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變的自信寬容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我原本是一個性格內向、懦弱、自卑心很強、虛榮心也很強的女孩子,見人也不願意主動打招呼,心裏總是怕這怕那,怕見單位領導,怕表情嚴肅的人,怕跟有錢人接觸,由於自家經濟條件不是很好,也沒甚麼背景,跟當官的、有錢的人在一起總覺的低人一等,單位同事經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我基本不去,心中雖然嚮往有錢人的生活,卻得不到,生活得很壓抑。用人的話說就是心很窄,受不了一點挫折,更不能吃苦,遇事總是想不開,心想,活著有啥意思,但一想到死,又不敢。

一、喜得大法 解開心鎖

一九九八秋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在此之前我也知道我們這個地區的很多人都煉法輪功,說法輪功特別神奇,我們這兒就有白血病煉好的,植物人躺在床上九年不能說話,煉法輪功後能起來說話了,身體也恢復了健康,這些例子太多了,這真是佛法修煉呀。我那時雖然沒有修煉,但我很相信這些,心中也認為大法真好,否則醫院治不好的病一煉功怎麼就能好呢?一定是真佛下世。

可當我看到《轉法輪》後,覺的很吃驚,在我印象中,佛經應該是語句很深奧,很不容易看懂的,雖然我從來沒有看過佛經,可是李大師卻用極其通俗易懂的語言講出了高深大法,講出了人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人為甚麼會有病,為甚麼有的人沒錢,為甚麼有人總是被人欺負;業力是一種黑色物質,它會生生世世往下積攢,它是給人帶來一切不幸的根源。書中還告訴我們,人活著要做好人,遇事向內找自己的不足,處處為別人著想,吃苦這樣才能把業力消掉,人才會有福份,生命境界也能得到昇華,就這樣不斷的昇華到高層次上之後,返本歸真,回到我們來時的真正家園──天國世界。

我心裏這個高興呀,從來沒有過的舒服,是精神上的舒服,我明白了這些道理,心一下子敞開了,我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了,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所有的苦悶都是業力所致,哪輩子沒做好事,給別人精神上造成了傷害,所以這輩子精神很痛苦,活得很壓抑,好在身體還很健康,沒有甚麼病,可是想想現今這個社會,人活的多累呀,為了名利權色吃不好、睡不好,多少人腰纏萬貫身體卻不好,甚至得了絕症,多少錢能買來人生的快樂?用錢能買來健康嗎?

就這樣我走上了修煉的路,一條通天大道。我每天學法、煉功,身體越來越輕鬆,精神狀態越來越好。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去掉了不少人心,我不再自卑,對名利也放下了很多,性格也開朗了不少,能主動和同事們聊天了,覺的自己真幸福,底氣也足了,不再羨慕那些有錢有勢的人了,反而覺的他們活得太累。

二、在工作中修心 感動同事

我越來越自信,遇事用真、善、忍來衡量對錯,不斷的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做事儘量為別人著想。上班時,如果去的早了,就收拾一下衛生,下班時,把同事坐過的椅子擺放整齊,其實這都不是我的份內之事,都是由值班人員來做,但我想自己是修煉的人,在哪兒都應該做個好人,所以就做了。每到我值班時,就把屋裏的地面擦一遍,桌椅窗台等都擦乾淨,桶裏打滿水,自己覺的環境很舒適,可是別人值班時,卻很少像我這樣收拾。平時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努力工作,成績也很突出。

我們的工作是跑外的工作,一個月向所長彙報一次,每月基本上都是我第一個完成工作,還完成的很好,所長很滿意,常常當眾表揚我,說我不僅人乾淨利索,工作成績也很好。

同事徐姐和我的關係很好,她們家做生意,日子過得富裕,但夫妻關係不太好,她有時會抱怨她丈夫這不對那不對,啥事都指著她,一點也不知道關心人,她付出多少他都不知道感謝她。夫妻這樣吵吵鬧鬧過了二十多年。我經常用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開導她,「你倆走到一起不容易,是緣份,要珍惜,他現在對你不好,也許你上輩子傷害過他,現在要償還的,還完債一身輕。你沒事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事會很順的。」徐姐笑著答應著,覺的我說得很有道理。

