽誤我做好三件事。但是,我體會到了只要我有願望,師父總能安排我把該做的做好。因為時差變換、還有那麼多活動,就很難做到正點發正念,但如果錯過了時間我就會補上。

我的承諾

我參與了一個大法項目。這雖然佔用了大量的時間,但我卻受益匪淺,我很榮幸能參與這個項目。只要我能保持心態平衡,並用大法的法理去指導生活,好像每一件事都會完成。一切都是為了精進,信法,和兌現我對師父的誓願。

我不像一些同修那樣有開天眼的經歷,但在我心靈的深處我知道,我曾經跟師父有個誓約:要在正法時期做個精進的弟子。這就是我該牢記並為之堅持精進的。沒有法我甚麼都不是。

師父,感謝您一直在我身邊!

(2018年華盛頓DC法會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