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教我高德大法 【明慧網】

師父教我高德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

「藥罐子」沒了

我是四川東部山區農村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歲。修煉以前,我是個「藥罐子」,肚子腫的很大,十幾年都是這樣,吃不下飯。由於肚子長年腫的老高,出氣都困難,加上哮喘,每年要折磨我七、八個月。

我身體非常虛弱,臉色蠟黃,怕冷,不論冬夏頭上都裹著一個厚厚的白帕子。長年吃藥沒有效,沒有辦法,就四處求神拜佛,方圓一百多里的地方,只要聽說哪裏有神婆,就趕去求神問藥,燒錢化紙,可是身體依然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惡化,全身已經浮腫起來,我知道自己已是油盡燈枯了。

九八年冬月經人介紹,說附近地質隊有一個老頭陳某醫術高明,化水可以治百病,我就找到陳老頭請求治病。原來陳老頭夫婦是修煉法輪功的,並不治病,他們夫婦叫我修煉大法,我雖然半信半疑,在求醫無門的情況下,就試著按照他們講的開始修煉。

說也神奇,通過煉功,不知不覺身上的頑疾真的就好了。我不敢相信,十幾年的「藥罐子」了,不吃藥不打針,病就這麼好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神奇效果。

雖然病已沒有了,但我頭上還是習慣性的包著那個已經纏的變了色的白帕子,表現的還是那種病懨懨的樣子,生怕一旦感冒再犯老病。一天,陳老頭的老伴對我說:「你修煉大法,病已經沒有了,怎麼還老包著臃腫的白帕子?摘了吧!」既然她這麼說,那我就摘下來吧,但還是心裏有點擔心。摘下來後感覺頭涼颼颼的,心想會感冒吧?結果甚麼事也沒有。從此我擺脫了十幾年套在頭上的如同魔咒般的緊箍,是師父把我的病根摘掉了,無病一身輕真好!

守德 不貪佔

我丈夫也經常生病,有一次我給他抓藥,當時付了藥錢,抓藥的人把零錢找給我,我沒有看錢多少就回家了,晚上睡覺前,我數了數錢,發現多出了十一元,當時我立刻想到我是一個法輪功弟子,是修煉真善忍的,不能要這不義之財,會失德的。

第二天,我就主動把多找給我的錢送回去了,抓藥的人當時感到很吃驚,還不相信多找了錢,我說真的多找了,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叫我們做好人,這十一元錢不是我的,我不要,就得給你送回來。

有一次我去打青油,當時油錢應該三十七元,賣油的人算成了二十七元,我知道我是煉功人,要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做,我就按照實際油錢給了對方,沒有少給他一分錢。

還有一次去買菜,菜錢應該五元五角,我給了菜農十元,本來該找我四元五角,但他找了我五元五角,多找了一元,我沒做聲,就揣在兜裏,一分多鐘,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是煉功人,雖然錢不多,但不符合真善忍,最後我還是把錢退給了他,心裏才覺的踏實了。

十幾年前,我老家屋後山上在開煤廠,沒有煉功以前,我也和別人一樣偷偷把煤廠的煤背回家燒,煉功後,看著別人照常往家背,我再也不去了,自己寧願去遠一點的山裏撿柴回來燒,雖然辛苦一點,但是我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個好人,心裏踏實。

守德 罵不還口

那時我家鄰居有個何某在煅燒焦炭,當時焦炭很貴,有一次,別人偷了他的焦炭。第二天,我正站在我家院壩裏,就看到對面院壩裏的何某望著我直罵,認為是我偷了他的焦炭,罵的很兇,很難聽。我當時立即想到我是煉功人,師父要求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做到忍,我沒有還口,心裏很平靜,看著他罵,再難聽也沒有還口。如果是在沒有煉功以前,我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平和的對待的,我本來沒有偷他的焦炭卻被冤枉被罵,肯定要和他大吵,是法輪功改變了我。

為小學生解難

現在我家搬到鎮上,有一天,在街上我看到前面圍著一堆人不知在做甚麼,就走過去看看發生了甚麼事,原來是一個小學生走路不小心把一個賣雞蛋的雞蛋碰壞了九個,賣雞蛋的要他賠了錢,才肯讓他離開。這個小學生沒有錢,跟他一起的幾個小學生也拿不出錢,這個小學生急的哭了起來,我看到他這麼小,沒有錢賠給人家,很可憐,就拿錢幫他賠了,他們感激的離開了,圍觀看熱鬧的人都誇我做了好事,真是一個好人,現在這樣的人太少了。

事情過後,那幾個小學生又看到了我,高興的圍著我問我姓甚麼,我說我姓王,他們幾個親切的喊我王婆婆,並要我的電話,說以後好感謝我,並還給我錢。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是做好事幫你們一下吧,不用你們還錢,並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認真聽了後,七個小學生都高興的退出了少先隊。現在想來,如果我沒有煉法輪功,我才不會去管這些閒事,更不要說幫別人付錢了,是法輪功改變了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