同事於姐人長得很漂亮,但性格有些高傲,愛佔小便宜,多幹一點活就不高興,屬於那種事兒很多的人。說句實話,我非常不喜歡這種性格的人。可不知為甚麼,有一段時間,上班時她總和我碰面,看到我都不打招呼,而且是故意的。我心裏有些不是滋味,我沒有得罪她呀,她為甚麼這樣對我呢?要是以前,我一定不和她說話,本來我就不喜歡這種性格的人,但是坐下來靜心想一想,我是修煉人哪,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呢?她對我態度不好了我就不高興,這不是妒嫉心嗎?想想師父說的:「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

我漸漸平靜下來,她這樣對我也許是我以前也這樣對待過她,這不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嗎?我應該感謝她才對。就這樣大法的法理歸正了我的心,使我的心性再一次得到提高,再見面時,我主動和她打招呼,她還有些不好意思。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有事請假,所長就把她的活分給了我們幾位女同事,讓我們幫忙,於姐她們三個人拿著所有的單子先下樓了,我本來也要馬上下樓的,可這時徐姐突然有事讓我幫忙,忙完了徐姐的事我趕緊下樓,騎著摩托車去追於姐她們。其實這事要是放在別人身上,很可能直接就走了,誰願意多幹活呢,又不多掙工資。但我是個修煉人,不能那樣做,不能把我應該做的工作推到別人身上。當我追到於姐時,我就說,你們把最多的給我,另一個女同事見我來了,非常高興,主動要求和我一組,於姐見到我來了,很驚訝,她沒想到我能來,也許以為我是在躲避勞動,也許心裏還在怨我哪,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就這樣我馱著那位女同事,很快完成了分給我們的那一份。回過頭來,我倆又去找於姐她倆,幫她們完成了大部份的工作。

事後,於姐感慨地說,今天多虧你了,我說沒甚麼。就這樣我們各自回家了。雖說付出了很多,但我心裏很高興,也沒覺的累,覺的幫助別人真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兒。

前一段時間,於姐的父親突發心臟病去世了,她很傷心,沒經歷過這事,甚麼都不懂。所長和單位同事幫忙張羅著。我也不懂甚麼,去站腳助威總還是可以的,於是下午我去了殯儀館。看見所長一個人在那兒正忙著寫禮賬呢,還要幫著張羅客人。我走了過去,所長一看見我來了,非常高興,由於我平時工作耐心細緻,字寫得也挺好,所長連忙把賬本給了我,還有信封裏面裝的錢,連寫賬帶管錢一個人,要是別人他還不一定信得過呢,但是我的為人他很了解,就放心的交給了我。

晚上去飯店吃飯的時候,在飯桌上我當眾把錢交給了一個和於姐關係很好的女同事,讓她幫忙再查一查,然後交給了於姐。於姐見我原本和她關係並不是很密切只是普通同事竟這樣幫她忙裏忙外,很是感動,連聲說:「謝謝!謝謝!」第二天早上是出殯的日子,早上六點多鐘我又去了殯儀館,於姐見我又來了,還這麼早,簡直不知說甚麼好:「這大冷的天兒,你怎麼還折騰來呀?」我說沒甚麼,也幫不了你甚麼,就是來看看。於姐的心溶化了,要知道和她非常好的姐們兒都沒有來呀!而我一個曾經她瞧不起的人卻來了,她對我的態度完全轉變了,眼神充滿了關心、疼愛和內疚。我深切地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真的能打動人心。正像師父所說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

三、照顧病父 大法賜福

我和丈夫都是修煉人,原本住在一個只有四十多平方米的樓房,一室一廳,雖說條件不是太好,但我們卻能相敬如賓,家庭很和睦,由於我們家環境很好,有些修煉的人也願意到我們家來串門,聊天,大家在一起很開心。

二零一三年,父親突然得了腦梗,整個左邊身子不好使,從醫院回到家就臥床不起。母親也是七十歲的人了,突然遭遇這麼大的打擊,整天以淚洗面,要知道父親以前的身體非常好,和母親經常一起出去逛街,買東西,一下子倒下了,母親接受不了。接下來的日子怎麼過呢?怎麼照顧父親呢?

