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輪大法讓我能夠抵擋誘惑、做一個清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我原來在政府一個經濟部門任副職,這是一個實權職位。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按大法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不貪不佔,說實話,辦實事,遇事為別人著想。

可是,當我這樣做之後,發現很難施展自己的能力,當官不會弄虛作假,不會說官場話,不會含蓄和欺上瞞下,不會吃吃喝喝,別人看著我不對勁,感到官場難混。

記得有一年,我分管主抓「招商引資」項目,我是十月份接管這個工作的,按慣例,十二月份得上報一年業績,手下人很快把統計報告做了出來。我一看,業績是一億元,我心裏驚訝,我一年裏的招商引資業績還不到一百萬元,怎麼一下子上升到上億呢?

我問統計人員:「這個數字從哪來的?」統計人員說:「去年是八千萬,今年總得上升呀?每年都這樣報呀?」看我不高興,他又說:「去年八千萬,今年一百萬,這涉及到政府政績問題,你剛來,可能不清楚,不能按實數報。」

跟下面我不能說甚麼,我知道這是上面的意圖。於是,在政府召開的經濟會議上,我公開提出我的反對意見:「要實事求是,不能弄虛作假,這個數字差的太大了……」

當時參加會議的都是上級政府領導,我說完後,在場的人誰也不作聲,他們心裏明白。儘管我說的話沒錯,但也看出我是個不識時務者,因為大家心裏清楚,業績是領導的臉面,按我說的報等於領導沒幹工作,領導等著數字提拔呢,一下子成績讓我給弄丟了,他們能幹嗎?最後,還是按政府領導的意見:按一億元層層上報。

此事之後,大家都覺的我不合群,做事古板,不會當官,好多人對我不理解,有人跟我說:「共產黨的官是很容易當的呀?做事要順著,別擰著,主要領導的意圖要摸清,不然的話,你這個副職能幹長嗎?」雖然大家也都認為我人好,實在,不奸猾,不會欺上瞞下,但都覺的我這樣下去會吃不開的,會被冷落和架空。

我也清楚,如果不修大法,官場上那套圓滑的套路我也會,共產黨的幹部,統計數字和彙報工作是每個人的特長,能講能寫能糊弄才能坐穩,一幫糊弄一幫,一直糊弄到中央。可我修大法了,不能糊弄,不能說謊,得按大法要求自己,我也不能腳踩兩隻船,一邊修著大法,一邊做兩面人,那叫甚麼大法弟子?

按說,不管在哪個單位,副職這個位置是最好幹的,大事一把手說了算,小事你願張羅就張羅,不願張羅沒人敢說你,咋幹都行,有好處落不下,裏外風光,又不得罪人。可我不是,甚麼事情你不找我便罷,找我參加研究了,我就得說實話,修煉人的真誠和正派不管在哪裏都不能打折扣,都要給人一個正派的影響。有好幾次,單位開會時,我提了不少反對意見,一提反對意見就得罪人,機關人說話都是含蓄的,有意見也不直接端到桌面上來,我是有啥說啥,不拐彎,有些意見甚至跟一把手的意圖是對立的。

私下裏跟我好的人就說:「你得會當官,別抗上,好處該拿就拿。」其實我不糊塗,這些都懂,如果是常人,我的位置是很肥的,撈錢撈物隨時都有機會。單位裏有個女孩,人挺厚實漂亮,幾次接觸後,我就感覺她不一樣了,而且後來這「不一樣」越來越明顯。於是我坦誠的跟她說:「我和你父親是一輩人,我把你當姪女看待,你要自重,不能這樣。」打那以後,她再見到我時,那個「不一樣」就沒了。

大法告訴我:遇事要為別人著想,要無私無我,不是自己的東西絲毫不沾。做事上要有原則,不能同流合污。一次,下屬有個企業,把產品低於收購價賣給了外地一個客商,我知道後很生氣,這不是敗家嗎?這樣的企業還不搞黃了嗎?哪有賠錢做生意的?於是我找那個廠長談,提出我的意見,可是廠長對我很不滿意,拍桌子跟我理論,說:「這批貨要壓下來賣不掉誰負責?」意思是他賠錢賣是對的。後來有人告訴我:「這個廠長跟區長、市長都打得火熱,稱兄道弟的常在一起吃吃喝喝,上頭領導都清楚這件事,誰都不說,就你冒失。」我後來想了想,嗨,這何苦呢?這裏肯定有貓膩,從上到下涉及到很多人呢,只是,我對這種出格的損公肥私的事情看不慣,不說心裏難受,說了又得罪一大片人。

其實,人都在塵世的迷中,只看眼前好處,沒命的撈錢,撈完又後怕,再有機會還是撈,直到有一天雞飛蛋打才罷休。我要是不修大法,也是一樣的。修煉前我也不乾淨,比如有一次,下屬一個企業一把手要退休了,預選的人要我們通過考核才能上任,當時我是考核小組負責人。通過考核,我覺的預選人能力業績都不錯,就通過了。事後,這個人以為我從中幫他運作了,給了我二萬元感謝費,我當時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覺的大家都這樣,這錢得了也沒啥錯,大家都這樣。可是,這件事在我修大法後,越想越覺的不對勁,想來想去,覺的這錢我不能要,這是心不正,這種貪念修煉人不應該有,於是我找機會把二萬元錢又送了回去,他知道我學大法,也沒說啥留下了。