我們家姐妹四個,我是最小的,姐姐們有的家在外地,有的孩子需要照顧,自己都忙活不過來,怎麼照顧父親呢?我們幾家的經濟條件都很一般,如果雇人對我們來說負擔很重,而且母親也不同意。於是我和丈夫商量:我們是修煉人,姐姐們都不修煉,況且家裏也脫不開,我們做事應該為別人著想,由於公婆已經去世了,我母親年事已高,要不,我們搬回去住吧,要是總這樣兩頭跑,也沒那麼大精力呀!丈夫真是好樣的,很贊成我的想法,這樣我們就搬回了母親家。

照顧臥床的病人真的很累人的,每天都要翻好幾遍身,經常擦身,每到週末,我和丈夫就把父親抬到衛生間的浴盆裏洗澡,這可真是個力氣活,父親腦子得病了,也變的糊塗了,一碰他,就大聲罵,罵的特別難聽,還打人,給他洗澡的時候,不注意就被他掐一下。有一次,姐姐回來,我倆一起給他洗澡,姐姐長頭髮忘梳起來了,一彎腰時,一下子被他拽下來一綹,把姐姐疼得直蹦。真是防不勝防。最初被他罵的時候,心裏真不是滋味,一想,我扔下自己的家回來照顧你,失去二人世界的溫馨環境,和你們擠在一起(母親家是兩室一廳,只有六十多平方米),我這是圖啥呀!就這環境,我的朋友都不願意來了,還成天被你罵。真是覺的很委屈,還不能表現出來,心裏憋得難受。

想著想著,一下子想起來了,我這是幹啥呢?我還是修煉人嗎?父親罵你兩句你就受不了了,就是常人都不應該生氣呀!我們小時候父母照顧我們多辛苦,多不容易呀!現在父母老了,需要我們做兒女的照顧,我卻這樣心裏不平衡,我太不對了,想到這兒,心裏很慚愧,不再抱怨了,也沒有氣了,只覺的父親躺在床上多可憐哪!我一定要好好孝順他。

母親看見我們回來了,很是高興,這下有幫手了,晚上睡覺也不害怕了,精神上得到很大的安慰。我經常勸母親,您白天出去散散心,整天呆在這樣一個環境裏,精神多壓抑呀,父親已經都這樣了,我們儘量好好的照顧他,您可別再病倒了。母親答應著。

我經常給他們聽師父講法錄音,和一些修煉的故事,從明慧廣播電台下載的「善惡一念間」等節目。他們很愛聽,大法的法理解開了母親的心結,母親也想開了許多,姐姐們也經常回來看望父母,丈夫對父母非常好,下班回來經常陪母親聊天,給母親剪指甲,捶背、按腳心,姐姐們非常感激我們倆,為她們解決了後顧之憂,親戚們來看望父親時,也經常誇我們把父親照顧得好,屋裏一點味兒都沒有,誇丈夫孝順、善良。

有一次,丈夫陪母親下樓買東西,全程挎著母親的胳膊,扶著她走,賣東西的人說,這一定是你兒子。母親笑而不答,心裏非常安慰,一個女婿能做到這一點,真是不容易。自從我們回來後,家裏逐漸的有了笑聲,母親漸漸地走出了陰影,也想開了,經常說:「你爸真有那一天呀(指去世)我也得好好活著,人哪能不死呢?他已經陪了我五十多年了,這下有病又沒有一下子就走,給了我好幾年的時間,讓我來適應,你們又回來陪我,我知足了。」

看見母親這樣,我真的很高興。這都是托了大法的福啊!

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把一室一廳賣了,這幾年我和丈夫的工資一漲再漲,我們手頭也有了一些存款,加上賣房款,也有幾十萬了,我們全家商量著,換一個大房子吧,因為和老人在一起,逢年過節,姐姐們和親戚朋友都會過來,屋子真是住不下,沒客廳,沒有沙發,人來了,不是坐椅子上,就是坐床上。有一年過年,家裏來了將近二十口人,放了兩桌,擠得滿滿的,我們姐幾個乾脆就沒上桌,坐不下啊,就那麼點兒個小方廳,大姐家住外地,現在也退休了,經常回來,只好和母親擠在一張床上,誰都睡不好。就這樣,母親也同意換房了,把兩室一廳也賣了,我們出了大部份的錢,買了一個三室一廳的大房子,寬敞明亮,大明廳很大,親友們見了都很高興,姐姐回來也有單獨的房間了,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

回想當初,我們從一室一廳,到兩室一廳,再到現在的三室一廳,真是蒸蒸日上,步步高升!大法給我們全家從精神上、物質上都帶來大福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