在官場裏混,我覺的很累,特別是官場上那套虛假的作風,看上去就是在做戲,就像那個一億元假報表一樣,都知道是假的,還要認真討論一番,跟真的一樣。如果上面對這個數字要複查的話,下面早備好了應對的台詞,漏不了的。

我作為大法弟子,只能正一切不正的,而不能隨波逐流,正因為這樣,我處處吃虧和碰壁,在單位不被重用,還受排擠。後來,我被調到了一個下屬的局任副職。按常規,像我這樣的上面副職調到下面去,一般都任一把手,我等於是降職使用,我不在乎,修煉人是淡泊名利的,自己正直坦蕩,心裏無私,做事問心無愧就行。

到了新單位後,我沒有情緒,對一把手工作很支持,儘量去配合對方,說話平和,遇事能和善處理。好幾次,一把手對我評價說:「你這個人吶,過去不了解你,其實你很有能力呀。」言外之意,有能力,就是太死板了,太直了。後來,單位又換了個局長,對我也是這種評價。我覺的,在紅塵中把握好自己很不容易,正的副的我不計較,只是,我會遇到許多方方面面的誘惑,在做貪官還是做修煉人之間時常發生較量。

有一次,單位下屬的一個企業需要一批設備,價值一百多萬元,一把手讓我去廠家看貨,臨走時告訴我:「如果這批貨你看好了,就定下來。」話是這麼說,但我從內部人知道,這批貨一把手暗中早定妥了,好處都拿了,我去只是應個景,頂個名,意思這貨是我進的。

到了那家廠子後,接待很是熱情豐盛,生怕我不滿意出岔子,想方設法攏住我這個財神爺。晚上,廠子接待人員讓我去跳舞,不去不行。當時我們是兩個人,去了後,舞廳燈光昏暗朦朧,廠家接待人員給我們找了兩個漂亮小姐,一人一個,並跟小姐交代說:「今晚就看你的了,最好讓他在賓館過夜。」目地是讓我對採購的這批貨別亮紅燈,給客人要小姐,就像餐桌點菜一樣,很隨便,領導出門吃喝嫖賭哪有不報銷的?何況又是對方招待。

這種場所對修煉人來說,很不適應,真是心性考驗和境界提升的一大關,我當時警告自己:不能被污染,儘管陪我的那個小姐甜言蜜意,柔情萬種,甚至作出各種舉動來,可我就是不動心,我淡定的跟她說:「我是一個正直的人,不能給自己抹黑。」跳了一會兒舞,我覺的沒意思,推說不舒服,就走了。我一走,和我一起去的人也得走。後來他對我挺不滿意,說跟我出門啥也得不到。

回來後我也後悔:為甚麼不堂堂正正的告訴那兩個小姐:我是修大法的?讓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災難能化解,能得大福報呢?

我當副職那些年,走過了許多這樣的誘惑,如果不修大法,會很自然的陷在其中;修大法了,自己有目標和方向了,不迷了,能從名利情和吃喝嫖賭中解脫出來,心也輕鬆。

一次,單位一把手跟我說:「咱單位蓋了一棟樓,你留一套吧,三室一廳,九十五平米的。」我說:「我有樓呀。」一把手說:「你孩子以後結婚不得有房子嗎?」我說:「我沒錢呀。」一把手說:「咳,啥錢不錢的?你先拿上鑰匙,錢以後再說。」我知道,這是變相的給,但我不能要。如果要了,失去多少德不說,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後來,一把手又催我幾次,我都沒要。

雖然房子沒要,這誘惑對我觸動還是很大的,好幾個晚上我沒睡好覺,孩子成家需要房子,這是機會,再說,哪個領導沒有幾套房子?從大法中我知道,當官的不管貪多少?都是貪自己的,都是用德換來的,德消耗沒了,災禍就來了。

每到年節時,下屬單位都給領導送錢送東西甚麼的,有大米、白麵、肉、魚……我都一概拒絕,我覺的,修煉人不把這些蠅頭小利看重,和常人一樣那就是常人。漸漸的,單位領導再分甚麼東西時就不叫我了,甚至背著我,特別是單位解散時,小金庫的錢呀、物呀甚麼的,都無聲無息的沒了,我一分也沒有見到。

回想那些年官場生涯,我坦蕩無私的走了過來,不管在哪個單位,人們都認為我人好、善良,不計名利,無怨無恨。其實不是我好,是大法好,如果不修大法,我也可能隨波逐流,是大法使我變的高尚,改變了我的一切,懂得怎樣去做人做事了。

我還體會到,雖然我不會當共產黨的貪官,但我退休後,認識我的人對我評價比那些官還高,而且那些官病的病,過世的過世的,我身體很健康,精神非常好,這是大法的威德,是師父的威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